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十九章 触及的真相潜藏的泪花

一些我原本以为可以躲过的事,偏偏涌在我眼前。我以为我可以不去面对。但命运却像是和我开着玩笑一般将一切展开。我总在极力的寻找着历史的真相,而当我真正靠近它时,却是那样的追悔莫及。历史的真相往往是残酷的,所以人们爱上了戏说。
今日的天很阴暗,像是会有闷天雷一般。黑压压的云朵遮蔽了阳光。我待在屋中无所事事,拿着笔在纸上涂涂画画,写起了我的简笔字【2012年12月22日】忽的听到门外有声响,我慌忙将纸揉成团扔在地上。
进屋的是金台吉,他好像捕捉到了我扔纸团的动作,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地上的纸团。我一时耳根烫红,我不想瞒他,但这种事如此天方夜谭谁会信呢?
我不动声色的移开他的注意,我一面整理着桌上凌乱的纸张,一面说“今个儿怎么这么早来?”他楞了一下“哦”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不知谁泄露了消息,大哥知道你回来了。急着要见你。”这不明摆着吗,兴尼亚怀恨在心跑到呐林那添油加醋说我回来却有意隐瞒什么的。只是这连我都想到的浅薄道理,怎么金台吉反倒犯了糊涂。
分析一番过后,我平稳的说。“见就见呗。”金台吉越发的焦急“塔雅,事情没你想象的那样简单,你知道你现在的罪名是什么吗?建洲细作啊。这个罪名你如何担当。你还是先离开叶赫,等过来风声我再接你回来。”果然高招啊,看来我是低估了兴尼亚。没想到她的话在呐林那如此管用。
虽然我能明白金台吉的苦心,却不能赞同他的做法。“现在我不能走,若我走了我的细作罪便做了实,更加有口难辩。你还是先给我说说大贝勒是怎么说的吧。”见我的反应,金台吉望着我发愣了许久。才无奈妥协。“好吧。这得从建洲和叶赫的一段恩怨说起。”
什么,建洲和叶赫原来还有恩怨,天呐。到底还有多少事是历史没有记载的?
“我其实还有个哥哥叫布斋,东哥就是他的女儿。几年前女真西四部挑战东部,东哥的阿玛死在了当时年仅十四岁的努尔哈赤手中。”听到这我就懵了,过去一味只知东哥毁婚于努尔哈赤,还以为是恼努尔哈赤攻打叶赫呢!原来个中还有如此的愁怨。
“这件事格格知道吗?”金台吉叹气“自是知道了,不然也不会迟迟不履行婚约。”看到金台吉今日的神情我才终于理解了,为什么一个女子可以弄得叶赫贝勒妥协,不惜毁约开战。他真的很疼惜东哥,虽然他们不过相差三岁。
我想到,那日东哥在建州向我倾诉对努尔哈赤的感情,不由跟着难过起来,最爱的人竟是杀父仇人,东哥该怎么办呢?沉默了许久我才问出连我自己都知道答案的问题:“格格一定很难过吧。”
“难过是自然的。“金台吉突然扣住我的手臂摇晃着”你就不要再为别人操心了。现在大哥怀疑你是建洲的细作。你的处境比较危险。“听他这么说,我着实犯了糊涂。我怎么就成了细作了?“这件事和我是细作有联系吗?”
“还记得当**预言会有建洲都督迎娶东哥吗?大哥怀疑你根本就是努尔哈赤的人,才会说得这么准。而如今种种谣言也对你不利。努尔哈赤四处张扬说你是他的福晋。”说我是他的福晋?如今我只觉得此事与我无关。
“金台吉,我只问你一句,你相信我吗?”此刻我只在意他的想法。“我还是那句话,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改变。”听他这么说纵使前途坎坷我也无惧无谓。“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我大步跨出院子向中府走去。他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与我一路同行。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尽管心中有很多话想问,若我知道此次一去将与他分别,我定不会固执的沉默,哪怕说一句好好照顾自己也好,但我并没有预见未来的能力,所以我们注定遗憾的别离。
中府大厅的横梁阔院,香台古木。守卫森严,四周弥漫着诡异的气氛,生生弄得我头皮发麻。呐林傲然坐于主座上,眼若寒星。冷冷的观望我。弄得我胆战心惊,攥紧了拳头。金台吉看出了我内心的恐惧。站在我身前,挡住了呐林的目光。“哥,我已向塔雅问明,建洲之事确实与她无关。”
“是吗?”传来的是呐林不屑的语气。“你要护她到何时?”面对呐林的暴怒金台吉显然束手无策。
“大贝勒左一个细作右一个维护的,塔雅大胆敢问大贝勒证据何在?”我不知哪来的胆量竟站在了金台吉面前与呐林对峙。他的目光微微一咪,像是思索着。“也罢,若你可以为我办成一件事,我就不再追究细作一事,还让你与金台吉成婚。”
如此诱人的条件,只是不知背后藏着什么阴谋。见我不说话他又继续说“只要你愿意回建洲作我的线人,建洲一败你就是我叶赫的二福晋。”
“大哥!”金台吉怒吼,“你住嘴!”我看了一眼金台吉示意他冷静。“塔雅,你觉得怎么样?”原来整件事都是呐林的阴谋,我是不是细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一个和努尔哈赤有瓜葛的女子。但我真的可以背叛努尔哈赤吗?为了我和金台吉背叛他。
“若我不答应又如何?”呐林目光变得更加阴冷。他脸色一变,四周的府兵涌了上来。“将塔雅压入地牢。”不久就上来几个府兵将我架住,金台吉拔剑喝止“我看今天谁敢动我的塔雅。”这令呐林十分不快。
我感动的看着金台吉,却不希望他为了我忤逆了哥哥。我对着他轻轻的摇着头,我清楚的看到他含在眼中的泪花。呐林见此景也做出了一些让步,和善的对我说。“你可以考虑一下,若什么时候你想通了愿意了,你就告诉我。咱们今日的约定依然作数。”
倔强如我,怎会轻易向呐林屈服呢。我没有回应只是温柔的望向金台吉,不知此次一别我们何日再聚。再见面恐已是牢门相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