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十六章 一生一世一心人

天边一抹残阳架空,平原几处青草弥动。看来我是寻不到心中的烟雨江南了,连日赶路映入眼帘的除了青草蓝天还是青草蓝天。平原景色固然辽阔却不及烟雨山林富有诗意。
女真各族交融情势复杂,我不敢妄自在某处逗留,须知如今的努尔哈赤在女真寻人十分容易。几经颠簸后,我决定冒险回叶赫,毕竟就目前而言唯有叶赫是他去不得的。但我又要如何才不会被金台吉发现呢?
是夜,月蒙蒙掩盖着天色。我独坐在悠悠的草坪上,欣赏这一夜清幽。空荡荡的草坪上无人作伴,这也让我默然添出一缕惆怅。自穿越以来虽是命若浮萍倒也意义非常。尽管单恋催得我身心疲惫,却有知己良人相伴。今日夜静如此身边无人作伴,难免心中唏嘘。
凝香在我的吩咐下,去找落脚之地,已过了许久还不见回。不知找到没有。正想着就看到小丫头气喘吁吁向我走来。“姑娘,我寻了方圆五里,皆不见人家。”
看着她焦急的神色,我并未不安,只是淡然的平躺在草坪上。原来怀抱大自然是这种感觉啊。这让身居城市的我开怀不已。“凝香你也躺下来吧,这样望天很美。”
凝香听后也躺了下来,脖胫上的冰凉使她蜷缩了一下。看着她惊慌坐起的表情,我不由的笑了。
“难道姑娘不觉草地冰凉吗?”也许身处古代的她永远不会明白我们现代人有多想触摸这一丝冰凉,这才是自然最原始的模样。若我这样告诉她,她必定不解。“起初是冰凉的,习惯了反倒有种舒适之感。不信你再试试。”
在我的指引下凝香再次躺下,因为心中有所准备没有了刚才的惊慌。“果然好了很多,姑娘懂得真多啊。”小丫头惊奇的感受着刚才还害怕的事物。
“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感触到的往往会使我们措手不及,倘若已有准备自然也就不觉得难挨了。”就好比如今行走于苍茫平原的我,若我知将身往何处,也许就不会如此迷茫了吧。
望着满天繁星,聚散有时。如人生相逢来去匆匆。我不由着迷了,牛郎织女星尚有相聚之期,难道我与你的缘分真的尽了吗?
“姑娘要回贝勒府吗?”凝香轻轻问着,却在寂静的夜中格外冲耳。她问出来我一直犹疑的问题,我真的该回去吗?
见我不语凝香分析到“难道姑娘是顾及作了叶赫的陪嫁再回建洲?”我是怕再回建洲才不回叶赫的吗?不对啊,我明知东哥是不会嫁给努尔哈赤的,或许我在害怕另一件事吧,如今的我何德何能去面对捧我如至宝的金台吉呢?突然我觉得凝香还真是观人入微啊,她的机警超出了我对十四岁少女的理解,虽然多数时她表现出的是少女少不更事的模样,但骨子里的睿智却不由的溢出。我开始打量起每日待在我身边说着心里话的姐妹,不由感到一丝害怕,若有一日她背叛我,我该如何是好。
“姑娘,在想什么呢?”感受到我的打量,凝香用她真诚水灵的眼睛看着我。
“没什么,没事瞎想呗。”我回避了这个话题,她也识趣,帮着我转移话题。
“我们今晚就睡这?”凝香好像有些嫌弃。
“悠然夜色,幕天草席,与好姐妹共眠,多么惬意啊。”我故意将姐妹二字加重。希望她可以念在姐妹之情莫要负我。
次日清晨,我从梦中醒来,头昏昏沉沉的。眼前古架,横梁,我正睡在木雕床上,掀起床帐,我惊讶得不由用手捂上嘴害怕叫出声来。我竟回到了贝勒府,并且是在我睡着的状态下回到叶赫的,究竟是谁有如此本领?难道凝香终究还是负了我。从昨日她打探五里地却用了两个时辰时我就怀疑她了,可我却始终不愿防备她,她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叶赫府的人的?
忽然听见开门声,金台吉走进屋子,我突然有种委屈的感情,他为何要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把我带回叶赫,若要我回来,他可以直说啊。
“塔雅,你醒了。昨晚睡好没有。”他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眼中的怒气,依旧入往常一样与我说话。
“凝香是你的人!”是问句更是感叹句。他不说话只是默认,也许连他也不忍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吧。“金台吉,我明明对你说过的,我平生最恨人骗我,不用真心待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难过,那种感觉就像是你正拼命与敌人战斗,却被亲人在背后捅了一刀。
“我当日只是单纯的想安排个心思细腻的丫头照顾你,却没想到努尔哈赤会那样对你。”他终于开了口,说得却是挖我心的话。
“塔雅,留在我身边吧,我不会再让别人伤害你了。”他向前握住我的手臂,急切的表达着。看着眼前这个认真注视我的男子,我感慨万千,曾经的过往一幕幕上演。他真的对我很好,好到让我羞愧。但我却连一句会留在他身边都说不出口。若他不是金台吉,我定会接受他,皆因他是金台吉,我不敢允诺,我承受不了他的浓情厚爱。
见我不说话,金台吉松开紧握我的手,移开注视我的目光,背向我落寞的说:“事到如今,你心中依然只有努尔哈赤。”突然我觉得心好痛,我突然好怕失去眼前这个人。我从床上跃起,顾不得穿鞋,从后面抱住金台吉。
“不要走,我留下。我要你照顾我一辈子。”这是我第一次不加思索的对他说话,原来释放感性的我已经如此割舍不下,贪心也好,花心也罢。努尔哈赤我爱,金台吉我也要。
他转过身面向我,擦去我脸上的泪花,此刻我才意识到原来我落泪了。原来我早已被金台吉融化。“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我喃喃吟着,想起金台吉以后的命运。“塔雅我不求生死契阔,只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听着他温柔的誓言,我就觉得我们定可白头。一生一世究竟有多长我不知道,我只知从此刻起到叶赫攻陷那一刻就是我们的一生一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