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一千零六章 君应有语 渺万里层云(下)

第一千零六章 君应有语 渺万里层云(下)

八月下旬,背后受的刀伤已经渐渐好起来了,除了伤口常常会觉得痒以外,下地走路、吃饭,都已经能够轻松应付。
被安置在的这处医馆位于成都城西面相对僻静的角落里,华夏军称之为“卫生院”,按照顾大婶的说法,未来可能会被“调整”掉。或许是因为位置的原因,每日里来到这边的伤病员不多,行动方便时,曲龙珺也悄悄地去看过几眼。
她所居住的这边小院安置的都是女病人,隔壁两个房间偶尔有病人过来休息、吃药,但并没有像她这样伤势严重的。一些本地的居民也并不习惯将家中的女子放在这种陌生的地方养病,因此往往是拿了药便回去。
曲龙珺倒是再没有这类顾虑了。
呆在这边一个月的时间里,曲龙珺先是茫然、恐惧,后来心中渐渐变得安静下来。虽然并不知道华夏军最后想要怎么处置她,但一个月的时间下来,她也已经能够感受到卫生院中的人对她并无恶意。
大部分时间,她在这边也只接触了两个人。
管理卫生院的顾大婶胖胖的,看来和蔼,但从话语之中,曲龙珺就能够分辨出她的从容与不简单,在一些说话的蛛丝马迹里,曲龙珺甚至能够听出她曾经是拿刀上过战场的巾帼女子,这等人物,过去曲龙珺也只在戏文里听说过。
除了因为同是女子,照顾她比较多的顾大婶,另外便是那脸色随时看起来都冷冷的龙傲天小大夫了。这位武艺高强的小大夫虽然杀人如麻,平日里也有些不苟言笑,但相处久了,放下最初的畏惧,也就能够感受到对方所持的善意,至少不久之后她就已经明白过来,七月二十一凌晨的那场厮杀结束后,正是这位小大夫出手救下了她,而后似乎还担上了一些干系,因此每日里过来为她送饭,关心她的身体状况有没有变好。
《妇女也顶半边天》的那本书似乎也是他送的,后来又出现了几本教人织布做工、经营小生意赚钱的书籍。
她自小是作为瘦马被培养的,私下里也有过心怀忐忑的猜测,例如两人年龄相仿,这小杀神是不是看上了自己——虽然他冷冰冰的很是可怕,但长得其实挺好看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挨揍……
至于另一个可能,则是华夏军做好了准备,让她养好伤后再逼着她去其他地方当奸细。若是如此,也就能够说明小大夫为什么会每天来查问她的伤情。
这两个想法压在心底,一时间倒也无法确定,只是偶尔想起,惴惴不安。
八月二十四这天,进行了最后一次问诊,最后的交谈里,说起了对方哥哥要成亲的事情。
离开房间之后,走在院子里的小大夫回头朝这边门口看了几眼,在他的年纪上,还难以对某些朦胧的情绪做出具体的分析。房间里的少女,自然也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对她而言,这也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下午而已。
八月二十五,小大夫没有过来。
到得二十六这天,顾大婶才拿了一个小包裹到房间里来。
“这是要转交给你的一些东西。”
顾大婶说,随后从包裹里拿出一些银票、地契来,中间的一些曲龙珺还认得,这是闻寿宾的东西。她的身契被夹在这些单据当中,顾大婶拿出来,顺手撕掉了。
“你的那个义父,闻寿宾,进了成都城想要图谋不轨,说起来是不对的。不过这边进行了调查,他终究没有做什么大恶……想做没做成,然后就死了。他带来成都的一些东西,原本是要充公,但小龙那边给你做了申诉,他虽然死了,名义上你还是他的女儿,这些财物,应当是由你继承的……申诉花了不少时间,小龙这些天跑来跑去的,喏,这就都给你拿来了。”
闻寿宾在外界虽不是什么大豪门、大财主,但多年与富户打交道、贩卖女子,积累的家当也相当可观,且不说包裹里的地契,只是那价值数百两的金银票据,对普通人家都算是受用半生的财富了。曲龙珺的脑中嗡嗡的响了一下,伸出手去,对这件事情,却委实难以理解。
“这是……”曲龙珺伸出手,“龙大夫给我的?”
“是你义父的遗产。”顾大婶道。
“可是……”
她脑子一团乱,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她原本也已经做好了许多人对他有所贪图的准备,最好的结果是那龙家小大夫看上了她,比较坏的结果自然是让她去当奸细,这其中还有种种更坏的结果她不曾仔细去想。可是,将这些东西全给了她,这是为什么?
她思绪混乱地想了片刻,抬头道:“……小龙大夫呢,怎么他不来给我,我……想谢谢他啊……”
“小龙啊。”顾大婶露出个叹息的神态,“他昨日便已经走了,前天下午不是跟你道别了吗?”
“……他说他哥哥要成亲。”
“嗯,就是成亲的事情,他昨天就赶回去了,成亲之后呢,他还得去学堂里念书,毕竟年纪不大,家里人不许他出来乱跑。所以这东西也是托我转交,应该有一段时间不会来成都了。”
“读书……”曲龙珺重复了一句,过得片刻,“可是……为什么啊?”
“什么为什么?”
“你们……华夏军……你们到底想怎么处置我啊,我毕竟是……跟着闻寿宾过来捣乱的,你们这……这个是……”
她的话语纷乱,眼泪不自觉的都掉了下来,过去一个月时间,这些话都憋在心里,此时才能出口。顾大婶在她身边坐下来,拍了拍她的手掌。
“你又没做坏事,这么小的年纪,谁能由得了自己啊,如今也是好事,往后你都自由了,别哭了。”
“那我以后要走呢……”
“走……要去哪里,你都可以自己安排啊。”顾大婶笑着,“不过你伤还未全好,将来的事,可以细细想想,之后不论是留在成都,还是去到其他地方,都由得你自己做主,不会再有人像闻寿宾那样约束你了……”
曲龙珺坐在那儿,眼泪便一直一直的掉下来。顾大婶又安慰了她一阵,随后才从房间里离开。
犹如陌生的大海从四面八方汹涌包裹而来。
对于顾大婶口中说的那句“自由了”,她只感到陌生,轻飘飘的有些把握不住重量。虽然只有十六岁,但自记事时起,她便一直处于别人的支配下活着,初时有父亲母亲,父母死后是闻寿宾,在过去的轨迹里,倘若有一天她被卖出去,支配她一生的,也就会变成买下她的那位良人,到更远的时候也许还会依附于子嗣活着——大家都这样活,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待到闻寿宾死了,初时感到害怕,但接下来,无非也是落入了黑旗军的手中。人生之中明白没有多少反抗余地时,是连恐惧也会变淡的,华夏军的人无论是看上了她,想对她做点什么,或是想利用她做点什么,她都能够清晰地理解,实际上,多半也很难做出反抗来。
然而……自由了?
她想起面孔冷冰冰的小龙大夫,七月二十一那天的凌晨,他救了她,给她治好了伤……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连话都没有多说几句,而他如今……已经走了……
……为什么啊?
病房的柜子上摆放着几本书,还有那一包的字据与银钱,加在她身上的某些无形之物,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她对于这片天地,都觉得有些无法理解。
她想起死去的父亲母亲。
有时候也想起七月二十一那天的一些记忆,想起依稀是龙大夫说的那句话。
“……小贱狗,你看起来好像一条死鱼哦……”
我们之前认识吗?
我为什么是小贱狗啊?
我们没有见过吧?
为什么骂我啊……
这些疑惑藏在心里头,一层层的积淀。而更多陌生的情绪也在心中涌上来,她触摸床铺,触摸桌子,有时候走出房间,触摸到门框时,对这一切都陌生而敏感,想到过去和将来,也觉得分外陌生……
这天夜晚在房间里不知道哭了几次,到得天明时才渐渐地睡去。如此又过了两日,顾大婶只在吃饭时叫她,小大夫则一直没有来,她想起顾大婶说的话,大概是再也见不着了。
到得八月二十九这天,或许是看她在院子里闷了太久,顾大婶便带着她出去逛街,曲龙珺也答应下来。
自来到成都时起,曲龙珺便被关在那小院子里,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此时细细游览,才能够感觉到西南街头的那股生机盎然。这边不曾经历太多的战火,华夏军又一度击败了来势汹汹的女真侵略者,七月里大量的外来者进入,说要给华夏军一个下马威,但最终被华夏军好整以暇,整得服服帖帖的,这一切都发生在所有人的面前。
到的八月,阅兵式上对女真俘虏的一番审判与处刑,令得无数围观者热血沸腾,此后华夏军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宣告了华夏人民政府的成立,发生在城内的比武大会也开始进入高潮,之后开放征兵,吸引了无数热血男儿来投,据说与外界的众多生意也被敲定……到得八月底,这充满活力的气息还在延续,这是曲龙珺在外界从未见过的情景。
不过在眼下的一刻,她却也没有多少心情去感受眼下的一切。
“顾大婶。”走过某处街头时,曲龙珺向她询问道:“小龙大夫……其实是华夏军中哪户显赫人家的子弟吧?”
顾大婶笑着看他:“怎么了?喜欢上小龙了?”
曲龙珺不好意思地笑:“不是,只不过这两日细细想来,他能办到那样多的事情,在华夏军中,想必不止是一个小军医而已。”
过去的那些日子想好了逆来顺受,于是对于诸多细节也就没有深究。这两日思维活跃起来,再回头看时,便能发现种种的不同寻常,自己再怎么说也是跟随闻寿宾过来作乱的坏人,他一个小军医,怎能说不追究就不追究,而且那些地契银票看来简单,加起来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华夏军就算讲道理,也不至于如此爽快地就让自己这个“义女”继承到遗产。
只见顾大婶笑着:“他的家庭,确实要保密。”
“那我便不问了。”曲龙珺露出笑容,点了点头。
时间过了八月,进入九月。
曲龙珺在卫生院当中开始学着帮忙。
心中初时的迷惑过去后,更为具体的事情涌到她的眼前。
她偶尔想起死去的父亲。
父亲是死在华夏军手上的。
虽然在过去的时间里,她一直被闻寿宾安排着往前走,落入华夏军手中之后,也只是一个再孱弱不过的少女,不必过度思考关于父亲的事情,但到得这一刻,父亲的死,却不得不由她自己来面对了。
卫生院里顾大婶对她很好,许许多多不懂的事情,也都会手把手地教她,她也已经大概接受了华夏军并非坏人这个概念,心中甚至想要长久地在成都这一片太平的地方留下来。可每当认真思考这件事情时,父亲的死也就以更为明显的形态浮现在眼前了。
为此迷惑了许久。
她也偶尔看书,看《妇女能顶半边天》那本书里的讲述,看其他几本书上说的谋生技能。这一切都很难在短期内掌握住。看这些书时,她便想起那面容冷冰冰的小大夫,他为什么要留下这些书,他想要说些什么呢?为什么他取回来的闻寿宾的东西里,还有江南那边的地契呢?
她又想起小大夫的家世,他是华夏军中哪个大户人家的子弟吧?
……或许不会再见了。
如此这般,九月的时光渐渐过去,十月到来时,曲龙珺鼓起勇气跟顾大婶开口辞行,随后也坦诚了自己的心事——若自己还是当初的瘦马,受人支配,那被扔在哪里就在哪里活了,可眼下已经不再被人支配,便无法厚颜在这里继续呆下去,毕竟父亲当年是死在小苍河的,他虽然不堪,为女真人所驱使,但无论如何,也是自己的父亲啊。
听完了这些事情,顾大婶劝说了她几遍,待发现无法说服,终于只是建议曲龙珺多久一些时日。如今虽然女真人退了,各地一时间不会起兵戈,但剑门关外也绝不太平,她一个女子,是该多学些东西再走的。
曲龙珺如此又在成都留了半月时光,到得十月十六这日,才跟顾大婶大哭了一场,准备跟随安排好的商队离开。顾大婶终于哭丧着脸骂她:“你这蠢女子,将来俺们华夏军打到外头去了,你莫非又要逃跑,想要做个不食周粟的蠢蛋么。”
曲龙珺从怀中拿出那本《妇女也顶半边天》的书来:“我如今留下来,便从头到尾都是受了你们的施舍,若有一天我在外头也能靠自己活下来,真的能顶半边天,那便都是靠自己的本领了,我的爹爹或许便能原谅我了啊。”
顾大婶便又骂了她几句,随后与她做了将来一定要回来再看看的约定。
这一刻成都城外的风正卷起远行的扬尘,胖胖的顾大婶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看似柔弱、习惯了逆来顺受的少女才脱了奴籍,便显出了如此的倔强。但细细想来,这样的倔强与一度扮成“龙傲天”的小少年,也有着些许的类似。
她依靠过往的技艺,打扮成了朴素而又有些难看的样子,随后跟了远行的商队启程。她能写会算,也已跟商队掌柜约定好,在途中能够帮他们打些力所能及的小工。这里或许还有顾大婶在背后打过的招呼,但无论如何,待离开华夏军的范围,她便能因此稍稍有些一技之长了。
马车咕噜噜的,迎着上午的阳光,朝着远方的山岭间驶去。曲龙珺站在装满货物的马车上朝后方招手,渐渐的,站在城门外的顾大婶终于看不到了,她在车辕上坐下来。
车队一路向前。
小贱狗啊……
不知什么时候,似乎有粗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她回过头,远远的,成都城已经在视野中变成一条黑线。她的眼泪陡然又落了下来,许久之后再转身,视野的前方都是未知的道路,外头的天地野蛮而凶残,她是很害怕、很害怕的。
她揉了揉眼睛。
“你才是小贱狗呢……”
微带哽咽的声音,散在了风里。
……
十月底,顾大婶去到张村,将曲龙珺的事情告诉了还在上学的宁忌,宁忌先是目瞪口呆,随后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你怎么不拦住她呢!你怎么不拦住她呢!她这下要死在外头了!她要死在外头了——”
这天下正是一片乱世,那样娇滴滴的女孩子出去了,能够怎么活着呢?这一点即便在宁忌这里,也是能够清楚地想到的。
……
同一时刻,风雪呼号的北方大地,寒冷的上京城。一场复杂而庞大权力博弈,正在出现结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