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缓缓降落,帅天劲一身帅气装束,戴著墨镜走出机场。

罗伯在他走出机场大门的同时,出现在他的面前,并朝他丢出一把银色钥匙。

帅天劲扬手接住,噙著笑意来到罗伯的面前。“谢啦,祝你一路顺风。”

“也祝你把妹成功。”两个大男人站在一起,互相拍了拍肩膀。

罗伯早在三天前先行返回台湾整理行囊,并预定在今天搭机飞往英国,回到前妻和儿子的身边,和他们共度一个月的假期。

至于帅天劲,则是在曼谷先将那边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今天才返台,准备享受一整个月的悠闲日子。

“我的确需要你的祝福。”朝罗伯潇洒挥挥手,他抓著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返台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梅佳丽出来约会!因此在走向停车场的途中,他已经迫不及待打电话给梅佳丽。

“天劲哥?你怎么会有我姊的手机号码?”没想到电话一接通,接电话却是梅佳佳,她的语气很是讶异。

“佳佳,你姊呢?手机怎会在你手里?”他懒得解释太多,心里很渴望听到梅佳丽的声音,和她见面。

“我手机掉了,姊姊先借给我用。天劲哥,你急著找我姊吗?姊姊她在台北耶,昨天就北上了,预计会在台北停留三天喔。”梅佳佳暗中猜想著,大姊自曼谷回来之后的好心情,是不是跟天劲哥有关?

这么巧?

“……嗯,我知道了。”帅天劲嘴角的笑意加深,他立即跟佳佳询问了梅佳丽在台北住处的地址,随后匆匆结束通话,开车往台北疾驰而去。

来到天母的别墅,他按了门铃,却始终没人回应。

在大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他看看表,打消了等她的主意,从车上找来纸笔留言,并将纸条夹在雕花铜门的门缝间。纸条里写有他的住处地址和电话号码,他希望她能够回电给他。

黄昏时刻,他回到自己位于海边的白色别墅。

在洗去一身疲惫后,他穿著宽松的长裤,裸著精壮的上身在客厅走动,手里还拿著毛巾擦著湿发。

“轰隆隆~~”

外头突然打雷闪电。

他看著窗外瞬间变为灰黑色的天际,显然即将有一场大雨。

浓眉轻轻拧起,他来到厨房,倒了杯开水坐在高脚椅上,看似无聊的他下意识地等待著梅佳丽的电话。

距离他留言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她还没回家吗?还是回去了却没看见他留下的纸条?

有点坐立不安,有些烦躁,他喝光了水,丢下毛巾回到房间换衣服,打算再过去天母一趟。

前脚才刚踏进房问,客厅就响起轻柔的音乐铃声。

有人按门铃!

帅天劲拧著眉头走过客厅,来到门口的对讲机前,想看看这时候是哪个邻居来串门子?

“哪位?”口气有点不耐烦,他按下萤幕显示钮。

梅佳丽美丽的脸蛋出现在萤幕里,她因为他不耐烦的语气而怔愣了下。“抱歉,我……”

就在双方都错愕的同时,天空闪过一道闪电,轰隆隆的雷声用力劈下,门外的梅佳丽脸色发白,突然在荧幕中消失。

“佳丽?”怎么不见了?

他紧张的开门冲出庭院外,来到外头的大门前,急急将大门拉开来,便看见梅佳丽白著脸躲在墙柱下。

“你怕打雷?”蹲在她面前,他松了口气,拉著她一起站起来。

她抬头想回应,结果天空又狂吼出一声响雷,她闷叫一声,脸蛋变得更加惨白,身子瑟缩了下,又迅速蹲缩在墙角。

“快起来,跟我进屋里去。”他弯下身拉起她,大雨瞬间狂落而下,只消几秒钟就将两人给淋得浑身湿透。

“好……”微弱的声音是因为她真的很怕。

她软著脚起身,让他拉著穿越过急骤的雨幕,跌跌撞撞往屋子走去。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喀哒一声,刚沐浴完的帅天劲回头看向房门口。

这一看,他的喉咙发紧,黑邃的眼瞳燃起火光。

梅佳丽穿著过大的男浴袍站在房门口,刚泡完澡被热水烘托得更为娇嫩的粉肌,说有多诱人就有多诱人。

“嗨……真抱歉,我好像给你添麻烦了。”一手抓紧浴袍襟口,她微湿的发垂落在肩上,净嫩的娇颜镶著一对乌黑水眸,那美丽的唇轻轻掀动说话时,仿彿在邀请著他。

“我喜欢这个突如其来的麻烦。”一个大步跨至她面前,他很高兴自己被麻烦缠身。

讶然又羞窘的抬头对上他近距离的俊容。

“记得上回分开时,我跟你说过的话吗?”他扯唇露出一抹邪佞轻笑,手指拨弄她肩上的柔软发丝,凝视她的那双眼眸燃著欲望渴切的光芒。

梅佳丽的回应,是脸蛋轰然染上一层红晕色泽。

她记得,一直记得他说过的话,所以当她在住处门口看见他所留下的纸条时,马上驱车前来。她已经决定接受他的追求,不再让迟疑控制她的情感发展,因此她来了,来到他的面前。

“记得吗?”他非要一个确认不可。

“……记得。”她点点头,红晕从脸颊漫染到耳颈,还有露在浴袍外的肌肤。

“那么,你为我准备好了吗?”他的心跳狂奏,看著她诱人的身影,他再也压抑不了内心狂嚣的渴望。

面对他的急切,梅佳丽的反应是怔愣住,然后缓缓走上前一小步,将两人的距离缩短到紧贴在一起。

她的脸颊贴上他的胸口,粉唇吐出一声软绵绵的颤抖气息。“……好了。”

帅天劲几乎是立即的反应,以健实的手臂将她的腰肢圈紧,弯身将她抱入怀中。

他抱著她进入房内,长腿将房门踹关上,在门扇和门框贴合紧闭的同时,两人双双跌落在床上,他开始带领著生涩缺乏经验的她,一起领略情人间的亲密世界。

他温柔而缓慢的带领著她一起在欲望里飞舞,并且意外的发现,她的初恋情人没有真正拥有过她,这让他心中产生一抹异样的感动。

在他身下娇吟的梅佳丽,被一阵痛楚划过全身,呼吸瞬间凝滞,她咬牙忍住,对于自己选择了他一点也不觉得后侮。

“劲……”当那痛楚慢慢消失时,她试著弓起娇胴,彻底的将自己交给了他。

“亲爱的,让我爱你……”等待她的痛楚过后,他吻住她的唇,开始在她的身上制造奔驰的块感。

一滴滚烫的汗水从宽额上滴落在她的粉胸上,激情在这一刻引爆开来——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大床上,他拥著她,在激情过后他没有马上起身离开,而是陪著她,让她适应彼此的新关系。

“雨停了。”他吻著她的发鬓,大手爱恋的在她泛著粉红色泽的肌肤上游移安抚。

“嗯……”她的声音虚软无力。一方才的激情让她体力耗尽。

“很累吗?”相较于她的疲累,身心都得到彻底解放的帅天劲可是精神饱满。

以他的过人体力还有强烈的渴望,再来个几回亲密他都可以胜任,但体贴她是初次体验,所以他只能忍住。

“又累又饿呢。”她偎入他赤裸的胸前,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吃晚餐,肚皮都饿扁了。

“真是抱歉,没把你喂饱还折腾了你……”他一脸歉然,心疼的撑起身子,打算下床张罗晚餐。“你先睡一会儿,等我弄好晚餐,我会来叫醒你。”

吻了吻她的唇,他才肯下床去。

“好。”她温顺的合眼入眠。

他在床畔套上长裤和衬衫,轻声往房外移动。

开著车到附近的超市采买,再赶回住处张罗,他进入厨房,边吹著口哨边拿出新鲜食材洗洗切切,不久之后,餐桌上摆好了两人份的海鲜火锅,以及碗筷和酱料。

等他都处理好了之后,正要转身回房去叫醒她,梅佳丽却已经穿著他的衬衫,清爽诱人的站在厨房门口。

“醒了。”他喜欢看她穿著他衬衫的模样。“晚餐准备好了,你饿坏了吧?”噙著帅气的笑容,他朝她走近,揽住她的肩,低头索讨一个甜蜜的吻。

她仰头承接他的吻,踮起脚尖,身子偎著他。

他的吻没有节制,一沾上她的粉嫩就失了控。喘息间,他将她压在墙面上,大手钻进衣摆抚摸著那细嫩的肌肤,他的唇从她甜嫩的唇办往下移,滑过雪颈,刷过锁骨,咬开了钮扣……

梅佳丽无力推阻他的攻势,只能攀著他,边喘息、边颤抖,两人的身体都像著了火似的,随时都可能再引爆另一场激情。

“号……号……”桌上的火锅滚了,发出了声音。

“老天,我差点在这里要了你……”帅天劲及时打住攻势,两手撑在墙面上,将她圈在自己的胸膛和墙之间,大声喘著气.

“火……火锅的盖子……”她的脸颊爆红,一片热辣滚烫,好比桌上那已经滚到险些要将锅盖掀开的火锅。

“我去关。”他转身,在努力调匀气息的同时,将锅盖掀开放到一边,并把电磁炉的温度调为五十度的保温状态,然后转头看著她。“过来吃吧。”

其实,他现在想吃的是她,而不是这热腾腾的海鲜火锅。

梅佳丽羞红著脸走过来,他笑著将她拉来和自己并坐,将碗筷酱料摆到她的面前。

“吃吧,吃饱了才有体力。”

“啊……”暧昧的话在她耳畔响起,让才刚拿起筷子的她不小心松了手,筷子掉落在桌面上。

“这么紧张?还不能适应我们的新关系吗?”他替她捡起筷子递给她,目光灼热的注意著她的反应。

在他炙热目光的包围下,她不得不点头承认。“是还没。”

“这样啊……那我得好好想个法子让你快一点适应才行。”眼眸中闪过一丝邪佞光芒,他挟起新鲜鱼片和肉片放进火锅里。

她不敢问他会想些什么法子,就算她对男女之问的经验很不足,但不用费心想也知道他会采用什么办法来让她适应——

最快的办法,就是在床上进行。

“别脸红了,快吃吧!再不吃的话,换我要吃你了。”将烫熟的鱼片和肉片放进她的白色盘子里,不忘又逗逗她。

她只能硬著头皮举筷吃著他挟来的火锅料,不回应他那充满挑逗意味的话。

或许她真该听他的话吃饱一些,这样才有体力应付他哪!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经过两个多月的接洽、整理还有设计,以及广告的刊登介绍,SJ在全球城市的空中拍摄作品,终于在“梅家艺廊”展出。

身为摄影创作者,帅天劲理所当然得出席这场展览的开幕仪式。

他在梅家艺廊的老板,也就是梅佳丽的母亲陪同下,穿著黑衬衫搭配西装裤,英俊潇洒的在场内走动,吸引了众多女人的目光。

“隹丽呢?今天怎么没看到她?”这两个月以来,梅佳丽以跟他洽谈摄影展览事宜为由,常常跑到台北与他共度情人生活,两人之间的感情因此更为亲密,恋情也趋于稳定发展的状态。

可是这样的甜蜜发展,却随著展览开始而暂时告一段落。

梅佳丽两天前就回来中部忙,这一忙便没有再到台北走动,就连他特地来到这里出席展览,都没能见到她的人。

田岛幸子面带微笑的看著这个英俊的年轻人。“佳丽到机场去接朋友,应该快回来了。”

虽然佳丽没有明说,但她很清楚自家女儿正和这位出色的男子交往当中,而从他一进场就到处寻找佳丽看来,他确实很在乎她!这让身为母亲的她备感安心,对于这段感情也乐见其成。

不过,至于丈夫梅牧的态度,她可就不敢保证了。

根据她对自己丈夫的了解,梅牧似乎有意调查帅天劲的身家背景,暗中观察帅天劲接近女儿是否有其他不良企图?就伯佳丽在感情上会再度受到伤害。

“明恕我冒昧询问,佳丽去接的是怎样关系的朋友?”逛著展览会场的脚步略微停顿,他完全忽视身旁那些不断投来的爱慕眼光,正色看著田岛幸子。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帅先生如果想知道的话,不妨去问问佳丽本人,她已经回来了。”

田岛幸子的视线望向展览馆门口,帅天劲跟随著她的目光侧过修俊的身干,眯起黑眸扭头看过去。

他愉悦的脸色,在看见梅佳丽和一名高大男人边说笑边踏进场内的那一瞬间,转为沉峻。

“我逛累了,想回家休息,能不能麻烦帅先生帮我跟佳丽说一下,要她留在会场内别再出门了?”田岛幸子佯装没看见帅天劲的沈峻脸色,温柔的提议。

“好的,我会告诉佳丽,梅夫人就请回家好好休息吧。”帅天劲一口答应下来。

他迈开大步朝门口走去,深邃不见底的目光在梅佳丽和那陌生男子身上来回梭巡。

梅佳丽没发现帅天劲的靠近,倒是她身边的友人姚泯,从一踏进会场后就意识到了帅天劲那不友善的视线。

“佳丽,正朝我们走过来的那位先生……你认识吗?”姚泯被帅天劲看得头皮有点发麻,他低头询问梅佳丽。

她转身顺著姚泯的视线看去,意外的发现脸色严峻的帅天劲正好在她的面前站定。

“丽,我有事找你。”将姚泯撇除在视线之外,现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将她带走,制造单独说话的机会。

“天劲,有事等会儿再谈好吗?”梅佳丽可以感觉到他那张严峻脸色所透露的不悦,她试著用眼神询问他怎么回事。“我跟你介绍一下我的学长……”

这是基本礼貌,她不能将特地邀请来的客人冷落不管,尤其这位又是个重量级的客人。

“我没兴趣认识任何人。”帅天劲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伸手抓住她的细腕,直接将她从姚泯的身边带离。“你的办公室在哪里?这件事非得马上谈不可。”

凌厉的眸子扫向一旁的姚泯,他的急事摆明了跟姚泯的出现有关。

姚泯挑高眉尾,对于帅天劲的敌意有了层领悟,却只能失笑以对。

他实在很想直接告诉帅天劲,别将他当敌人,可是从帅天劲的脸色看来,保持沉默才是上上之策。

“可是我不能丢下学长不管,这样子做很失礼。”她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表情为难的看著他,刻意压低音量跟他说话。

姚泯耳朵尖,听见了。

“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先逛逛会场。等你跟这位先生谈完话了。再来招呼我也不迟。”他保持好风度的替梅佳丽排解她的为难。

姚泯身为亚洲最大出版商“普罗出版集团”的未来继承人,这趟前来主要就是为了看看SJ的最新摄影作品,希望能够网罗SJ这名摄影奇才,让“普罗出版集团”取得亚洲区独家出版代理权。

“走吧。”没等梅佳丽回应,帅天劲就态度强硬的拉著她走掉。

“学长,真是抱歉,我不会耽搁太久,去去就来——”梅佳丽频频回头跟学长道歉,她的力气实在不足以对抗帅天劲,所以只好任他拉著穿越过会场。

好一个去去就来……他绝不会让她称心如意的。

一脸不爽的帅天劲,在心里犯嘀咕。

“你的办公室?”扭头看著她,眼神陰沈。

“往左边走最后一间……”他在气什么?

一脸不解的梅佳丽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能乖乖指出她的办公室位置,让一脸严峻的帅天劲拉进里头进行私下谈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