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非常大脑 > 第60章 燕飞的身份


一个人的内在复杂深刻到一定程度时,眼中会有玄奥的氤氲明灭,明眼人一眼就会看出他的不凡。
沙刚师长是个明眼人,没有被燕飞阳光和善的邻家男孩形象迷惑,他现在相信师傅的话了,眼前这个少年绝对是一位“异人”。
燕飞也在观察沙刚,这位家乡的部队首长顶多40岁的年纪,身形如苍松般挺直,双目如电,两边太阳穴高高鼓起。
“部队中真是卧虎藏龙,这位师长竟然也是一位寸劲高手,自己老爸那两下子,是怎么当上特种团团长的呢?”燕飞看到沙刚,自然就想起了父亲。
燕长征虽然只是团长,但军衔和沙刚一样都是大校。
“啪!”燕飞立正敬礼:“上尉燕飞报到!”
“哈哈哈!”沙刚急步上前,朗笑着握住燕飞的双手,“燕教官可不用向我报到!我是艾何久将军的弟子,师傅可嘱咐我多向燕教官请教!”
沙刚把自己身份摆得很低,但手上可没含糊,习武之人头次见面搭搭手,再正常不过了。然后他就觉得自己握住了一个烧红的烙铁,他连忙收手观察,手掌却完好无损!他惊异地看着燕飞,脱口就问:“燕教官,怎么会这样?”
燕飞笑着回答:“不过是劲力里含了火属性,得罪了!”
沙刚摆摆手,作为宗师的弟子,他的悟性也极高,随即就又问道:“我和师傅搭手时,感觉像握住了刀锋,是不是师傅的劲力里包含了金属性?”
燕飞笑着点点头。
“燕教官最少和师傅一样,是个武道宗师!”沙刚的表情变得恭敬,请燕飞坐下后,开始不断地请教修炼上的问题。
燕飞有点无奈,看来这位沙师长是个武痴,他只好一一耐心解答。
沙刚正听得眉飞色舞,燕飞的手机响了。燕飞歉意地对沙刚笑了笑,接通电话:“喂,我是燕飞,您是哪位?”
“燕飞,你好!我是国安局的赵光旭。”
燕飞:“赵处长呀,您有事吗?”
赵光旭:“燕飞,你现在在军营吧,你能不能抽空到国安局一趟,你的案子我们接手了。另外,军-委情报局的同志也刚刚来到锦城了,他们找你也有事情。”
燕飞:“好,一个小时后我就到!”
燕飞这边刚结束通话,赵光旭的电话也响了。
“师傅!是!是!好!”赵光旭应诺了几声,就把电话递给燕飞,“师傅找你!”
燕飞接过电话:“将军好!”
艾何久:“我不好!为你操老心了!”
燕飞:“嘿嘿!”
艾何久:“国安局的人找你,你就配合一下,别惹事了,小祖宗!”
燕飞:“我一定配合!”
艾何久:“另外,军情局的人会给你重新安排个身份,是好事,你同意就是了。”
燕飞:“好!”
艾何久:“还有,有空帮我指点一下沙刚,他悟性高,我指望他接我衣钵呢!”
燕飞:“没问题!”
两人结束通话后,沙刚派车送燕飞到国安局。
国安局,赵旭光的办公室。赵光旭、燕飞、两位军情局的情报官,四个人坐着说话。
赵光旭:“燕飞,由于你具备特殊能力,国家已经把你列为特殊人士,你的个人信息等同于国家机密,所以你的事情上面命令我们接手了。”
他对燕飞笑了笑,接着说:“你个人的武力能力,被列为国家武备资源,保密级别s级;你个人的科研能力,被列为国家技术资源,保密级别a级;综合保密级s级。你个人和亲属将享受国家特殊保护;除叛国罪和******罪,你个人享受刑事豁免权;你个人享受一千万华夏币以内的政府经济补助,无次数限制。”
赵光旭艳羡地看了燕飞一眼,接着说:“对你的要求,一、你有维护国家统一和安全的义务;二、你有帮助国家发展强大的义务;三、原则上,你需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四、你出境需向国安局报备。如果你同意,请签署《协议》。”
赵光旭把《协议》递到燕飞面前,燕飞没有犹豫,直接签字了。
赵光旭拿回协议,长吁了一口气,又说道:“你和魏氏兄弟的矛盾,我们都了解了。这是小事,上面的意思是,你就不要出手了!我们会依照正常程序处理好这事,请你耐心等待一段时间。另外,以后如果还有人妨碍你的正事或是威胁你的亲人朋友,麻烦你通知我们一声,如果事情不紧急的话,最好先让我们处理,这样既可以避免你的身份外泄,也可以避免大众物议。”
燕飞点头:“好的。麻烦您了,谢谢!”
赵光旭笑得很灿烂:“不客气,这是我的工作,何况我们是老朋友了!”
赵光旭说完了,军情局的一个情报官说话了:“你好,燕飞!我是军情五处上校处长孙志强,这位是五处情报官****。”
燕飞和两人打招呼问好。
孙志强:“军-委命令,调西南军区特种教官上尉燕飞到军情五处任特种教官,军衔升为上校。”他把调令和新的证件交给燕飞,又说道:“艾何久上将早就把调职建议给军-委了,因为这次事件,军-委提前同意了,本来是想等你十八周岁之后再执行的。上面的意思是,你暂时不必赴任,继续读书。”
这是升官还不用干活的好事,燕飞连忙道谢。
回家的路上,燕飞很开心,事情的结果比他预想的要好很多。国家选择了自己,这是他最想看到的结果。
魏氏兄弟根本不算什么,只是他用来探路的石子。他只是打掉了魏氏兄弟藏在暗处的爪牙,而不是直接找上他们,也算是经过多重考虑的。
他临时决定杀人,除掉费强和王大壮,一是保证了身边人起码的人身安全,杜绝了魏氏兄弟暗中为恶的可能。另外他也存了试探的念头,通过艾何久试探一下国家对自己这样的“特殊人物”的容忍程度。
他没有快意恩仇,直接宰了魏氏兄弟,就是在表达一种对国家政府的基本尊重,不是他不敢越过这条底线,而是他需要国家的支持帮助。
他要做很多事,这些事大部分都需要国家的默许乃至扶持,而一些不超过底线的特权,也是未来他顺利做事的必备条件。
至于国家把他拉入体制内,用官身来束缚住他,他也是乐见其成的,正像艾何久将军说的那样“哪怕是强者,也需要在俗世里找个有影响力的身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