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一〇五六章 天下英雄会江宁(三)

第一〇五六章 天下英雄会江宁(三)

太阳已经落下,淙淙的小溪在山间流淌。
溪畔山坡上,被大石头遮挡住夜风的地方化作了小小的厨房。
新垒起的炉灶里,柴火正在燃烧。铁锅之中煮起了香喷喷的米饭,铁锅旁的火上,或竹或木的钎子上串起了开始变黄的烤鱼以及青蛙。
小和尚咽着口水盘坐一旁,有些崇拜地看着对面的少年人从药箱里拿出盐巴、茱萸之类的粉末来,趁着鱼和青蛙烤得差不多时,以梦幻般的手法将它们轻撒上去,顿时似乎有更为奇异的香味散发出来。
“阿……阿弥陀佛。施主把这么多米全煮了,明天怎么办啊……”小和尚咕嘟咕嘟地咽口水。
“你吃得很少吗?”
“小、小衲……”小和尚吞吞吐吐。
“行了,大家都是习武之人,偶尔也要吃顿好的,我本来就想着今晚打牙祭,你遇上了算是运气好。”
小和尚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扯开身边的小布袋,从中间掏出了半只烤鸭来。过得片刻才道:“施、施主也是习武之人?”
“怎么样?看不出来吧。我当大夫的,学的是五禽戏。”
“啊,小衲知道,有虎、鹿、熊、猿、鸟。”
“不对,是猫拳、马拳、熊猫拳、猴拳和鸡拳。”
“呃……可是我师父说……”
“你师父是大夫吗?”
“不是,他是个和尚啊。”
“所以啦,他懂什么五禽戏,下次你见到他,应该勇于纠正他的错误。”少年掰扯着烤鸭,“……对了,你们和尚不是不能吃荤的吗?”
“阿、阿弥陀佛,师父说世间生灵相互追逐捕食,乃是自然天性,符合大道至理,为求饱腹,吃些什么并无干系,既然万物皆空,那么荤是空,素也是空,只要不陷于贪婪,无谓杀生也就是了。因此我们不能用网捕鱼,不能用鱼钩钓鱼,但若只求吃饱,用手捉还是可以的。”
“喔……你师父有点东西啊……”
“哈哈,他是个胖子啊……”
用来化缘的小饭钵盛满了饭,然后堆上烤鱼、青蛙、烤鸭,小和尚捧在手中,肚子咕咕叫起来,对面的少年也用自己的碗盛了饭菜,火光照耀的两道剪影打了几下爽快的手势,随后都低头“啊呜啊呜”地大口吃起来。
“……你师父呢?”
“师父进城吃好吃的去了,他说我若是跟着他,对修行无益,因此让我一个人走,遇上事情也不许报他的名号。”
“喔。你师父有点东西。”
“哈哈……施主你叫什么啊?”
“我?嘿!那可了不起了。”石壁上人影站起来,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高大、张牙舞爪,“我叫——龙!”
那声音停顿一下:“嗷!”
“天——!”
充满气势的声音在夜色中回荡。
“啊……”小和尚瞪圆了眼睛,“龙……龙……”
“没错,龙!傲!天!”龙傲天说着蹲下扒饭,为了表示低调,他道,“你叫我龙哥就好了。”
“龙哥。”在饭菜的诱惑下,小和尚表现出了优秀的跟班潜质:“你名字好杀气、好厉害啊。”
“嘿嘿,还用你说。”
生逢乱世远行不易,宁忌从西南出来这两三个月,因为一张纯良的面孔在大人面前骗过不少吃喝,倒是很少遇见似小和尚这般比自己年纪还小的旅行者,再加上对方武艺也不错,给人观感颇佳,当下便也肆意表现了一番霸气外露的江湖大哥形象。小和尚也果真纯良,时不时的在霸气的影响下表现出了崇拜的眼神,然后再用力扒饭。
双方一边吃,一边交流彼此的讯息,过得片刻,宁忌倒也知道了这小和尚原本乃是晋地那边的人,女真人上次南下时,他母亲去世、父亲失踪,后来被师父收养,才有了一条活路。
小和尚的师父应当是一位武学名家,这次带着小和尚一路南下,途中与不少据说武艺还行的人有过切磋,甚至也有过几次行侠仗义的事迹——这是大部分绿林人的游历痕迹。待到了江宁附近,双方就此分开。
只在询问对方名字时,小和尚稍有支吾:“师父说……到了这边不让我说自己的法号,我……”
他说起这个,颇不好意思,宁忌倒是理解地点了点头:“你这师父有点东西啊……”这一类武林名家抵达江宁后多半会有不少应酬,要遇上不少人的吹捧,他到了这里便与徒弟分开,而且不允许对方打出自己的旗号,这一方面是要小和尚遭受真正的历练,另一方面,却也是对自己弟子的身手,有着足够的信心。
行走江湖,各种禁忌颇多,对方不好说的事情,宁忌也极为“懂行”地并不追问。倒是他这边,一说到自己来自西南,小和尚的眼睛便又圆了,连连问起西南黑旗军是如何击垮女真人的事情。
他的父母便是于女真人上次南下时一死一失踪,因此对于女真人最是厌恶,对能够正面击垮女真的黑旗,也颇有崇拜之情。宁忌见他这等神情,更加高兴起来,跟小和尚说起战场上的种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甚至挥舞着带火的树枝恨不得在大石头上绘出一张行军图来,连饭都少吃了几口。
两人吃光了所有的饭菜,在篝火边上说着彼此的事情,偶尔蹦蹦跳跳、手舞足蹈。宁忌说起战场上的事情,自然假借他人之名,往往是说“我的一个朋友”,小和尚听得投入,“哇哇”乱叫,恨不得给华夏军的英雄直接跪下,只偶尔说到打斗细节、武学路数时,却表现出了相当的素养。
宁忌说起战场上与女真斥候的厮杀,一招一式的名字自然随口乱说,有时候无非用个“黄狗撒尿”“狮子撞墙”之类的化名,对方听得那招式的形容,竟能通过些许端倪猜出不少正确的情节和招式来。
当然,每到此时,霸气外露的龙傲天便一巴掌打在小和尚的头上:“我是大夫还是你是大夫,我说黄狗撒尿就是黄狗撒尿!再顶嘴我打扁你的头!”
小和尚便捂着脑袋蹲在一旁,嘿嘿讨好:“哦……”
此时是八月十四的夜晚,天空中升起圆圆的月亮,星火蔓延,两个少年人在大石头边兴高采烈地说起这样那样的故事来。西南的事情许许多多,小和尚问来问去,零零碎碎的说也说不完,宁忌便道:“你有空过去看看就知道啦。”
小和尚便也点头:“嗯,我将来要去的……我娘死了以后,说不定我爹就去华夏军了呢。”
他被师父收留后,经历了战乱、厮杀,也有各种差点死去的危险考验,对于父亲的印象早已黯淡。只是这些年流落江湖,内心之中始终还记得要寻找到父亲的这个想法。或许找到了,有父亲,有师父,自己也就有个圆满的家,可以落脚了。
他说到这里,有些伤感,宁忌拿着一根树枝道:“好了,光光头,既然你师父不要你用原来的名字,那我给你取个新的法号吧。我告诉你啊,这个法号可厉害了,是我爹取的。”
小和尚连连点头:“好啊好啊。”
他盘腿坐着,看对方拿着柴枝在石头上写下黑乎乎歪扭扭的三个字:孙悟空。
“这是什么啊?”
“这是一只天底下最厉害的猴子。”
“是猴子啊……”
“是最厉害的猴子——”
溪流边、山坡上,充满温暖气息的大石头旁,龙傲天张牙舞爪的身影映照在石壁上,跟小伙伴夸张地说起了关于猴子的故事,过得一阵,小和尚也张圆了嘴巴,发出“哇啊”的惊叹声来。
“告诉你,这个名字一般人我都不会给他。你以后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我听说了这个名字,那就知道事情是你做的啦……”
篝火哔剥燃烧,在这场如浮萍般的相聚中,偶尔升起的火星朝天空中飞去,渐渐地,像是跟星辰交织在了一起……
……
光尘飞上夜空,飘过一小段山坡的距离,化做无光的灰烬落下,融进溪水之中。溪水转入小河,小河又弯弯扭扭地汇入大江,在这片天幕下,延伸为浩浩荡荡交织的水路。
距离这片不起眼的山坡二十余里外,作为水路一支的秦淮河流过江宁古城,千万的灯火,正在大地上蔓延。
江宁城西,一簇簇火把熊熊燃烧,将杂乱的街道照出错落的光影来。这是公平党占领江宁后开放的一处夜市,周围的临街店铺有被打砸过的痕迹,有的还有焚烧的黑灰,部分店面如今又有了新的主人,周围也有这样那样的木棚歪歪扭扭地搭起来,有手艺的公平党人在这里支起摊贩,由于外来人多起来,一时间倒也显得颇为热闹。
公平党五大支,要说规矩相对森严的,首先还要属“公平王”何文麾下的队伍,若是他的军队破城占地,不少时候还能留下一些地方的旧貌。而其余几支则各有杀伐,“平等王”时宝丰许多时候都讲道理,但对金银财物搜刮最盛;“高天王”麾下军队最是精锐,但入城之后三五日不禁士兵发泄也属常态;“转轮王”麾下教徒最多,每次敲锣打鼓的入城,想要什么按上一个无生老母的名头也就是了;至于“阎罗王”周商,所过之处富户皆不能留,金碧辉煌之所都会被烧得一干二净,到得如今,便是“相对富”的,家境整齐一些的,往往也已经容不下了。
游鸿卓穿着一身看来破旧的黑衣,在这处夜市当中找了一处座位坐下,跟店家要了一碟素肉、一杯清水、一碗饭食。
等待食物上来的过程里,他的目光扫过周围昏暗中挂着的诸多旗帜,以及随处可见的悬有白莲、大日的标识——这是一处由“转轮王”麾下无生军照管的街道。行走江湖这些年,他从晋地到西南,长过不少见识,倒是有许久未曾见过江宁这般浓厚的大光明教氛围了。
他与大光明教素来是有仇的,父母家人最初便是死在了这些教徒的手中,这些年来,他也相对喜欢靠近这些信教的蠢物,见到他们有什么图谋便加以破坏。
当然,眼下还没到需要破坏什么的程度。他手中摩挲着筷子,在心里回忆方才从“包打听”那边得来的情报。
这一路来到江宁,除了增加武道上的修行,并没有多么具体的目的,如果真要找出一个,大约也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晋地的女相打探一番江宁之会的内幕。
如今整个混乱的大会才刚刚开始,各方摆下擂台招兵买马,谁最终会站到哪里,也有着大量的变数。但他找了一条绿林间的路子,找上这位消息灵通之人,以相对低的价格买了一些现阶段或许还算靠谱的情报,以作参考。
眼下这次江宁大会,最有可能爆发的火并,很可能是“公平王”何文要杀“阎罗王”周商。何文何先生要求手下讲规矩,周商最不讲规矩,手下人极端、偏执,所到之处将所有富户屠戮一空。在众多说法里,这两人于公平党内部都是最不对付的两极。
而由于周商这边极端的做法,导致阎罗王一系与其余四系其实都有摩擦和分歧,例如“转轮王”这边,如今掌管八执“不死卫”的大头头“寒鸦”陈爵方,原本的身份乃是江南富户,一直以来也是大光明教的虔诚信徒,平日里布医施药、捐银捐物,善事做过不少。而公平党起事后,阎罗王一系冲入陈爵方家中,很是烧杀了一番,后来这件事导致太湖边上数千人的厮杀,双方在这件事上算是结下过死仇的。
与阎罗王一系的这类仇怨,在愿意接受富户反正、洗白的其余几系当中,都积下了不少。而在这一两年的时间里,“阎罗王”及麾下众人虽然被称为外道邪魔,但由于其口号最激进、最彻底,却也迅速地搜罗了一大批的拥护者。他们只做破坏,不做建设,每到一地,将所有人的财物吃干抹净,而后再卷向下一处。
到得如今,周商一系声势浩大,但以人数论据说已经隐隐超过了原本依靠大光明教起事的“转轮王”。
——这才是“公平王”何文以及其余几系都极有可能一块动他的最大理由。
而除了“阎罗王”周商隐隐成为众矢之的以外,这次大会很有可能引发冲突的,还有“公平王”何文与“平等王”时宝丰之间的权力斗争。当初时宝丰虽然是在何先生的扶持下掌了公平党的众多内政,但是随着他基本盘的扩大,如今尾大不掉,在众人口中,几乎已经化为了比西南“竹记”更大的商贸体,这落在众多有识之士的眼中,必然是无法容忍的隐患。
对于公平党内部不少上层人物来说,多认为时宝丰对何先生的挑战,犹甚不听规劝的周商。
而在何先生“可能对周商动手”、“可能对时宝丰动手”的这种氛围下,私底下也有一种舆论正在渐渐浮起。这类舆论说的则是“公平王”何先生权欲极盛,不能容人,由于他如今仍是公平党的头面,乃是实力最强的一方,因此这次聚会也说不定会变成其余四家对抗何先生一家。而私底下流传的关于“权欲”的舆论,便是在为此造势。
那位“包打听”提供的这些消息有理有据,却也只能算是中规中矩的大路货。当然,游鸿卓才到这边不久,也并不期待就得到对方多么掏心掏肺的绝密信息。
能够将局面了解一个大概,然后慢慢看过去,总有机会掌握得八九不离十。而无论江宁城里谁跟谁打出狗脑子,自己总归看热闹也是了,顶多抽个空子照大光明教剁上几刀狠的,反正人这么多,谁剁不是剁呢,他们应该也在意不过来。
他的脑中转着这些事情,那边店小二端了饭菜过来,游鸿卓低头吃了几口。身边的夜市上人声扰攘,不时的有客人来去。几名身着灰黑衣衫的男子从游鸿卓身边走过,店小二便热情地过来招待,领着几人在前方不远处的桌子边上坐下了。
游鸿卓吃着东西,看了几眼,前方这几人,便是“轮转王”麾下八执中所谓的“不死卫”。他的心中有些好笑,似大光明教这等愚蠢教派原本就最爱搞些花里花俏的噱头,这些年越来越不着调了,“转轮王”、“八执”、“无生军”、“不死卫”……自己若当场拔刀砍倒一位,他莫非还能当场爬起来不成,倘若就此死了……想一想实在尴尬。
他行走江湖数年,打量人时只用余光,旁人只以为他在低头吃饭,极难发觉他的观察。也在此时,一旁火把的光影明灭中,游鸿卓的目光微微凝了凝,手中的动作,下意识的放慢了些许。
他看见的是对面不死卫中一位背对他而坐的男子腰间所带的兵器。
那是一条钢鞭锏。
这样的钢鞭锏,游鸿卓一度有过熟悉的时候,甚至拿在手上耍过,他甚至还记得使用起来的一些要领。
多年前他才从那小山村里杀出来,尚未遇上赵先生夫妇前,一度有过六位结拜的兄姐。其中不苟言笑、面有刀疤的大哥栾飞乃是为“乱师”王巨云搜罗金银的江湖探子,他与性格温柔、脸上长了胎记的三姐秦湘乃是一对。四哥名叫况文柏,擅使单鞭,实际上却来自大光明教的一处分舵,最终……出卖了他们。
他还记得三姐秦湘被断了手臂,脑袋被砍掉时的情景……
后来在泽州,他与赵先生夫妇分开后再度遇上况文柏,被对方送进了大牢……
结拜后的七兄弟,游鸿卓只亲眼见到过三姐死在眼前的情景,后来他纵横晋地,维护女相,也一度与晋地的高层人物有过见面的机会。但对于大哥栾飞如何了,二哥卢广直、五哥乐正、六哥钱横这些人到底有没有逃过追杀,他却从来没有跟包括王巨云在内的任何人打听过。
他一直都非常惦记四哥况文柏的去向……
店铺内外的火焰哔哔啵啵,烟尘的气息、菜肴的味道、污水的味道以及隐隐的腐臭飘荡在夜空中,游鸿卓缓缓地吃着饭菜,目光只是在那钢鞭锏、在那道难以辨认的背影上晃动。过得一阵,他吃完了东西,轻轻地放下筷子,然后摩挲双掌,覆在面上,就那样闭着眼睛默坐了许久。
心中激动,难以平静,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