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124章 连戴老板的作战方案都敢推翻

  经过周密部署,国军一个团、周志坚游击队、萧逸飞游击队和常州军统四股力量,对付圩塘一个中队小鬼子和一个伪军营,在实力明显占优的情况下,花两个小时全歼圩塘日寇和伪军,取得开门红。

  这次胜利意义重大,使江阴和江边游击区连成了一片,萧逸飞游击队沿长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萧逸飞让队伍在镇上一户大地主家驻扎下来,让大地主家所有人都搬别处去居住。大地主只能老实听命令,因为日本人在时,大地主没少帮日本人的忙。大地主为了保命,哪敢抗命?

  队伍安顿好后,萧逸飞以需要洗去身上血污为名,和薛诗谣一起来到长江边,跳进长江中,在江边芦苇丛中野合。

  奇迹发生,萧逸飞和薛诗谣两人的身体结合结束后,薛诗谣的力量就增大到两百斤,能轻易抱起萧逸飞。

  这事是绝密,只能萧逸飞和蝶儿知道,其他人都不能知道,一旦知道,萧逸飞在队伍中的威信就会大受影响。

  薛诗谣不傻,回到圩塘大地主家驻地后,就来到蝶儿和萧逸飞房中,蝶儿正在铺床,薛诗谣就把和萧逸飞结合的事和蝶儿说了,她告诉蝶儿,现在她的力量一下子增大了好多。

  蝶儿边铺床,边重重叹了一口气,小声说:“恭喜你!”

  薛诗谣帮着蝶儿铺床,小声说:“好妹妹,你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

  蝶儿小声说:“一定不许让任何人知道。即使死,都不能让别人知道。”

  薛诗谣连连点头说:“知道,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不告诉别人。好妹妹,你也不要难过,队长绝对是神仙,他这么强大,我愿意侍奉他一辈子。”

  蝶儿小声说:“不许抢我的哥哥!”

  薛诗谣点头说:“不抢,我保证不抢。但我一定要做你哥哥的女人,我要服侍他一辈子。”

  蝶儿叹气说:“你已经是哥哥的女人了,你假如背叛哥哥,我杀了你。”

  对萧逸飞来说,和薛诗谣结合,相当于吃野食,尝鲜,那种爽快无法用语言形容。薛诗谣绝对也个大美女,上围非常大,手感好得很。薛诗谣象团火一样,好主动,好疯狂。薛诗谣追求萧逸飞时间很长了呀!萧逸飞到现在才上她,克制力不可谓不强大。萧逸飞过去之所以不上她,不是不喜欢她,而是必须顾及蝶儿的感受。现在薛诗谣做通了蝶儿的工作,由蝶儿亲口劝萧逸飞上薛诗谣,现在上薛诗谣属于水到渠成。

  这件事对游击队来说,其实也具有重大意义,一旦薛诗谣也拥有了蝶儿那么大的力量,在将来的战斗中,薛诗谣就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还是不说私情好,必须站在抗战的高度来看待这件事情。不然的话,蝶儿和萧逸飞两人会感到无比尴尬,两人以后还怎么保持原来的纯朴情感嘛?师兄妹间一旦存在了隔阂,还怎么相处?

  幸好师兄妹两人之间的感情是从小培养起来的,两人间无话不说。两人间的感情不仅只是爱情,更多的是兄妹之情,是血浓于水的情感,即使发生了问题可以通过沟通解决。

  萧逸飞回到圩塘大地主家他和蝶儿的房中,蝶儿已铺好床,薛诗谣羞红着脸瞄了萧逸飞一眼,低着头离开。

  萧逸飞在凳上坐下,蝶儿过来坐萧逸飞腿上。

  蝶儿依偎在萧逸飞怀里,小声说:“哥哥,诗谣跟我说了。”

  萧逸飞点头说:“我感到好尴尬,感觉辜负了你。”

  蝶儿说:“哥哥,将来诗谣能力变强大了后,我们三人可以组建特别行动组,任何鬼子都将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不仅要在苏南杀鬼子,还要到浙江去,到安徽去,到湖南去,只要有鬼子的地方,我们都去杀鬼子。”

  萧逸飞点头说:“蝶儿,你在哥哥心中永远是第一位的,只要你说,哥哥一定听你的。你假如认为哥哥该死,哥哥就死。”

  蝶儿笑说:“也用不着说得这么严重吧?你又没有吃亏,吃亏的是诗谣嘛!人家长得这么漂亮,家境又好,被你睡了,你还说这种话,羞不羞呀?”

  萧逸飞把蝶儿搂紧,笑说:“是哥哥对不住你,哥哥将来一定补偿你。”

  第二天上午,戴老板来到圩塘。

  戴老板一到,就立即召开会议。

  在大地主家堂屋内,三张八仙桌拼在一起,在上面铺上白布,做会议桌。

  戴老板是首长,他坐北朝南侧。

  萧逸飞坐东朝西靠戴老板一侧,萧逸飞身边依次坐赵子豪、薛诗谣、汤国忠、周高远和周志坚。

  顾玉林坐萧逸飞对面,顾玉林身边坐国军团长和三位营长。

  戴老板听大家汇报了昨天打圩塘情况后,大喜,立即眉飞色舞,讲起了攻打无名桥的想法。

  戴老板说:“必须趁胜追击,趁队伍士气正高之时,立即对无名桥日伪军发动攻击行动,我的想法是,让宜兴来的国军师对金牛镇进行佯攻,吸引金牛镇日寇主力南移,给我们突袭无名桥日寇赢得时间。一个团加一个游击支队,加萧队长游击队和常州军统,我想拿下无名桥,问题应该不大。大家说,有没有信心?”

  除萧逸飞外,所有人都说好,而且还热烈鼓掌。

  萧逸飞低着头端茶杯喝茶。

  忠义救国军团长为了讨好戴老板,大赞戴老板的想法精妙,并补充说如何阻敌,如何引诱无名桥日寇过桥,再如何打伏击。

  戴老板听后,连连点头。

  中心救国军团三位营长也一起附和团长所说,气氛貌似很热烈。

  薛诗谣他们也很激动,打圩塘之敌比较顺利,以为打无名桥日伪也是手到擒来。

  萧逸飞一声不吭,只是喝茶。

  董莹和蝶儿给大家续水。

  蝶儿在给萧逸飞续水时,小声耳语:“哥哥,你怎么不表态?”

  萧逸飞轻轻摇了摇头。

  蝶儿马上心领神会,明白大家讲的可能和萧逸飞所想大相径庭,立即不再问。

  顾玉林看到了这一细节,他是聪明人,他清楚论搞特工工作,戴老板是权威,论打仗绝对是外行。萧逸飞已身经百战,每指挥一次打仗都能获胜。顾玉林在打仗这一块,绝对相信萧逸飞,而不相信戴老板。

  薛诗谣顺着顾玉林的目光隔着赵子豪看萧逸飞,发现萧逸飞脸上没有任何喜悦之色,立即闭嘴,她清楚,可能戴老板的方案很不妥当。薛诗谣为萧逸飞提供过非常多的作战方案,没有一次被萧逸飞完全采纳,只能作为参考。薛诗谣相信这次戴老板和国军团长所说,可能也只能参考,就不再说话。

  一个传一个,萧逸飞这边的人都不再说话,只有忠义救国军团长仍然在兴致勃勃说着。

  戴老板可不是傻子,立即发现了苗头不对。赶紧打断忠义救国军团长的话,看着萧逸飞笑问:“小老弟,是不是我的方案还需要补充的?”

  所有人都看向萧逸飞。

  萧逸飞轻轻叹气说:“我的大领导啊!领导是决策和拍板,对于一条小河上的一次战斗,你也具体参与,未免小题大做了吧?”

  戴老板的高涨情绪,被萧逸飞的一盆凉水一下子浇灭。

  换了别人这样说,戴老板绝对会当场发火。错了也得坚持,谁敢说他呀!

  但萧逸飞是特殊人物,戴老板不得不尊重,说实在的,在当时,也只要萧逸飞能说戴老板。

  戴老板轻轻摇头笑说:“那你说一下,我说的有哪些地方不妥当?”

  萧逸飞叹气说:“国军师从宜兴而来,直插前黄,不兴兵还行,一旦兴兵,漕桥据点,必然切断其退路,阳湖日军必然斜插攻击。我担心国军师到不了金牛镇就已经全军覆灭。”

  萧逸飞这么一说,所有人立即惊呆。仔细一想,极有道理,小日本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容忍国军师长途奔袭呢?国军师远离宜兴后,就没有了后援,覆灭之命运是必然的。

  戴老板闭上眼睛,点头说:“假如不用国军师,我们引敌过桥伏击呢?”

  萧逸飞摇头说:“圩塘之敌就是被我们调虎离山消灭了的,无名桥之敌能不引以为戒吗?再说了,一个中队日寇和一个团伪军,我们能在一个小时之内消灭吗?那里是农田,我们的队伍展不开。魏村据点有一个大队日寇,金牛镇有一个联队日寇,我们一旦被拖住,必然也是全军覆灭。”

  戴老板的脸色不得不凝重起来,小声问:“你有什么想法?”

  萧逸飞说:“我把日寇比作壮汉,我们比作鞭子,伪军比作棉袄。日寇有伪军,犹如壮汉穿着棉袄,鞭子死命抽他都不痛,还能反击。假如把日寇身上的棉袄剥掉,日寇再能忍痛,也吃不消被鞭子用力抽打。”

  戴老板好奇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萧逸飞笑说:“我的意思是先解决掉伪军,再考虑攻打日寇方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