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120章 面对天仙一样美女犯了纪律

  王族长看着萧逸飞,笑说:“小女婉婷,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音乐舞蹈都有教养。”

  萧逸飞收回飞扬心绪坐正身体,为掩饰尴尬,端茶盅喝了一口茶。

  萧逸飞一本正经笑说:“让老百姓过上祥和幸福生活,是我们新四军游击队的奋斗目标,看到你家小姐能快乐生活,我感到很高兴。”

  王族长拍手。

  又一队花枝招展丫环来到,在桌上放精美菜肴,取走茶盅,放上酒盅。

  王族长说:“今天我很高兴,把小女出生那年藏着的好酒拿了出来,请您品尝。”

  萧逸飞听明白了,这种酒叫女儿红,有钱人家在女儿出生那天埋好,当女儿出嫁时才会拿出来喝。王族长拿出这种酒给萧逸飞喝,意思再明了不过,这是老丈人给女婿喝的酒啊!

  酒盅倒入晶莹如黄玉美酒。

  王族长和萧逸飞碰杯,萧逸飞呷一口,甘醇之极。

  萧逸飞不是贪酒之人,但对于酒的好坏,还是能品尝得出。

  萧逸飞笑说:“果然是好酒!多谢族长大人拿出如此美酒来。”

  族长笑说:“假如喜欢,欢迎您能经常来喝。”

  萧逸飞摇头说:“现在日寇正在中华大地肆虐横行,我辈哪有闲心品酒?”

  族长怔了怔,小声说:“您和胡肇汉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

  萧逸飞的眉头皱了皱说:“你这是对我的污辱!”

  在萧逸飞的心中,胡肇汉是垃圾。族长把萧逸飞和胡肇汉放在一起说,萧逸飞感觉不舒服。

  族长绝对是聪明人,听话听音,赶紧陪笑说:“是!是!人们传说您是天上的武曲星,您是天神下凡,上次没敢好好看看您,今天仔细一看,您果然气度非凡,仿佛来自天上,让我景仰之至。”

  萧逸飞摆手说:“只是凡夫俗子而已。”

  族长笑说:“小女对您一向仰慕,她想给您倒杯酒。”

  萧逸飞看水榭,笑说:“怎敢劳动小姐大驾?”

  族长对丫环小声耳语,丫环跑过去,族长女儿起身,飘飘袅袅穿回廊款步而来。

  萧逸飞是何等聪明之人?族长非要萧逸飞见他女儿,这表明,族长想与萧逸飞成为秦晋之好。萧逸飞说他自己是凡夫俗子,说的是真心话,说实在的,如此天仙般美女萧逸飞第一次见到,不动心才怪呢?萧逸飞身为新四军游击队领导,必须自律。族长女儿到后,向萧逸飞万福行礼,萧逸飞只是欠身,并没有多看她一眼。

  族长故意笑说:“不,感觉您是圣人。”

  萧逸飞笑问:“这话怎么说?”

  族长笑说:“不喝酒,不抽烟,不近女色,不贪恋财富,不贪图官职,不是圣人是什么?”

  萧逸飞笑着反问:“你是说我没有人情味?”

  族长笑说:“至少我女儿,你没有多看一眼。”

  萧逸飞笑说:“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小姐超凡脱尘,萧某岂敢仰望?”

  在萧逸飞看来,族长女儿不食人间烟火,有不真实的天仙之感。说的话发自内心,是真实看法。

  族长女儿轻启朱唇,悠悠说:“小女婉婷,虽居深闺,英雄事迹仍然如明月划过天际,照亮小女心扉。小女仰慕英雄,但愿英雄能垂怜小女孤苦。”

  族长女儿已打开天窗说亮话,情意全都挑明。萧逸飞必须说出真实情况,重点是他的心中有师妹蝶儿。

  萧逸飞轻叹一声,抬头眺望远方,小声说:“我和师妹蝶儿结伴抗战,前路漫漫,未来云山雾罩。你们父女厚意,我萧逸飞将永志不忘。国仇家恨引领着我必须不断前进,今天我还在你家赏景喝酒,明天我就有可能在枪林弹雨中风餐露宿。”

  族长女儿小声说:“带上我,我也要和你一起参加抗战。”

  萧逸飞微笑摇头说:“大小姐,我和师妹参加抗战,目的就是为了让你这样的人过上幸福快乐有尊严的生活。”

  族长重重叹气说:“萧队长,不满您说,我和小女商量再三,胡肇汉不可能轻言放弃小女,我绝对不能让小女被他糟蹋了。你假如有意带上小女,我愿意献上黄金一百两。”

  现在是乱世,族长极想把萧逸飞当靠山。上次送给游击队两万两银子,现在又开口说送一百两黄金。族长家再富有,也不可能钱多到能够随便送的地步。由此可见,族长想找萧逸飞当靠山之心是何等迫切。人比人会气死人,胡肇汉一心想娶族长家女儿婉婷,族长却死活不肯,婉婷甚至多次自杀,但面对萧逸飞,族长不仅大手笔送巨款,还一心想把天仙一般美丽的女儿推送进萧逸飞怀抱。

  萧逸飞坐下把酒盅酒一口喝干,朗声:“族长,你捐的钱已够多了,我萧逸飞不是贪得无厌之人。上次你捐的钱,我抚恤了死难游击队员家族,给每个队员发了几块银元做生活补助。跟你讲句实话,不久我就将离开这里,再回来的可能性极小。日寇在中华大地上横行,我萧逸飞有义务也有责任到处去打鬼子。黄金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

  族长大惊说:“您答应过,胡肇汉办酒时,替我撑腰的呀!”

  萧逸飞笑说:“我总不能在这里为了你一家事情,耽搁了抗战大事吧?”

  族长的眼珠快速转动,小声问:“萧英雄,我知道你们新四军有纪律,你和婉婷能不能先以兄妹相称,待日后你们有了感情,再考虑未来?胡肇汉知道婉婷是你妹妹,借他一百个胆都不敢胡来了呀!”

  萧逸飞看族长女儿,族长女儿的大眼睛看着萧逸飞,一脸的期待之色。

  萧逸飞朗笑说:“好啊!我已有蝶儿妹妹,再有婉婷妹妹,感到好幸福哦!”

  族长女儿赶紧道万福,娇笑说:“多谢哥哥。”

  族长喜出望外,眉开眼笑说:“烧柱香你们一起拜一拜。”

  萧逸飞笑说:“行!就在这里拜吧!”

  酒菜撤去,桌上放上香炉,萧逸飞和婉婷各点一柱香,相互拜了拜,就算举行了仪式,仪式一举行,萧逸飞和王婉婷就是结义兄妹。

  晚餐后,萧逸飞被婉婷妹妹叫进闺房,让萧逸飞看看她的生活环境。当两人独处时,萧逸飞鬼使神差般犯了纪律,情不能自抑,拥抱了婉婷,还捧住婉婷的脸和婉婷疯狂接吻。

  说实在的,犯这种纪律不能责怪萧逸飞,要怪只能怪婉婷太漂亮太迷人,只要是男人在那种情况下,都会把持不住自己。婉婷请萧逸飞进闺房,目的也是想和萧逸飞有亲密接触。郎情妾意,密室幽闺,萧逸飞不是圣人,他只是凡夫俗子,面对梦一般的美少女,不犯纪律就不正常。

  婉婷看着萧逸飞的眼睛,千娇百媚情状,小声说:“哥哥,妹妹会等你回来。”

  萧逸飞喉咙干涩,头晕乎乎的,小声说:“行!只要路过苏州时,一定转过来看望你。”

  婉婷闭上眼睛,红唇微颤。婉婷的春心已被撩乱,一次拥抱一次深情热吻,已把她心头之火点燃。

  萧逸飞捧住婉婷的脸再次和婉婷疯狂接吻。

  萧逸飞准备离开了,王族长捧着一只锦盒和婉婷一起为萧逸飞送行。

  王族长把锦盒递萧逸飞说:“我们是自家人了,你在外不要太辛苦了,一百两黄金送你个人花。”

  萧逸飞哪肯接受?笑说:“送队伍我就拿了,送我个人,我有纪律不能拿。”

  王族长笑说:“自家人,不犯纪律。你们假如将来成亲,家里的一切,都将是你们俩的。”

  王族长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还假意客气什么?拿着呗!

  萧逸飞接过沉甸甸的锦盒笑说:“不用送了,我走回去。”

  王族长笑说:“怎么能走回去?我已让下人准备好了船。”

  萧逸飞摆手说:“船太慢了,我还是喜欢走。”

  王族长摇头说:“黑灯瞎火,到处是河流,路都不通,怎么走得回去?”

  萧逸飞笑说:“放心吧!这么一点路,半小时就能走到张桥镇。”

  婉婷靠近些萧逸飞,小声喊:“哥哥。”

  萧逸飞与婉婷四目相对,深情注视,小声说:“放心!胡肇汉假如敢欺负你,让你爸爸派人到张桥去找游击队,哥哥即使不在,他们都会把胡肇汉抓起来活剥了。”

  族长呵呵笑说:“多谢萧队长帮忙。”

  婉婷说:“你一定要常来看望我。”

  萧逸飞点头说:“放心吧!做哥哥的只要有机会一定会过来看望妹妹的。”

  婉婷小声说:“打鬼子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了。”

  萧逸飞点头说:“放心,这世上能杀了我的子弹还没有造出来。”

  婉婷说:“哥哥,妹妹会在家等你回来。”

  萧逸飞点头说:“知道了。”

  萧逸飞大踏步走进黑暗中。

  族长看着婉婷笑问:“怎么样?”

  婉婷羞红着脸,忸怩笑说:“爸爸,哥哥很喜欢我!”

  族长哈哈大笑说:“太好了,太好了。美女配英雄,老夫此生心愿可了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