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64章 割下司令官麻生的头

  金坛伪县长季书宝家,日军中尉麻生抱着伪县长季书宝八姨太喝酒,伪县长季书宝和伪团长陪同。

  麻生让伪县长八姨太坐大腿上,不时发出令人恶心狂笑声。

  伪县长低着头喝闷酒,他的心在滴血。

  伪团长低着头喝闷酒,心头窝着气。

  伪县长和伪团长两人杀了麻生的心都有,但他们有杀麻生的心,却不敢有杀麻生的行动。原因很简单,小鬼子的报复心很重,假如杀了麻生,伪县长季书宝和伪团长的八辈子祖坟都有可能被小鬼子刨了。

  被村民弄死两个小鬼子,麻生就下令血洗13个村,这个麻生是恶魔啊!冷酷、残暴、没有一丝人性。在麻生的眼中,中国人是劣等人,大和民族才是高等民族,劣等民族中国人全都该死。不要看麻生天天到伪县长季书宝家来玩他的八姨太,仿佛和季书宝是连襟,感情一定会很好。假如有人这样想那就犯了天大的错误,麻生看季书宝,就象看臭虫,把季书宝八姨太玩烂了,也不会看得起季书宝,他假如心情不好,随手都有可能把季书宝给杀了。

  关于这一点季书宝心知肚明,所以季书宝虽然恨在心里,脸上只敢媚笑,行为上只敢点头哈腰。

  季书宝极为懦弱,失去了血性,他其实是一个极其悲哀的人物。

  伪团长稍有血性,但既然当上了伪军,他就只能听命于小鬼子。反抗精神还有,有时也会大声说麻生几句,除此外,他也什么都不敢说,不敢做。

  和萧逸飞打了两仗,伪团长的部队只剩下了一个营,士气极其低落,时常会有逃兵出现,伪团长在麻生心目中的地位在急剧下降。伪团长的日子也不好过,心情很不好。

  当然了,麻生的心情也并不好,两次攻打萧逸飞,两次都损兵折将,两个小队都被打残,现在只剩下一个半小队人马,而薛埠又得驻重兵,城里很空虚。

  麻生操季书宝八姨太上了瘾,这种行为已经引起了下属的严重不满,他的上级假如知道,是会严肃处理他的。可是麻生越打败仗,心情越不好,越想发泄,季书宝八姨太在他心中是最完美发泄工具,近阶段每天晚上都过来发泄一通。

  伪县长季书宝、伪团长、小鬼子麻生三人三种心态,他们在一起喝酒,笼罩着一种无比怪异的气氛。

  麻生抱起八姨丈狂笑着走向季书宝房间后,伪县长用力拍了一记桌子,酒盅翻掉,他看着酒顺着桌沿滴身上,一动不动。

  伪团长重重叹了一口气,仿佛心头大石头刚搬去。他端起酒盅,仰脖一口喝干就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一位穿着白衬衫,黑长裤,腰带上插着旱烟竿的健壮少年突然出现。

  伪县长和伪团长大惊,门口有四个小鬼子在站岗,这少年是谁?他怎么进来的?他想干什么?

  伪团长赶紧拔枪,少年过去伸手按住伪团长拔枪的手,伪团长用力拔了几下,没有拔得动。

  少年看着伪团长的眼睛,笑说:“狗日的,想死是不是?在老子面前居然还敢拔枪?”

  伪团长松手,小声问:“你是?”

  少年笑说:“萧逸飞!”

  啊?伪团长和伪县长同时惊叫出声。

  萧逸飞笑说:“你们只管叫,叫得越响,你们的狗命就会丢得越快。”

  伪县长看着萧逸飞,哆嗦着嘴唇小声问:“您想干什么?”

  萧逸飞笑说:“你们不要紧张,老子要杀你们,你们是没有机会拔枪的。老子来,是想和你们说说话。”

  伪县长季书宝和伪团长都松了一口气,萧逸飞来只要不是杀他们,他们就放心了。

  萧逸飞看着伪县长季书宝的眼睛笑说:“我来是为了两件事,一是替你杀了麻生,免得你戴一辈子绿帽子。”

  萧逸飞又看向团长说:“二是警告你们,当伪县长和伪团长就是人民的敌人,人民早晚会清算你们。除非你们能将功补功,戴罪立功。”

  伪县长季书宝的眼睛发亮,小声问:“我还有机会吗?”

  萧逸飞点头说:“机会当然有,我也是为了给你机会,才没有杀了你。自己想,怎么为人民做事,我会看你的表现。你家人多,我没有功夫跟你多啰嗦,我现在就替你杀了麻生,等我走后,你才能报告。”

  季书宝点头说:“好,我到晚上才报告。”

  伪团长大惊说:“不能杀,你杀了麻生,我就脱不了干系,小鬼子一定以为是我杀的。至少我得承担保护责任,你杀了麻生,我就没法活了。”

  萧逸飞笑说:“你们有两张嘴,难道还要我教你们怎么说?放心吧!老子会把麻生的狗头挂城门上,凭你们还没有这种狗胆。”

  伪团长小声说:“萧队长,你只要杀麻生,小鬼子都将不再信任我。”

  萧逸飞说:“这么说,你想阻止我杀麻生吗?很好,看来你想一条道走到黑了,行!老子先把你杀了。”

  伪团长吓得赶紧跪下,小声说:“不,不,不。”

  萧逸飞冷笑说:“你们俩好自为之,假如敢报信,老子警告你们,只要敢报信,季书宝你全家今晚就将全都替你陪葬!伪团长你狗日的,你一家老小也将没命。小鬼子会杀你们,老子会对你们两家斩草除根!”

  萧逸飞戴上眼罩,径直走进季书宝房中,拔出三棱刺,用被子捂住麻生的头,用三棱刺强行割断麻生脖子。

  萧逸飞理都没有理睬吓傻了的季书宝的八姨太,用床单裹住麻生的头,就大踏步走了出去。

  伪县长和伪团长果然没敢报信,两人都吓傻,赶紧小声商量,接下来怎么办的问题。

  城楼上,萧逸飞把麻生的头扔给杜有德,杜有德用一根绳子绑住麻生的头,吊上旗竿。

  萧逸飞和杜有德丐帮帮主赵子豪三人从城墙的另一角跳下,三个人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长荡湖中,萧逸飞爬上小船,坐船舱,和杜有德丐帮帮主三人一起大笑。

  萧逸飞说:“两位真有两下子,一个班伪军竟然都能被你们轻松全都宰了。”

  杜有德笑说:“伪县长季书宝和伪团长都能被你怔住,他们居然没敢报信,这一点好出乎我的意外。”

  萧逸飞笑说:“不敢报信好啊!表明这两个狗日的,从此再也不敢对我们根据地有所动作了。回去后,跟营长说,假如这两位敢做对根据地不利的事情,就把他们包庇我杀麻生的事情捅出去,把柄在手,这两位就不再敢胡作非为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