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通话,梅佳丽将手机搁在床上。

才分开不到一天的时间,帅天劲就从台北打了电话来给她,要她近日内挪出一天的时间跟他约会,另外他还有件事想跟她谈一谈。

她询问他是关于哪方面的事?他却表明希望当面详谈,不打算在电话中草草提过。梅佳丽也没勉强他,只说等明天看过行程表,挪出时间后再拨电话回覆他。

下了床,她进浴室里梳洗,不久之后她换上睡衣踏出浴室,一手拿著毛巾擦拭著刚洗过的长发,露在丝质布料外的肌肤被热水烘托得更加粉嫩。

“妈,你还没睡?”回到房间时,她看见母亲就坐在床畔,目光温柔的看著她,手里还拿著一叠资料。

“佳丽,我有话要跟你说。”田岛幸子拍拍右边的位置,要她过来。

“好。”她走过去,挨著母亲的身子坐了下来。“有什么事吗?”梅佳丽以为母亲又有什么新的企划构想或点子,因为自从艺廊开幕以来,她们母女俩每次凑在一起,谈的话题绝对离不开公事。

“我想跟你谈谈帅天劲的事。”田岛幸子直接导入主题,经过一整天的思考,她改变了主意,决定尽快跟女儿谈开来。

梅佳丽表情难掩讶异。“天劲的事?!”看著母亲温柔的神情,她不想胡乱猜测,就先听听母亲想要说什么吧。

“我听你爸爸提起他的家世背景,听说帅家从事的是食品经销代理,近两年来还想揽下茶叶生意,一直在找合作对象。”将手中的资料递给女儿。

擦拭头发的动作停了下来,她丢下毛巾接过资料迅速翻看,前一秒的粉嫩脸色瞬间转为苍白,“……这是真的吗?”

“嗯。”田岛幸子点点头。“可是你先别朝坏的地方想,妈会跟你提这件事只是想告诉你,找机会多多了解帅天劲对这段感情的想法,别被爱情冲昏了头……爸妈都很怕你再受一次伤害。”

她温柔的拍拍女儿的手,眼里写著担心。

梅佳丽突然间沉默了。

她的感情又被利用了吗?此刻,她的心很慌,初恋的记忆充斥在脑海里,她记起那段年轻岁月时的伤心往事。

“佳丽,答应妈妈,别胡思乱想好吗?妈只是要你多加了解帅天劲,也许他是真心跟你交往,毕竟他们公司的经营者并不是他,而是他的大哥。”

“妈……这件事能让我冷静的好好想一想吗?”她现在心思紊乱得很,的确需要冷静一下。

“好,你冷静想想,不过别老往坏处想,知道吗?”身为母亲的当然希望女儿过得快乐,无忧无愁。

“妈,晚安。”梅佳丽陪妈妈走出房门口。

“晚安。”温柔的给女儿一个拥抱,田岛幸子转身朝已经等在卧房门口的丈夫走过去。

“爸,晚安。”梅佳丽看见了父亲脸上想要掩饰却掩饰不了的忧心,勉强对父亲挤出笑容,希望能抹去父亲的担忧。

纤细的身子转进房间,轻轻掩上房门,靠在门板上,她茫然的望著天花板,眨著涌起泪雾的眸子,心情低落又难过。

她想起母亲来找她谈话之前,帅天劲打来的那通电话。

他要跟她谈的事,是天威食品经销和梅家茶庄合作茶叶产销的事吗?

他明明知道她曾在感情上被初恋男友伤害过,如果他真的爱她,应该不会再狠心伤害利用她一回……但是,假如他并不是真心爱她呢?

脸色瞬间刷白,她不敢想象下去,要是自己真的又被利用了一次,她不知道会恨自己笨,还是恨他的利用?!

茫然的走回床上,她冲动的抓起手机回拨电话给帅天劲,但当电话打通的那一秒,她却慌乱的将电话挂断,关掉手机。

“不……”现在她没办法质问他,更没办法跟他说任何话。

将手机和那叠资料塞进枕头底下,她躺在床上闭起眼睛,任由未干的发丝弄湿了雪白的枕头。

管不住紊乱情绪的她,彻夜辗转难眠。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那端,帅天劲还来不及接起手机,铃声只是短促的响了一秒就断了。

他抓起手机瞧了瞧萤幕的显示号码,发现是梅佳丽打给他的,不禁挑高了一双俊眉,黑色眸子露出了一丝疑惑。

怎么搞的?打电话来又匆促挂断?!

正和罗伯在PUB喝酒打屁的他,马上回拨电话给她,可是手机却传来对方关机的讯息,让他更是满脑子困惑。

“干么皱著眉头?被女人拒绝了?”结束休假返台的罗伯,和前妻重拾旧情,这趟回来是要跟帅天劲谈他打算卖掉在台湾的公寓,返回英国定居的事。

罗伯住在英国并不会影响两人的搭档工作,只是会减少私下聚会喝酒的机会就是了。

“你少乌鸦嘴。”没好气的嗤了一声,帅天劲离开吧台,走到PUB外面去打电话。

打了数通,一样都是对方未开机的回应,让他很泄气。

十分钟后他又回到PUB内,和罗伯又喝了些,心情烦闷的他在喝得微醺时,向罗伯吐露了今天晚上帅天威跟他提及的事。

“兄弟,你惨了!”罗伯听了鬼叫一声。

情人间可是容不下任何误解的,就像他和前妻,当初就是为了一些误解而分开,离婚多年才将误会解释清楚,重拾感情.

“惨?”帅天劲嘴角严重怞搐起来,因为这位兄弟狗嘴吐不出象牙来。“怎么个惨法?能不能说来听听?”

“假如梅大小姐误以为你想利用她来取得茶叶经销权,你们之间的感情就铁定完蛋,那你不就惨了?!因为除了这位梅大小姐之外,我从没有看过你真正爱上一个女人……”罗伯边说,边摇头叹气。“兄弟,失恋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反正就是过一阵子死去活来的日子嘛!等你找到下一个值得交往的女人,你就又会成为一尾活龙——”

“闭上你的乌鸦嘴!”帅天劲听不下去,直接掏出钞票丢在吧台上,怒气蒸腾的转身走人。

他不敢想像和梅佳丽分手的结果,他爱她,从来没想过要利用她,可是现在的局势却令人担忧,她极可能会对他产生误解……

冷凝著脸色大步走出PUB,帅天劲突然开始后悔今天把大哥丢在家里的愚蠢行为|因为接下来他很可能需要大哥的帮忙,出面澄清他压根儿没打算利用感情来取得茶叶经销权。

帅天劲情绪不安的驾车朝帅家老宅驶去,打算跟大哥好好谈一谈,但愿大哥不会计较他稍早之前跟他开的那点小玩笑才好。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一夜无眠,梅佳丽还是撑起疲倦的身子整装出门上班。

草草吃了早餐,她今天的行程是到银行领取工人的薪资,并在回茶庄发薪后,转往附近几家中部经销的茶庄走动,询问商家下一季的茶叶进货量。

“梅家茶庄”不会因为名气大、销售量好,就疏忽小经销商,反而更加重视这些基层客户,因此常到经销商走动探查也是梅佳丽的主要工作之一。

开著车前往银行,车子暂时停在银行门口,她柔著因睡眠不足而隐隐作痛的额头,拎著皮包走进银行。

今天银行人很少,梅佳丽很快就领好钱,并将装钱的牛皮纸袋擂好塞进皮包里,精神不佳的踏出银行。

她一直处于恍惚状态,因此没注意到有个戴著黑色口罩,神色诡异的瘦长男子,打从她一踏进银行就盯著她了;加上外头太阳又大,刺眼的阳光照得她眼花花,头痛更剧,连脚步都虚浮起来。

一个恍神脚颠,梅佳丽在马路上差点跌倒,她出于本能的想要靠向自己的车子,免得摔倒出糗,可是就在这时候,那个一直盯著她的黑衣男子突然发动机车冲上前,伸手抓住了她的皮包。

“啊!”梅佳丽被突如其来的扯动力量给整个人往前方拉去,吓得惊声尖叫。

她抓著皮包的手没有在第一时间松开,纤细的身子就这么被猛力往前冲的机车扯著飞往马路,惊险可怕的被拖行了二十几公尺,直到她皮包脱手、整个人摔向路边,四肢因为严重摩擦而布满血迹。

机车歹徒眼见甩开了她,更是催紧油门往前冲,离开了犯案现场。

梅佳丽因为摔倒时撞伤了额头,在路边晕了过去,目睹这可怕情景的路人也吓得大声惊呼,纷纷跑过去查看梅佳丽的伤势,有些骑车和开车的路人则是加快车速去追那个抢匪。

“老天,她一直流血,快叫救护车!”围在梅佳丽身边的人震惊大叫。“谁认识这位小姐,快通知她的家人……”

“她不是梅家大小姐吗?”很快有人认了出来。

“快、快,谁知道“梅家茶庄”的电话?快通知茶庄的人——”

“对街那家国术馆的师傅应该知道,我去告诉他,叫他帮忙打电话。”

围观的路人大家都很热心帮忙,从银行里冲出来的行员也迅速打电话叫救护车并报警。

现场一片混乱,直到救护车离去,围观的人还是七嘴八舌的讨论著这件抢劫事件,大家都人心惶惶,没想到向来朴实宁静、治安良好的小镇也会出现飞车抢案。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帅天劲在和大哥彻夜详谈并取得大哥同意之后,便驱车来到中部,打算亲自上茶庄见梅牧夫妻,将自己的心意说清楚,以免日后产生误解,影响了他和梅佳丽的感情。

此外,他也希望能够在这次正式的谈话中,取得他们夫妻的同意,让他以结婚为前提和梅佳丽交往,并将这份感情公开来。

车子朝山上驶去,到了茶庄后,他停下车,人还没定进茶庄大门,就看见梅佳佳慌慌张张的跑出来。

“佳佳……”梅佳佳好像没看见他,迳自往山下跑去,因此他喊住了她。

梅佳佳停下脚步,飞快转身。

“天劲哥?谁跟你说的,你怎么这么快就赶过来了?”她莫名其妙的对他吼著,眼眶泛红。“唉呀,不管这些了啦!你快点、快一点开车载我下山,我……”

“佳佳,你能不能先停一下,我完全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他打断梅佳佳焦急的话语,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她急得快要哭出来。

“你不懂?呜~~原来你还不知道我姊遇到抢匪受伤的事……怎么办?我姊的伤势好像挺严重的,我正要赶去医院看她……”梅佳佳用手臂抹去滑出眼角的泪水,她太过害怕担心,说著说著眼眶一红,突然哭了起来。

帅天劲一听,心脏差点停止跳动。“快上车,我们去医院!”他紧张得脸色发白,焦急的抓著梅佳佳往车子冲过去,无法在这里多耽搁一秒钟。“告诉我佳丽被送到哪家医院?”

上了车发动引擎,他飞车朝山下辍去,一路上他逼著梅佳佳将事情始末说给他听,他一边听著,掌控著方向盘的双手一边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

“天劲哥,我好害怕……”梅佳佳的紧张和焦急不会比帅天劲少,她一路上哭哭啼啼的。

帅天劲没有多余心力去安抚梅佳佳,因为连他自己都吓得心脏无力,现在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躺在白色病床上,梅佳丽穿著由医院提供的浅绿色袍子,额头缠著纱布,左眼眼尾的地方贴著一小块绷带,露在白色被单外的手肘也缠著绷带,两腿的膝盖也擦伤了,白色的纱布绷带上还渗出血迹。

身体的伤口隐隐传来疼痛感,她张著眼睛,有些茫然的看著天花板,美丽苍白的脸蛋带著一丝惊惶。

她遇到抢劫了!在光天化日之下……

为什么她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歹徒镇定目标?

是因为精神恍惚的关系吗?

梅佳丽自责的认为会遇上抢劫,自己也该负起一半的责任。

“姊……”病房门突然间被打开来,梅佳佳哭花著一张睑跑进来,冲到病床边。“姊,你怎么全身这么多伤?呜~~那个没良心的歹徒真是太可恶了,竟然把你摔成这样子。”梅佳佳趴在病床上,哭得伤心难过。

“佳佳,别哭了。”梅佳丽忍著痛,有气无力的说话安慰情绪激动的妹妹。“你越哭我会越痛……”事情都发生了,再去讲、去骂都没用,她现在只想赶快离开医院,回家去休养。

“好、好啦,我不哭就是了。”梅佳佳一听,马上收起眼泪,拧拧泛酸的鼻,扁著小嘴看著受伤的姊姊,再回头看看病房门口。

“姊,爸妈都外出了,暂时没联络他们,不过天劲哥正巧从台北来找你,他现在去停车,一会儿就过来看你……”梅佳佳看著大姊发白的脸色:心想也许天劲哥一来,就能安抚姊姊的惊惶。

可是,梅佳佳想错了。当她一提及帅天劲时,梅佳丽发白的脸色却蒙上更深一层的痛苦……她心情纷乱,能不能暂时别和帅天劲见面?

“佳佳,我不……”

来不及了!帅天劲这时已经冲进病房来,梅佳佳连忙闪到一边,把最佳探视位置让给他。

“佳丽,你要不要紧?”几个大步来到病床边,他俯身查看她的伤势,黑瞳中的担忧绝没有半分欺骗,浓眉紧紧揪拧著。“该死!我一定要亲手宰了那个胆敢抢劫的人渣,真是混帐!”

愤怒的铁拳往床沿一击,梅佳丽的伤势让他心脏紧缩,娇柔细嫩的她怎堪这般拉扯狠摔?

“别……激动,反正事情都发生了……”见到他,她的喉咙紧涩,回想起昨晚母亲跟她谈过的话,心情更加混乱了。

她还没有做好见他的心理准备,而他却出现了,此时心口的疼痛比身体的伤势还要让她无法承受。

“你还好吧?有没有哪里比较疼?我去找医师再来仔细检查过……”垂眸看著捡色苍白渗淡的她,他心疼的抚上她的脸颊。

梅佳丽却迅速撇开脸,避开他的抚触。“不,不用麻烦了。”

她不想让他碰!

帅天劲的手僵在半空中,浓眉拧得死紧。

一旁的梅佳佳惊愕的瞪大眼睛,倒怞一口凉气。

这是怎么一回事?天劲哥心疼大姊,可是大姊却摆明不想领情?!

病房内突然陷入一片寂静无声,诡异的气氛瞬间凝滞,三个人心思各异,尤其是帅天劲,神情突然变得陰晦可怕。

“叩叩!”

这时候正好有人敲病房门板,打破了凝窒诡谲的气氛,不过却没让帅天劲陰沉的脸色有所好转。

“我……我去开门。”梅佳佳跳了起来,转身跑到门前,将门打开来。“爸、妈!”

外头站的人是梅家父母,他们在接获管家通知后立即赶到医院来,梅母已经哭红了眼,至于梅父则神情沉重忧心。

他们焦急的进入病房内,帅天劲不得不让出位置给梅家父母采视女儿。

当他们跟梅佳丽说话时,他凝著沉重的脸色退出病房,到医院外去怞烟平复刚刚过于震愕的心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