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哥”是燕飞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这两个礼拜燕飞练功没有偷懒,已经把全身的劲力练成了一股,运劲爆发时全身都会发出“啪啪”的脆响,这是把爆发劲练到最深层次了,但距离打出寸劲总是还差了那么一点东西。
正是暮春的晌午,日头已经带着三分毒辣。燕飞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被晒沸腾了,他能清晰地听到身体里热血“哗哗”流动的声音。他的精神亢奋专注,六识变得极为敏锐,甚至能清晰地感知到四周空气的细微流动!不用回头他就知道,后面四个大汉正悄悄地成扇形向自己包抄过来。
果然身后有恶风袭来,燕飞知道这是一个大汉抬右小腿,弹踢自己的右腿膝盖窝。他没有回头,眼睛依旧死死地盯着马大哥,左脚左移一步,然后弓背,右脚同时后退,向后凶狠靠去。弹踢的大汉被这一下靠山背直接撞飞了出去,倒地时一口热血从口中喷出!
左耳处恶风袭来,燕飞看也不看,左手成爪扣住对方的手腕,向前一带,然后回左肘猛顶,只听“咔吧”一声,这个人的肋骨断了!
右后方剩下的两个大汉惊恐地停下了脚步,这个少年的手段好酷烈,生生让人萌发出无可抵挡的恐惧!
“听劲,还是入微境界的听劲!这他嘛的谁教出来的徒弟,太妖孽了!”马大哥的脸色一变再变,要知道即使是高段位的寸劲高手,也很少有人能把听劲练到入微境界,何况他才刚刚练成寸劲不久!
武林中人都不愿和燕飞这种对手交手,因为你很难打到他功力再深,打不到人有什么用!何况寸劲极耗体力,只适合当做杀招使用。马大哥刚才试过了,这个少年筋骨锤炼得比自己都坚实几倍,即使自己侥幸击中他了,他也未必失去战斗力。这个少年虽然还没进入寸劲,但力量却极大,自己打不着他,要是再挨他一下子,那自己热闹可就大了!
马大哥看了一眼魏俊,魏俊还坐在地上,正瞪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燕飞。
“唉,还以为是小孩间的意气之争呢,公子哥儿的麻烦真不能乱抗!”马大哥后悔了,“自己练成了寸劲,觉得也能坐镇一方了,就应承了这小子父亲的邀请。哪知道第一次出手就碰到了硬茬!这少年就很可怕了,还有更可怕的,少年是有长辈的!”
转念之间,马大哥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他抱拳对燕飞说道:“在下马成功,练了几天形意拳把式。小兄弟身手不凡,在下见猎心喜,想切磋一二,还请不吝赐教!”
他按江湖规矩求搭手切磋,属于正常交流,已经与私人仇怨毫无关系,不管输赢双方都没有寻仇的理由。
燕飞笑了,同样抱拳说道:“马大哥可是难得一见的寸劲高手,固所愿也,不敢请尔,请!”
两人拖着脚步靠近,马成功猛地滑步急进,右手攒成蛇嘴的形状,手臂闪电般向前探去,如一条进击的恶蟒直奔燕飞的喉咙啄去。
他一动,燕飞凭着气息流动就知道他进攻的方向。燕飞甚至没有看对方,自然斜跨一步,瞬间就到了侧面,同时立掌成刀,削向对方的小臂,那里正是劲力薄弱的地方。
马成功化蛇嘴为鹰爪,一下子锁住了燕飞的手刀。燕飞缩手,哪知对方早有预料,更快一步缩臂,一下扣住了他的手腕,然后猛地一抖。
燕飞暗叫不好,急忙屈膝沉胯,稳住下盘。马成功看到自己没有抖倒燕飞,眼中露出了赞叹的神色。他刚要再加一把劲,就听到燕飞浑身“噼啪”一串脆响,一股巨力从燕飞的手腕传来,燕飞的手臂猛地从他的鹰爪中挣脱,并顺势拍向他的腰眼。他退步出左拳,与燕飞的右掌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啪!”的一声,两人再次分开。这次马成功发劲仓促,退出得更远,燕飞也退出了五六步,身上微微有些酥麻,却没有泄气。
两人隔着十多米注视着对方,沉寂了片刻,忽然同时“哈哈”大笑,松了身上的架势。两人没有任何私怨,点到为止,够了!
燕飞抱拳:“受益匪浅,佩服!”
马成功同样抱拳:“后生可畏,我更佩服!”
两人互看了一眼,再次同时放声大笑。
笑过之后,燕飞再次抱拳说道:“马大哥应该知道我是谁,如不嫌弃,随时可以来找小弟来搭手,告辞!”说完转身离开,从始至终没有再看魏俊一眼。
马成功看着燕飞远去的背影,眼中的赞叹之色越发浓烈,低声自语道:“小小年纪就武功高强,气度不凡,将来必成一代宗师!”
不提魏俊如何后怕,如何向马大哥抱怨,单说燕飞边走边沉思这一战的过程,竟然没有发现迎面向他招手的张仲甫和普惠师傅。老张刚想出声召唤,却被普惠拦下:“燕子头顶热气蒸腾,应该刚和高手交过手,还好没事,现在好像有所领悟,不要打扰他。你去查查是谁找他麻烦,我跟着燕子。”说到这,普惠大和尚眼中精光闪现。他俩刚赶到,有袁旭通风报信,许老师便通知了他们。
燕飞下意识的仍往广济寺方向走,脑袋里则反复回味着马成功打出的寸劲。他其实早已经了解寸劲的发劲方式,也了解了寸劲的破坏效果,可他就是打不出来!力量呈波纹状扩散,在物体内部形成回声效果,这些理论对拥有超级大脑的他来说,很容易理解,但是是什么控制劲力以这种方式喷射而出呢?
应该不是大脑,这个他试过了,光想是发不出寸劲的。难道真得靠水磨工夫,不断修炼师傅交给自己的方法,然后水到渠成?可这效率也太低了,自己明明基础已经很牢实了,有资格修炼寸劲了!
这里面一定有一个关键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师傅不告诉自己呢?师傅不说,应该就是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什么东西只可意会呢?师傅讲过神、意、力。神是精神;力,是力量,劲也是一种特殊的力量;意,是意志。那意志和精神又有什么区别呢?
燕飞完全陷入了深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