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一〇五五章 天下英雄会江宁(二)

第一〇五五章 天下英雄会江宁(二)

阳光渐渐西斜,从温暖的澄黄染上慵懒的橘色。
江宁以西三十里左右的江左集附近,宁忌正兴致勃勃地看着路边发生的一场对峙。
这是距离主干道不远的一处村口的岔道,路边的打谷坪上每边站了三十余人,用污言秽语彼此相互问候。这些人中每边为首的大概有十余人是真正见过血的,手持刀枪,真打起来杀伤力很足,其余的看来是附近村庄里的青壮,带着棍子、锄头等物,呼呼喝喝以壮声势。
由于距离大路也算不得远,不少行人都被这边的景象所吸引,停下脚步过来围观。大路边,附近的水塘边、田埂上一时间都站了有人。一个大镖队停下了车,数十精壮的镖师远远地朝这里指指点点。宁忌站在田埂的岔道口上看热闹,偶尔跟着旁人呼喝两句:“听我一句劝,打一架吧。”
倒是并不知道两边为什么要打架。
对峙的两方也挂了旗帜,一边是宝丰号的地字牌,一边是转轮王八执中的怨憎会,其实时宝丰麾下“天地人”三系里的头头与楚昭南所谓“八执”的八员大将未必能认得他们,这不过是下头很小的一次摩擦罢了,但旗帜挂出来后,便令得整场对峙颇有仪式感,也极具话题性。
“宝丰号很有钱,但要说打架,未必比得过转轮王的人生八苦啊……”
有懂行的绿林人士便在田埂上议论。宁忌竖着耳朵听。
“是极、是极,大光明教的这些人,喝了符水,都不要命的。宝丰号虽然钱多,但未必占得了上风。”
宁忌跳起来,双手笼在嘴边:“不要吵了!打一架吧!”
那边的打谷坪上也确实到了打架的环节,只见双方退开一段距离,各自排出一名打手,便要放对。
轮转王“怨憎会”这边出了一名神态颇不正常的干瘦青年,这人手持一把砍刀,目露凶光,拿了一碗符水喝下,便在众人面前开始颤抖,随后手舞足蹈,跺脚请神。这人似乎是这边村庄的一张王牌,开始颤抖之后,众人兴奋不已,有人认得他的,在人群中说道:“哪吒三太子!这是哪吒三太子上身!对面有苦头吃了!”
“哪吒是拿枪的吧?”宁忌回头道。
对方一巴掌拍来,打在宁忌的头上:“你个小孩子懂什么!三太子在这边凶名赫赫,在战场上不知杀了多少人!”
他这一巴掌没什么杀伤力,宁忌没有躲,回过头去不再理会这傻缺。至于对方说这“三太子”在战场上杀过人,他倒是并不怀疑。这人的神态看来是有点灭绝人性,属于在战场上精神崩溃但又活了下来的一类东西,在华夏军中这类人会被找去做心理辅导,将他的问题扼杀在萌芽状态,但眼前这人分明已经很危险了,放在一个小村子里,也难怪这帮人把他当成打手用。
这边“请神”的过程里,对面宝丰号出来的却是一位身材匀称的拳手,他比怨憎会这边的杀人狂高出半个头来,穿着衣服并不显得非常魁梧,面对使刀的对手,这人却只是往自己双手上缠了几层油布作为拳套,路边一群人看着他并不出众的做派,发出嘘声,觉得他的气势已经被“三太子”给压倒了。
宝丰号那边的人也非常紧张,几个人在拳手面前嘘寒问暖,有人似乎拿了刀枪上来,但拳手并没有做选择。这说明打宝丰号旗帜的众人对他也并不非常熟悉。看在其余人眼里,已输了八成。
宁忌却是看得有趣。
这拳手步伐动作都异常从容,缠油布拳套的方法极为老练,握拳之后拳头比一般人大上一拳、且拳锋平整,再加上风吹动他衣袖时显出的上臂轮廓,都表明这人是自幼练拳而且已经登堂入室的好手。而且面对着这种场面呼吸均匀,稍许紧迫蕴藏在自然神态中的表现,也多少透露出他没少见血的事实。
两拨人选在这等大庭广众之下讲数、单挑,明显的也有对外展示自身实力的想法。那“三太子”呼喝跳跃一番,这边的拳手也朝周围拱了拱手,双方便迅速地打在了一起。
战场上见过血的“三太子”出刀凶狠而猛烈,厮杀奔突像是一只发狂的猴子,对面的拳手首先便是后退躲闪,于是当先的一轮便是这“三太子”的挥刀抢攻,他朝着对方几乎劈了十多刀,拳手绕场躲闪,几次都显出紧急和狼狈来,整个过程中只是威慑性的还了三拳,但也都没有切实地打中对方。
见那“三太子”哇啦哇啦的大吼着继续抢攻,这边观望的宁忌便微微叹了口气。这人疯起来的气势很足,与通山县的“苗刀”石水方有些类似,但本身的武艺谈不上多么惊人,这限制了他发挥的上限,比起没有上战场厮杀的普通人来说,这种能下狠手的疯子气势是极为可怕的,可一旦稳住了阵脚……
打谷坪上,那“三太子”一刀切出,脚下没有停着,猛地一脚朝对方胯下要害便踢了过去,这应该是他预想好的组合技,上身的挥刀并不凶猛,下方的出脚才是出其不意。按照先前的打斗,对方应该会闪身躲开,但在这一刻,只见那拳手迎着刀锋前进了一步,双腿一旋、一拗,挥出的刀锋划破了他的肩膀,而“三太子”的步伐便是一歪,他踢出的这记猛烈的撩阴腿被拳手双腿夹住,随后一记猛烈的拳头轰在了他的面门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太子”的叫声狰狞而扭曲,他手中刀光挥舞,脚下踉跄后退,拳手已经一刻不停的逼近过来,双方拆了两招,又是一拳轰在“三太子”的侧脸上,随后拧住对方的胳臂朝后反剪过去。“三太子”持刀的手被拿住,身下步伐飞快,像只瘸腿的猴子疯狂的乱跳,那拳手又是一拳轰在他肩上,两拳砸在他脸上。
“三太子”右手放开刀柄,左手便要去接刀,只听咔嚓一声,他的右臂被对方的拳头生生的砸断。拳手拽着他,一拳一拳地打,转眼间油布的拳套上便全是鲜血。
如此打了一阵,待到放开那“三太子”时,对方已经如同破麻袋一般扭曲地倒在血泊中,他的手断了,脚上的状况也不好,满头满脸都是血,但身体还在血泊中抽搐,歪歪扭扭地似乎还想站起来继续打。宁忌估计他活不长了,但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我乃‘铁拳’倪破!吉州人。”夕阳之下,那拳手展开双臂,朝众人大喝,“再过两日,代表平等王地字旗,参加五方擂,到时候,请诸位捧场——”
路边众人见他如此英雄豪迈,当下爆出一阵欢呼赞美之声。过得一阵,宁忌听得身后又有人议论起来。
“五方擂,那可不好打的,是‘阎罗王’周商那边立下的台子,连打三场,要死人的……”
“唉,年轻人心傲气盛,有些本事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我看啊,也是被宝丰号这些人给诓骗了……”
“是极、是极。阎罗王那些人,真是从鬼门关里出来的,跟转轮王这边拜菩萨的,又不一样。”
“还是年轻了啊……”
这议论的声音中有方才打他头的那个傻缺在,宁忌撇了撇嘴,摇头朝大路上走去。这一天的时间下来,他也已经弄清楚了这次江宁诸多事情的轮廓,心中满足,对于被人当小孩子拍拍脑袋,倒是更为豁达了。
如果要取个外号,自己现在应该是“涵养深厚”龙傲天,可惜暂时还没有人知道。
夕阳西下。宁忌穿过道路与人群,朝东面前进。
江宁——
与去年成都的状况类似,英雄大会的消息流传开后,这座古城附近鱼龙混杂、三教九流大量聚集。
而与当时状况不同的是,去年在西南,众多经历了战场、与女真人厮杀后幸存的华夏军老兵尽皆受到军队约束,不曾出来外界卖弄,因此哪怕数以千计的绿林人进入成都,最后参加的也只是秩序井然的运动会。这令当你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宁忌倍感无聊。
但在眼下的江宁,公平党的架势却犹如养蛊,大量经历过厮杀的部下就那样一批一批的放在外头,打着五大王的名义还要继续火拼,外地刀口舔血的强人进入之后,江宁城的外围便如同一片丛林,充满了张牙舞爪的怪物。
这中间,固然有不少人是嗓门粗大脚步虚浮的绣花枕头,但也确实存在了许多杀过人、见过血、上过战场而又幸存的存在,他们在战场上厮杀的方法或许并不如华夏军那般系统,但之于每个人而言,感受到的血腥和恐惧,以及随之酝酿出来的那种非人的气息,却是类似的。
而整个公平党,似乎还要将这类修罗般的气息再度催化。他们不仅在江宁摆下了英雄大会的大擂台,而且公平党内部的几股势力,还在私下里摆下了各种小擂台,每一天每一天的都让人上台厮杀,谁若是在擂台上表现出惊人的艺业,不仅能够拿走擂主设下的丰厚资财,而且随即也将受到各方的拉拢、收买,转眼间便成为公平党军队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对于众多刀口舔血的江湖人——包括许多公平党内部的人物——来说,这都是一次充满了风险与诱惑的晋身之途。
例如城中由“阎罗王”周商一系摆下的五方擂,任何人能在擂台上连过三场,便能够当众拿走白银百两的赏金,并且也将得到各方条件优厚的招揽。而在英雄大会开始的这一刻,城市内部各方各派都在招兵买马,何文摆“三江擂”,时宝丰有“天宝台”,高畅那边有“百万兵马擂”,楚昭南有“通天擂”,每一天、每一个擂台都会决出几个高手来,扬名立万。而这些人被各方拉拢之后,最终也会进入整个“英雄大会”,替某一方势力获得最终冠军。
在宁忌的眼中,这般充满野蛮、血腥和混乱的局面,甚至比起去年的成都大会,都要有看头得多,更别提这次比武的背后,可能还掺杂了公平党各方更加复杂的政治争锋——当然,他对政治没什么兴趣,但知道会打得更乱,那就行了。
在这样的前进过程中,当然偶尔也会发现几个真正亮眼的人物,例如方才那位“铁拳”倪破,又或是这样那样很可能带着惊人艺业、来历不凡的怪人。他们比起在战场上幸存的各种刀手、凶人又要有趣几分。
这却是先前在军队中留下来的爱好了。偷窥……不对,军队里的监视本就是这个道理,人家还没有注意到你,你已经发现了对方的秘密,将来打起来,自然而然就多了几分胜机。宁忌当初身材矮小,跟随郑七命时便常常被安排当斥候,查看敌人行踪,如今养成这种喜欢暗自窥探的习惯,原因深究起来也是为国为民,谁也不能说这是什么陋习。
再加上自幼家学渊源,从红提到西瓜到陈凡,再到杜杀、到军营中的各个高手都曾跟他灌输各种武学知识,对于习武中的许多说法,此刻便能从路上窥见的人身上一一加以印证,他看破了不说破,却也觉得是一种乐趣。
夕阳完全变成橘红色的时候,距离江宁大概还有二十余里。宁忌并不急着今天入城,他找了道路边上随处可见的一处水路支流,逆行片刻,见下方一处溪流边上有鱼、有青蛙的痕迹,便下去捕捉起来。
此时秋日已开始转深,天气将要变冷,部分青蛙已经转入泥地里开始准备冬眠,但运气好时还能找到几只的痕迹。宁忌打着赤脚在泥地里翻腾,捉了几只青蛙,摸了一条鱼,耳听得溪流转角处的另一边也传来声音,他一路搜寻一路转过去,只见上游的溪水当中,也是有人哗啦啦的在捉鱼,因为宁忌的出现,微微愣了愣,鱼便跑掉了。
出现在那边浅水中的,却是今天中午在驿站门口见过的那个小和尚,只见他也捉了两三只青蛙,塞在随身的布袋里,大概便是他在准备着的晚餐了。此时见到宁忌,双手合十行了个礼,宁忌也双手合十说声“阿米豆腐”,转身不再管他。
这小光头的武艺基础相当不错,应该是有着非常厉害的师承。中午的惊鸿一瞥里,几个大汉从后方伸手要抓他的肩膀,他头也不回便躲了过去,这对于高手来说其实算不得什么,但最主要的还是宁忌在那一刻才注意到他的步法修为,也就是说,在此之前,这小光头表现出的完全是个没有武功的普通人。这种自然与收敛便不是普通的路数可以教出来的了。
当然,在另一方面,虽然看着烤鸭就要流口水,但并没有凭借本身艺业抢夺的意思,化缘不成,被店小二轰出去也不恼,这说明他的教养也不错。而在遭逢乱世,原本温顺人都变得凶残的此刻来说,这种教养,或许可以说是“非常不错”了。
因此宁忌见到他,会相对放松一些。
两人又捉了一阵青蛙和鱼,那小和尚赤手空拳,只逮了一条小鱼放进布袋里,宁忌的收获倒是不错。当下上了附近的土坡,准备生火。
他放下背后的包袱和药箱,从包袱里取出一只小铁锅来,准备架起炉灶。此时夕阳大半已淹没在地平线那头的天际,最后的光芒透过林子照射过来,林间有鸟的鸣叫,抬起头,只见小和尚站在那边水里,捏着自己的小布袋,有些羡慕地朝这边看了两眼。
宁忌便也看看小和尚随身的装备——对方的随身物品委实简陋得多了,除了一个小包裹,脱在土坡上的鞋子与化缘的小饭钵外,便再没了其它的东西,而且小包裹里看来也没有铁锅放着,远不如自己背着两个包袱、一个箱子。
他想了想,朝那边招了招手:“喂,小光头。”
小和尚捏着布袋跑过来了。
“你连锅都没有,要不要我们一起吃啊?”
“……好、好啊。”小和尚脸上红了一下,一时间显得颇为高兴,随后才微微定神,双手合十鞠躬:“小、小衲有礼了。”
“你去捡柴吧。”宁忌自小朋友众多,此刻也不客气,随意地摆了摆手,将他打发去做事。那小和尚当即点头:“好。”正准备走,又将手中包袱递了过来:“我捉的,给你。”
宁忌接过包袱,见对方朝着附近山林一溜烟地跑去,微微撇了撇嘴。
“也不怕我拿了东西就走,傻乎乎的……”
过得一阵,天色彻底地暗下去了,两人在这处山坡后方的大石头下围起一个土灶,生起火来。小和尚满脸高兴,宁忌随意地跟他说着话。
“小光头,你为什么叫自己小衲啊?”
“师父有时候叫自己老衲,我说我是不是叫小衲,师父说也没有关系。”
“喔。你师父有点东西啊……”
“哈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