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九九七章 风渐起时 风骤停时(上)

第九九七章 风渐起时 风骤停时(上)

初秋的成都常有大风吹起来,叶子稠密的树木在院里被风吹出飒飒的响声。风吹过窗户,吹进房间,若是没有背后的伤,这会是很好的秋天。
背后的伤势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了,尽管得到了妥善的上药和包扎,但疼痛还是一阵一阵地来,伴随疼痛的还有长期趴在床上导致的胸闷。曲龙珺偶尔挪动一下,但趴得久了,怎样都无济于事。
最近的几天,曲龙珺都是在惴惴不安的恐惧中过去的。
自从跟随闻寿宾启程来到成都,并不是没有想象过眼下的情况:深入险境、阴谋败露、被抓之后遭遇到各种厄运……不过对于曲龙珺而言,十六岁的少女,往日里并没有多少选择可言。
没有选择,其实也就没有太多的恐惧。
小的时候各种事情听着父母的安排,还未来得及长大,家便没了,她颠簸辗转被卖给了闻寿宾,此后学习各种瘦马应当掌握的技巧:烹饪绣花、琴棋书画……这些事情说起来并不光彩,但实际上自她真正懂事起,人生都是被别人安排着走过来的。
这样的人生像是在一条窄窄的小路上被驱赶着走,真习惯了,倒也没什么不妥。闻寿宾算不得什么好人,可若真要说坏,至少他的坏,她都已经了解了。他将她养大,在某个时候将她嫁给或者送给某个人,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或许也顾不得她,但至少在那一天到来之前,需要担心的事情并不会太多。
人生的坎常常就在毫无征兆的时刻出现。
几个月前华夏军击败女真人的消息传开,闻寿宾忽然间便开始跟她们说些大道理,而后安排着她们过来西南。曲龙珺的心中隐约有些无措,她的未来被打破了。
待到抵达西南,待了两个月的时间,闻寿宾开始结交各路好友,开始徐徐图之,一切似乎又开始回到正轨上。但到得二十那天夜里,一群人从院子外头冲将进来,危险又再度降临。
收拾东西,辗转逃亡,随后到得那华夏小军医的院子里,人们商量着从成都离开。夜深的时候,曲龙珺也曾想过,这样也好,如此一来所有的事情就都走回去了,谁知道接下来还会有那样血腥的一幕。
闻寿宾突然间就死了,死得那样轻描淡写,对方只是随手将他推入厮杀,他转眼间便在了血泊当中,甚至半句遗言都不曾留下。
院子里的厮杀也是,突如其来,却暴戾异常。爆炸在房间里震开,五个伤员便连同房屋的倒下一道没了性命,那些伤员当中甚至还有这样那样的“英雄”,而院外的厮杀也不过是简单到极点的交锋,人们手持利刃相互挥刀,转眼间便倒下一人、转眼间又是另一人……她还没来得及理解这些,没能理解厮杀、也没能理解这死亡,自己也随之倒下了。
睁开眼睛,她落入黑旗军的手中,往日里那虽不善良却实实在在地为她提供了屋檐的闻寿宾,轻描淡写、而又永永远远的死掉了。
十六岁的少女,犹如剥掉了壳的蜗牛,被抛在了原野上。闻寿宾的恶她早已习惯,黑旗军的恶,以及这世间的恶,她还没有清晰的概念。
但想必,那会是比闻寿宾更加险恶百倍的东西。
她想起院子里的昏暗里,血从少年的刀尖上往下滴的情景……
……
屋外的院子里总有飘散的药味与人声,上午的时候,阳光总从半开的窗户外朝里头洒进来,秋天的风吹过,让她觉得如同没有穿衣服一般。
趴在白色的床铺上,背后总是痛、胸口闷得难受,如果能够随意动弹,她更想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或是躲进旁人看不到的角落里。
受伤之后的第二天,便有人过来审问过她不少事情。与闻寿宾的关系,来到西南的目的等等,她原本倒想挑好的说,但在对方说出她父亲的名字之后,曲龙珺便知道这次难有侥幸。父亲当年固然因黑旗而死,但出兵的过程里,必然也是杀过不少黑旗之人的,自己作为他的女儿,眼下又是为了报仇来到西南捣乱,落入他们手中岂能被轻易放过?
在这样的认知里过得几日,到得二十三那天的下午,名叫龙傲天的小大夫板着张脸出现在她房间里,拿着个本子询问她的伤势,她一五一十地回答了,身体紧张得动都不敢动一下。
这小大夫的样貌看来纯良,但那日凌晨她早已见识过对方的心机与演技、以及杀人时的心狠手辣毫不留情。她如今还不太明白黑旗军留下自己性命的原因,但见到这小大夫,心中隐约猜到,自己多半又要被逼着进入什么阴谋诡计当中去了。
至于具体会怎样,一时半会却想不清楚,也不敢过度揣测。这少年在西南险恶之地长大,因此才在这样的年纪上养成了卑鄙狠辣的性格,闻寿宾且不说,即便黄南中、严鹰这等人物尚且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自己这样的女子又能反抗得了什么?若是让他不高兴了,还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折磨手段在前头等着自己。
“伤筋动骨一百天。”在问清楚自己的状况后,龙傲天说道,“不过你伤势不重,应该要不了那么久,最近卫生院里缺人,我会过来照看你,你好好休息,不要乱来,给我快点好了从这里出去。就这样。”
那天下午,对方说完这些话语,以做交代。整个过程里,曲龙珺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情绪不高、全程皱着眉头。她被对方“好好休息,不要乱来”的警告吓得不敢动弹,至于“快点好了从这里出去”,或许就是要等到自己好了再对自己做出处理,又或是要被逼到什么阴谋诡计里去。
如此这般,第二天便由那小军医为自己送来了一日三餐与煎好的药,最让她吃惊的还是对方竟然在早晨过来为她清理了床下的夜壶——让她感觉到这等心狠手辣之人竟然如此不拘小节,或许也是因此,他算计起人来、杀起人来也是毫无障碍——这些事情令她愈发畏惧对方了。
此后数日,为了少上厕所少下床,曲龙珺下意识地让自己少吃东西少喝水,那小军医毕竟没有细致到这等程度,只是到二十五这日看见她吃不完的半碗粥嘟囔了一句:“你是虫子变的吗……”曲龙珺趴在床上将自己按在枕头里,身体僵硬不敢说话。
到得二十六这天,她扶着东西艰难地出去上厕所,回来时摔了一跤,令背后的伤口稍稍的裂开了。对方发现之后,找了个女大夫过来,为她做了清理和包扎,此后仍是板着一张脸对她。
这是养病期间的小小插曲。
***************
审问的声音轻柔,并没有太多的压迫感。
“……一个晚上,干掉了十多个人,这下开心了?”
“嗯,我好了。”
“事情发生之前,就猜到了姓黄的有问题,不上报,还偷偷卖药给人家,另一边悄悄监视闻寿宾一个月,把事情摸清楚了,也不跟人说,现在还帮那个曲姑娘作保,你知道她父亲是死在我们手上的吧?你还监视出感情来了……”
“没有感情……”少年嘟囔的声音响起来,“我就觉得她也没那么坏……”
“犯了纪律你是清楚的吧?你这叫钓鱼执法。”
“我没钓鱼,只是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干了坏事,他们就喜欢瞎说……”
“知道有问题就该上报,你不上报,结果他们找到你,搞出这么多事情。还担保,上头就是让我问问你,认不认罚。”
“……认罚就认罚,反正我爽了。”
手一挥,一个爆栗响在少年的头上,没能躲过去。
“过了九月你还要回去上学的,知道吧?”
“嗯,就上学呗。”
“事情发生之前,确实很难说姓黄的就一定会干坏事,你没有上报,我们也不好说你什么,但晚上直接动手,做了一个院子的人,你哥说,这肯定也有你的主观愿望。你爹爹让我来教育你,除了打你一顿之外,我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不过呢,比武大会的差事,你接下来就不许去了。”
“啊……我就是去当个跌打大夫……”
“还顶嘴!”
挥手,躲过去了。
“……好吧。不干就不干。”
“另外,出来这么久,既然疯够了,就要有始有终。你不是好心替人家小姐姐做担保吗?她背后挨了刀,药是不是我们出,房间是不是我们出,看护她的大夫和护士是不是我们出……”
“这个……就算是抓来的罪犯也是我们的出的啊……”
“还顶嘴。你这个不一样!”
“好吧,不一样就不一样……”
“你的事情,你给我处理好,既然你做了担保,那卫生院那边,你去帮忙,小姑娘的照看归你,别麻烦别人,等到她伤势好了,处理完手尾,你回张村上学。”
“啊,凭什么我照看……”
“她爹杀过我们的人,也被我们杀了,你说她不坏,她心里怎么想的你就知道吗?你心怀恻隐,想要救她一次,给她担保,这是你的事情吧?要是她心怀怨恨不想活了,拿把刀子捅了哪个大夫,那怎么办?哦,你做个担保,就把人扔到我们这边来,指着别人帮你安置好她,那不行……所以你把她处理好。等到处理完了,成都的事情也就结束了,你既然敢光棍地说认罚,那就这么办。”
少年的脸皱成包子:“额……我倒也不是不认,不过为什么是初一姐你来说啊……”
“宁先生交给我的任务,怎么?有意见?要不然你想跟我打一架?”
“……我觉得你就是在报复她以前是过来勾引我哥的……”
“说什么?”
“没什么……认罚就认罚。我热爱和平,不打架。”
****************
关于认罚的章程如此这般的敲定。
对于丢了比武大会的工作,转去照顾一个傻乎乎的女人这件事,宁忌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心中觉得是初一姐和兄长狼狈为奸,想要看自己的笑话所致。
另一方面,自己不过是十多岁的天真无邪的小孩子,整日参加打打杀杀的事情,父母那边早有担心他也是心知肚明的。过去都是找个理由瞅个空子借题发挥,这一次深更半夜的跟十余江湖人展开厮杀,说是被逼无奈,实际上那搏杀的片刻间他也是在生死之间反复横跳,许多时候刀锋交换不过是本能的应对,只要稍有差池,死的便可能是自己。
活下来了,似乎还应对从容,是件好事,但这件事情,也确实已经走到了家人的心理底线上。父亲让初一姐过来处理,自己让大家看个笑话,这还算是吃杯敬酒的行为,可若是敬酒不吃,等到真吃罚酒的时候,那就会相当难受了,譬如让母亲过来跟他哭一场,或者跟几个弟弟妹妹造谣“你们的二哥要把自己作死了”,弄得几个小朋友嚎啕不止——以父亲的心狠手黑,加上自己那得了父亲真传的大哥,不是做不出来这种事。
也是因此,稍作试探后,他还是爽爽快快地接下了这件事。照顾一个背后受伤的蠢女人固然有些失了英雄气概,但自己能屈能伸、不拘小节、气死狼狈为奸的哥哥嫂嫂。如此想想,私下里苦中作乐地为自己喝彩一番。
对于病房里照顾人这件事,宁忌并没有多少的洁癖或是心理障碍。战地医疗常年都见惯了各种断手断脚、肠子内脏,众多战士生活无法自理时,就近的照看自然也做过多次,煎药喂饭、跑腿擦身、处理便溺……也是因此,虽然初一姐说起这件事时一副贼兮兮看热闹的模样,但这类事情对于宁忌本人来说,实在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当然,真到上手时,多少还会出现一些与战场上不同的事情。
对方特别讨厌他,或者说是害怕他,让他感觉很不高兴。
似乎在那天晚上的事情过后,小贱狗将自己当成了穷凶极恶的大坏人看待。每次自己过去时,对方都畏畏缩缩的,若非背后受伤只能直挺挺地趴着,说不定要在被子里缩成一只鹌鹑,而她说话的声音也与平日——自己偷窥她的时候——全不一样。宁忌虽然年纪小,但对于这样的反应,还是能够分辨清楚的。
开什么玩笑?我是坏人?我有什么可怕的!
你们才是坏人好不好!你跟闻寿宾那条老贱狗是跑到西南来捣乱、做坏事的!你们在那个破院子里住着,整天说那些坏蛋才说的话!我长得这么正派,哪里像坏人了!
何况前几天在那院子里,我还救了你一命!
对于这分不清好歹、忘恩负义的小贱狗,宁忌心中有些生气。但他也是要面子的,口头上不屑于说些什么——没什么可说,自己偷窥她的各种事情,当然不可能做出坦白,因此说起来,自己跟小贱狗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过去并不认识。
如此这般,小贱狗不给他好脸色,他便也懒得给小贱狗好脸。原本考虑到对方身体不便,还曾经想过要不要给她喂饭,扶她上厕所之类的事情,但既然气氛不算融洽,考虑过之后也就无所谓了,毕竟就伤势来说其实不重,并不是全然下不得床,自己跟她男女有别,哥哥嫂子又狼狈为奸地等着看笑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当然,待到她二十六这天在走廊上摔一跤,宁忌心中又多少觉得有些内疚。主要她摔得有些狼狈,胸都撞扁了,他看得想笑。这种想笑的冲动让他觉得并非正人君子所为,此后才拜托卫生院的顾大妈每日照看她上一次茅厕。初一姐虽然说了让他自行照顾对方,但这类特殊事情,想来也不至于太过计较。
至于有顾大妈扶着上茅房后对方吃得又多了几分的事情,宁忌随后也反应过来,大概明白了理由,心道女人就是矫情,医者父母心的道理都不懂。
离开了比武大会,成都的喧嚣热闹,距他似乎更加遥远了几分。他倒并不在意,这次在成都已经收获了许多东西,经历了那样刺激的厮杀,行走天下是往后的事情,眼下不必多做考虑了,甚至于二十七这天乌鸦嘴姚舒斌过来找他吃火锅时,说起城内各方的动静、一帮大儒书生的内讧、比武大会上出现的高手、乃至于各个军队中精锐的云集,宁忌都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哼,我早就看过了。”
“哦?怎么看的?”姚舒斌满脸好奇。
“不告诉你。”
****************
时间走过七月下旬,又是几番云起云聚。
七月二十的混乱过后,关于阅兵的话题正式的浮上台面,华夏军开始在城内放出阅兵观礼的请柬,不仅仅是城内原本就拥护华夏军的众人得到了请帖,甚至于此时居于城内的各方大儒、名士,也都得到了正式的邀请。
为着当日去与不去的话题,城内的儒生们进行了几日的争辩。未曾收到请柬的人们对其大肆批驳,也有收到了请柬的儒生号召众人不去捧场,但亦有许多人说着,既然来到成都,便是要见证所有的事情,往后即便要撰文批驳,人在现场也能说得更加可信一些,若打定了主义不参与,先前又何必来成都这一趟呢?
众人在报纸上又是一番争论,热闹非凡。
……
天色似有些阴沉,又或许是因为过于繁茂的树叶遮挡了太过的光芒。
名叫襄武会馆的客栈院落当中,杨铁淮正襟危坐,看着新闻纸上的文章,微微有些出神。远处的空气中似乎有骂声传来,过得一阵,只听嘭的一声响起,不知是谁从院落外头掷进来了石头,街头便传来了相互叫骂的声音。
他的大弟子陈实光坐在书桌的对面,也听到了这阵响动,目光望着桌上的请柬与书桌那边的老师,沉声说道:“黑旗卑鄙无耻、借刀杀人,令人齿冷。但学生以为,天道昭昭,必不会使如此恶人得势,老师只需暂避其缨,先离了成都,事情总会慢慢找到转机。”
杨铁淮目光平静地望了这大弟子一眼,没有说话。
来到成都之后,他是性情最为火爆的大儒之一,初时在新闻纸上撰文怒骂,驳斥华夏军的各种行为,到得去街头与人辩论,遭人用石头打了脑袋之后,这些行为便更加激进了。为着七月二十的动乱,他私下里串联,出力甚多,可真到暴乱发动的那一刻,华夏军直接送来了信函警告,他犹豫一晚,最终也没能下了动手的决心。到得如今,已经被城内众儒生抬出来,成了骂得最多的一人了。
到得这个时候,清者自清的道理,其实已经行不通。越是事件失败,参与者们越需要找出一个背锅的人来,至于这口锅具体是谁的,已经不重要了,毕竟如果没有这个人,愚夫愚妇们该如何谅解自己呢?
他额头上的伤已经好了,取了绷带后,留下了难看的痂,老人严肃的脸与那难看的痂相互衬托,每次出现在人前,都显出怪异的气势来。旁人或许会在心中嗤笑,他也知道旁人会在心中嗤笑,但因为这知道,他脸上的神情便愈发的倔强与硬朗起来,这硬朗也与血痂相互衬托着,显出旁人知道他也知道的对峙神态来。
“……为师心中有数。”
过得许久,他才说出这句话来。
院外的吵闹与谩骂声,远远的、变得更加刺耳了。
****************
七月二十九,被押过来的女真俘虏们已经在成都西郊的军营里安置下来。
傍晚放风,完颜青珏透过营地的栅栏,看到了从不远处走过的熟悉的人影——他仔细辨认了两遍——那是在长沙打过他一拳的左文怀。这左文怀样貌清秀,那次看起来简直如兔儿爷一般,但此时穿上了黑色的华夏军军服,身形挺拔眉如剑锋,望过去果然还是带了军人的凛然之气。
“左公子!左公子——”
完颜青珏扒着栏杆朝这边招手。
他是女真军中地位最高的贵族之一,先前又被抓过一次,眼下也协助着华夏军管理俘虏中的高层,因此最近几日偶尔做些出格的事情,附近的华夏军人便也没有立刻过来制止他。
左文怀以及身边的数名军人都朝这边望来,随后他挑了挑眉,朝这边过来:“哦,这不是完颜小王爷嘛,脸色看起来不错,最近好吃好喝?”
“左公子,我有话跟你说。”
“……在牢里好吃好喝可不是好兆头,你就不怕吃的是断头餐?”
因为于明舟的事情,左文怀对完颜青珏并无好感,此时说着这样的话吓唬着他。完颜青珏目光严肃,手差点从栅栏里伸出来抓他:“左公子!我有正事,对你有好处……对华夏军有好处,烦你听听……你知道我的身份,听听没害处、有好处、有好处……”
完颜青珏如此强调着,左文怀站在距离栏杆不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他,如此过了片刻:“你说。”
完颜青珏看看两旁,似乎想要私下里聊,但左文怀直接摆了摆手:“有话就在这里说,要么就算了。”
“好,好。”完颜青珏点头,“左公子我知道你的身份,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你们也知道营中这些人的身份,大伙儿在金国都有家室,各家各户都有关系,按照金国的规矩,战败未死可以用金银赎回……”
“那可不是我们的规矩。”
“但可以考虑。”完颜青珏道,“我知道西夏败后,你们也让他们把人赎回去了,我第一次被抓,也被赎回去了,今日营中这些,有的身份你们知道,可你们不熟悉金国,只要能回去,你们可以拿到远比你们想的多得多的好处。我这边写了一张单子,是你们之前不知道的事情,我知道你能见到宁先生,你替我交给他……替我转交给他……”
左文怀看着他:“阅兵没说要杀你们啊,这么害怕?”
“不是害怕,不过反正要交的,我们愿意多出一些,让你们有更多筹码,说不定……大家都能快点回去。”完颜青珏的表情还算镇定,此时笑了笑,“汉人不好杀,我知道的,自唐时起,献俘太庙便不怎么杀俘了,我等在战场上是堂堂正正的败的,你们没必要杀我们,杀了我们,只能不死不休……”
左文怀沉默片刻:“我挺喜欢不死不休……”
“但是没必要……没必要的……”完颜青珏在那边看着他,“请你转交一下,反正对你们没害处啊……”
“……你拿来吧。”
左文怀终于点头,完颜青珏当即从怀中拿出几张纸,递了出来。左文怀并不接这纸张,一旁的士兵走了过来,左文怀道:“拿个袋子,把这东西封起来,转呈秘书处那边,就说是完颜小王爷希望宁先生考虑的条件……你满意了?其实在华夏军里,你自己交跟我交,差别也不大。”
完颜青珏点点头,他吸了口气,退后两步:“我想起来一些于明舟的事情,左公子,你若想知道,阅兵之后……”
他话语未曾说完,栅栏那边的左文怀目光一沉,已经有阴戾的杀气升腾:“你再提这个名字,阅兵之后我亲手送你上路!”
完颜青珏闭嘴,摆手,这边左文怀盯了他片刻,转身离开。
天光西倾,栅栏当中的完颜青珏在那儿怔怔地站了片刻,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相对于营中其他女真战俘,他的心态其实稍稍平和一些,毕竟他之前就被抓过一次,而且是被换回去了的,他也曾经见过那位宁先生,对方讲究的是利益,并不好杀,只要配合他将献俘的流程走完,对方就连折辱自己这些俘虏的兴致都是不高的——因为汉人讲究当正人君子。
当然即便是再低的风险,他们也不想冒,人们渴望着早些回家,尤其是他们这些家大业大,享受了半辈子的人,无论交换他们要付出多少的金银、汉奴,他们的家人都会想办法的。也是因此,最近这些时日,他都在想办法,要将话语递到宁先生的身前。
他想到接下来的阅兵。
说不定阅兵完后,对方又会将他叫去,期间固然会说他几句,调侃他又被抓了云云,随后当然也会表现出华夏军的厉害。自己诚惶诚恐一些,表现得卑微一些,让他满足了,大伙儿或许就能早些回家——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做为众人当中地位最高者,受些屈辱,也并不丢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