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九九九章 交织(上)

第九九九章 交织(上)

八月初一。
天蒙蒙亮,原野上一如既往的吹起了晨风。
完颜青珏心神不宁,早早地便醒过来了。他坐在黑暗中听外头的动静,华夏军军营那边已经开始起床,细细碎碎的人声,有时候传来一声呼喊,些微的光亮透过俘虏营地的栅栏与木屋的缝隙传进来。
人的脚步踏在地上,窸窸窣窣,附耳听去如同蚂蚁在爬。这昏暗的营房里也传来这样那样翻身的声音,同伴们大都醒过来了,只是并不发出声音,甚至夜间翻身时带起的镣铐响动此时都少了许多。
完颜青珏想起幼时在北边的老林里学习听地时的情景。老猎人都有这样的本领,军人也有,人们夜间扎营、睡在地上,枕戈待旦,方圆数里稍有响动,便能将他们惊醒。今天被关在这里的,也都是女真军队中的精锐将领,天虽未亮,发生在不远处军营中的动静对他们来说,就如同发生在身边一般。
华夏军的军人陆续起来了,整理内务、洗漱、早膳,夹杂在听起来混乱的脚步声中的,也有整齐的队列声与齐声的呼和,这样的动静浸在大片混乱当中,但慢慢的,那些混乱的脚步,会完全变成整齐的声音。
被安置在华夏军营地旁近两个月,这样的声响,是他们在每一天里都会首先见证到的东西。这样的东西寻常而单调,但渐渐的,他们才能理解其中的可怖,对他们来说,这样的脚步,是压抑而阴森的。
但它们日复一日,今天也并不例外。
完颜青珏的脑海中沿着父辈教他听地时的记忆一直走,还有第一次见识厮杀、第一次见识军队时的景象——在他的年纪上,女真人已经不再是猎户了,那是英雄辈出不断厮杀不断胜利的年代,他跟随谷神成长,征战至今。
如果能再来一次,该如何应对这样的脚步声呢。
晨风轻抚、脚上的镣铐沉重,或许房间里许多人脑中泛起的都是同样的想法:他们曾经让最凶残的敌人在脚下颤抖、让软弱的汉人跪在地上接受屠杀,他们败了,但未见的就不能再胜。如果还能再来一次……
有车轮的声音从俘虏营地外进来,华夏军的炊事班运来了早餐,随后脚步声从外头过来,命令他们起床。
东边的天空鱼肚白泛起,他们排着队走向用餐的中央小广场,不远处的军营,灯火正随着日出渐渐熄灭,脚步声渐渐变得整齐。
早餐味道不错,但算不得丰盛,没有肉。不少人松了一口气。他们偷偷打量周围的士兵,也有懂汉语、擅交际的甚至会私下里询问一两句,但没有发现不详的征兆。
不远处军营当中,已经有不少队列排了起来。
……
有烧伤印记的脸映照在镜子里,凶神恶煞的。一支毛笔擦了点粉,朝上头涂过去。
凶神恶煞的脸便显出不好意思来,朝后头避了避。
“哎,我觉得,一个大男人,是不是就不要搞这个了……”
“不要动不要动,说要想点办法的也是你,婆婆妈妈的也是你,毛一山你能不能干脆点!”渠庆拿着他的大脑袋拧了一下。
“我是说……脸上这疤难看,怕吓到小孩子,毕竟我走我们团前头,但是你这个……我一个大男人擦粉,说出去太不像话了……”
“什么擦粉,这叫易容。易容懂吗?打李投鹤的时候,咱们中间就有人易容成女真的小王爷,不费吹灰之力,瓦解了对方十万大军……所以这易容是高级手段,燕青燕小哥那边传下来的,咱虽然没那么精通,不过在你脸上小试牛刀,让你这疤没那么吓人,还是没有问题滴~”
“我总觉得你要坑我……”
“咱们兄弟一场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坑过你,哎,不要动,抹匀一点看不出来……你看,就跟你脸上本来的颜色一样……咱这手法也不是说就要别人看不到你这疤,只不过烧了的疤确实难看,就稍微让它不那么显眼,这个技术很高级的,我也是最近才学到……”
“最近……哎,你最近又没见到那燕青燕小哥,你跟谁学的……你跟雍锦柔学的吧,那不还是跟女人学的擦粉……算了我不擦了……”
“你别动,马上就好了……这是成语里的殊途同归,是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你个土包子懂什么……马上就好了,哎,你再看看,是不是浅了很多,不会吓到小孩子了?”
毛一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像也……差不多……”
“乍看起来好很多了,你这张脸毕竟是被烧了,要想全看不出来,你只能贴块皮子。”渠庆搞定自己的事情,拍拍他的肩膀,“好了,兄弟能帮的就只有这么多了,你看着粉擦得多均匀,你注意着点,保你半天不露馅,当然,你要真觉得别扭,你也可以擦掉……”
毛一山盯着镜子,婆婆妈妈:“要不然擦掉算了?我这算怎么回事……”
“是你说烧成那样回去吓倒石头了,我才帮你想办法,想了办法你怎么这样,多大的事,不就脸上擦点东西!你这是心里有鬼!”
“我主要就是不太想抛头露面,老实说我就不想走前头,你说战友牺牲了,我走前头夸功算什么,我又不是卓永青,他长得漂亮别人也喜欢看……”
“行了行了行了,土包子,战场上没看你紧张过,反正粉帮你擦了,还有事情呢,我得先去集合点,对了,有个东西先给你看一眼。”渠庆对毛一山今天的表现嗤之以鼻,随后拿出一本册子来递给他,“看看,这两天才印好的,今天下午就会发出去,各军各师在这场大战里的功劳、感人事迹,都写在里头了,你的团也有,你的名字都在里面,这下可是千古留名了。”
“真的啊?我、我的名字……那有什么好写的……”
毛一山瞪着眼睛,接过了那本名叫《华夏军西南战役功勋谱》的册子。他打开翻了两页,渠庆挥了挥手,径自离开。毛一山还没翻到自己团,本想再跟渠庆说两句话,想想对方有事,也就作罢。渠庆离开之后,他翻了两页书,又忍不住朝镜子里看了自己几眼。
他这辈子大概都没怎么在乎过自己的长相,只是对于在百姓面前抛头露面多少有些抗拒,再加上攻剑门关时留在脸上的伤疤目前还比较显眼,因此忍不住抱怨过几句。他是随口抱怨,渠庆也是随手帮他解决了一下,到得此时,妆也已经化了,他心中委实纠结,一方面觉得大男人是在不该在乎这事,另一方面……
“……好像还行……”
他对着镜子多瞅了几眼,原本显然的烧伤疤痕,看起来确实淡了不少。
如此纠结片刻,又看到渠庆留下来的粉盒与毛笔。
渠庆功夫不到家,跟燕小哥大概只学了一半,这疤痕看起来还是很显眼,要不然我多擦一点……反正做都做了,一不做二不休……
他拿起毛笔,又在左脸的疤痕上多加了点粉。
看起来……似乎好多了。
毛一山挠着脑袋,出了房门。
晨曦吐露,巨大的军营广场上一队队的士兵正在列阵,毛一山朝副团长打了个手势,自己团内的近百人便也迅速地汇集,开始在附近列队看齐。
阅兵仪式用不着所有人都参与进来,毛一山领导的这个团过来的一共九十余人,其中三分之一还是预备队。这其中又有部分士兵是断手断脚的伤员——断脚的三人坐着轮椅,他们在这次战斗中大都立有功勋,眼下是打败女真后的第一次阅兵,往后可能还有许多的战斗,但对于这些伤残战士而言,这可能是他们唯一一次参与的机会了。
毛一山走到阵前,清点了人数。阳光正从东边的天际升起来,城池在视野的远处苏醒。
“虽然跟与女真人打仗比起来,算不得什么,不过今天还是个大日子。具体行程你们都知道了,待会动身,到预定点集合,辰时三刻入城,与第七军会师,接受检阅。”
毛一山在阵前走着,给一些士兵整理了衣裳,随口说着:“对今天的阅兵,该说的话,操练的时候都已经说过了。咱们一个团出几十个人,在所有人面前走这一趟,长脸,这是你们应得的,但照我说,也是你们的福气!为什么?你们能活着就是福气。”
“……今天才堂堂正正打败了女真人第一次,照理说还不到享福的时候。今天这成都城里,有咱们的亲人,有外头来的朋友,也有不怀好意的敌人,所以他们把这场阅兵叫做接受检阅,一是让这些亲人朋友看看,咱们平时是怎么练的,练成了什么样子,二来让那些捣乱的杂种看看,咱们是个什么样子,所以今天的阅兵,跟打仗也没什么区别……你看看你这领子,就没有打仗的态度。”
队伍中的士兵笑了起来。
“……才堂堂正正打败了女真人第一次,也就是说,往后还有很多次……”
军营广场上一队队士兵正在集结,由于还没到出发的时间,各团的带队人多在训话,又或者是让士兵干站着。毛一山批评了那衣领没整好的士兵,在阵前随口说到这里,倒是沉默了下来,他背负双手看着众人,然后又回头看看整个广场上的情况,低头调整了一下心情。
“……嗯,说起来,倒还有个好事情,今天是个好日子……你们阅兵长脸,将来会被人记住,我这边有本书,也把咱们团的功绩都记下来了,按照那边说的话,这可是千古留名的好事。喏,就是这本书,已经印好了,我是先拿到的,我来看看,关于咱们团的事情……”
毛一山从军服口袋里将渠庆给他的书本拿了出来,在阵前翻了翻,很快地就翻到了。
“呐,在这里,写了好几页呢,虽然咱们的团属于第五师,但这次立的是集体一等功,你们看这上头,写的咱们是第五师尖刀团,雨水溪杀讹里里、后来主攻破剑阁,都是大功。这边写了,团长……副团长李青、古阿六、李船、卓……小卓叫这个名……这副团长这么多……不是显得我这个团长不太地道么……”
先前没有好好看看这本书,此时当场拿出来翻,情况就有些尴尬,一个团长后头跟了五个副团长的名字,理由倒也简单,其中四个都已经牺牲了,甚至叫惯了小卓的那位,大名因为太过生僻,还念不出来。他口中咕哝着,声音渐渐低下来,随后伸手抹了抹鼻子,那书本上不光记录着雨水溪、剑门关的战绩,还有这一路以来诸多惨烈厮杀的记载,只不过当时不停作战,牺牲了的人又被新人补上,来不及细想,此时全都列了出来,才发现原本经过了那么多次的战斗。
“……腹背受敌……击退敌人十三次进攻……二营长徐三儿断后,壮烈……我什么时候往上报过他牺牲的,这孙子偷了老子的大衣,没找回来啊……”
“李青你念给他们听,这中间有几个字老子不认识!”嘟嘟囔囔的毛一山陡然大喊了一声,顶上来的副团长李青便走了过来,拿了书从头开始念,毛一山站在那儿,黑了一张脸,但一众士兵看着他,过得一阵,有人似乎开始交头接耳,有人望着毛一山,看起来竟在憋笑。
毛一山皱着眉头望回去,对方顿时变作了肃穆的嘴脸,但其余士兵都已经望向了他:“团、团长……”
“什么!?”
“你、你那脸……”
有人噗嗤一声。
毛一山反应过来,伸手往脸上抹了抹,满手的粉。他那烧伤的疤痕在左脸上,也正在眼睛下方,此时粉末还沾了些湿润的东西,变成一团团的了。毛一山脸色未变,伸手用力摸了一下:“娘的渠庆!”转身离开。
他大步走到营地旁的水池边,用手捧了水将脸上的粉末全都洗掉了,这才脸色严肃地走回去。洗脸的时候多少有些面颊发烫,但现在是不认的。
一众士兵还在笑,副团长李青也笑,这中间也有一部分是故意的,有人开口:“团长,这个擦粉,实在不适合你。”
“团长你平时就挺俊的。”
“是啊,就是那种跟一般人不一样,很特别的那种……”
“哈哈……”
“行了!”毛一山甩了甩手上的水,“这边烧了以后,刚回家吓到了孩子,结果今天渠庆给我出的馊主意……就是我之前说的,能活着走这一场,就是你们的福气,咱们今天代表咱们团走,也是代表……活着的、死了的所有人走!所以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谁都不许在今天丢了面子!”
“是!”众人回答。
“另外,今天这事不许传出去……”
“噗嗤——”
“立!正——”
毛一山一声大喝。
所以士兵陡然肃立,脚步声震响地面。
“向右看齐——”
九十余人摆头,队列犹如陡然绷直的钢铁,随着吐露的晨曦,整理起来了……
类似的情况,在不同的地方也正在发生。
成都北面的军营当中,陈亥也为一众士兵整理着军容,他的面前是两只手都齐肘断了的年轻将士,陈亥为他将拍打了衣服上的灰尘。
队伍中还有其他的残疾士兵,这次阅兵过后,他们便会从军队中离开,或许也是因此,在先前的步伐训练当中,不少残疾士兵走得反倒是最认真的。
陈亥一个个的为他们进行着检查和整理,没有说话。
刘沐侠、牛成舒等人也俱都在队伍里集结。
太阳升起来。
****************
城市当中,人群正在聚集。
华夏军阅兵的消息早已放出,说是阅兵,实际上的整个流程,是华夏第五军与第七军在成都城内的回师。两支军队会从不同的城门进入,经过部分主要街道后,在摩诃池西北面新清理出来的“胜利广场”汇合,这中间也会有对于女真俘虏的检阅仪式。
眼下的阅兵固然没有录像与直播,胜利广场边最好的观看位置也只有有身份地位的人才能凭票进入,但中途行进经过的长街仍旧能够观看这场仪式的进行,甚至于道路两旁的酒楼茶肆早已与华夏军有过沟通,推出了观礼贵宾位之类的服务,只要经过一轮检查,便能上楼到最佳的位置看着军队的走过。
维持秩序的队伍隔离开了大半条街道供军队行进,另外小半条道路并不限制行人,只是也有系着红袖套的工作人员大声提醒,女真俘虏经过时,严禁用石头铁器等具有杀伤力的物件打人,当然,即便用泥巴、臭鸡蛋、菜叶打人,也并不提倡。
一些红绸、彩带早已在道路两旁挂起来,绢布扎起的红花也以极为低廉的价格卖出了许多。此时的城池当中五花八门的颜料依然稀少,因此大红色始终是最为引人注目的色彩,华夏军对成都民心的掌控暂时也未到十分牢固的程度,但廉价的小红花一卖,许多人也就兴高采烈地加入到这一场拥军狂欢中来了。
于和中、严道纶等人在路边用过了早膳,此时没有乘车,一路步行,观看着街道上的景状。
步行的提议是严道纶做出的,对于这一次的成都之行,他眼下的心情复杂。原本作为刘光世的代表,大的方针是通过对华夏军的主动示好,来获取一些交易上的便利,眼下的趋势并没有走歪,但从细节上来说,却不见得非常如意。
做生意这种事情,即便已经做好了主动示好的决定,也会希望自己的示好对对方而言有着更加巨大的价值。倘若其它各方给华夏军造成了巨大的麻烦,自己这边也掌握了他的部分破绽和弱点,此时示好,能取得的利益便是最大的,倘若对方并未陷入多大的困难当中,这边的示好,也就显不出那样举足轻重的必要性。
也是因此,七月二十那天晚上的动乱,他是乐见其成的。若能杀了宁毅,当然最好,即便不行,多少给对方造成些麻烦,自己这边的重要性也会大大增加。
到得如今,华夏军固然对自己这边给予了许多的礼遇和优待,但严道纶却从心底里明白,自己对对方有制约、有威胁时的礼遇,与眼下的礼遇,是完全不同的。
人与人的交往,求的是互不威胁、和乐融融,但势力与势力之间的来往,只有相互能威胁、相互能拆台的关系,最为牢靠。你若没有当恶人的能力,那便离死不远。
眼下刘将军能对华夏军造成的威胁有限,帮助也有限,虽然对方给予了礼遇,但这样的礼遇,便是空的。这是让他感到复杂和纠结的地方。
另一边,最近这些时日以来,于和中的心绪也变得愈发烦乱。
在师师的推动与华夏军的帮助下,他作为华夏军、刘光世两股势力间的“传声筒”的位置愈发牢靠,但与此同时,心中最初的火热渐渐平静,他才感受到,自己与对方之间的距离似乎在不断增加。
七月二十之后,师师那边颇为忙碌,他只过去见到了对方一次。虽然师师对待他依然亲切,但在整个谈判过程当中,他却逐渐感受到了华夏军所体现出来的力量以及师师在这当中的地位。
有些事情隔得远了看不清楚,到了近处才能明白其中的复杂。就如同华夏军与刘将军之间可能进行的交易,这是一场干系极大的行动,他在中间其实起不到多大的作用,然而在整个谈判的过程中,真正保障他位置的力量,基本都来自于华夏军那边。师师跟那位名叫林丘的长官开了一次口,其后的谈判华夏军基本便会稍带着他过去点头,若非如此,他在其中又能体现出多少的重要性呢?
午夜梦回时,他也能够清醒地想到这中间的问题。尤其是在七月二十的动乱之后,华夏军的力量已经在成都城内掀开了盖子,他不由得思考起来,若比照当年的汴梁城,眼下的师师在其中算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若将宁毅视为皇帝……
他当初觉得,自己若成为了两个势力之间的纽带,将来便可能以平起平坐的姿态与师师交往,但眼下倒是愈发清晰地感受到了与对方之间的距离。师师的疏离和亲切都让他感到患得患失。
她眼下是如此有能力、有地位的一个人了……若是真的喜欢我……
数种想法交织在心头,他跟随严道纶穿过人群,一路前行。
与他们类似,不少人都已经在眼下离开了家门,于晨风之中穿过人潮往“胜利广场”那边过去,这当中,有人兴奋、有人新奇,也有人目光严肃、带着不情不愿的怨念——但即便是这些人,毕竟千里迢迢来了一场成都,又岂会错过华夏军的“大动作”呢?
……
辰时,成都城外,完颜青珏等人戴着镣铐,被押上了运送俘虏的囚车——在这次阅兵的过程当中,他们甚至不必走路。
……
在家丁与弟子的拱卫下,杨铁淮走出襄武会馆的大门。
他穿着整齐的青色长跑,头戴高冠,双唇紧抿、目光严肃,手中揣着的,是华夏军给他送来的观礼邀请函。
……
院子里传来鸟的叫声。
曲龙珺睁开眼睛,瞥见了人影从房间里出去的一幕,吓了她一大跳。
那人影不知何时进来的,看来不是胖胖的顾大嫂,要不是她恰巧醒来,估计也看不见这一幕。
龙傲天龙大夫……
曲龙珺趴在床上,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大清早地进自己的病房,最近几日虽然送饭送药,但双方并没有说过几句话,他偶尔询问她身体的状况,看起来也是再寻常不过的病情问询。
身体趴在被子里,暖暖的,衣裳也没有被人动过的迹象,她在被子里听了一会儿,但外头也没有传来脚步声——方才的惊鸿一瞥,就如同假的一般。
她偷偷地转过头往周围看,房间外面是出太阳了,但房内还不算明亮,床边的小柜子上……好像真有点新的东西,她伸手过去碰了碰,随后拿过来,是一本书。
昏暗的光芒下,才醒过来不久的曲龙珺看了好几次,才看清楚了书封面上的字迹。书名就不怎么讲究,乃是华夏军占下地盘后发的杂书之一,闻寿宾曾经批过这类书:用语低俗、毫无文采、书中败类……
这本书的名字是:《妇女也抵半边天》。
曲龙珺拿着书晃了好几下,书里没有机关,也没有夹杂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闻着油墨味甚至像是新的。
那位小杀神为什么在我床边放这种东西?
……我不是妇女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