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一〇六七章 出走(上)

第一〇六七章 出走(上)

夜幕降下了。
城市东头,原本名叫众安坊的这片街区,如今挂的已是“平等王”时宝丰的旗帜。
由于前期占领得早,并未经历太多的折腾,此时这众安坊已经成为城内最为热闹繁华的街市之一。从西面的坊门进去,一侧聚集了宝丰号的各种店铺生意,另一边则围起了大量的院落,成为被外界称为“聚贤馆”的贵宾居所。
作为公平党五支势力中最擅长做生意、负责后勤与运转物资的一系,“平等王”时宝丰从起事之初走的便是交游广阔的路线。尽管由于公平党最初的复杂状况,这边与天下最大的几个势力并未有过明显往来,但不少崇尚富贵险中求的中小势力过来时,最容易接触到的,也就是时宝丰的这支“宝丰号”。
而在这样的过程里,同样有不少亡命之徒,通过与“宝丰号”的贸易,进行危险的物资转运,进而自窘迫的状况里逐渐崛起,成为了小型或中型的武装集团的,因此也与时宝丰这边结下了深厚的缘分。
这一次江宁大会的消息放出,每一系的力量都展现出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转轮王”时宝丰聚集大量的教众,甚至请来了北上已久的大光明教教主坐镇;“阎罗王”周商维持着偏激的作风,收拢了大量悍不畏死的亡命之徒,顺便裹挟众多想占便宜的外围苍蝇,聚起浩大的声势;“平等王”时宝丰这边,则从一开始便有众多成规模的大小势力过来捧场,到得八月间,三山五岳各路带着名号、甚至能说出不少英雄事迹的势力代表,每一日都在往众安坊聚集。
相对于“转轮”“阎罗”两系人马虽多,却多为乌合之众的局面,时宝丰这边,一拨一拨的远来者都更为“正规”也有更显得“有模有样”,这中间,有行走各地、交游广阔的大镖局,有盘踞一地、代表着某一系豪绅的大商会,也有许多在女真肆虐时真正做了抵抗、有着事迹的“英雄豪杰”……
他们每一支进入众安坊后,附近的街头便有专门的人手,开始宣扬和吹嘘这些人的背景,随之引来围观者的仰慕与赞叹。
以生意起家的人最懂得什么叫做花花轿子人抬人,而对于这些远来的大小势力而言,他们自然也明白这一道理。。一时间,进入“聚贤馆”的各个势力相互往来不息,每日里互相拉关系也互相吹捧,端地是一片和乐融融、群贤毕至的氛围。以至于部分“懂行”的人,甚至已经开始将这边的“聚贤馆”,比作了成都的那条“迎宾路”。
当然,如此多大小势力的聚集,除了明面上的热闹和睦以外,私底下也会如水波浮沉般出现各种或好或坏的复杂事情。
如同前几天抵达这里的严家堡车队,一开始由于严家的抗金事迹、以及严泰威独女有可能与时家结亲的传闻引来了大量的讨论与关注,不少中小势力的代表还特意前去拜访了领头的严家二爷。
然而到得这两日,由于某个消息的突然出现,有关严家的事情便迅速沉寂了下去。即便有人说起,众人的态度也大都变得暧昧、含糊起来,支支吾吾的似乎想要暂时忘掉前几日的事情。
八月十六,严云芝在院子里坐到了深夜。手中摩挲着随身携带的两把短剑,静谧的夜里,脑海中有时候会传来嗡嗡的响动。
前几日突如其来的热闹,又突如其来的散去了……
事实上,严家这一次过来,结亲并不是一定要实现的目的。从出发时起,父亲就曾经说过,口头上的约定不见得有效,对于两个大家子而言,最牢靠的关系始终还是彼此都需要的利益交换。倘若两边能够合作,彼此也欣赏对方的人品,结亲自然可以亲上加亲,但倘若彼此看不上,严家也有自己的尊严,并不是一定要巴结什么“平等王”。
当然,话是这样说,按照一般的情况而言,这场婚事多半还是会履行的。
严云芝今年十七岁,在思想上并没有多么的出格、反叛。对于嫁入时家这种事,她首先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早几日抵达江宁,“平等王”时宝丰据说还在江北主持其它的事务,聚贤居这边,由“平等王”天地人三才中的几名大掌柜以及时宝丰的次子时维扬主持接待。若是没有太多的变故,这位时维扬时公子,便会是与她履行婚约的那个人。
乍然的接触中,严云芝对对方的观感不算差。在几名“大掌柜”的辅佐下,这位时公子在各种事情的处理上应对得体,谈吐也算得上稳妥,并且还不错的长相以及武艺高强的传闻中,严云芝对于嫁给这样一个人的未来,忐忑之余却并没有太多的排斥——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人生,逃总是逃不掉的。
但随着那条消息的传出,这一切就迅速地变了味。
过去几日众人的热情当中,正面吹捧的大多是严家抗金的事迹,与时家的婚约由于时宝丰尚未过来拍板,因此只在小道流传。但“平等王”的势力愿意让这等小道消息传出,看得出来也并非反悔的做派。
但在关于通山县的消息突然出现后,早两日不断上门的各方贤达已经远远避开了严家居住的这一片范围,对于婚约之类的事情,人们并不是调侃,而是直接选择了闭口不言。在旁人看来,时宝丰显然是不会接受这场婚约了,众人再谈论,实际上得罪的就会是“平等王”。
十七岁的少女已经经历了不少事情,甚至艰难地杀过两名女真士兵,但在之前人生的任何阶段,她又何曾见识过身边氛围的这般变化?
遇上敌人尚能奋力厮杀,遇上这样的事情,她只觉得存在于此都是巨大的难堪,想要呼喊、辩解,其实也无从开口。
前几日她喜欢到前头大堂里静静地坐着,听人说起城内各种各样的事情,到得这两日,她却连离开院子都觉得不自然了,用膳与散心,也只能留在这处院落里。
亥时左右,叔父严铁和过来陪她坐了一阵,说了一会儿话。
“……今日外头出了几件大事,最热闹的一件,便是大光明教教主林宗吾,以一人之力挑了周商的五方擂,如今外头都传得神乎其神……”
或许是担心她在这边憋闷,严铁和特意跟她说了些城内的新消息。不过这一刻严云芝的心情倒并不在这上头。
“我们严家的事情……怎么办?”严云芝尽量让自己冷静,“要不然……我回去吧……”
“没到这一步。”严铁和道,“这件事情……大家其实都没有再说什么了。因为……最终呢,你时伯伯他还没有入城,他是心思通透的人,什么事情都看得懂,等到他来了,会做出妥善处理的,你放心吧。”
“但是……”严云芝吸了吸鼻子,微微顿了顿,“消息是谁放的,查出来了吗?”
严铁和低头沉默了片刻:“五尺Y魔啊……这种外号,总不可能是那小魔头本人放的,而通山的事情,除了咱们,和那个该杀的东西……还有谁知道?”
“……李家?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咱们在通山不是谈得好好的?”严云芝瞪大眼睛。
严铁和摇了摇头:“……李彦锋如今就在城里,他老子就是大光明教的护法,他如今也接了护法的位子了。放这种消息,无非是要给你时伯伯难堪呗。”
“许昭南与这边不对付吗?”
“进城这几天还看不懂吗?公平党五家,谁跟谁对付?而且这中间还有其他的理由。你忘了……那小子是从哪里来的……”
严云芝想了想,便即明白:“他是想让……这边……结个西南的仇家……”
“若是事情闹大了,你……平等王的儿媳受辱,这边怎么可能不讨回个公道来,而西南来的那小子,又哪里是什么善茬了?李彦锋号称猴王,实际上心机深沉,所以才能在通山立下那一番基业,对方在通山一番捣乱,他反手就将问题扔给了对家,如今头疼的要么是我们,要么是你时伯伯。他的厉害,咱们见识到了。”
严云芝低着头沉默片刻,方才抬头道:“在通山,什么都说得好好的……我现在只想当面质问他,然后杀了他……”
坐在这儿的少女身形单薄,握着手中的剑,眼中像是要沥出血来。严铁和看了她一阵,随后伸手过去,在她手上拍了拍:“……打不过的。先忍,过几天会有转机。”他说打不过,那便是连自己出手都没有把握胜过那“猴王”李彦锋的意思了。
两人随后又聊了片刻,严铁和尽力开解,但终究效果不大。他离开之后,院内屋檐下的灯笼在夜风里轻轻摇曳,严云芝按着剑,又在院内的石桌前坐了许久,脑海中有时候想起这些时日以来见到的面目可憎的众人,有时候又会想起通山县那名武艺高强的小魔头……他说过会来江宁……恨不得此时便去找到他,一剑杀了他。
时间渐渐的过了午夜,远处的喧嚣转为安静,随后在一片静谧之中,又有人嘻嘻哈哈的朝这边回来,似乎是喝醉了酒,一路上打打闹闹,气氛颇为热闹。
严云芝坐在桌前,并不理会,料想这些人会在院子侧面绕行过去,却不想他们在院门那边打打闹闹地经过了。她背过身去,并不愿意做出看见了对方的样子,一个个晚归的人从门口过去了。
过得一阵,却有细微的脚步,从门口那边进来。
严云芝回过头去看时,时维扬提着一盏灯笼,已经走到了近处,他的身上带着酒气,但话语倒是颇为有礼、显得温和:“严姑娘,还未睡呢。”
如果事情没有大的变故,这会是她未来的夫婿,低头微微一礼:“时公子。”
“这两日疏于问候,实在是怠慢了。”
“时公子有许多事情要做,原本不必……”
“不是的。”时维扬摇头笑了笑,“这两日,外头流言霏霏,只好……先做处理,但是……我该想到,遭遇这等流言,最难过的本就是严姑娘……是我疏忽了,今日……过来道歉。”
“不是……”严云芝摇了摇头,一时间内心温热,竟有些说不出话来。时维扬前进一步,伸出手来搭了搭她的肩膀:“坐。”
严云芝微微退了一步,在石凳上坐下。时维扬便也在一旁坐了下来,此时隔得近了,才觉得酒气愈发的重,但口中的语气依旧温和:“我知道严姑娘的心情,其实此事不必太过放在心中,严家人的品行心性,我自幼便听得家父说起,是一定会相信严姑娘这边的……嗝……对不住……”
他口中安慰几句,严云芝低头称谢,这边又道:“对了,严姑娘入城之后,尚未出去游玩的吧?”
“唉,整天闷在这里,也会闷坏的……”
时维扬的声音温暖体贴,两人如此这般的说得一阵,他又道:“严姑娘学的是剑吧,这把剑看来真有意思,可否给我一看啊……”
严云芝点头将短剑递过去,时维扬伸手过来,握在了严云芝的手上,严云芝猛地将手撤回,短剑掉在了石头桌面上,哐哐当当响了一下,时维扬面上愣了愣,随后笑起来:“严姑娘的这把剑,真有意思,听说严姑娘家传的剑法叫做。”
“谭公剑。”
“啊,没错……”
时维扬把玩了一阵短剑,柔声道:“其实,严家妹子应该也知道,待到父亲过来,便要做主、做主……嗯……”
“为兄……过去曾听说过严家妹子杀金狗的事情,其实……内心之中一直在盼望,见到你这位巾帼英雌……”
“为兄的心中……其实是愿意的……”
这些暖心的话语之中,严云芝低着头,脸上一片滚烫,但旁边的酒味也愈发浓重起来,时维扬一面说话,一面靠了过来,他伸出手,轻轻地摸上了她的下巴,将严云芝的脸抬了起来。
“严家妹子……你真美啊……”
他道。
严云芝瞪着眼睛,看着他便要将嘴唇印上来。她将双手朝前一推,身体陡然间朝后方窜了起来。
“额……”时维扬被推得朝后方仰了仰,有些意外。
严云芝站在那儿,胸口起伏着:“时、时公子……不、不能这样……”
“没、没关系的……”时维扬站了起来,他此时张开嘴呼吸,眼神也有些激动,朝前一步一把抓住了严云芝的左手,“严家妹子,我……我认定是你,我们……我们早晚要成夫妻的,我……我想要你……”
他的另一只手抱了过来,严云芝说了一句:“不行。”便朝着后方退去,但时维扬抓她的手劲极大,严云芝只觉得左手手腕上一阵疼痛,被他拉着向前,她右手朝他胸口一抵,左腕翻动,已经用了摆脱钳制的手段,此时时维扬几乎就要抱住她,感受到她的反抗,却是一笑:“嘿,你的武艺、逃不脱的……”
两人都有习武多年的经历,此时一个要抱,一个挣扎,在原地拉扯了几下,时维扬口中说着:“严家妹子,我想要你……我会娶你的……”口中的酒味便要印到严云芝的脸上,严云芝只是多年习剑,习的多是巧劲,此时又哪里避得开这等成熟男子的全力,脚下用力挣扎向后,手中也是全力推拒,终于那嘴唇到得眼前,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反手从背后拔出另一把短剑来。
刷的一下,严云芝朝后方退了两步,摆脱了时维扬,她此时右手持剑在前,左臂放在后头,手腕上只是疼痛。那边时维扬站在那儿晃了晃,随后缓缓前进,抬起左臂,一道划痕已经在手臂上显出痕迹,鲜血正从那儿渗出来。
“你、你……”
“你不要过来……”严云芝持着剑,朝后方退却着。
时维扬眼中闪过一丝凶戾,他朝着对方走过去,伸手拉开了自己的衣裳,露出胸膛来:“来啊。”他大步走来,“我今天就要要了你!”
“走开!”
严云芝尖叫、挥剑。她脑海之中终究还有理智,这一剑只刺了一半,不敢真刺到对方,但剑光也在时维扬的眼前掠过,时维扬正大步走开,脑袋猛地一抖,也是惊出一身冷汗,右手猛地挥了出去。
“啪——”的一声,响在严云芝的脸上。
这一下,两个人都愣住了。
严云芝的脸被打得侧到一边,头发遮住了她的侧脸,一时间没有反应,时维扬“呼、呼”大口大口地喘息了一阵,目光凶戾地看着严云芝,之后又要走过去:“严云芝,今日你要不从了我,我让你们一家滚出江宁……”
他心中只以为严云芝已经被打懵了,然而下一刻,严云芝身形一变,手中剑光刷的朝前方刺了过来。时维扬朝后方踉跄退出,只见对面少女的身体这一刻笔直而立,右手持剑向前,左手在背,却是谭公剑标准的起式。
这谭公剑说起来乃是刺杀之剑,当中的剑意却仿的是《刺客列传》中的侠客,有宁折不弯、殒身不恤的精髓在其中。严云芝方才是对上自己将来的夫婿,自然毫无杀意,但这一刻,月光之下的少女嘴唇紧抿,目光冰冷,身体挺拔而立,却已然展露出她平素练习时都难以达到的一股锐气来。
时维扬胸膛起伏,他的武艺也并不低,但此时尽管酒助凶性,一时间竟也没敢直接扑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