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八章 战场一别负心人

秋风瑟瑟,军旗号鼓。一场恶战即将展开。执拗如我,身为女儿身硬要上战场,一来我是想见识一下这古勒寨一战如何以少胜多,二来我担心努尔哈赤的安危,若我知道此次一战近似永别,我想我就不会如此固执了。
遗憾的是,我不是神仙,只得顺着命运的齿轮旋转,直至与他划出最遥远的距离。
锦旗飘扬赫然立着爱新觉罗的番号。努尔哈赤身披白色铠甲,骑黑龙战马,手握大刀,意气风发,说不出的威严。我望着他坚毅的侧脸,不由的脸上晕出红晕。
“塔雅待会小心点。”他高深莫测的眼神仿佛吸纳了一切,仿佛一切战势尽在掌握,只是偶然露出的担心暴露了内心深处的恐惧。
”告诉我,你在怕什么?”我蹴然开口,连自己都不明白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在他面前不懂隐藏。
他默然的看着我,眉头紧蹙,眼光也化为深邃,使人看不清其真实的感情。见他好看的眉角蹙成一块,我的心里顿时一揪,不由的责怪自己为什么要揭开他隐藏的恐惧。
随即我感到一阵窘迫,看着他坚韧的目光,好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只是默默跟随他向古勒寨进发。
古勒寨一片荒凉,哪还有繁华的景象?寨门上阿台的旗帜倒下,立着图伦城的军旗。看到这样的旗帜,努尔哈赤眼中晃过一丝落寞。阿台毕竟是他的近亲,如今落得如此下场也难免让人感慨吧。
”城下何人?”尼堪外兰明知故问,眉羽间透着阴谋。若历史真如我所读,此番一战努尔哈赤必只剩十三副铠甲。如今见到这尼堪外兰倒觉得能在此人手中脱身,本来就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了。
两军叫嚣本就只有那几句狠话,听得我无聊得紧,玩起了手中的马鞭。苏尔哈齐看着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或许只有我这现代女子才可以在战场上还玩心大起吧。
正当我咬牙切齿的逗着忍俊不禁的舒尔哈奇时,听到一阵马蹄声。莫非还有援军,顺着马蹄子的接近握在手中的马鞭不禁又紧了些。
”叶赫二贝勒。”随着当头的马靠近我心中不禁一紧,是他?叶赫的援兵竟是他亲自带领。
金台吉策马到尼堪外兰身边,几句寒暄过后将目光投向我。他眼中的愤怒让我头皮发麻。这还是我熟知的二贝勒吗?
”努尔哈赤,两军交战本与我叶赫部无关,但你挟持我叶赫人,我就不得不插手了。”金台吉果然高明三言两语便成了师出有名,更将我变为叶赫参战的原因。
”叶赫二贝勒,这中间恐怕有误会,塔雅是叶赫东哥格格送给在下的礼物。”礼物吗?原来我对于他来说只是礼物啊。突然我的眼中蒙着一层雾气,看不清眼前的景色。就在这一瞬我真的好想离开眼前这个男人,好想离开。
”二贝勒!”我的声音打断两人的对话。”我想回家,塔雅想回家。”我几乎是哭喊出来的。因为努尔哈赤的话真的刺痛了我的心。骄傲的我甚至无法忍受做男人的附属品,更不要说是没有尊严的礼物了。
”我的好塔雅,快过来我带你回家。”金台吉说不出的欣喜,眉羽间逐渐露出温柔。
我侧头望着身边的男人,依旧傲立,眼中依旧坚韧而深邃看不出波澜,甚至连一丝挽留都没有。也许他不知道,此刻只要他一句挽留,就可让我失去向前的力量。可惜他没有。
再见了,我最爱的人。我不会怪你对我的轻视,要怪只能怪我自己擅自喜欢了你。是那样的自不量力。
”塔雅!”舒尔哈奇抓住我的手臂。”你真要走?”我蓦然回头对上他疑惑的眸子。”我累了,我想回家。”短短一句话却是泪如泉涌。或许是看懂了我内心的难过,亦或是只把我当礼物。苏尔哈齐松开抓着我的手。
就在与努尔哈赤擦肩的瞬间我听到一声叹息。是错觉吗?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勒住马。”二贝勒,能不能立刻带塔雅回叶赫。”我说着自己都不相信会兑现的话。
如果与他分离是我的命,那么就让我最后再为他打算一次吧,最后一次作为知己为他打算。
金台吉看着目光坚定的我,眼中掠过一丝我看不懂的情绪。思考良久像是中做着什么重大决定一般。转而对向尼堪外兰。”城主实在抱歉,看来我得先撤兵了。”
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女子对叶赫二贝勒的影响竟如此之大。在场的人皆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我。
但其中却不包括努尔哈赤。无论何时他总是那样荣辱不惊。仿佛世间没有什么可以使他动容。可就算是如此沉潜的他,在东哥面前却是那么真实。浓烈的悲伤,浓烈的喜悦,浓烈的不舍。
尼堪外兰显然没有被金台吉的恭谦所动,抽搐着原本狰狞的面孔。我感到一阵寒光向我袭来。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只听见拔刀声,看见金台吉慌张的神情。接着就是脸上微微的疼痛和一种滚烫的感觉划在脸颊。
是血吗?是努尔哈赤拔剑救我吗?要没有他,此刻我是不是已不在人世了?我欠下他恩情了吗?我回头看哪个救我的男人,他却抬头望着我不知道的地方。甚至没有一个关切的眼神。看来是我多想了。
倾刻间泪水和着血水流到嘴角。好苦。我握紧拳头闵住唇,试图阻止不争气的泪。连舒尔哈奇看到红颜滴血都流露不忍,莫非他真如此铁石心肠。看来我还不是一般的自作多情啊。早知如此,我又何苦要求到战场与他同生共死呢?何苦将自己最后一丝假想幻灭?
”尼堪外兰!”金台吉怒吼着。温文儒雅的叶赫贝勒竟为了我暴怒。这份情叫我如何负担?”你竟敢伤我叶赫的人。”话语间带着一些压迫。
”我不过是看叶赫贝勒险些被女子所误,帮你一把而已。”射伤人还诸多理由,不愧是尼堪外兰啊。
”哼,是吗?”金台吉不屑。”我叶赫不会和一个向弱女子下手的人结盟。告辞。”说罢金台吉策马到我身边。
没想到此举反倒成叶赫退兵的理由,尼堪外兰眼中露出一丝奸诈。看来另一个阴谋开始酝酿。
”疼吗?”金台吉轻抚我的脸,温柔的说。感受到他的触碰我不自然的向后一闪。”没关系,不疼。”
”要是留疤就麻烦了。”他温柔的说着,眼神中却是邪魅的挑逗。我尴尬一笑,将头从他的眼神中转开。”我们回家吧。”他牵起我的马向前走去,向没有努尔哈赤的地方走去。
做了这么久的梦也该醒了,无论书中多么的有情有义,那也只是小说而已。纯属杜撰,根本就不是真的,或者只是对她深情,只为她痴心。不过这一切都已与我无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