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二十二章 初到抚顺(考验)

经过日夜兼程,我们终于到达了抚顺城。入城似乎成为我们的一大难题。要到何处寻得汉人衣裳呢?进城后我又如何才能入得总兵府?我绞尽脑汁也不得答案。
天色已接近黄昏,眼看着城门即将关闭。在我茫然不知所措时。隐约看到北方一人一马奔来,随着马匹的靠近我差点失声叫出来,竟是努尔哈赤。眼看着无处闪躲,我只有站在原地静静等他过来。凝香似乎很紧张似的,不停摇晃我的胳臂问我为何不躲,其实是躲不过,现在我一身女真服饰断不可进城,方圆五里平原辽阔亦无处藏身。
不一会马匹在我面前停下,努尔哈赤下马,握住我的手,激动的说:“塔雅,你去哪了,我找你找得好苦。”若是十几天前他说这话,或许我还会狂喜好一阵,现如今我心中只有金台吉,听后就只有尴尬的感觉了。
“努尔哈赤,我并不想嫁给你,我只想寻一处安静之处了此残生。”他听后很是不屑,不知深沉的眸子背后是怎样的心情。过了一会他才慢慢的说:”那怎么想到来抚顺,莫非你想去中原?“面对他的话,我不知怎么回答。若我说我去中原,日后呐林把我送回建州时我该怎么解释,若不是去中原,我总不能告诉他我要去总兵府,偷雪莲吧。几经思索之后我决定实话实说:“我其实是去总兵府,你可以帮我吗?“”你去总兵府干嘛?不会是看上总兵家的公子了吧。“总兵家公子?他的话提醒了我,或许我有机会取得雪莲了。
“我要取总兵家的雪莲救人。”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见到他就没有了隐瞒的能力。他淡淡一笑:”是救金台吉吧。“”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说来凝香嫌疑很大,我深深的望了凝香一眼,她却始终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努尔哈赤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觉得我会帮你去救别的男人吗?”
“其他的你不用管,你只要帮我弄套汉服,然后带我进总兵府就行,”
令我惊奇的是努尔哈赤竟然答应了我的要求,很快他的手下就去城中买了一套衣服来。我们到抚顺的一个客栈安定下来,由于建州都督的特殊身份,客栈上下对我们都很客气。
我换上了鹅黄色的长袍,江南丝质的料子穿上去很是轻巧。凝香帮我梳了一个琉璃发髻,下部长发弗垂,流苏向左垂下,如果说旗装显得华贵干练,那么汉服就显得娇羞美艳。当我看着镜中的自己时,不免一惊。没想到在现代穿着朴素的我,竟然如此适合长袍阔袖。臭美了一番后,我走出房间。努尔哈赤正与一个府兵对话,见我下楼,转身看我。他的目光盯得我不自在。“怎么,不好看吗?老看着我干嘛?”明知道他是看的入迷了我还故意这么问,毕竟努尔哈赤的赞赏不论听多少次都是那么的悦耳。
“塔雅,你这样穿很美。”果然我听到了我所想的赞赏。心中畅快,低头笑了笑。那是一种来自内心的甜蜜,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赞扬我,我都会发自内心的开心。
“刚才,我已与总兵公子约好了,咱们今晚就去,你准备好了吗?”他说话还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习惯了他赞扬的目光我也享受着这样的对视。我不止一次的希望,我与努尔哈赤在一起的时间可以停在某刻,停在没有东哥没有金台吉的某刻。
总兵府果然气派非常,长廊阔苑相连,花园林木相间。走了半晌还依然没有到主厅。由于我没裹小脚,绣花鞋十分挤脚,痛得我难以行走。细心的努尔哈赤似乎发现了我的窘境,放缓了步子,牵着我向前。起初我想挣脱他强有力的手掌,挣扎一番后发现只是徒劳,只得任由他握着我的手。他永远是这么霸道,要做的事,任谁都阻拦不了。
终于我们到了主厅,刚一进屋子李如柏就上前与努尔哈赤左一个公子又一个都督的寒暄起来。李如柏是总兵李成梁的长子,自幼受父亲亲自调教,是辽东总兵的继承人,努尔哈赤和他搞好关系无非是为了日后联合蒙古做准备,毕竟要联系蒙古兵马势必要绕过抚顺,到时还要靠李如柏帮忙。这些都是史书上读来的,没想到现在会像社会学一样实用。
李如柏好像注意到了努尔哈赤身旁的我,我礼貌性的微笑。没想到这在历史上有点懦弱的李如柏,也不失为一个翩翩公子,剑眉横阔,鼻挺眼大。虽然身材单薄,但也算风度翩翩。
“这位是........”努尔哈赤突然握住我的手。“这是我的福晋,还不快向公子行礼。”听努尔哈赤说我是他的福晋,我恨不得咬死他,却又不好发作。只有咬着牙,俯身行礼。
李如柏收回了注视我的目光,似乎有点遗憾。“原来是都督的娇妻啊,果然国色天香。”被努尔哈赤这么一闹,我的美人计计划看来是落空了,害我还特意换上汉服,弄得我的脚这么痛。早知他要说我是他的福晋我就应该穿旗装的。
月色皎洁,总兵府的凉亭中,李如柏设宴款待我们。谈笑间李如柏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建州都督怎娶得个汉人做福晋。“努尔哈赤得意的看着我像是炫耀一般。“汉人福晋好,精通诗词,还晓文律,连三国都读过呢!”
“三国我知道啊,如此看来福晋还真有点貂蝉的味道。”果然是色鬼啊,读个三国都只知道貂蝉,真是庸俗不堪,本来这种胸无文墨的风流公子最好搞定的。只怕他是有这个色心,没有这个色胆。
“公子见笑了,我那比得貂蝉那般倾国佳人啊。”
“福晋谦虚了,貂蝉都不及你凝眸一笑啊!真是美如画中仙!”李如柏努力的用他读过不多的典故,词语夸赞我。赞美的话听多了,真的也会变假。我摇晃着酒杯听着。只希望这场饭宴赶紧结束。
快到宵禁时,李如柏才被家丁架走。努尔哈赤躺在庭院长椅上,像是喝醉了一般。“人都走远了,别再装了。”肯定他没醉,我不耐烦的拍醒他。
他坐起,一把将我拉到他腿上座下,用充满酒气的嘴在我耳畔说:“你这个鬼灵精,我装醉都骗不了你。”
我突然认真起来,用极其严肃的口吻问他:”告诉我,那晚你醉了吗?“若今日的酒他没喝醉,那我们在一起的那晚他定也没醉,虽然我知道了答案,却想从他口中得到。
“那晚,我没醉,但是心醉了。”他说着想要亲吻我的脖颈,我奋力推开他,站起来,我也不知到我是哪里来的力气,可以挣脱他的怀抱。他惊讶的看着我,眼中有些许的失落。我强忍着尴尬从口中挤出几个字:“时候不早了,早点歇息吧。明天我还有正事要办呢!”说罢,我不顾他失落的目光,匆匆回房。
难道上天是在考验我对金台吉的感情吗?在我决定忘记努尔哈赤后,让他出现在我身边,用种种暧昧的举动诱惑我。莫非我的一生一世真的不能一双人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