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206章 前往南昌方向伏击飞机

  东乡驻地,萧逸飞和戴老板坐一起边喝茶边谈信江之战。

  萧逸飞对戴老板说:“陈玉庚把日军困在信江沼泽,你抽出一个营连夜赶过去增援。你得明白,陈老的人都是民间义士,没有好武器,日军假如反扑后果很严重。”

  戴老板点头说:“行!我的队伍都处在待命状态,我立即命令团长亲自带着一营前去增援。”

  萧逸飞说:“进贤方向国军一定遭受了日军的强攻,他们的日子不好过。”

  戴老板叹气说:“天上飞机炸,地上大炮轰,日军进攻了一天,国军损失很大。有多个电报拍过来,请求增援。”

  萧逸飞说:“现在还只是开始,将来日军的攻势会更加猛烈,明天一早,我带人过去增援半天,就转移前往抚州一线,尽量争取明天晚上到达抚州。一个军国军,预先构筑好了工事,日军并不会轻易就能攻得下,毕竟这一线,日军数量有限,我怀疑只是佯攻,主攻方向还是在抚州一侧。因为从道理上讲,从那里悄悄绕远过来,可以包抄我们,我们一旦被日军包抄住,后果不堪设想。李司令的队伍没有重炮,日军在那一线是师团级规模,力量太强大,换做国军要几个军才能顶得住。我让他们布下地雷,先用地雷阻击,拖延日军进军速度。明天上午我先到国军阵地附近去,打一下日军飞机,尽量争取打下几架来,让日军飞机不敢轻易出动,就缓解了国军的压力。”

  戴老板看着萧逸飞的眼睛,小声说:“你到处要去救火,难为你了。”

  萧逸飞笑说:“你要掌控全局,也不容易,军统指挥我,我会服从,没想到国军,也肯听命。”

  戴老板叹气说:“国军也是没有办法,他们只能听我们的。第三战区把主力全都压在东侧,今天我收到顾长官通报,在东侧打得非常艰苦,日军几乎是全面进攻,国军是全线后退。浙东广大地区已经沦陷,很多飞机场已被日军炸毁。”

  萧逸飞小声问:“有没有出现重大损失,我的意思是是不是出现整师被日军消灭的情况?”

  戴老板摇头说:“顾长官采取的是主动撤退,让开大路,让日军沿浙赣线挺进,现在衢州方向74军正在和日军力战。”

  萧逸飞点头说:“王将军出马,我就特别放心。”

  戴老板叹气说:“74军估计守不住衢州。”

  萧逸飞说:“只要能把日军压在浙赣线,日军就不敢冒进,绝对不能因为想坚守一座城,让国军主力遭受日军重创。”

  戴老板点头说:“东线战事吃紧,第三战区没法抽出兵力增援我们,这边只能靠我们。”

  萧逸飞苦笑说:“把我们全都做成铁钉,能做成几根?第三战区不能抽调兵力过来,就让第九战区派出重兵?赶紧与薛长官联系,务请支援。”

  戴老板点头说:“我以我们俩的名义给重庆发报,晓以利害,让重庆催薛长官赶紧派兵增援,腰击沿抚河南下日军。”

  萧逸飞点头说:“唇亡齿寒的道理薛长官一定懂,重庆一旦有令,他一定会把上高地区重兵调过来。”

  戴老板点头说:“就这么办。我马上拟电报,你我都签上姓名。”

  戴老板给重庆的电报马上拟好,萧逸飞和戴老板共同签上姓名后,交给戴老板的发报人员,让他去发报。

  萧逸飞看着戴老板的眼睛,笑说:“还得动员皖南老百姓对我们这一侧多加支援。”

  戴老板点头说:“后勤保障交给我,你还不放心吗?不仅武器弹药保证供应,吃的用的,也保证供得上,李司令队伍和国军一视同仁。”

  萧逸飞笑说:“那我就什么都不用说了。今天我们大家都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还得起早赶去打鬼子呢!”

  戴老板笑说:“保持联络,我会当好你的坚强后盾。”

  帐篷中,萧逸飞和衣搂着蝶儿睡觉。

  蝶儿附耳小声说:“哥哥,我们杀了这么多小鬼子,但你好象并没有新的特异功能出现。”

  萧逸飞伸手指按嘴唇,小声说:“还有其他人呢!这种事只能没有人的时候说。”

  蝶儿赶紧连连点头,不再说话。

  萧逸飞打了这么久鬼子,新的特异功能虽然没有出现,但体内内丹却象小太阳一样明亮,这就是成果,萧逸飞相信,内丹总有一天会让他脱胎换骨。

  萧逸飞拥有着绝对的耐心,他下定决心,只要有机会,就亲临前线,亲手杀鬼子。只有亲手杀鬼子,内丹才会得到新增神秘之气滋养。

  别人杀鬼子有可能会丧命,萧逸飞杀鬼子不仅不会丧命,相反却会有神秘之气收获。萧逸飞不是练气之人,对体内真气的玄妙一点都不懂,他只是听凭自然,任由体内之气自由发展。

  不过没关系,由于萧逸飞杀鬼子的机会实在太多,虽然不会调理体内之气,但体内之气仍然会在自然状态下,由于数量巨大,天然会越来越纯彻,内丹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明亮。

  萧逸飞看着蝶儿的头,一脸微笑,萧逸飞心想,蝶儿可是我的宝贝心肝,将来我假如变成了神仙,第一个也帮她做神仙,假如他做了神仙,却没有蝶儿在身边,还不如不做神仙的好。

  萧逸飞和蝶儿从小在一张床上长大,两人亲如兄妹,甚至比兄妹还亲。因为他们两人之间不仅有兄妹之情,还有爱情,亲情加爱情,使两人间的情感象凝胶把两人凝结在一起。

  有人也许会以为,男女之间不就是那么回事嘛?

  萧逸飞和蝶儿之间可不仅只是男女之间的那么一回事,两人可并不一定要做男女之事,假如一方想要,另一方会无条件主动做,有点相当于履行义务。

  萧逸飞把蝶儿搂紧,他沉浸在甜蜜幸福中,安祥睡着。

  天亮前,萧逸飞带着游击队向东乡出发,太阳出来前,在东乡南侧国军阵地停下。

  萧逸飞听取国军师长讲述情况。

  国军师长一脸愁容,叹气说:“这仗打得太窝囊,想和日军拼命都没有办法,日军大炮轰也就算了,关键是天上飞机炸,战士们躲在战壕里,几百斤重的炸弹从头顶落下来,“轰”的一声,十几米深的一个大坑,几十平方米范围的战士就全都炸得尸骨无存,想想都要掉眼泪的啊!”

  萧逸飞抬头看天空,周高远小声说:“队长,日军飞机采取的是俯冲轰炸方式,我们根本来不及瞄准,打了也是白打。”

  萧逸飞小声问:“在阵地上没有机会打吗?”

  周高远点头说:“虽然一次能打十发,但火箭弹爆炸有高度,日军飞机俯冲下来后,爆炸破片对飞机就完全失去了作用。采用点射方式打飞机不现实,因为日军飞机飞得太快,而且我们消耗不起弹药。”

  萧逸飞抬手轻拍周高远,小声说:“不要气馁,我们一起想办法。”

  萧逸飞看向远处,小声问:“日军飞机是从哪个方向飞来的?”

  周高远小声说:“南昌方向。”

  萧逸飞点头说:“看来你们只能前出南昌方向,在日军飞机飞来的线路上伏击。”

  林虎点头说:“队长说得对,为了提高命中率,只能在日军飞机飞行线路上伏击,在阵地上打飞机,十次也不一定能打下一架飞机,我们的弹药有限。但在飞行线路上,我们只要能打住一次机会,连续发射的话,火箭弹爆炸破片,一定能大量毁伤日军飞机。”

  萧逸飞点头说:“这事交给你去办,乘船进入军山湖,经泾口湿地伏击。那里相当安全,日军不可能派军队过去围剿,日军即使派军队围剿,你们也容易乘船撤离。假如可能在船上打也行,反正自身安全是第一位的。”

  林虎点头说:“行!打飞机的任务交给我,让我和高远兄弟一起前往泾口伏击。”

  萧逸飞看着国军师长,小声说:“有困难,我们一起想办法,防空我们负责,地面阻击你们负责。我们会想办法,还你朗郎晴空,让我们队伍的头顶安全。”

  国军师长感动之极,小声说:“那就多谢您了,只要天空安全,我保证把阵地守住。”

  萧逸飞和林虎握手,小声说:“我需要到抚州一线去,想天法都得把日军飞机打得不敢出动。打不下飞机,不要跟我说,一旦打下飞机,一定要向我报告。带上顾玉林军统的电报,只要打下日军飞机,就赶紧给我发报。我对打飞机最为关心,我相信你,明天就会给我电报。”

  林虎小声说:“我会尽力的,一定争取明天给您发报。”

  萧逸飞把手按李姗姗肩膀上,看着李姗姗的眼睛柔声说:“等把南昌飞机打得不敢出动后,就转移到抚州一线去和你爸爸汇合。这次因为有任务,你不能跟了去,我会和你爸爸把你的情况和他说明的。”

  李姗姗点头说:“好的,我一定要打下至少两架日军飞机。”

  萧逸飞点头说:“有信心就好,只要策略得当,打下飞机也并不是难事,我们毕竟打下过日军飞机的嘛!好好干,我在抚州等你。”

  李姗姗点头说:“好!我们抚州见。”

  萧逸飞小组和汤国忠小组都背着火箭发射装置,由于树林密集,大家走得很慢。

  好不容易翻过一座山,来到一块开阔地,萧逸飞下令,大家下马,让马休息一下。

  赵子豪顾玉林在萧逸飞左右,三人站在一块大石头上,眺望前方。

  赵子豪说:“队长,抚州方向日军至少有一个师团,好担心李司令顶不住。”

  萧逸飞咬牙说:“顶不住也得顶。日军一旦突过去,鹰潭就会失守,日军第13军就会被打鸡血,拼了命地往这边冲,两支大军一个对冲,结果可想而知。”

  顾玉林小声说:“我们就这么多兵力,需要在多个方向防守,到处都缺人缺装备,不管哪一个点都不容有失,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萧逸飞笑说:“不要悲观,日军摸不清我们的底细,也并不敢盲动。到了抚州一线,我们先用远程火箭炮一轰,日军必然会投鼠忌器,李司令一定布下了地雷,日军不排雷,日军要想通过不可能。下坡桥那么凶险,我们都把日军打下去了,何况我们现在还拥有地理和人和优势呢?我们既然来了,就绝对不能让日军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通过。”

  顾玉林昂起头,挺起胸大声说:“对!即使战死,也绝对不让一个日军通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