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九章 惊鸿一梦知前程

回到叶赫后,日子还算平静。只是脸上的疤困扰着我。每每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都会油然生出一种厌恶。
我知道东哥对我回来这件事有很多疑惑只是看我每天精神不振,就放弃了追问的念头。
与其说她不问倒不如说我故意躲她。对于我这个脸上有疤的女子来说,这叶赫第一美人无疑是最讽刺的存在。
听说金台吉因为抗命撤兵,已经被赏了三十军棍,但也只能是听说而已。现在的我已无暇顾及他人。
我只在意我脸上那道像蜈蚣一样的疤。它好像是在提醒我,爱上努尔哈赤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这样一想反倒觉得这条疤是上天的恩赐。
多日来夜不能寐早已弄得我精疲力竭。刚躺在塌上我便迷迷糊糊的睡着。
绚烂的霓虹灯装点着繁华的城市。汽车,高楼,路灯。难道我穿越回去了?还是说这一切只是一场梦而已。
”陈露”一个身穿华服的中年女人叫住我。走近一看是一位贵妇。那种高贵的气质连心高气傲的我也不由低下头。
”或者,我该叫你塔雅。”她掐住我的下巴,迫使我抬头看着她吓人的眸子。”很奇怪吧。我会知道你的身份,但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你只需知道:治好你脸的人是你命中注定的男人。叶赫二贝勒金台吉的福晋叫叶赫那拉塔雅。
还有就是”她的目光更加邪魅我不禁握紧了拳头。”你讨厌的哪个人,你不喜欢的哪个人,你正嫉妒的人。会消失。”说罢贵妇放声大笑。我身边的高楼轰然倒塌其他风景也渐渐模糊。
”我不讨厌她,不要。”我喃喃说到。
”塔雅你怎么了。”刚睁开眼我就看到金台吉关切的望着我。顾不得许多。我抱住他哭起来。心想就让我放纵一次吧,让我沉沦在金台吉的怀抱,忘了努尔哈赤带来的伤。
”没事了,只是噩梦而已。”他温柔的拍着我的背。
”金台吉我好怕。”或许是梦魇吧!我已经失去了逞强的勇气。
他无声的安慰我,我隐约能感觉到他骨子里的温柔。像家人一样温暖可靠。
就这样我抱着他哭了良久,才止住抽泣坐起来。”为什么不问我做了什么梦?”我看着身旁的金台吉。原来他生的这么英俊,只是我只专注一人没有注意罢了。现在看来还真是多情总被无情误啊。想到这不由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疤,那种扎手的感觉厌恶到使我终生难忘。
他看着我的举动,眼中闪过心疼,我确定那不是错觉,而是发自肺腑的怜惜。他举手整理这我散乱的发丝,那样温柔。”如果你想说,不,如果能说你一定会告诉我。”
金台吉还是如两年前一般选择相信我。面对醒来后性情大变的塔雅,他从来都不曾怀疑。
种种感激使我删然泪下,见我流泪金台吉慌忙替我擦拭流落脸颊的泪水。”塔雅别哭了,对伤口不好。”
”无所谓了,反正也好不了。”此刻的我万念俱灰。
”不会的。我一定会治好你的。”金台吉坚定的望着我。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今晚的金台吉格外迷人,还是仅仅因为我过去只留心一人。
”塔雅,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窝囊。连找尼堪外兰替你报仇的机会都没有。”金台吉说着握紧了拳。
我轻轻捏了捏他紧握的拳头。温柔的他竟为了我多次暴怒,即使是出于责任我也应该安抚吧。
”怎么会呢?再说,他的日子也不长了。”想到这我又想起了努尔哈赤,原来这就是爱吗?原来爱是这样的让人生不如死。早知如此,我宁愿永远寄情小说,做旁观者。也不要深陷情关,难以自拔。
塔雅让我照顾你好吗?”金台吉突然抓着我的手。本想抽离,但当我对上他深情的目光时我便放弃了这个念头。”我会治好你的。”见我不说话金台吉加重了语气。
”如果治不好呢?”我冷声反问,他终究还是沉默了,连我也知道他是叶赫贝勒,高高在上又相貌堂堂,英俊不凡。我早已配不上他了。
话虽如此我还是忍不住难过,但理智告诉我要保留最后的尊严,我挣脱他紧握的手,将愣住的他推出房外。靠着门尽量客气的说:”时候不早了,二贝勒还是早点休息吧。”
感觉到门外没有了声响,我才放声哭起来。泪水湮没我不完美的脸。
晨曦的暮光散在我门前的小院,虽是艳阳天气是却倍觉寒冷。
默然看着眼前的院落群花,这里根本就不属于我,更加不会有人真心对我好。
像这样一大早就悲天悯人到黄昏的日子,我已习惯。记得早前读到人比黄花瘦,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的句子,还不胜理解。如今看来我倒是比李清照更多愁,比黛玉更善感了。
治好我的是命中注定的男人吗?我抚住结痂的脸,苦涩的笑着。若命中注定的不是那人恐怕我宁愿永远丑陋吧。
叶赫金台吉的福晋?是我吗?还是只是巧合。如今的我和德和能做他的福晋呢?
感慨中我将目光投入哪个在门口踌躇的身影。”进来吧!”我想我该逃避的不会是他,毕竟他是那样温柔待我。
”我以为你不想见我。”金台吉风尘朴朴走到我身边坐下。”在为昨晚我的犹豫生气吗?”我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小心翼翼。
”别提了,昨天是我不对。我不该把你拒之门外。”堂堂叶赫贝勒肯为一个女子做到如此田地。这份恩情我如何报还?哪里还有生气的资格呢?
”塔雅!”他叫住我,像要说什么,却又停止。”有事吗?”我抬头捕捉他闪躲的目光。
”你不担心努尔哈赤吗?”对我最好的人此刻正问着最令我伤心的问题。
”你知道的,我不想提他。”我慌忙转头眼泪又一次滑落嘴角。自古勒寨一别他就成为我内心不能提及的禁忌。每每想起我总会泪流不止。甚至就连结痂的疤都在隐隐做痛。
”对不起,塔雅。我。。。。。。”金台吉话语中充满责备。”没关系。”我挂着泪扯出一个微笑。”对了,努尔哈赤怎么了?”虽然怨恨,不愿提及。但我知道在听到关于他的消息的那一刻起,我就失去了拒绝的权利。
”古勒寨一战,努尔哈赤全军覆没。建洲都督塔客士。雅尔哈齐战死。苏尔哈齐,努尔哈赤囚禁总兵府。”金台吉边说边注视着我,身怕一不小心我又泪如雨下。
听到这些我非常镇定。他可是大清江山的奠基人啊。区区总兵府困不住他。我终于从记挂他的心中解脱。如今我再不会为他担忧了。倒是我自己求爱不成,反累得一生疲累。
我起身欲想回房。金台吉慌忙拉住我。”塔雅,你没事吧。”又一次小心翼翼的询问。
”我再也不会为他犯傻了。”呐呐说着,我像是在说服自己。轻轻抽离他握住的胳膊,我缓步回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