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如她所愿的离开了,梅佳丽的心情却没有因此而好转,反而觉得更加狼狈。

一想起他不仅仅知悉她的过去,还彻底看透了她现在的心思,她就好慌乱、情绪低落。

苍白漫上娇颜,雪白的贝齿凌虐著自己的粉唇。

她告诉自己,不要在乎帅天劲的话,但是……说不在乎是自欺欺人的行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很在乎他的看法,否则她不会因为他得知自己的过去而感到难堪,也不会因为被他看透心思而觉得狼狈。

“梅佳丽,不要在乎他。”愤怒的甩开帅天劲的影像还有刚刚那些话,她试著让自己站起来。

膝盖的擦伤虽然疼痛,但还能忍受。她双手撑地想爬起来,可是当她试图移动左脚时,脚踝却传来尖锐的刺痛感,让她大声怞气,脸蛋发白。

不会吧……只是不小心摔倒就扭到脚了?!

梅佳丽下相信自己脆弱得不堪一跌,她小心的将左脚高跟鞋脱掉,又试著站起

来,可是试了几回后,那尖锐的疼痛加剧,让她几乎想掉泪。

怎么办?

眼看太阳都下山了,天色越来越暗,山风吹拂芦苇发出沙沙声……

天!她还得待在这里多久,家里的人才会来找她?

“早知道就不要那么笨的赶帅天劲走,至少他还有点利用价值……”强忍著痛,压抑著快要夺眶的泪水,她这时候还能瞪著自己扭伤的脚踝自我解嘲,算是很有能耐了。

就在她说完话时,一颗石子突然从前方滚到她扭伤的脚踝边。

梅佳丽眼眸发亮的猛然抬头,她以为家人发现了她,结果映入眼帘的却是帅天劲带点邪魅的刺眼笑容。

“你怎么……”还没走?!

他的出现让她燃起一丝希望,这一瞬间,她觉得他好像没那么讨人厌了,至少他没有因为她的驱赶而真的离开。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想问问你。”其实这只是他再回到她面前的借口。

他会回来这里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定远了之后却始终没看见她跟著走出来,心里忍不住越来越担心,所以为了平抚自己的不安,也为了确定她没事,他只好找借口再掉头回来看看状况。

结果这一看,她竟然还像小孩子似的赖在地上不起来,而且面露懊恼和疼痛表情,看来,她的确出状况了。

“什么事?”原来他不是因为担心她才回来看看情况……梅佳丽心头突然一阵失落。

“我想问你,你还要赖在地上多久?”他扬扬眉,嘴角的笑意扩大来,带著一丝揶揄和戏谵。

“不、不用你管,我就爱坐在这边看风景,不关你的事。”苍白的脸蛋甩开,她硬是忍住脚踝传来的阵阵刺痛感,强露出欣赏风景的惬意表情,真是有够厉害的呢!

“啧,原来你不仅脾气拗,嘴巴也挺硬的。”明明是脚受伤了才站不起来,无法离开,她却还是装作没事的样子。

帅天劲对她的执拗是既佩服又生气。

“你!”这男人是存心回头来批评她的吗?

她瞪看著他缓缓走近,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别瞪我,我是来帮你脱困的。”他的笑容蓦地敛起,粗糙的指轻握住她的右脚踝。“是扭到脚了吗?哪一脚扭到?”他拾头看她.

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竟然还能故作没事的样子?!真是倔强的笨女人。

“左脚啦.”都被他发现了,她索性直接承认。

其实在他的手碰触她的脚踝时,所有的坚强、故作镇静都在瞬间崩裂开来。

“我们来打个商量怎样?”他的大手改握住受伤的左脚脚踝,轻轻摸索骨头,很怕再伤了她。“我抱你回去,你给我一个追求的机会如何?”

真是奸诈小人!

这时候还想趁火打劫。

“你……”

“你不点头的话,我马上走人喔。”凉凉的威胁她,他可是胜券在握呢。“啧,我看你的脚,不快点去将骨头推回原位的话,将来可能会影响走路哪!”脸色凝重的摇著头。

这话好像说得太严重夸张了,不过这是他的手段,只要能够达到追求她的目的,要他说谎骗她都行。

原本还想硬撑下去的梅佳丽,被他的话给吓到了。“好,我答应你就是了。你快带我回去,田叔他认识山下一个专门治疗跌打扭伤的国术馆师傅,我的脚需要他帮忙……”

“我直接开车带你到国术馆去,不用麻烦田叔。”

得逞了!帅天劲心情飞扬的将她抱了起来,带著心仪的女人返回车上,下山去喽!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梅佳丽在帅天劲面前简直是丢尽了脸。

她的脚踝扭伤,而当她被国术馆师傅用古法治疗时,忍不了痛的她当场哭了出来,还失态的抱著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帅天劲,哇哇大叫了将近半个钟头之久。

直到她叫到声嘶力竭、泪流满腮,原本娇甜的声音都哑了,美丽的脸蛋也被眼泪染花了,国术馆的老师傅才将她的脚贴上草药膏,放了她一马。

“好了,梅大小姐,明天我会上山去帮你换药,顺便找老田泡个茶。”和田叔同样年纪的老师傅叫张大王,和田叔交情匪浅,当然也因此跟梅家人有相当不错的交情。

“……”脸色惨白的梅佳丽痛得说不出话来,她坐在木椅上,双手还紧紧抱著帅天劲的腰。

“谢谢张师傅,请问费用多少?”帅天劲发现了梅佳丽可爱的一面,他从刚刚就心疼著她受苦受痛,但另一方面却也得意于自己能够获得佳人信任,被她牢牢抱著。

“不用、不用,我每年都拿了梅家茶庄不少免费的上等茶叶,哪好意思收这点小钱?去去去,快将梅大小姐送回去比较要紧,刚刚我打电话给老田时,他可是紧张得要命呢!”张大王手脚俐落的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挥手催促帅天劲快将美人给送回去。“记得喔,我明天会过去换药。”

在张大王的叮咛下,帅天劲抱起一直没讲话的梅佳丽,走出国术馆,将她安置在驾驶副座上。

发动车子,跑车难得用龟速行驶,缓缓的朝山上驶去。

帅天劲边开车还边分心注意著她的状况,看到她泪眼汪汪、痛得拧眉咬唇说不出话来的模样,他就觉得心疼。

他腾出一手轻握住她摆在膝盖上的素手。“还会痛吗?”她膝盖上的伤口也搽过药了,还贴上几块OK绷。

梅佳丽没怞回被他抓握的手,垂著脸蛋眨眨眼,从眼眶里又掉出几滴眼泪,滴落在膝盖上。

将车子紧急往路边一停,他捧起她的脸,担心的情绪全写在他英俊性格的脸庞上。“真的很痛吗?要不要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我还是比较相信西医……”

梅佳丽低声啜泣著,她摇摇头,表示不需要再多跑一趟。

其实她现在已经好多了,只是觉得很糗,在他面前完全失了形象。

她明明讨厌他,大可不必在乎他看尽自己的糗态,但她就是觉得生气又懊恼!为什么她难堪的过去,现在的窘样,全都被他一个人看到了?

“那你……”他真的不放心,伸手捧起她低垂的脸蛋,看著雪白双颊上布满的斑斑泪痕,还有美丽眸子中的泪水。

她这模样好惹人怜惜,让他很想抱她入怀,给她温柔的抚慰。

他的手指在这一瞬间情不自禁的触上她湿嫩的颊,拭去那晶莹的泪珠,他的脸也逐渐往她靠近,一寸寸俯低……

她眨著蒙眬泪眼,嘴儿扁扁。“我只想赶快回家。”他的手指在她的脸颊产生了炙烫的温度,让她心儿茫茫。

“好,我会立刻带你回家,但是在这之前,我必须完成一件事……”他的声音沙哑,当他的脸愈接近她,他的喉咙就愈发紧涩。

“什么事?”此刻,她像个无知的纯真孩子。

“吻你——”话落,他已经轻轻衔著她被眼泪浸湿的嫩唇,带著渴望与温柔的逐渐深入,忘晴的吮啃著她的甜蜜。

在山风狂呼的山路旁,在漆黑无一颗星子的夜空下,他选择在这毫不浪漫的情境中吻了她。

这不是她的初吻,而且也完全没有浪漫气氛,但却是最让她难以忘怀且充满温柔抚慰的一个吻。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他吻了她。

对她而言,他的举动既孟浪又贸然,她应该要非常生气才对,但是在那一瞬间,她却感觉到了他的真心……

这种强烈的感觉,一直在她胸口制造著异样的情绪,久久盘旋下去。

半个小时后,他载著她返回茶庄,梅佳丽才刚下车就被父亲和小妹扶进屋内。在家人担心的围拢及询问下,她和帅天劲之间的距离突然间拉远,也失去了说话的机会。

一时间,她突然感觉像是失去支柱、失去保护一样,感到无比恐慌。

“爸、妈,我的脚不太痛了,你们别担心。田叔、田婶,我肚子还不饿,你们先别忙……”

她耐心回应著家人一一丢过来的急切询问,一边觑空注意著一直站在家人后面的帅天劲。

她担心他会一声不响的离开,但却又矛盾的找不出理由留他下来。

心里很急,但是她却无计可施。

“姊,是天劲哥救了你,那我们是不是该谢谢人家?况且现在都八点多了,干脆就留天劲哥一起吃顿晚饭好了。”就在梅佳丽慌乱得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梅佳佳解救了她。

是她提醒了大家,帅天劲的存在。

“好,这是应该的。”梅佳丽深怕父亲不同意,马上点头应允了小妹的提议。

“那我马上去再加几样菜。帅先生,你先请坐,稍等一下。”负责厨房工作的田婶立刻进厨房去忙。

“年轻人,你有时间留下来吃顿晚饭吧?”梅家茶庄的一家之主梅牧,这时也将注意力转移到帅天劲的身上。

“谢谢梅先生的邀请,我很乐意留下来跟大家一起晚餐。”帅天劲泰然自若的接受梅牧夫妇的打量,同时也注意到了一直没有多说话的梅夫人。

从梅佳丽的身上,可以看见梅夫人美丽优雅的影子,不过他可以确定的是,梅佳丽的个性还多了点执拗和任性。

“好,那你稍坐一下,待会儿管家会通知你用餐。”梅牧说完话后,就带著田岛幸子离开客厅,走到庭院去散步谈话。

帅天劲可以确定梅牧夫妇谈话的内容绝对跟他有关,不过他也不在意,早已有了被评头论足的准备。

客厅里,大家都走掉,只剩他、梅佳佳和梅佳丽三个人。

“天劲哥,我去泡茶给你喝喔,你先坐一下。”

“谢谢,茶你可以慢慢泡,我并不急著喝。”他朝梅佳佳眨眨眼。

“喔~~我了解天劲哥的意思。”梅佳佳很有默契的对他点点头,掩嘴窃笑的走开了。

现在,连梅佳佳都暂时走开,只剩下他和梅佳丽独处。

“真的比较不痛了吗?”当客厅只剩下他们两人,帅天劲带著笑意走近,蹲在她的面前。

“……我好多了。”梅佳丽看著他,脸颊微微泛著红晕。

“那就好,这样我可以放心的回台北了。”他可以感觉到她的心情变化,现在的她对他已经不再有著强烈的敌意了。“等你的脚好了之后,我们再找时间去约会吧!”

他有自信,梅佳丽不会再拒绝他,所以他很聪明的打铁趁热,积极的提出了邀约。

“这……”梅佳丽惊讶于他的直接和把握时机,她看著他,一时间无法立即做出反应。

“星期六早上我来接你出门,你如果要拒绝我的话就快,要不三秒钟之后我就当你答应了。一、二、三,好,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他站了起来,俊脸上的笑容非常得意。

梅佳丽有种掉入陷阱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却不讨人厌,所以她欣然接受了他有点霸道的邀约。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每个月的最后一天是blue酒馆的狂欢之夜,酒价全面五折优待,一些熟客都不会错过在这一天到酒馆来放松心情。

深夜十一点,每张桌子都坐满了客人,众人在酒酣耳热之际,有人开始嘻哈玩闹,有些则是挪往舞池里跳起舞来。

帅天劲坐在吧台角落喝著调酒,摆放在高卸椅上的长腿闲适的随著舞池音乐打节拍。

“你最近心情不赖嘛!看你春风满面的,不会是又交新女友了吧?”今天酒保临时请假,由罗伯帮忙代班,他一边俐落的调著酒,一边跟好友兼合伙人聊天。

“专心调你的酒,别人的事别过问太多。”帅天劲将喝光的酒杯推到罗伯面前,不太想搭理罗伯的好奇心。

“我也不想问啊!可是谁教你老是露出一脸恶心的笑,让我看了都要起鸡皮疙瘩了。”说著,罗伯右手还搓了搓左手臂。

“你也未免太闲了吧?我爱怎么笑是我的私事,你干么注意?”目光调向舞池,舞池里有个辣妹正朝他这个方向跳著撩人的舞姿,不过他定力强,没被她的挑逗勾起兴趣,反倒是围绕在辣妹身边的男舞客们,个个看得血脉愤张。

假若是以前,他对女人们的投怀送抱向来不太拒绝,但自从遇见梅佳丽并打定主意追求她之后,他可是下定决心跟身边的花蝴蝶们划清界线、保持距离的。

将视线从舞池里移开,帅天劲宁愿看罗伯那张凶恶的脸,也不想多看辣妹一眼。

“喂,那个身材火辣的辣妹摆明在邀请你,你今晚打算怎样?”罗伯还真是嫉妒好友天生的皮相和无可挑剔的完美身材。

“不怎么样。”撇撇嘴,他从座位起身,捞起摆在椅背上的夹克,准备离开。“罗伯,别让她追出来,帮我摆平她。”

“真的假的?”罗伯很意外好友竟然不想要辣妹陪!

“别怀疑我的话。”赏了罗伯一个大白眼,他讨厌自己的话被质疑。“别让她有机会缠著我,你今晚的工资就以双倍计算。”

身为酒馆第一大股东,他说的话很有说服力,也没人敢质疑他的决定。

“那有什么问题!就算得拿绳子将她捆住,我也会去做。”罗伯放下调酒工作,走出吧台来。

他让帅天劲离开,自己则赶在辣妹打算追著帅天劲走出酒馆时,拦下了那位衣著暴露、身材惹火的年轻辣妹。

“大胡子,你干么挡我的路?快走开啦!”年轻辣妹不甘心自己看上的极品男人,竟然无视她的挑逗就这么走掉了!而且当她想追出去时,竟然还被酒保给拦了下来。

“我拦住你是有原因的。”罗伯尽量露出和蔼的笑容,不希望吓到辣妹.“我朋友要我转告你,他对女人没兴趣,但是假如你其实是个男人的话,他今晚一定很乐意陪伴你……”

罗伯刻意压低音量,意有所指的对辣妹眨眨眼。

辣妹露出一脸惋惜的表情,她没想到那个大帅哥竟然不爱女人!

“哎,真无趣!”真是太可惜了,这消息让她一下子就没劲了。“大胡子,谢谢你告诉我。”

辣妹没回到舞池继续热舞,反而选择回到自己的桌位,和同行的几个姿色不赖的辣妹喝酒聊天,抱怨她刚刚看上的极品男居然不爱女人!

至于成功阻止辣妹追出去的罗伯,则是很高兴今天的工资可以加倍计算。

离开酒馆的帅天劲,驾著车驶上高速公路,他没有返回海边别墅,而是朝中部疾驰而去。

明天是他跟梅佳丽约会的日子,他打算提前到中部,这样明天一早就可以上山去找她了。

蓦地,他搁在旁边座椅上的手机响了。

他不太想接,任由电话响个不停,可是打电话来的人还真不死心,一直重复拨打个不停。

最后,帅天劲只好将车子转进休息站,一停好车,马上抓来手机接起。

“罗伯,有什么事就快说,不要浪费我的时间。”萤幕上显示电话是从酒馆打来的,铁定又是罗伯要蚤扰他。

“帅、帅老板,你快回来,罗伯老板受重伤,他出事了!”电话那端传来的是某个外场服务生的声音,在他声嘶力竭大叫的同时,还隐约可以听见旁边有著激烈的打斗声。

“我马上回去!”帅天劲脸色大变,挂了电话后马上将车子掉头,像火箭一般射出,重新回到高速公路,飘回台北。

一个小时后,他返回店里。

店里头已经被一群警察包围,现场的打斗显然已经结束,而店内的员工只剩下一个,其他人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罗伯呢?他伤势严不严重?”一股恶寒爬上心头,帅天劲无视警察的阻拦,冲进残破不堪的狼藉现场,抓著那名坐在门口的服务生大声追问。

“罗伯老板他、他被砍了好几刀,流了好多血……他有生命危险,现在被送进医院急救……”那名服务生一脸惊魂未定,年轻的脸庞上满布泪痕,说话时身体还一直抖个不停。

“罗伯被送到哪家医院?”喉咙一紧,帅天劲发现自己也在发抖。

“我听警察说是新光……”

服务生话还没说完,帅天劲旋即转身大步离去,完全无视警察的询问,迳自驾车朝医院疾驰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