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非常大脑 > 第22章 强大的家属团


在走廊里,燕飞看到许老师向他走来,有点尴尬地问候了一声:“老师,您也来了。”
许老师:“把帽子摘了,让我看看。”
燕飞苦着脸摘下帽子,果不出他所料,许老师一看就“噗嗤”笑出声来。
燕飞无奈地说道:“老师,头发真是自己掉的!医生也确实说是用脑过度!”
许老师板起脸:“我相信你,但马主任不了解你,你的理由又有点牵强,他不相信你的话也是人之常情。所以是你的态度有问题!”
燕飞低下头不语。
许老师:“进屋向主任道歉,然后给你那个当警察的叔叔打电话,让他来学校说明情况。”
燕飞:“好吧,我听老师的!”
许老师笑了,怕了拍他的肩膀,两人一起走进政教处。
再次面对马主任,燕飞先鞠了一躬,说道:“主任,作为学生,我刚才的态度不好,我向跟您道歉!不过我说的确实是实话!”
马主任表情冷淡,冷冷地说道:“道歉就不用了!只要你家长辈证实你的话,我可以向你道歉。”
燕飞心中越发不喜这个马主任,却也没再说什么,掏出手机给老张打电话。结果打了半天也无人接听。老张此时在警察局里开周一的例会,而且正在讲话,手机又静音了,所以根本没注意到。
燕飞对许老师说:“手机没人接,我一会儿再打吧。”
马主任冷笑一声:“编,你接着编!”
燕飞冷冷看了马主任一眼,没有接话,低头翻看手机中的电话簿,挨着张仲甫号码的正是褚老,他按下拨打键。
“褚老,您好!我是燕飞。”
“燕飞呀,怎么这么好心给我打电话呀,是不是你师傅欺负你了?”电话传来褚老调笑的声音。
燕飞:“呵呵,不是。我昨天忘记要师傅的电话号了,您能把他的电话号发给我吗?”
褚老:“当然可以。怎么这么急,你晚上过去一趟不就行了吗!”
燕飞:“有点事,我想让师傅现在到我的学校来。”
褚老听出事来了,关切地问道:“怎么了,有事你可也得跟我这个老头子说!”
燕飞:“小事,我师父来一趟就行了!”
褚老:“噢,那我直接给他打电话吧。手机转发号码什么的,老头子我还真弄不好!”
燕飞:“呵呵,那好吧,麻烦您老了!”
褚老:“再跟我客套,我可生气了!”
燕飞:“嘿嘿,是我不对!”
褚老:“好了,你等着吧.”
两人刚结束通话,燕飞的手机又响了,是老张的电话。
老张:“燕小子,你怎么在上课时间打电话呀!你不是翘课了吧?翘课倒也没什么,可千万别告诉我,你还在庙里,想出家,不想读书了!”
燕飞:“不是,你有空到我学校来一趟吧,老师有请!”
老张:“啊,你又揍人啦!谁家孩子这么倒霉呀,就凭你现在的拳脚劲道,他还不得在医院躺半年呀!”
燕飞是真服老张的这张嘴,绝对吐不出好话来!
他有气无力地说道:“不是。叔,你来不来呀,能不能说个痛快话呀!”
老张:“来,一会儿就到!唉,我就是个劳碌命呀!我跟你说”
燕飞果断地把电话挂掉。
燕飞本来想再给褚老打个电话,让师傅不用跑一趟了。可又想到未来一个月自己都不能上晚自习,也不能回校住,不如干脆趁这次把假都请了,主要还是让师傅说话,好堵住老张的嘴。
听着燕飞打电话,马主任、许老师都有点晕,什么这个老,那个师傅,那那个叔的!
燕飞的表情却越发平静了,主动说道:“主任、老师,我的长辈一会儿就来,我先到外面等着吧。”说完也不等回话,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马主任气得又拍了一次桌子,对许老师说:“你看看,就是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就算他说的是事实,一会儿我也得和他家长好好说道说道!”许老师笑了笑没有言语。
最先到学校的竟然是褚老,燕飞又一次被感动了,情不自禁地上前拥抱住老人家。
他这一动情,可把褚老吓了一跳,拍着他的后背,不住声地问:“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受什么委屈了,赶紧跟我说!”
燕飞执手看老头,竟无语凝噎!
还没过一分钟,普惠大和尚和老张也联袂而来,他俩看到燕飞和褚老执手相看泪眼的感人场面,也晕了,这出啥事了!
在三人一致的要求下,燕飞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听完燕飞的复述,褚老和老张笑了,大和尚却怒了!他推开政教处的房门就走了进去。
马主任和许老师看到一个老和尚怒气冲冲地闯进房门,立马懵了,马主任甚至自觉地替燕飞想好了理由:“燕飞的长辈是和尚,那他剃光头倒也是家学渊源呀!”
普惠:“哪位是马主任?”
马主任:“啊,我,我是。”
普惠:“我是燕飞的师傅,广济寺主持普惠。”
马主任:“大师您好!快请坐!”
普惠:“不必坐了!老衲先向你赔罪,昨晚是我逼着燕飞练功的,所以他没时间请假。跟孩子没关系,你要是想骂就骂我好了!”
马主任苦笑:“大师说笑了,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
普惠:“老衲可没说笑,我话还没说完呢!马主任你是不是歧视佛门中人呀?”
马主任诧异:“这怎么说的,我很敬重出家人的!”
普惠:“首先老僧证明,燕飞的头发确实是自己掉落的。其次,燕飞是老僧的弟子,即使他出家剃度了,也是顺理成章!老僧想问问马主任,国家那条规定不让剃度的出家人上学读书了?”
马主任:“这”他说不出话了。
这时褚老和老张走进屋了,褚老笑着接过话头:“大和尚别难为马主任了,人家也是严格要求学生,也是为孩子好!”
“好人那,这谁呀?”马主任心中感激,放眼望去,然后他就蹦着迎了过去:“褚书记,您老怎么来了?校长知道吗?”
褚老:“我已经退休了,不是什么书记了。我是以古诗词协会的会长身份,来为我们的会员燕飞小友作证的。昨晚他确实被他师傅留住了,马主任大可相信他说过的每句话!”
马主任流汗了:“误会,纯粹是误会!”
“咳咳!”老张终于可以说话,真憋坏了,“我是刑警一大队队长张仲甫,是燕飞的临时监护人,我可以证实燕飞每句话的真实性。说起来都是我的错,没有和学校及时沟通,马主任您还是批评我吧!”
马主任彻底晕菜了,这燕飞是什么人呀,你说你有这么牛b的家属团你倒是早说呀,不带这么玩人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