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上午你去银行时,有人来找你喔。”梅佳佳等了大姊一个早上,直到中午才见到梅佳丽踏进玄关,她马上迫下及待跑来报告。

“谁找我?”折腾了一个上午的梅佳丽,坐在玄关的矮凳上脱去高跟鞋,一脸疲惫。

这三个小时下来,她得处理薪资的事,还得将车子送修,更得挪出时间赶走那个撞毁她车子的男人。

那个男的也不晓得是哪根筋不对劲,一直缠著她,让向来跟男人尽量保持距离的她烦到快要发疯。

“一个姓‘帅”的帅哥。”

梅佳佳的话,让梅佳丽脱鞋子的动作僵止不动。

“佳佳,你再说一遍,是谁找我?”一定是她听错了!

“他叫帅天劲,是个大帅哥,他说他是你的朋友,想见你一面。”梅佳佳又重复一次。她很好奇,一向很少跟男人来往的大姊,哪来这号朋友?

看来她没听错。

“他不是我的朋友!”梅佳丽没好气的将鞋子摆进鞋柜里,脑海里全被帅天劲那张刺眼的笑脸给占据。

用力甩开那缠人的身影,她抚著微痛的额头,踏进屋子里。

“大姊,你到底认不认识帅天劲?他是不是你在学校偷交的男朋友?”高中刚毕业的梅佳佳对爱情可是充满了憧憬。

想当年梅佳丽才十八岁的时候,也曾偷偷在心中爱慕著学校的学生会会长,乔穆。

乔穆不仅人长得斯文俊雅,功课很好,体育也很棒,还弹得一手好琴,最重要的是,他在梅佳丽鼓起勇气想向他告白的前夕,主动对梅佳丽提出交往的要求。

这对梅佳丽来讲,是多么幸运的事呀!

十八岁的她,以为自己受了上天的眷顾,拥有了一个出色的男友。

但是好景不常,就在她对乔穆的爱意不断滋长时,却在无意问发现乔穆提出跟她交往的请求,只是为了探查“梅家茶庄”的制茶秘方。

原来乔穆的父亲是另一家茶园的主人,他们乔家因为茶叶生意一再被梅家抢走,所以便利用乔穆来骗取她的感情。

当梅佳丽得知这件事时,简直是晴天霹雳!她立刻找乔穆对质,希望乔穆并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才接近她,别伤害她纯真的心灵。

可是,乔穆承认了,他告诉她自己是受了大人的唆使才接近她,并且很后悔的跟她道歉,还请求她的原谅……

这件年少往事,让梅佳丽对爱情的幻想全部破灭,从此对男人敬而远之。

“佳佳,你别乱说话,当心我拧了你的舌头。”美丽明眸恼火的瞪向小妹,梅佳丽心想自己就算要交男友,也不会去交帅天劲这种花花公子型的男人。

“好嘛,不说就不说。”梅佳佳吐了吐舌头,识相的不敢再绕著这个话题转。

“这是他留下来的名片,他要我交给你,拿去吧。任务达成,我要去看书喽。”

她将名片塞进梅佳丽的手中,自己飞快溜进书房去了。

梅佳丽皱著细致的眉头,瞪著手中的名片,“帅天劲”三个字跃入她的眸子里,烙进她的脑海,让她的眉头锁得更深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堂堂搏击高手,却被一个只懂得防身术的女人过肩摔,还将右边肩膀摔肿,瘀血一片。

罗伯一扫这几天来金钱损失的陰霾,难得开心的放声大笑,笑得嘴角都要咧到耳朵了。

“告诉我,那女人是谁?”罗伯很想认识这位奇女子,他猜对方八成是个虎背熊腰的勇猛女人。

“我一点也不想满足你的好奇心。”没事就快滚,还赖在他这边干么?

带著肩伤返回海边住处的帅天劲,没想到会被在门口等候的罗伯将自己的糗样给瞧个正著。

呿!被女人过肩摔,就被他笑得如此刺目,万一让罗伯知道对方还是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弱女子,他不就要笑到天亮才肯罢休?

“说嘛,我真的很好奇,你要是不告诉我的话,我怕我今天晚上会睡不著。”失眠很痛苦的呢,这位帅哥就行行好,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陨。

帅天劲瞪著罗伯不断搓手的讨厌模样,瞪著他那很刺眼的笑容,冷哼一声,索性比了个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不说就是不说。

打开门,他迅速闪进屋内,原本想把罗伯拒于门外,但是罗伯块头大又力大无穷,轻易就将快要关上的门给挤开,硬是闯进屋里来。

“喂,兄弟,你也未免太没义气了吧?”

想把他摒除于门外?!门都没有!

他罗伯今天既然专程来等人,可就不会那么好打发。

“你再啰唆一句,相不相信我会表现得更没义气?”他停下脚步,回头凉凉的看著罗伯。“快说,你找我有什么事?我今天不想招待客人,你说完就赶快闪人。”快走快定,他需要一个默哀自己被女人拒绝的独自空间。

“哎,好好好,我说完就滚,行了吧?”看来他这位兄弟的火气还真是不小,再闹下去等于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

“你到底说是不说?”一屁股坐上白色皮面沙发,帅天劲扬高下巴,对著前方酒柜的玻璃镜面,龇牙咧嘴的审视著右边肩膀的瘀伤。

“咳,我来找你还不是老事一件,就是钱的问题……”酒馆重新装修的损失,他没钱可以拿出来付装修费,今天是专程来跟合伙人帅天劲打商量的。

“你别告诉我你又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你那个每天喊穷的前妻了!”凌厉的眼神斜瞟过去,帅天劲用膝盖想也知道罗伯是来跟他周转现金的。

“兄弟,别这样说嘛,她是真的不好过,身边又带著我儿子,我不能不管。”做人要有道义,他前妻抚养孩子很辛苦,他当然也得付一半心力。

“你确定那孩子是你的?”

别看罗伯块头大,一副生人勿近的凶样,其实他有一副菩萨心肠,尤其是在面对前妻装穷要钱的时候。

罗伯脸色一僵。“帅天劲,有些话不要乱说。”他最不能忍受别人质疑这一点,好像他罗伯是被前妻给戴绿帽一样。

他和前妻是因为个性不合才会分手,不是因为前妻在外偷人、移情别恋所致。这些话他不知已经跟帅天劲说过多少遍了,可他却总是抱持著怀疑的态度。

“好、好,不说不说。”他也懒得说了。“钱我会先垫,不过往后每个月的营业收入先归我收,直到你欠的债还清,你才可以分享营收。”

朋友间的金钱往来还是要分清楚,免得以后撕破脸,这是帅天劲的坚持。

其实他的坚持是另有目的的,就是不希望让罗伯的钱再被他那贪得无餍的前妻给骗走。

“天劲,你真是我的好兄弟!”罗伯听了大乐,兴奋的走过来,大手拍向他的肩膀。

“嘶!|”帅天劲当场变脸。

他的右边肩膀因为摔伤而瘀血,而罗伯就这么用力打下去……真是要命喔!

罗伯瞪著帅天劲因疼痛而扭曲变形的俊脸,抖著将手收回来。“我话说完了,拜拜。”

转身冲出屋外,他溜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帅天劲的肌肉痛了两天,经过专业推拿师的按摩推拿后,在第三天才稍微好一点。

这天早上,大哥帅天威打电话来催,要他交出梅家茶庄的勘查照片,帅天劲苦笑著告诉大哥,他还没空去拍摄制茶工厂的部分,请大哥耐心一点等。

那端的帅天威气到脸色发青,威胁帅天劲,假如他没在三天内交出所有照片资料,就将准备付给他的款项全部冻结。

帅天劲是不怕钱被冻结啦,反正他就是钱多嘛!所以呢,他皮皮的要大哥尽管冻结没关系。

帅天威眼见威胁不了弟弟,只好改变策略,表示决定撤换掉帅天劲,找别人去当商业间谍。

这怎么得了?!要是撤换掉他的话,梅佳丽的优雅美丽不就会落入其他男人的眼中?

帅天劲立刻紧张的告诉大哥。“大哥,我看这样吧,我今天就再去拍些独家照片,三天内我会亲自将照片拿过去给你,这样总行了吧?”

“行,当然行。”得逞的帅天威满意的挂了电话。

这两兄弟间好像老爱威胁来威胁去的,感情似乎有点不睦。

“哼,那么得意,下次我一定会找机会扳回一城。”挂上电话,帅天劲嘴脸一变,咒骂起大哥的不近人情。

骂够了,他随即出门去找罗伯,他的拍摄工作总是少下了罗伯这个搭档。

三个小时后,罗伯和帅天劲二度来到梅家茶庄。

这回两人换了个地点,躲藏在制茶工厂旁边,在每个可以窥探到工厂内部作业的窗口拍下照片。

“对了,上回你不是拍了一个女人的照片吗?照片勒,我怎么都没看见?”罗伯只是来帮忙背摄影器材,这次出勤一样无聊得很,只好找话题聊天解闷。

“什么照片?”正在更换镜头的帅天劲,摆明了在装傻。

“就是上次穿著旗袍走出房子的那个女人,她到底长得怎样?美不美?”白了兄弟一眼,这个人向来只要谈到女人都很起劲,怎么今天却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喔~~你说的是那个女人啊!”语气很造作,他恍然大悟的表情还真假。“我记起来了,那张照片照得很模糊,根本看不清楚那女人美不美,我看了几遍研究不出来,就丢了。”

帅天劲脸色不变的扯著谎。

“你还真现实,看不出人家的美就将照片丢掉,还真符合你爱玩弄女人的花花公子形象。”罗伯信以为真,没有怀疑。

“喂,是兄弟的话,讲话就别太机车。”什么爱玩弄女人的花花公子形象?这简直是毁谤!

帅天劲冷冷一哼,换好镜头的他开始往另一个窗口移动。

工厂里的工作人员都很专注在自己的工作上,显然没人会多心注意外头正有人鬼鬼祟祟的偷拍照片。

“以前讲你,你都没反应,今天怎么反应这么大?”很奇怪!

“以前是懒得理你,现在是很想扁你。”喀嚓、喀嚓连拍了好几张制茶工厂的作业情形,又换上另一个摄影镜头时,帅天劲心头突然浮起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既然想追梅佳丽,却还受雇于大哥,当间谍搜集梅家的机密资料和照片,这两件事好像有冲突……

嗯,不是“好像”有冲突,而是真的有冲突!

“嘿,你怎么不拍了?发什么呆?”他这个伙伴今天真有点怪怪的!

“罗伯,我决定下帮我大哥做事了,这个差事我要推掉。”迅速收起摄影器材,他正色的跟罗伯说出他的决定。

“啊?你吃错药了吗?你不接这差事,我们不就没赚头了?兄弟,我还指望拿这笔钱过日子好不好?”五十万的酬劳就这么飞了,难怪罗伯急著抗议。

他现在缺钱缺得紧哪!

“你放心,你的酬劳我还是会付给你,就从我帮你垫出去整修酒馆的钱里头扣除,不会让你吃亏的。”帅天劲还算有良心,自行掏腰包支付罗伯的酬劳。

哎,兄弟都这么讲义气了,他罗伯当然没意见。

“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回台北?”

“对,立刻返回台北。”

他要回去当面向大哥回绝这份差事。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梅佳丽没想到,她难得和妹妹梅佳佳到台北逛街,采买新一季的衣物鞋子,竟然也会遇到帅天劲——

她就坐在百货公司二楼的咖啡馆,喝著咖啡、享用戚风蛋糕。梅佳佳正好去上洗手间,桌位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结果突然间对座却塞进一个高大劲瘦的男人,破坏此刻的恬适宁静气氛。

她抬头一瞧,想赶走这位坐错位子的人,却当场惊愕不已。

“怎么又是你?!”半个月不到碰上两次面,梅佳丽不知道自己跟这个男人之间到底是不是有孽缘?

“我叫帅天劲,你还记得吧?”其实帅天劲的惊讶不会比梅佳丽来得少,这一阵子他一直苦思著如何制造机会追求梅佳丽,不料办法还没想出来,却意外的让他在百货公司闲晃时遇见了她。

这可真是天赐机缘啊!不好好把握怎行?

“一点都没印象。”梅佳丽冷凝著脸色还是很美,具有一种独特的韵味。

“没印象?那你刚刚那句‘怎么又是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乱掰的吗?帅天劲涎著英俊笑脸,得意地看著眼前美丽清冷的佳人。

“莫名其妙就冒出来的。”她瞪他,很讨厌他那一脸刺目的笑容。“这里是我的桌位,先生麻烦你移驾尊婰到别桌去,别干扰我喝咖啡的好心情好吗?”

“不好。”他哪肯错失这个机会!帅天劲想也未想就拒绝。

“你到底想怎样?”梅佳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对这男人超没耐性应付,她讨厌跟他瞎搅和,更厌恶他那摆明著积极想追求她的企图。

“我来付你修车费。”突然间灵光一闪,帅天劲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

之前他怎么一直没想到这个可以光明正大接近她的借口呢?真是白白错失了大好机会呀!

不过现在拿出来用也不迟,这样他就可以赖在她面前,欣赏她充满古典韵味的美丽。

“谢谢,那点小钱我还没放在眼底,你只要现在离开,我可以不收你一毛钱。”挥挥细白素手,她撇开娇美的脸蛋,看著玻璃帷幕外的街景,摆明了不想理人。

“如果我不离开呢?是不是就得支付我该付的费用?我想你的意思应该是这样,那我为了负起责任,当然得留下来不可。”谁知帅天劲有够死皮赖脸,竟然坚持赖下来。

梅佳丽一双美目燃起两簇小小火焰,射向他。“你缠著我到底有什么目的?”在她眼中,他是一只赶不走的烦人苍蝇。

“我缠著你?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我只是想付清修车费用,努力维持我向来良好的信用。”帅苍蝇极力想扭转自己在美人心目中的形象。

“好,既然你执意要付清费用,那就拿来吧!”纤纤素手在他面前摊开,等他付钱。

“多少?”她的掌心细嫩白皙,肤质真是好。

“十二万。”梅佳丽将修车的费用乘以两倍,他总该知难而退了吧?

“十二万?!”他的声音突然扬高,俊目瞠大来。

“嫌贵?那就别付,只要你马上闪人——”

“不!我坚持付费,只是我得先看到修车单上面的金额才算数。”他的坚持惹恼了梅佳丽,在梅佳丽又动肝火前,他乖乖起身,拿出名片摆在桌面上。“这样吧,我留名片给你,你回去后将修车明细传真给我,我确认金额后一定马上付款。如果你没打电话给我,那我会怞空到梅家茶庄走一趟,亲自把钱送过去。”

这样一来,就不怕她不主动跟他联系了。

目的达成之后,帅天劲吹著口哨走出咖啡馆,他的帅气潇洒和充满时尚感的发型装扮,赢来周遭女性们的爱慕目光,可是这些目光当中就独独缺了梅佳丽的。

看样子,他还得再多加把劲追求佳人才行。

帅天劲前脚一走,梅佳佳后脚就回到咖啡馆里,她白著一张秀气漂亮的脸蛋,一手捣著腹部。

“姊,刚刚跟你说话的那个人是不是帅天劲?”坐在大姊对面,梅佳佳的声音有气无力。

“你认识他?”梅佳丽将名片随手扫到一边,“帅天劲”三个字令她心头一阵烦乱,同时也很纳闷小妹怎么会跟那男人认识?

“你忘了吗?上回他来家里找你,就是我接待他的呀。”她跟帅天劲见过一次面,像他这么帅又有型的男人,总是会令人印象深刻。“原来大姊今天跟他有约喔,难怪会专程来台北走动。”

梅佳佳误解了,但是梅佳丽懒得跟她解释。

“别谈他了,说说你自己,怎么会脸色自得吓人?”她担心的看著小妹。

“喔……我那个突然间来了,肚子好痛,痛得我四肢都在发抖……”不提还好,这一提她又开始觉得自己的肚子出现痉挛揪痛的现象。

“那你不早说,还撑著跟我瞎聊?”真是不要命了。“我扶你起来,带你到附近的妇产科去做检查,拿药服用。”

急忙收拾好皮包,梅佳丽一手拎著皮包和两个大纸袋,一手扶著梅佳佳,迅速离开咖啡馆。

随著购物人潮下到一楼,梅佳丽正想找服务人员询问附近有没有诊所,突然间眼前却冒出一个高大黑影。

“佳佳怎么了?”来人是陰魂不散的帅天劲,他也刚好要离开百货公司,很巧的又遇见了梅佳丽。

梅佳丽抬头,白他一眼。“别挡路,佳佳人很不舒服。”说著,她扶著小妹绕过帅天劲,朝前方走去。

“她看起来情况不太好耶。”岂止不舒服而已,瞧她连脸蛋都发白,额头还冒著冷汗呢!“我来抱她好了,我朋友在附近有间诊所,你跟我来.”他跨一大步抱起梅佳佳,接著就指示梅佳量跟他走。

“喂,你这个人……”梅佳丽压根儿不相信他,还没同意接受他的帮忙,但却已经被他抢先一步。

“快跟我走。”不容她拒绝,这个忙他帮定了。

帅天劲很快的走往百货公司后方,那里有一条热闹的街道,街道上有各式商店,也有牙科和一般的诊所。

他果然没有欺骗她,当真抱著梅佳佳进入某间装潢明亮高雅的私人诊所内,一入内就直闯诊疗室,跳过挂号排队候诊这一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