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家一直以来都是以种茶为业。

打从曾祖父梅之光买下一大片山坡地种茶开始,梅家由务农小户开始在地方上发迹,经过三代六十年的耕耘努力,如今梅家茶庄坚持手采制茶、限量生产的茶叶,已经在国内非常有名气。

也因为限量产茶,所以销售量并不高,但茶的售价却是一般高级茶叶的好几倍,获利相当丰厚。

一直到今天,梅家茶庄在第三代继承人梅牧的管理下,抱持著永续经营、品质至上的理念,所生产的茶叶非常受到欢迎及肯定,只要梅家的后代子孙能守住这片茶园,专心经营,往后的日子绝对是衣食无忧、富裕好过。

梅佳丽和梅佳佳身为梅家的第四代子孙,也是梅家茶庄未来的继承人,两姊妹都很守本分,一点也不受那些积极想跟梅家茶庄合作的外人影响,一再拒绝将茶叶外销全球,赚取更丰厚惊人的利润。

但是,就算梅家茶庄一再婉拒外界的好意,表明不愿意跟任何食品企业公司合作,可偏偏就是有人不死心,三不五时登门拜访,甚至连追求和联姻的戏码都用上了,目的就是要拿到梅家茶庄的经营权,还有那片每年生产冠军好茶的肥沃土地。

“佳佳,今天好像都没人来拜访,让大家耳根子总算清静多了。”说话的是梅佳丽,梅家长孙女,也是将来梅家茶庄的准继承人。

今年二十四岁的梅佳丽,刚拿下管理硕士学位,年轻貌美又带点成熟风韵的她身穿一套出自上海名师的改良式旗袍,将娇柔婀娜的身段展露得完美迷人又充满古典韵味。

“管家都没进来通报,爸也都待在他的书房没出来,应该是没人来打扰了吧?这样也好,我现在开始可以专心看书准备考试了,不用每天被来访的客人吵。”

应话的是梅佳佳,梅家二孙女,今年才十七岁,甫自高中毕业,正在准备升学考。

“嗯,从现在起你好好的看书,就算有人来打扰也别管,爸在家的时候由爸挡,要不我也会负责出面,你不用费心。”梅佳丽边说边退出了房间,轻轻将雕花门扇给关上,把幽静的空间留给妹妹。

踏上蜿蜒回廊,她来到了大厅。

这栋屋子纯日式的风格是出自曾在日本京都留学的父亲之手,也是日籍母亲的最爱。

是的,梅佳丽和梅佳佳两姊妹有一半的日本血统,她们的母亲田岛幸子还是日本知名画家田岛边之女,而且她承袭了画家父亲的艺术才能,同样也画了一手好画。

而梅佳丽和梅佳佳,除了同样对画画跟艺术相当有研究和兴趣外,更是遗传了父亲的聪明头脑。

在她们姊妹身上,可以看见上天对她们的厚爱程度不但给了她们财富,还有美貌、聪明的脑袋和艺术才能。

“大小姐,你要出门了是吗?你要自己开车还是让司机送你?”管家从外面走进屋里,看见梅佳丽手里捧著几本陈旧却保存良好的日文书籍,以为她又要下山到市区的旧书摊换书。

“不,我没有要下山。”梅佳丽摇摇头,她将手里的书本放在柜子上。“我先去茶园走走,回来再看书。”

今天太阳不大,天气凉爽,很适合到外头走动走动。

“好的,大小姐请慢走。”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一部跑车在梅家茶庄旁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了两名高大的男人,一个是东方男子,另一个则是身材粗犷的外国男人,两人同样背著精良的摄影器材。

他们迅速移动到茶园旁边的树林里,而驾驶跑车的人动作很快的回转,朝著山下驶离。

很快的,两名男子找了个可以眺望茶园又能隐藏住自己的最佳位置。

东方男子手脚俐落的爬到树上,靠坐在粗树干上,开始准备摄影器材。

另一个外国男子也有样学样,爬上另一根粗壮的树枝,不过他并没有动手拿出摄影器材,而是抱著器材坐在树枝上纳凉。

“我们应该开直升机来拍摄的,像这样躲躲藏藏的,简直跟小偷没两样。”外国男子名叫罗伯,这趟行动他自认英雄无用武之地,一坐下来就开始抱怨。

“去!这里可是台湾,哪那么容易找架直升机来拍照?况且要是因此被梅家发现我们的目的,不就白费工夫了吗?”回话的是帅天劲,今天担任“间谍摄影师”一职。

他灵巧的更换著高倍数的相机镜头,很快便将山坡上一大片广大的茶圃纳入镜头底下,并将茶圃尽头的那片梅树林也拍了下来。

会拍下这片茶圃其实是受了大哥帅天威的请托,因为“天威食品经销”一直积极想跟“梅家茶庄”合作,希望能将梅家独家的手工制茶技巧,联合最新的制茶技术,提升茶叶产量,然后进一步开拓国外市场,共同创造更大的商业利益。

可是“天威食品”这个合作计划却得不到“梅家茶庄”的青睐,从头到尾都是“天威食品”自己一头热,梅家茶庄则是彻彻底底的冷处理。

碰了两年的壁,身为“天威食品”总经理的帅天威火大了,从上个星期开始,他就决定改变计划,干脆自己收购茶园来种茶产茶。

不过产茶技术并不像种青菜萝卜那样简单,这其中可是有很大的学问,身为门外汉的帅天威,除了从一些老经验制茶专家身上取得经验指导之外,还要搜集“梅家茶庄”独家手采制茶技巧的一些资料。

而搜集资料的第一步,就是先拍下梅家茶庄的茶圃和制茶工厂概况。

帅天威这招实在不怎么光明正大,但在商场上就是要这样尔虞我诈才能生存,他也不过是运用一下商业手段而已。

或许这些资料并没有很大的实质帮助,但多搜集资料总比没搜集的好,而这就是为什么堂堂知名摄影师帅天劲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

他受雇于大哥帅天威,摇身一变成为商业间谍,前来拍摄梅家茶庄的茶园动静与概况。

“哇,那边有个瘦瘦的女人从茶庄走出来,她会不会是梅家小姐?”不知拍了多久,无聊的罗伯一见到女人,眼睛就发亮。

他直盯著刚从梅家日式大宅走出来的纤细人影,对那片绿色茶圃半点兴趣都没有。

“在哪里?”帅天劲也是男人,有女人出现当然也得看一点,谁叫这片茶田太不诱人,看多了还真是无趣。

“在大门口。”

“嗯,我看见了。”喀嚓、喀嚓,又拍下几张制茶工厂的照片后,帅天劲将镜头转向罗伯所指的梅家大宅门口。“远远看身材还不赖,不过就不知道近看的话长相美不美了?”希望别让人太失望的好。

“你拿长镜头拍下来不就得了?”

“这还用你说吗?”帅天劲已经动手从罗伯身上背著的器材中,翻找出长镜头了。

身为专业摄影师,他可是拥有世界顶级的精密摄影器材。

很快的将镜头换好后,他再将镜头对准正走出门的梅佳丽,而拍下照片的那一刻,正好有一阵风扬过,吹乱了她的头发和裙摆。

“啊哈!拍到了!”在她转身时的惊鸿一瞥,帅天劲将梅佳丽的美貌烙进眼底。“我保证绝对是货真价实的美女一枚!”

拍完照片,他动作迅速的开始将摄影器材装进袋子里。

“是吗?我开始期待照片洗出来的结果,希望你不是在诓我!”罗伯的兴趣也被挑了起来。“喂,你要走了吗?”美女走远了,罗伯也没兴趣再多停留,想要早点回台北去找乐子。

“嗯,是该走了。”不一会儿,摄影器材收妥,帅天劲爬下树,在树下站定。

罗伯也从树上下来,拿出手机跟开车的另一个人手联络。

趁梅佳丽走进制茶工厂时,他们迅速跑过茶田,往产业道路拔足狂奔,并在途中搭上跑车,离开山区。

三个小时后,他们回到了台北市区。

罗伯将身上带著的所有器材全部交还给帅天劲,完成了今天的任务。

“晚上十点在blue见面。”帅天劲开著自己的车子要返回住处以前,跟罗伯约定好。

blue是帅天劲和罗伯合伙的美式酒馆,位于东区地段昂贵的巷子内,蓝色涂鸦的独栋建筑物是酒馆的活广告。

只要是营业时间,酒馆一定高朋满座,生意相当的好。

“好,晚上你记得把照片带来,不准关起门自己独享!”罗伯站在车子外说道,语气不像是开玩笑,显然他对那位美女真的相当感兴趣。

“遵命,我敬爱的罗伯老大!”故作正经的抬手行礼后,帅天劲驾著车扬长而去。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一声轻佻的口哨声从帅天劲薄而有型的性感唇瓣间吹了出来。

将洗出来的照片夹在绳子上,微仰头看著越来越清晰的照片,帅天劲竟然被照片中的古典美女给吸引住。

他眯起眼仔细看著美女的五官、表情和身段。

天~~这简直是上帝的完美之作!

第一名模比起照片中的女人来,简直逊掉了。

帅天劲感觉自己心跳加速,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因为照片中的美女活络起来……他决定找机会接近这个美女,拿出他帅家男人的魅力,泡她。

欸,他有多久没泡妞了?

自从他跟模特儿艾咪分手,被她激进的情绪给吓坏之后,已经有两个多月不敢碰女人这种情绪化的动物了。

呼——好长的时间啊!

将近七十天没跟女人来往,这已经破了他帅天劲的纪录!

不过,从现在起,他不会再让纪录增长——因为他决定从明天开始接近梅家小姐。

蓦地,手机响起,打破了帅天劲独处的宁静。

他拉开门扇走出工作室,来到外面的客厅。

这是栋临海别墅,客厅的两面墙设计成整片的落地窗,可以清楚看见海浪拍打沙滩、海天一色的壮阔景致。

“这么早找我做什么?”从手机铃声可以听出是工作伙伴罗伯打来的,他接起电话劈头就问。

看看手腕上的机械表,时间不过才七点钟,blue刚开门营业,还没到他们平常到店里巡视的时间。

“你以为我爱找你吗?”那头,罗伯骂了句不雅的话。“刚刚阿迈才开店门,就涌进一批黑衣人来闹场,现在他们正在砸场子,我马上要过去协助阿迈,你也立刻赶过来!”

说完,不等帅天劲回应,罗伯就将电话挂了。

没办法,事态紧急,他没空跟好友闲聊哈啦。

帅天劲一获得消息,马上冲出门,驾车急速赶过去。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现场一片混乱。

由于帅天劲住得远,无法及时赶到现场,因此跟他同样是柔道及搏击高手的罗伯,在率先抵达酒馆后就加入了战局,连同阿迈等店员们跟前来闹事的黑衣人对打。

原本还占上风的黑衣人,在块头大、功夫强的罗伯出现之后,马上被打得落花流水、弃甲投降,有几个黑衣人更是乘机逃之夭夭。

当混乱结束,只剩下两个被揍得鼻青脸肿、来不及逃走的黑衣人还躺在地板上哀嚎,现场一片狼藉,吧台内的酒瓶几乎通通被砸烂,营业区域的桌椅也多数被砸毁。

帅天劲在赶到酒馆之后,看见现场的惨况,脸部一片陰黑。

“说,是谁唆使的?”块头大的罗伯,一手各抓一个穿黑衣服的毛头小子,鹰眼逼视著不断发出哀嚎的两人。“不说的话,我就让你们两个的头接吻!”

两颗头用力撞在一起,应该很痛。

“是……大头要我们来砸场的……”其中一个吓得马上招认。

“大头?”帅天劲一脸陰厉,气势强大的走过来揪住说话少年的头发,将他的脸抬高。“混哪里的?”

“大、大头是我们老大的绰号,他喜欢酒馆里的女服务生田恩,可是田恩不肯理我们老大,所以老大不爽,就命令我们来砸酒馆……”他希望自己透露消息后,这两个男人可以放他们一马。

“田恩?只因田恩不甩你们老大,你们就跑来砸场”混蛋!他还以为是同业来捣乱的,刚刚在开车过来的途中,还不断在脑海中过滤附近可能出手的店家……结果咧?来捣乱的居然是连帮派名称都没有的小混混

帅天劲一张俊脸气到扭曲变形,两手的指关节喀喀作响,最后他终究忍不住火气,抡拳朝另一名始终不肯开口、表情又倔傲的黑衣小毛头揍去。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罗伯及时闭上眼,躲开那暴力的一秒钟。

“这里先交给你,我去报警。”发泄完怒气的帅天劲转身走出酒馆,到外头掏出手机打电话到警局。

原以为只要知道主嫌是谁,就能揪出人来负责赔偿店里的损失,没想到结果竟然只是不知名的小混混来闹事,这下他恐怕只能自认倒楣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一直到天亮,帅天劲才从酒馆返家。

酒馆里大部分的装潢和生财器具都被损毁,初估大概需要两个星期的时间重新装潢整修,暂时无法营业,损失可不少。

不过这点损失帅天劲一点也没放在眼底,因为当初他会投资酒馆只是觉得好玩罢了,倒是合伙的罗伯一整晚的脸色都难看到不行!

身为专机机师的罗伯,收入比他这个知名摄影师要少很多,虽然只是投资几十万的小股东,但是那笔钱已经是他全部的财产,算起来,酒馆可是罗伯的第二事业,如今眼看索赔无望,身为酒馆股东的两人又得出一大笔资金来整修,难怪他的心情会那么恶劣。

折腾了一个晚上真够累的,帅天劲洗了个澡后,便上床补眠。

但是,当他躺在大床闭上眼时,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照片中古典美女的身影……

心思被占据、睡意被驱走,让他翻来覆去一直睡不著,过了半小时后,他暂时放弃睡眠,下床打电话给大哥帅天威。

“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帅天威在八点五十分接到弟弟的电话时,人正在车上,赶著进公司开早会。

“我是还没躺上床。”面对大哥的揶揄,帅天劲没好气地应道。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夜猫子转性了。”边开车边讲手机不太符合交通规则,帅天威觑得一个机会,将车子俐落的停到路边的停车格。“说吧,一大早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我只有两分钟的时间听。”

“我需要梅家人的资料,尤其梅家的女人,给我一份完整的调查报告,资料越详细越好,最好还附上照片。”

“你要这个做什么?你不会是想藉工作之便泡妞吧?”这个花心的弟弟,连工作都爱拿女人来搅和,帅天威很不以为然。

“我泡我的妞又不会妨碍你交代的工作,你紧张什么?肯不肯一句话,要不我自己花时间去找……”他会拿工作时间来找梅家人的资料,这样一来,正事就得先被搁在一旁。

帅天威当然听得懂弟弟的威胁。

“过两天就把资料给你,你要过来拿还是我快递寄过去?”换他口气不佳了。

“我过去拿。”得逞!

帅天劲咧嘴帅气笑开,挂上电话后,他安心惬意的躺回床上,睡了一场好觉。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结束了四年的学校住宿生活后,回到老家来住,说实在的,梅佳丽还真有点儿适应困难。

不过再怎么不适应,她还是尽力融入家人的生活,另外也认真接手父亲所交代下来的事情,好为将来继承“梅家茶庄”做准备。

“大小姐,车子准备好了。”

每个月的五号跟十五号,分别是茶庄发薪以及支付往来厂商款项的日子,今天正好是发薪日,所以她要到山下市区的银行提领现金。

现在用现金发薪水的公司企业已经很少了,但是茶庄这边还是采取现金支付,主要是因为在茶庄工作的人大部分都是山上的居民,他们很少用到银行户头,提款卡的使用次数也少之又少,所以依旧维持发放现金的传统。

今天梅佳丽改以一套裤装现身。“好,我马上出门。”通常只要是到银行或是厂商那边处理事情,她的打扮总是展现出俐落简洁的风格。

她开著福斯的翠绿色复古小车,沿著熟悉的山路,以极缓的速度往山下走。

这辆车从四年前进学校读书时买下之后,就陪她到现在。原本这款车型并不适合长期跑山路,开回山上来当代步车实在不是很妥当,但是她对这部车已经有了感情,说要割舍还真是没办法,所以就留在身边偶尔开开。

车速很慢,梅佳丽沿途欣赏风景,突然间对面车道一辆宝蓝色跑车飙上山来,从她身边呼啸而过,让她吓了一跳。

猛然踩住煞车,她惊魂未定的拍拍胸口,并回头看著绝尘而去的宝蓝色车尾,心里想著这时候有谁会开跑车上山?

山上只有他们梅家茶庄一户大庄园和制茶工厂,至于其他人住的地方都聚集在山腰的小村落,所以会上山的人通常都是梅家茶庄的朋友或厂商。

在她认识的人里面,没有人开那种招摇的跑车啊!

“一定又是一个不认识路的路痴。”重新上路,她把车速加快,免得待会儿被那辆发现走错路而掉头下山的跑车追著跑。

车速保持平稳微快的速度,梅佳丽刚好在银行正要开门营业时抵达,分秒不差。

“咦!怎么不见那辆车下山来?”开门下车,她这才想起刚刚飙上山的那辆跑车。

心里正纳闷想著,突然间身后传来紧急煞车声。

“吱——砰!”

刺耳尖锐的声音瞬间停止,接著是一声碰撞的巨响。

站在车子旁边的梅佳丽骇然怔住,她还来不及回头寻找那尖锐煞车声来自何方,就被自己身旁突然间用力晃动的车子给吓著。

是她的车……被撞了

美丽的瞳眸睁得特大,她不敢相信有人这样鲁莽,竟然撞上她刻意停在很角落的小车!还害她的车子车尾凹了一大块,白烟直往上冒……

“是、是谁做、的好事?”

缓缓转过窈窕身子,瞪著那辆车头吻著她车子的宝蓝色跑车,她颤抖的声音和发白的脸色,让她看起来很娇怜,好像随时要昏倒一样。

“唉呀,真是抱歉,我刚刚为了闪躲一只流浪狗闪了神,结果却撞上你的车子,真是对不起!”帅天劲及时下车,伸出手臂轻搂住她细盈的粉肩,好心给她支撑,免得她当场晕倒在地,那就难看了。

“哪来的流浪狗?我怎么没看见?”她只看见自己的车凹了一个大窟窿,还有他该死的手想吃她的豆腐!

“流浪狗早跑了,你当然来不及看见。”她看起来好脆弱,好像受了很大的打击,一副娇柔纤细的模样,让帅天劲心跳加速,全身细胞亢奋不已。

就是她!

梅家茶庄的大小姐梅佳丽,他追定她了!

就在帅天劲搂著她搂得乐陶陶,正想进一步藉由撞车理赔的事情跟她拉拢关系时,梅佳丽却伸手扣住他环在她肩膀的手腕,紧接著一个俐落的动作,便让毫无防备的帅天劲当场来个漂亮的过肩摔。

“啊——”这是帅天劲惊恐的叫声。

“砰!”这是他被摔到自己跑车车顶的巨响。

他四脚朝天、浑身骨头像散了似的躺在车顶,俊脸难掩惊惧的瞪著站在车子旁、一脸怒气蒸腾的梅佳丽,再看了看四周看戏的人群,发现大家都带著取笑的目光看他闹笑话。

这下丢脸丢大了!

帅天劲颤抖的大手覆上发白的俊脸,暗自在心中哀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