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一〇五七章 天下英雄会江宁(四)

第一〇五七章 天下英雄会江宁(四)

明澈的夜色下,江宁城内杂乱的夜市间烟火缭绕,一处处摊位上都是嘈杂的人声。
卖素卤食物的木棚下,几名穿灰黑衣服的“不死卫”成员叫来饭食酒水,又让附近相熟的摊主送来一份肉食,吃喝一阵,大声说话,颇为自在。
公平党发展至今,膨胀太快,各方建制也乱。“转轮王”麾下,战场争锋的主体是所谓的“无生军”,而当中的精锐组成便是“不死卫”,原本的定位乃是精锐打手、护卫、执法队乃至于斥候的角色。但到得后来,人员数量膨胀太快,各种沾亲带故的、找关系的、随便插旗自封的人手也参与了进来。
这其实是转轮王麾下“八执”都在面对的问题。原本出身大光明教的许昭南分派“八执”时,是有过分工合作安排的,例如“无生军”自然是核心军队,“不死卫”是精锐打手、特务组织,“怨憎会”负责的是内部治安,“爱别离”则属于民生部门……但女真人去后,江南一锅乱粥,随着公平党起事,打着各种名号肆意抢夺求活的流民遍地开花,根本没有给任何人细细收人后安排的余暇。
例如隔着数百里距离,一个村子的人号称自己是公平党,随手插了转轮王“怨憎会”的旗,待到将来某一天他搭上这边的线,“怨憎会”的某个中层人员不可能说你们旗子插错了,那当然是保护费收过来旗子给出去啊。毕竟大家出来混,怎么可能把保护费和小弟往外推——这都是人之常情。
如此这般,“八执”的部门在中上层还有互补之处,到得中下便开始混乱,至于下层每一面旗都算得上是一个大势力。这样的状况,往更高处走,甚至也是整个公平党的现状。
当然,眼前几个“不死卫”单从穿衣级别上看起来,层级就相当高,算得上是正儿八经的核心成员。这些人平日里没有巡街看场之类的固定工作,此时天已入夜,白日里的事情大抵也已经做完,一番快意的吃喝间,口中说起的,也已经是晚上到哪里逍遥、哪一家半掩门的最是知情识趣之类的成人话题。
如此过得小半个时辰,又有两名穿灰衣的不死卫成员自街道那头过来,与几人碰面后,也不知说了什么,众人脸色微变,有人低声骂了一句:“晦气。”当下匆匆扒完饭,一道起身往街道另一头走去。
早已换了摊位喝茶的游鸿卓悠闲起身,跟了上去。
经历数次战乱的江宁早已没有十余年前的秩序了,离开这片夜市,前方是一处经历过火灾的街道,原本的房屋、院落只剩残骸,一批一批的流民将它们拆分开来,搭起棚子或是扎起帐篷住下,黑夜之中这边没什么光芒,只在街道当头处有一堆篝火燃烧,以宗教起家的转轮王在这边安排有人讲述一些宗教故事,居住在这边的人家以及一些小孩便搬了凳子在那头听课、玩耍,其余的地方大都黑乎乎的一片,只走得近了,能看见些许人的轮廓。
这样的街市上,外来的流民都是抱团的,他们打着公平党的旗帜,以帮派或是乡村宗族的形式占据此地,平日里转轮王或是某方势力会在这边发放一顿粥饭,令得这些人比外来流民要好过许多。
偶尔城内有什么发财的机会,例如去瓜分某些大户时,这里的众人也会一拥而上,有运气好的在过往的时日里会瓜分到一些财物、攒下一些金银,他们便在这破旧的房舍中收藏起来,等待着某一天回到乡下,过上好一些的日子。当然,由于吃了别人的饭,偶尔转轮王与附近地盘的人起摩擦,他们也得摇旗呐喊或是冲锋陷阵,有时候对面开的价格好,这里也会整条街、整个派别的投靠到另一支公平党的旗号里。
这样的街市上,许多时候治安的好坏,只取决于这里某位“帮主”或者“宿老”的压制。有一些街道夜里进去没有关系,也有部分街市,普通人晚上进去了,可能便再也出不来,身上所有的财物都会被瓜分一空。毕竟生逢乱世,许多时候光天化日下都能死人,更别提在无人看到的某个角落里发生的凶案了。
几名“不死卫”对这周围都是熟悉非常,穿过这片街区,到当口处时甚至还有人跟他们打招呼。游鸿卓跟在后方,一路穿过黑暗犹如鬼魅,再转过一条街,看见前方又聚集数名“不死卫”成员,双方碰头后,已有十余人的规模,嗓音都变得高了些。
“来的什么人?”
“现在不知道,抓住再说吧。”
“只有一个人,要咱们去这么多啊?”
“出事的是苗铮,他的武艺,你们知道的。”
“都给我惊醒些吧,别忘了最近在传的,有人要给永乐招魂……”
能够进入不死卫中高层的这些人,武艺都还不错,因此说话之间也有些桀骜之意,但随着有人说出“永乐”两个字,黑暗间的街巷上空气都像是骤冷了几分。
对于在大光明教中待得够久的人而言,“永乐”二字是他们无法迈过去的坎。而由于过了这十余年,也足够变成传说的一部分了。
传说中的“圣公”方腊、“云龙九现”方七佛当年是多么的英雄霸气、横压一世,甚至根本不需要借着女真人的捣乱,他们都能掀起规模巨大的起义,席卷江南……
传说若是当初的永乐起义便是看到了武朝的软弱与积弊,大祸在即,因此奋力一搏,若然那场起义成功,如今汉家儿郎早已打败了女真人,根本就不会有这十余年来的战乱不息……
传说如今的公平党乃至于西南那面霸道的黑旗,继承的也都是永乐朝的遗志……
也有传闻说,当初圣公留下的衣钵未绝,方家后人一直存身于今日的大光明教中,正在默默地积蓄力量,等待有一天振臂一呼,真正实现方腊“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去恶锄强、为民永乐”的志向……
大光明教承袭弥勒教的衣钵,这些年来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人,人多了,自然也会诞生各种各样的话。关于“永乐”的传闻不提起大家都当没事,一旦有人提起,往往便觉得确实在某个地方听人说起过这样那样的言语。
一行人沉默了片刻,队伍当中却是况文柏冷哼一声:“当年的永乐四分五裂,人都死绝了,还有什么招魂不招魂。这便是最近圣教主过来,有心人在私底下做文章罢了,你们也该提点神,不要乱传这些市井谣言,若是一个不小心让上头听到,活不了的。”
此时众人走的是一条偏僻的巷子,况文柏这句话说出,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清澈。游鸿卓跟在后方,听得这个声音响起,只觉得心旷神怡,夜里的空气一时间都清新了几分。他还没想过要干点什么,但见到对方活着、手足俱全,说气话来中气十足,便觉得满心欢喜。
以他这些年来在江湖上的积累,最怕的事情是天南地北找不到人,而一旦找到,这天底下也没几个人能轻轻松松地就摆脱他。
况四哥在这队人当中大概是副手的位置,一番话说出,威严颇足,先前提起永乐的那人便连连表示受教。领头的那人道:“这几日圣教主过来,咱们转轮王一系,声势都大了几分,城里城外到处都是过来参拜的信众。你们瞧着好吧,教主武艺天下第一,过得几日,说不得便要打爆周商的五方擂。”
如今执掌“不死卫”的大头头乃是外号“寒鸦”的陈爵方,先前因为家中的事情与周商一系有过大仇,此时众人说起来,便也都以周商作为心中的假想敌,这次天下第一的林宗吾来到江宁,接下来自然便是要压阎罗王一头的。
有人便道:“圣教主的武艺,真的如此厉害?”
况文柏道:“我当年在晋地,随谭护法做事,曾有幸见过教主他老人家两面,说起武艺……嘿嘿,他老人家一根小指头都能碾死你我。”
他口中的谭护法,却是当初的“河朔天刀”谭正。不过谭正当年是舵主,看来什么时候又升职了。
有人道:“谭护法对上教主他老人家,胜负如何?”
“据说谭护法刀法通神,已能与当年的‘霸刀’比肩,就算不胜,想来也……”
“当年打过的。”况文柏摇头微笑,“不过上头的事情,我不方便说得太细。听说教主这两日便在新虎宫调教众人武艺,你若有机会,找个关系托人带你进去瞧瞧,也就是了。”
为首的那人道:“这几天,上面的大头头都在教主面前受过指点了。”
“结果如何?”
“咱们老大就不说了,‘武霸’高慧云高将军的身手如何,你们都是知道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战场冲阵所向披靡,他手持长枪在教主面前,被教主手一搭,人都站不起来。后来教主许他披甲骑马冲阵,那匹马啊……被教主一拳,生生打死了,照现场的人说,马头被打爆了啊……”
“……高将军如何了?”
“教主他老人家指点武艺,怎么好真的冲人动手,这一拳下来,彼此称量一番,也就都知道厉害了。总之啊,按照老大的说法,教主他老人家的武艺,已经超过普通人最高的那一线,这世上能与他比肩的,或许只有当年的周侗老爷子,就连十多年前圣公方腊全盛时,恐怕都要相差一线了。所以这是告诉你们,别瞎信什么永乐招魂,真把魂招过来,也会被打死的。”
众人大点其头,也在此时,有人问道:“若是西南的心魔出头,胜负如何?”
为首那人想了想,郑重道:“西南那位心魔,醉心权谋,于武学一道自然免不了分心,他的武艺,顶多也是当年圣公等人的的程度,与教主比起来,难免是要差了一线的。不过心魔如今兵强马壮、凶狠霸气,真要打起来,都不会自己出手了。”
众人便又点头,觉得极有道理。
这些人口中说着话,前行的速度却是不慢,到得一处库房,取了渔网、钩叉、石灰等围捕工具,又看着时间,去到一处建筑设施仍旧完整的坊间。他们盯上的一所临着水路的院落,院落算不得大,过去不过是普通人家的居所,但在此时的江宁城内,却算得上是难得的馨宁宝地了。
按照这些人的说话内容推测,犯事的乃是这边名叫苗铮的房主,也不知道私下里是在跟谁会面,因此被这些人说成是为“永乐招魂”。
况文柏等人抵达时,一位盯梢者确定了目标正在里头会面。为首那人看了看周围的状况,吩咐一番,一行十余人当即散开,有人堵门、有人看管后巷、有人注意水路,况文柏是老江湖,知道这边要么是一次得手抓住了敌人,要么附近最可能让狗急跳墙的或许便是眼前这道不到两丈宽的水路,他领着两名同伴去到对面,让其中一人上到附近房屋的屋顶上,拿着面小小的旗子做盯梢,自己则与另一人拿了渔网,守株待兔。
屋顶上盯梢那人手中的旗帜呈灰黑色,夜色之中若不是有心注意,极难提前发现,而这边屋顶,也可以稍稍窥见对面院子之中的情况,他趴下之后,认真观察,全不知身后不远处又有一道身影爬了上来,正蹲在那儿,盯着他看。
如果过得一阵,院落当中的屋子里,一道黑色的身影走了出来,正要走向院门。屋顶上监视的那人挥了挥旗子,下方的人早就在注意这面小旗,当下提起精神,互相打了手势,盯紧了院门处的动静。
游鸿卓起身往前走了两步,手中的刀照着屋顶上那哨卫腰眼刺了进去,膝盖跪上对方后背的同时,另一只手抓起瓦片,无声地朝对面抛飞。
院落边的众人正聚精会神地盯着院门,陡然听见侧后方的夜色里传来“啊——”的一声惨叫,却是附近院落中一位居民莫名其妙地被东西砸破了头。这一刻,院落内、外的身影都同时停留了一瞬,这边的领头人陡然做了好几个手势,猛然前冲,在一名同伴的背上踩了一下,拔刀跃入院墙,而院落里的黑色身影早已朝侧面奔跑过去,在墙上猛地借力,翻过侧面的围墙。
门口的两名“不死卫”猛地撞向院门,但这院落的主人可能是安全感不够,加固过这层木门,两道身影砸在墙上落下来,狼狈不堪。对面屋顶上的游鸿卓几乎忍不住要捂着嘴笑出来。
被众人抓捕的黑色身影越过院墙,便是靠近水路这边的狭窄过道,甫一落地,被安排在这两侧的“不死卫”也拔刀堵截过来。这下两头围堵,那身影却并未直接跳向脚下的小河,而是双手一振,从斗篷后擎出的却是一刀一剑,此时刀剑卷舞,抵御住一边的攻击,却朝着另一边反压了过去。
游鸿卓微微皱了皱眉。对面水路边出现的这道身影,他竟然感到有些眼熟。
江湖上的侠客,使刀的多,使剑的少,同时使用刀剑的,更是少之又少,这是极易分辨的武学特征。而对面这道穿着斗篷的黑影手中的剑既宽且长,刀反而比剑短了些许,双手挥舞间陡然展开的,竟是过去永乐朝的那位尚书王寅——也就是如今乱师之首王巨云——惊艳天下的武艺:孔雀明王七展羽。
当年的孔雀明王剑多在江南绽放,永乐起义失败后,王寅才远走北方。后来世事的变化太快,令人措手不及,女真数度南下将中原打得支离破碎,王寅跑到雁门关以南最难生存的一片地方传教,聚起一拨乞丐般的军队,济世救民。
他所在的那片地方各种物资贫乏而且受女真人侵扰最深,根本不是聚众的理想之所,但王巨云偏偏就在那边扎下根来。他的手下收了不少义子义女,对于有天分的,广授孔雀明王剑,也派出一个个有能力的属下,到各地搜刮金银物资,贴补军队之用,这样的情况,待到他后来与晋地女相合作,双方联手之后,才稍稍的有所缓解。
数年前在金国军队与廖义仁等人进攻晋地时,王巨云带领麾下军队,也曾做出顽强抵抗,他手下的众多义子义女,往往带领的就是最强方的冲锋队,其舍身忘死之姿,令人动容。
游鸿卓由于栾飞的事情,在晋地之时与王巨云一系的力量未曾有过太深的接触,但当时在几处战场上,都曾与王巨云的这些子女并肩作战。他犹然记得昭德城破的那一战中,距离他所守卫的城墙不远的一段城内,便有一名手持刀剑的女子几度冲锋浴血,他也曾见过这女子抱着她已经死去的兄弟在血泊中仰天大哭时的情形。
梁思乙……
这应该是那女人的名字。
此时双方距离有些远,游鸿卓也无法确定这一认知。但随即想想,将孔雀明王剑改为刀剑齐使的人,天下应该不多,而此时此刻,能够被大光明教内众人说出为永乐招魂的,除了当年的那位王尚书参与进来以外,这个天下,恐怕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如今盘踞荆湖南路的陈凡,据说乃是方七佛的嫡传弟子,但他已经隶属华夏军,正面击溃过女真人,杀死过金国大将银术可。即便他亲至江宁,恐怕也不会有人说他是为永乐复辟而来的。
他心中想着这些事情,对面的黑色身影剑法高超,已经将一名“不死卫”成员砍倒在地,冲杀出去,而这边的众人明显也是老江湖,围堵过来毫不拖泥带水。双方的结果难料,游鸿卓知道这些在战场上活下来的疯女人的厉害,短时间内倒也并不担心,他的目光望着那倒在地下的“不死卫”成员,想着“不死卫成员当场死了”这样的冷笑话,等待对方爬起来。
也在此时,眼角一侧的黑暗中,有一道身影霎时而动,在不远处的屋顶上高速飚飞而来,转眼间已迫近了这边。
游鸿卓在晋地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在埋伏、斩杀想要行刺女相的刺客,因此对于这等突发状况极为敏感。那身影或许是从远处过来,什么时候上的屋顶就连游鸿卓都未曾发现,此刻或许察觉到了陡然发动,游鸿卓才注意到这道身影。
对面下方的杀戮场中,被围堵的那道身影犹如猴子般的左冲右突,片刻间令得对方的围捕难以合口,几乎便要冲出包围,这边的身影已经高速的狂飙而来。游鸿卓的脑中闪过一个名字。
“不死卫”的大头头,“寒鸦”陈爵方。
号称:轻功天下第一。
游鸿卓双唇一抿,“啾、啾”吹起两声口哨,对面道路间使孔雀明王剑的身影陡然转折,这边疑似“寒鸦”陈爵方的身影越过院墙,一式“八步赶蝉”,已直接扑向水路对面。
游鸿卓叹了口气,从屋顶上朝况文柏与他的喽啰飞扑而下。
接住我啊……
他砰的落下,将手持渔网的喽啰砸进了地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