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亏了帅天劲的及时帮忙,医师给梅佳佳服用止痛药,还帮她做了必要的诊疗,让她的疼痛很快得到舒缓。

现在,梅佳佳感觉好多了,她躺在病床上休息,半小时前的苍白脸色正慢慢恢复红润。

“谢谢天劲哥。”还是梅佳佳可爱,马上称呼他一声天劲哥,拉近了大家的距离。

“佳佳,不用跟天劲哥客气,只是举手之劳帮个小忙而已。”帅天劲柔柔梅佳佳的头发,还真当她是自己家的小妹妹,用著宠溺的目光看著她。“只是……我的帮忙好像有人不怎么高兴喔?”

后面这句话,他刻意用只有他和梅佳佳两人听得见的音量说。

“我姊对男人一向没好感,麻烦体谅一下。”梅佳佳很上道,也用小小的声音回话。

“哦?”对男人没好感?!这可引起他相当大的研究兴趣了……帅天劲大手抚挲著下巴,若有所思的目光瞟向一旁的美女。

“有什么话非得小声的说,不敢让我听见?”美女维持一贯的冷淡表情,不过那只是针对他一个人而已。

“没什么。”宽阔的肩膀一耸,他踱到一旁,让出床边的空位给梅佳丽。

“你好点了吗?”梅佳丽马上走到床畔,弯身关心的询问小妹。

“姊,我好多了,还真是多亏了天劲哥的帮忙。”梅佳佳太上道了,一再强调这是帅天劲的功劳,让站在后面的帅天劲感激涕零,差点泪洒病房。

他朝梅佳佳眨眨眼,表示谢意。

梅佳佳憋著笑意,没敢在大姊面前跟帅天劲眉来眼去。

“佳佳,我看你再躺一下,等你完全好了,我们再开车回家。”梅佳丽所指的家不是“梅家茶庄”,而是梅家在台北天母购置的日式别墅。

很少人知道梅家在全台湾各地都投资了房地产,而且投资购买的都是走日式风格的别墅洋房,其实这正是梅牧讨好日籍爱妻的方式之一。

帅天劲这时候插话进来。“你们今天就要赶回中部?!不好吧?我看佳佳的情况好像……”

“佳佳的身体没那么脆弱。”梅佳丽当然知道要赶回中部太过勉强,不过她也不说破,其实她们姊妹这几天都会住在台北。

“天劲哥,我们是要回天母,不是茶庄。”可是,梅佳佳不配合,直接露馅。

其实,梅佳佳是故意的。

“真的吗?那太好了!”帅天劲眉尾飞扬,一听到梅佳丽会留在台北,迷人的笑意爬上俊容。

梅佳丽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真不晓得他在高兴什么?就算她留在台北,她也不会想见到他,更不会给他机会纠缠自己。

“佳佳,我去柜台结算诊疗费用,你躺著别起床,知道吗?”直接当他是隐形人,梅佳丽越过他,优雅窈窕的身影走出病房。

当梅佳丽离开之后,帅天劲迫不及待冲到病床边,询问梅佳佳。

“佳佳,给你一个回报天劲哥的机会,你告诉我,佳丽她为什么对男人敬而远之?”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帅天劲打算从了解梅佳丽的过去开始,这样一来,要追求她就会容易多了。

“我就知道你会问。快点,把你的耳朵靠过来,我告诉你!”

在梅佳量离开病房的这短短十分钟,梅佳佳把梅佳丽凄惨的初恋全盘说给帅天劲听。

帅天劲听了,眉头越锁越深,俊脸越来越凝重。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梅佳丽开车载著小妹返回天母别墅。

这里环境清幽,庭院更是种植了好几棵枫树,另一面则种了山樱,现在正值秋天时节,一片枫红将整座别墅染成浪漫迷人的颜色。

别墅的庭院灯光是经过名师设计的,每个角落都装设有隐藏式投射灯,每当晚上灯光一打亮,庭院的景致总是比白天还要美上几分,蒙胧迷离的气氛,常常引人驻足不舍离去。

洗过澡之后,梅佳丽穿著日式浴袍,坐在起居室的观景窗前,看著窗外迷人的景致。

“姊,你觉得天劲哥这个人怎么样?”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的梅佳佳,洗过热水澡之后,也裹著和大姊同款的精致浴袍,跑来起居室跟大姊挤在同一张贵妃椅上。

“不予置评。”梅佳丽让出一半的位置给小妹。

“姊,说说看嘛,不要这么冷淡,难道你看不出来天劲哥对你很有好感吗?”

“我没有特别注意。”又是冷冷淡淡的语气,梅佳丽摆明了不想提起帅天劲,不愿为这个外人浪费太多心思。

“少来了,你明明有注意,只是不想讲出来而已,我说的对不对?姊,我很想听听看你对天劲哥的看法嘛,这样我才能知道我该不该帮天劲哥追你啊!”但是梅佳佳不死心,还是缠著她猛问。

“他要你……帮忙追我?”梅佳丽的心跳漏了一拍,先前的冷淡面具终于龟裂。

“嗯。”梅佳佳点点头。“不过我还没答应他,我说我要问问你的看法再作决定。”

睁大黑白分明的圆眸,梅佳佳的眼神清澈澄净,任谁也不会怀疑她说话的可信度。“姊,你快说说看嘛,我现在正要作决定呢!”

“你很缠人呢,你知道吗?”梅佳丽不敌小妹的缠功,笑著柔柔她柔软的短发。

“不想被我缠住就快说吧!”哼哼,她的缠功不比帅天劲差喔。

“其实帅天劲外貌不错,看他那样子身家背景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是这些外在的东西并不吸引我,我看重的是男人的内心。”见梅佳佳那么坚持,梅佳丽只好说了。

她纯真的感情曾经被伤害过,所以她再也没有勇气和信心去碰触。

“嗯、嗯,我赞成姊的看法,男人的内心世界是挺复杂的,真的要彻底的了解和重视。”

看来梅佳佳好像偏向梅佳丽这边,也许她不会天真的想帮一个还不熟悉的外人来纠缠自己的姊姊了吧?

“很高兴你懂得我的想法,所以……”

“所以为了让你能进一步了解天劲哥的个性和内心,我决定帮天劲哥这个忙了!”孰料,梅佳佳还是支持帅天劲。

“佳佳,你有没有发烧不舒服?”

小妹搞错了吧?她的意思是,她跟帅天劲完全不熟,对于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她并不想让他有机会接近啊!

她的态度那么明显,精明的小妹怎么可能会不懂?!

“我好得很,头脑完全正常。”梅佳佳跳下贵妃椅,对大姊吐吐小粉舌。“姊,晚安,我去睡喽。”

梅佳丽还想跟她将话讲清楚,可是梅佳佳不给机会,道过晚安后就动作快速的溜进房间。

失笑的摇摇头,她不认为梅佳佳真有机会帮忙帅天劲,因为她们只在台北待三天,而等到她们回中部之后,她要忙工作,小妹要忙课业,哪还有空闲时间去理会帅天劲呢?

伸手关上观景窗的两扇窗户,梅佳量关掉起居室的灯光,只留一盏晕黄小夜灯,走回自己的房间躺上床,在安静温馨气氛的包围下,沉沉跌入梦乡。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梅佳佳前天晚上说的那些话,很可能只是一时兴起,因为昨天和今天她都很守分寸,没再提起帅天劲的事,而梅佳丽当然也很聪明的避开这个名字,让自己的耳根子清静些。

一整天,两姊妹发挥女人购物的疯狂因子,跑了两、三家大型知名百货,为自己还有家人采买新一季的衣物用品。

她们采买的东西全都交由商家以宅配方式送回中部去,这样一来她们可就轻松多了,不用提著大包小包的逛街。

“姊,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风格很独特的美式酒馆,我们去瞧瞧好不好?”梅佳佳忍了两天,终于逮住机会开始进行她的计划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涉足那类场所了?这样不太好吧?”梅佳丽神色怪异的看著小妹,她不认同年轻女孩涉足酒馆这种不当场所。

“姊,我们去嘛,我很想去尝试一下那种喝喝小酒,和大家打打扑克牌,让心情完全放松的感觉。哇~~一定超赞的。”梦幻似的眼神让人难以拒绝。“何况明天就是我的生日,就当是提前帮我庆生,让我体验一下成人的世界行不行?”

她都这样请求了,大姊应该不会不答应吧?

果然,梅佳丽拗不过小妹,点头应允了。

梅佳佳开心的拉著大姊穿梭在小巷内,很快就找到了那栋有著蓝色外墙、另类涂鸦风格的酒馆。

酒馆这时间才开门营业,里头没几个客人,两人一踏进装潢充满美式风格的酒馆内,就被一名身穿牛仔装、配戴枪套,头上还戴著牛仔帽的服务生迎进一间房间,那里头有张方形牌桌,还有专属的服务生为她们做送酒服务。

梅佳佳很开心的一边喝著调酒,一边玩著桌上的扑克牌。

“姊,你喝喝看嘛,味道甜甜酸酸的,很像田婶酿的梅酒喔。”她兴奋的催促大姊。

田婶是管家田叔的妻子,跟著丈夫在梅家工作已经有二十年之久。

梅佳丽被她说得有些心动,端起酒杯尝了一口,味道果然不赖。

“怎样?跟我形容的一样吧?”希望大姊会喜欢。

“嗯,的确很像田婶酿的梅酒。”梅佳丽又喝了一口,她逐渐放松紧绷的心情,在这特别的空间里,她享受著惬意的气氛。

当帅天劲进入小房间内时,看见的就是梅佳丽脸颊晕红、眼神迷蒙的美丽模样。

“这种酒的后劲强,你最好别喝太多。”他拉开椅子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凑近她的耳朵旁边,好心叮咛道。

正喝下最后一口酒的梅佳丽,睁大美目瞪著身旁也跟服务生一样做牛仔打扮的帅天劲。“你?!从哪边冒出来的?为什么也会在这里?”

不同的是,牛仔装穿在他身上,多了几分旷野游侠的味道,他的狂放帅气不是那些服务生所能比得上的。

他看著她喝光酒后伸舌恬唇的动作,喉咙不由得一紧。“我为什么也会在这边……佳佳她没告诉你吗?”

“这又关佳佳什么事?”轻轻拧起细致的眉,她转头找著梅佳佳。“佳佳人呢?刚刚不是还坐在这里?”

纤葱玉指指著她右边的空位。

“佳佳到外头去晃晃,很快就会回来。”其实当他拉椅子在她身旁坐下时,佳佳就溜出去了,小妹怕挨骂,先闪人为妙。“我是这间酒馆的老板之一,是我邀请佳佳带你来的,我打算让你好好的了解我,让我们彼此有发展感情的机会。”

认识他的人要是听见他这样对一个女人温言软语,用尽心机的要求对方给个追求机会,铁定会吓到昏倒。

因为他帅天劲向来桃花不断,身边不乏美女围绕,但偏偏流连花丛多年的他,空虚的心灵在见到梅佳丽的那一刻就深深的被掳获了。

梅佳量听了他的话之后,美眸瞪得像牛铃一样大,反应是惊恐无比。

可能是太过震惊、刺激过大的关系,让她当场唰地站了起来,抓起皮包打算闪人。

“再见,我去找梅佳佳。”她彻底拒绝被追求,因为现在的她还没准备好要接受新感情,也无法接受任何男人闯进她的心里面。

“你可以离开,我不会拦著你……”帅天劲伸手及时扯住她的手肘。“但是你这样逃避不是办法,就算你还没准备好接受我,还没忘记以前情感上所受的伤害,我都会对你展开我的追求计划。美丽的佳丽,你等著吧!”

表明态度后,他松开手,放开了她。

悔佳丽惊惧的捣著急速跳动的心口往房间外跑,微舱的脚步显示著她紧张不安的心情。

在blue的开放空间内,她迅速找到了梅佳佳,随即带著小妹离开酒馆。

一路上她闭嘴不谈刚刚和帅天劲的对话,只给了梅佳佳一句严正警告——

“你再帮忙他,否则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当自己的伤痛过往被家人以外的外人知道,那种难堪简直令人无法承受。

从台北返回茶庄之后,梅佳丽完全投入工作,她甚至当起工人来,到制茶工厂帮忙,这样的忙碌就是为了要忘掉那些难堪。

整整一个星期,她忙得彻底,也忙到连跟小妹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对于梅佳丽七天来都不理会她,梅佳佳心里觉得很歉疚,但却一点也不后悔自己做的事。因为她不希望大姊一直被困在过去的伤痕里面,她应该走出来,重新接受另一份感情。

而像帅天劲这般出色的男人,绝对值得大姊拥有。

“大小姐,有位帅先生找你。”从制茶工厂返回茶庄,已是黄昏时刻,今天的梅佳丽穿著一袭清雅古典的改良式旗袍。

梅佳量一听,转身就往外走。“田叔,叫他回去,以后别再来找我。”帅天劲三个字扎疼她的心口,她讨厌这个男人。

“大、大小姐,你要去哪里?天都快黑了……”管家当场傻眼。

大小姐怎么会这样失礼的对待已经等了很久的客人?

“我去外面走走,等客人离开了,自然会回来。”

走出茶庄,她这才看见停在门口右侧墙角的那辆跑车。刚刚她进门时没注意到,现在则看得很清楚。

她头也不回的朝制茶工厂方向走回去,打算到工厂后方的新茶圃去走一走,好避开帅天劲。

可是就在她以为自己顺利避开的同时,帅天劲已听见管家跟她的对话而踏出客厅外,并且看见她迷人窈窕的身影了。

他没让管家为难,直接离开茶庄,不过却不是驾车下山,反而跟随她的身影,一路走到制茶工厂后方。

帅天劲看见她突然停了脚步,知道自己被发现了,索性站在离她不远处,露出迷人的笑容等她转回身来。

过了两秒钟,梅佳丽果真转回身探看。

这一看,她面露怒气,抿著瑰润的粉唇,甩头大步朝茶圃旁的一条小径跑去。

帅天劲当场傻眼。

“喂,我有这么可怕吗?”这女人把他当瘟神啊?

不假思索的大步追上前去,他可不希望她发生什么意外,虽然这一带是梅家的土地,但天色已晚,她这样贸然往山里面跑,还是不太安全。

“你不要过来,我不想见到你。”穿著有点高度的鞋子跑步,很不舒服,但梅佳丽还是执意往前跑,不想面对看见帅天劲的尴尬。

“你快停下来!”他朝固执的她大吼。“你不想见我,我可以走,但你别再往里面跑了……”那太危险了。

帅天劲脑海才闪过这个念头,就看见她突然一个踉跄,接著就在布满尖石子的小径上跌倒。

“啊!,”摔倒在地的她,发出惊呼。

看见她跌倒,他心头一紧,急忙迈出几个大步,来到她身边蹲下,迅速将她扶起来。

“叫你别跑你还跑,你不要命了是不是!”一股又急又气的情绪冲上脑门,让他气不过,在将她扶起来的同时忍不住怒咒出声。

她的膝盖擦伤了,雪白细嫩的皮肤上有著被尖石刮出来、看起来颇为怵目惊心的血痕。

“我叫你不要靠近我,你也不当一回事啊!”忍著膝盖的疼痛,她想推开他,自己站起来。“你怎么这么烦人?真是陰魂不散!”

“你非得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吗?”他松手,对于她的抗拒感到受伤。“就连现在受了伤,也不要让我靠近?”

他站了起来,冷眼看著还坐在地上的她。

“对!请你立刻离开我的视线!”梅佳丽不顾优雅形象的大吼。

她真的不想面对他,因为这个对她而言仍算陌生的男人,知道她以前被初恋情人抛弃伤害的过往,这让她觉得狼狈,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好,如果我的出现真让你觉得丢脸难堪的话,我立即离开。”帅天劲像是能透视她的想法一样,尖锐的点出了她拒绝见到他的原因。

笔直的长腿挟带著怒气,迈大步离开这条隐密的小径。

他的脚程很快,就像是恨不得能马上插翅飞走一样,快速的离开她的视线之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