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十四章春宵——情陌路

尽管心中不快,却也不想辜负金台吉一片好意。我接着抹了药膏,果然富有神效。要是带到现代去定是除疤去皱的良品。没过几日我脸上的疤就褪去,毫无一点痕迹。欣喜的同时还是带着些许的忧伤,若所遇非良人纵使有倾城之容又如何?不过是徒添伤感罢了。
风低月明,幽院南风斜,一盏淡酒饮春色,道是无人寻酒意。难怪古人会道:“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杜康泉果真是好东西,刚饮几杯就舒怀了不少。虽是月下独酌倒也别有一番风味,大有李白【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乱】的情趣。一口清酒下肚,我突然想起哪个神秘的预言治好我脸伤的人是我命中注定的人。也许我陈露穿越早清的结局就是魂断叶赫吧。想到这我没有恐惧只是淡然,毕竟比起对我谎言连篇的努尔哈赤,真心待我的金台吉更适合我。
“今个儿兴致这么好,一个人赏月饮酒。”努尔哈赤不知何时来到石桌前饮起酒来。
“多谢你的药,我脸上的疤好了。我敬你一杯。”明知药不是他赠的,我却故意这么说,像是讽刺他更像讽刺自己。
他听我这么说,手中的酒杯悬在空中好一会“若是为这个敬我,这酒我不能喝。其实。”
“其实这药是金台吉送的。”我接过他的话皆因我不想听他亲口承认骗我。时至今日我仍为他种种欺骗找着借口。
“你都知道?”他颇为惊讶,我全然不理他奇怪的表情只是举杯淡淡的说“是朋友就喝。”
今儿这酒是越喝越清醒一坛子下肚却还未醉意。但我却是在装醉,因为只有醉了我才能相信他无心骗我,才能单纯的把他当做知己朋友。
“塔雅,我想要你做我的侧福晋。”不知是醉话还是真话努尔哈赤说出我不敢相信的事。
“你说什么?”我装作未听清不敢轻易应允。
“我要你做我的侧福晋,我的妻子。”我的理智提醒我清醒,心却不自觉向他靠近。
“我要娶塔雅为妻。”他大声的喊出来,像在对谁承诺似的。然后抱起我向房间走去。
我本应该躲的,但面对他这种霸道的温柔,我没有躲的力气。带着轻狂和深情他将我放在床上,我知道他想做什么却也没有阻止。这是我长这么大头一次不抗拒男生对我如此亲密。
“塔雅你是第一次吗?”他问着我脸红的问题,我娇羞着默然点头。他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褪去我身上的衣物,香肩锁骨暴露在黑夜中,北方汉子厚实的身子压覆在我身上,我全身的经脉都开始酥麻。他先在我脖颈种下痕迹,接着一步步往下,身体的敏感反应让我挪动不了身体,直得任由他揉捏。这是一种既奇妙又害怕的感觉。随着身体的一次抽离,我的指尖不禁又握紧了一些。我知道从此刻起我已成为他的人了。如果说男人对女人的信守是承诺,那么女人付出的就是一生的守候。
抚晓划破长空,建洲迎来了一个新的清晨。我刚一睁开睡眼就看到努尔哈赤正一动不动的看着我。我有些许的不自在,更多的还是害羞。毕竟昨夜我们那么疯狂。
“塔雅,你知道吗?你真的很美!”这是他头一次夸我美,我有些不知所措,“你怎么突然这么说啊。”他淡淡一笑“不是突然,你一直很美。”说着他亲吻了我的额头。“天色还早,你多睡会,过几天我要一起迎娶你和东哥。”
我和东哥?他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敲打着正向他靠拢的心。我原来是他迎娶东哥的附属品。我看着眼前这个正在穿衣的男子,想着他昨夜侵占我的疯狂。我并没有多问,只是默然流泪。陈露啊陈露原来你已经为了这个男人卑微到如此地步了。【春宵梦短何记拥有?种种似水无痕,明兮再见,已是陌路。】既然什么都不曾发生倒不如忘了便罢。
他走后我想了很多,若我继续沉沦,那将是一连串人的悲哀。首先我无法面对苏尔哈齐的悲凉。那日吹箫我就该知道娶东哥的不该是他。其次我不能面对大福晋的悲哀,从那日她眼中晃过的零星泪花我就知道他的丈夫就是他的一切,我怎能如此残忍多人之好呢?再说我无法面对东哥,我和他会不会在妻妾之争中变成仇敌。其实这些都是借口,最主要的是我无法面对努尔哈赤对东哥的浓浓爱意。毕竟他们两情相悦,我最多也就算个孤独时消遣的玩物罢了。我无法面对我今后的日子。可事到如今我除了嫁给努尔哈赤还能作何选择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