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十五章 若得山花插满头

一定要这么卑微吗?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不论是什么朝代的礼教恐怕都容不下我这样的女子吧。突然我觉得努尔哈赤有些卑鄙,他如此强要了我,我便没有了退路,只能任由他摆布。不过他也算棋差一着,我终究不会受他控制,以我这现代人的心智纵使宿命压迫,也要摆脱他的束缚,此刻我必须离开。我就不信天下之大,会找不到容身之处。
走出院子,看着光突突的梅树,不由感叹:看来我是无缘观赏着满院梅花红了,细一想倒也不觉遗憾,毕竟浩瀚苍穹有梅的地方又何止一处,只是唯独这建洲府才有努尔哈赤。轻叹过后,夜色已浓。我加紧脚步,向南苑迈进。
若我真想走,唯有到南苑找苏尔哈齐帮忙,凭我一人之力莫说建洲城,恐怕连都督府都出不了。刚一迈进南苑我就被眼前的场景吸引住了。整个都督府不是梅就是兰,连所谓花园都是廖廖几株殷红。南苑却不同,即使在这夜色正浓之时也是春色满溢,可见舒尔哈奇是爱花之人。
白兰花,这里竟有白兰花。我生于四月,听说正是白兰盛开的季节,自小就想一睹白兰真容,却苦无机会。今个儿看到白兰果然是迎风傲骨,气节不凡。“风低月黑,残红众枝折。剩白兰方自赏,一阵风玉腰斜。隐别香未绝,恰似梅品格,如四月降寒霜,弄北风傲飞雪。”“好一句四月降寒霜,北风傲风雪啊”我胡乱吟着诗,惊扰了院子的主人。“什么好不好,我胡乱吟的。”
“你这么晚来南苑不会就是为了吟诗赏花吧。
”我听后尴尬一笑。“自然不是,塔雅有事相求。还望哥哥成全。”我平日很少称呼舒尔哈奇为哥哥,竟管我们情同兄妹。他一听我以兄相称也猜到事态严重,神色凝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欲言又止。若我跟他说努尔哈赤要了我,他必定我劝我留下。若我说因为东哥要嫁过来想离开,他更加不会让我走。几经思量后我谨慎开口,毕竟揭别人伤疤这种事我是做不来的。
“听说,努尔哈赤要娶东哥?为何提亲的是你,迎亲的却不是你,到底怎么回事?”
没想到我这么问,舒尔哈奇有些措手不及慌忙背向我。不知隐藏着什么,声音低沉喃喃道“那是东哥自己的选择。我到叶赫向她提亲,谁料她却告诉我她喜欢的一直都是大哥。罢了,既然东哥喜欢的是大哥,我只有成全了。”
到底是怎样强大的内心才能把这伤心事说得如此云淡风轻?若不是那忧伤的语气将他出卖,我定不会察觉这故事与他有关!我有些于心不忍,突然觉得自己的做法是不人道的。但事到如今我已别无他法,只有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毕竟我和他都是痴心人,伤心人。
我轻轻握住他攥进的拳头试图给他安慰;“我喜欢努尔哈赤你是知道的,就像我知道你喜欢东哥一样,你的心情我懂。”听我这样说舒尔哈奇才终于舍得面向我。“好了不提这些了,还是说说你怎么半夜到我这南苑来?”
这事即使我讲出理由也站不住脚,于是我跪下央求道,“我想请你帮我离开建洲。”
见我突然下跪舒尔哈奇连忙将我扶起“有话起来再说,帮你倒不难,只是我得知道你为何要走?”
我站起来,尽量压制住情绪“因为我没有你勇敢,不比你坚强,我无法忍受努尔哈赤和格格成亲,我不想恨格格,从来都不想的。”见他许久没有回应我心虚的补充:“你会不会觉得我心胸狭窄,没有气度。”
舒尔哈奇摇摇头“怎么会呢?爱本来就是自私的,试问世间有何人可以忍受爱人与别人双宿双栖呢?这个忙我帮了。”没想到身为古人的苏尔哈齐竟有这愿得一心人的想法,惊讶之余我有的只是钦佩。
他给了我出城的令牌,我微笑接过令牌,心情轻松了不少。“大恩不言谢,等我找到安顿之所就给你写信。”
听到我要寄信舒尔哈奇露出奇怪的表情,看似担忧又有些难以开口,过了一会他才他摆摆手“信就不必了,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虽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谁知他还不放心,再一次嘱咐道:“切记不要往建洲寄信。”
虽然疑惑着为何不能寄信,我却始终没有问出口。总之我相信他是不会害我的。所以我也就带着这份来自于兄长的浓烈感动我回到西苑整理行装。
刚跨出院子,他突然叫住我。我停下步子看着他向我走来,没有言语只是自然的将我拥入怀中,我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心中默默的感动,他的怀抱如兄长一般温暖。“塔雅此次一别,或者就不再见了。一定要好好保重,无论你到了哪记得种些玉兰花到时我定会找到你。”
我已感到的泪如雨下,拼命点头之余只有将手收得再紧一些来表达我内心的感到。“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天色不早了抓紧时间去收拾行装吧。”他的话勾出了我的不舍,其实事情本不该这样的,真想一直做舒尔哈奇的妹妹,永远做他妹妹。
告别舒尔哈奇,我缓步向西苑走去,一路的风景都勾出一个个故事。我赏花的竹椅,努尔哈赤喝酒的凉亭,苏尔哈齐吹箫的河岸,我发呆的梅树。看着看着开始有些不舍,望着天空灰蒙蒙的月色,又平添几分思乡之苦。天下之大虽有处容身,可何处是我家。到底是满园春色的贝勒府?还是庄严威武的都督府。我注定命若浮萍,漂浮无依。
趁着夜色我小心整理起行装,生怕惊动凝香。“姑娘这是要去哪?”她终究还是注意到了。“不去哪,傻丫头我能去哪啊,不过整理一下衣物罢了。”
想来这事也瞒不住,说出来连自己也有些后悔。“凝香知道姑娘要走,凝香不求别的,只求姑娘带我走。”也怪我想得不够周道,我是努尔哈赤要的人,我走了凝香不就遭殃了吗?
“好吧,你去收拾一下我们一会就出发。”小丫头开心的向房里跑去。看着她富有活力的背影不由感叹年轻真好,至少没有那么多顾虑。这样想着连自己也笑起来,今年不到十八的我,竟在羡慕只比我小三岁的凝香。
夜幽暗静辟,整个都督府依然笼罩在睡态中,弯月悬挂于黑色夜空中,我趁夜向不知名的方向走去,虽不知前路如何,心却轻松不少。如今我只想远离这女真的是非,寻一处乡间小屋过宜然自得的田园生活。正所谓富贵满屋纵可贵,不如乡间乐逍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