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二十四章 相爱不如相知

是夜,雷声轰轰作响。屋外电闪雷鸣。我的心却无比宁静。谈谈的愤怒,淡淡的忧愁,仿佛就连不舍都变成淡淡的。
“姑娘,你开门啊。都督请您过去。”这已是凝香第三次敲我房门,我装作听不见。
听到门外没有了声响,我松了一口气,以为可以静一会时,房门猛的被人推开。我知道是努尔哈赤。我没有抬头,现在我不想见他。
“塔雅,你是不是准备一辈子都不和我说话了。”努尔哈赤走到我身边,声音无比温柔,盖在雷声中,仿佛没有说过。
我抬起头,看他双手背在身后,不知藏了什么。我有点无奈的说:“我可以不和你说话吗?你是主子,我是奴婢,我只有听话的份。”
面对我的无奈,他表现得很平静。“你要是真有那么听话,就好了。来,看看这是什么。”
我抬头看着他手里捧着一株纯白色的花。似洛神之凌波,身合琼玉,晴辉凝寒。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冰山雪莲?带着些许的欣喜我小心的问:“这是?”
“这就是我们的塔雅姑娘要用美人计换的东西。”
我不敢相信眼前见到的景象。“你怎么会有雪莲的。”
“凭我和李如柏的关系,要株雪莲又有何难?”
我不相信努尔哈赤会这样轻易帮我救金台吉。在见识过他的手段后,我充满防备“不会有什么交换条件吧,你不可能会帮我救其他男人。这话你说的。”
他听后无奈的笑了“我能有什么条件,不过是希望姑娘你高抬贵手。不要不理我就好。”他举起手,做起求饶状。
见他有意哄我,我也不是不识趣的人。我接过他手中的雪莲,一股幽香袭来,如置身于冰山般清清新。想来努尔哈赤为了这朵雪莲费了不少功夫。“好吧,这次就放你一马。”
他满意的放下手,我看到他手背上,那些深深浅浅的红勾。顿时很愧疚,抓起他欲放下的手,轻轻揉了揉。“还疼吗?”
他看着我,慌忙将手抽开,用袖子挡住,把手握于身后。我被他的动作弄慌了手脚,惊愕的看着他。他这才缓缓的说:“不疼了,小伤而已。”
气氛冷了下来,我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与他相处会变得如此不自在。想当初我们凉亭一树,把酒言欢,聊不完的人世沧桑,现如今,共处一室,无言以对,两眼默然无声怨对。
我深吸一口气,心想有些事还是说清楚较好。“其实”乞料我们同时开口,几经商量后我们决定一起说,会比较公平。“我决定嫁给金台吉。”【我决定娶东哥】。说完我们两人都笑起来,没想到我们说的事大相径庭。
既然他有心娶东哥,我也铁了心要嫁给金台吉,那不如早些了断,不要因为交代不清的感情,丢失了我们之间的友谊。抱着这样的念头,我对他说:“那不如我们来约定吧。我们一起祝福对方幸福。还有就是一辈子做知己。好吗?”我将手伸出欲与他击掌。
“真的不能做我的妻子吗?”面对他深情的眼神我没有动摇。只是微笑着轻轻摇头。
他叹叹气“好,一辈子的朋友。”感受到他强有力的拍击。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没想到我们如此复杂的关系,短短几句话就了结了。
“关于那件事,真的很抱歉,我本应当负责的。”他突然说出我不愿面对的话题。
“别再提了,好吗?就让它散了吧。再说金台吉并不在意。”我嘴里说得洒脱,心里却难免失落。
“他真的不在乎吗?”努尔哈赤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不明白这句话背后的深意。
“塔雅,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欠你的。无论何时只要你愿意,我就立刻娶你。”
听到他的承诺我没有特别的感受,那已经是无关我的誓言。因为不论他怎么说,我都是要嫁给金台吉的。他虽然娶不到东哥,却也注定一生只爱东哥一个。
我又突然想起哪个神秘的预言【金台吉的福晋叫叶赫哪啦塔雅,治好你脸伤的人,是你命中注定的人。】是啊,注定的又怎能任由我们凡人更改呢。
努尔哈赤走后,屋子静下来。原本装满的心,也空荡下来。了结与努尔哈赤的关系,我终于可以做到一生一世一心人。就这样天真的以为着,我沉沉入睡。
不知是不是因为解决了感情的乱麻,我整个人都感觉到神清气爽,换上窄袖清爽的骑裝,拿着锦盒中的雪莲,心早已飞回叶赫。
刚出房门,就遇到努尔哈赤,我们相视一笑。又开始嬉笑打闹,仿佛时间回到了一年前的初遇。我不得不承认,命运待我不薄,知己,良人,兄长这些我在现代不曾拥有的人,如今全都在我身边。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手下们很快收拾好行装,我们即将出发。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李如柏会亲自来送努尔哈赤,虽然老祖宗的待客之道一向面面俱到,但论身份地位,李如柏都没有屈尊送我们的理由。莫非两人关系真的要好?
后来我才知道,他醉翁之意根本不在酒。说是送别建州都督,但李如柏却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弄得我十分不自在,要不是碍着努尔哈赤的脸面,我一定会给他一拳。
“没想到福晋穿骑裝也别有一番风味。”风味,难道他把我当成建州特产了,还风味勒。我失去了奉承他的兴趣在一旁佯装听不见。
努尔哈赤笑而不语,李如柏见没趣,便自己转开了话题。“都督一路小心,我还等着你的让城书呢。”让城书?努尔哈赤干嘛要给他让城书,莫非
“公子,时候不早了。我该启程了。这就告辞。”看着努尔哈赤不自然的表情,我的猜测变得越来越可能。
告别李如柏后,我上了马车。努尔哈赤则是骑着马跟在旁边。我很想问他是不是用城池换取雪莲,却没有问出口。我害怕知道答案,我害怕欠他恩情,我害怕我会忘不了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