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非常大脑 > 第19章 拜师


广济寺位于锦城原城区,原名普济寺,始建于辽代,有900多年的历史了。寺中的标志性建筑是一座白塔,塔高60米上下,是八角十三层实心密檐砖塔,据说900多年来从未修缮过,一直保持着原貌。
老锦城人称呼白塔为宝塔,把它看成锦城的标志和镇城宝物。老人们常说,锦城千百年来没有大的自然灾害,都是宝塔给镇住的。
燕飞跟着老张到得早了,眼前的建筑勾起了尘封的记忆。他记得小时候和小伙伴们进过一次广济寺内,印象中寺内有一座关帝殿,殿里有关羽、关平、周仓的塑像。当时他似乎想在“关羽”身上刻下“燕飞”两个字,结果被人用扫把“请”出去了。
他俩没有进庙,就站在大门附近闲聊,当然主要是老张说,燕飞听。快到2点钟时,楚庸带着楚芸来了,让燕飞没想到的是,古诗词协会的褚老也来了!
燕飞:“楚爷爷好!褚爷爷您老怎么也来了?”
褚老哈哈一笑,亲切地拍了拍燕飞的肩膀:“听老楚说,你还有一身拳脚功夫。好家伙,文武双全,了不得!大和尚我认得,你想拜他为师,我来给你加点筹码分量。”
少年心里那个感动呀,连连道谢。
这时老张也走上前,狐疑地看了燕飞一眼,不理解燕飞为什么会认识老********。他恭敬地对褚老说:“褚书记,您好!”
褚老也认出了张仲甫,有些糊涂张仲甫和燕飞的关系,说道:“是小张呀,你好!不过我已经退休了,就不要叫书记了。你这是”
老张于是把燕飞家里和个人的情况向褚老、楚老介绍了一下。
听到燕飞在前日银行抢劫的大案中帮了警方大忙,褚老和楚老脸上的笑容更盛,拉着燕飞问长问短,一行人说说笑笑走进广济寺。
入寺门不久,燕飞便看到一个身材魁梧的僧人迎了出来。僧人边走边笑着打招呼,声音洪亮:“想见的时候一个不见,能用到老和尚了,就一下子全来了!老衲还真得好好见识一下燕飞小施主的异处,能让两个老家伙联袂而来,可不简单!”
他说完就不理褚老和楚老,定住眼神观察燕飞,看得少年浑身都不自在。他越看眼睛越亮,随即仰天大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双羽四足1,龙飞九天。小家伙,你生来就是要普度众生的!”然后拉着燕飞就往侧院走。
大家诧异地相互看了一眼,不明所以。楚芸拉拉楚庸的衣袖,问道“爷爷,大师说的是什么意思?”
楚庸:“颠和尚间歇性发疯病,而且传染性很强,所以他的话我们最好还是别猜!”楚庸的话逗得褚老和楚芸都笑了。
老张没笑,因为担心。他听到“普度众生”这个词儿,就有拉着燕飞马上转身逃跑的冲动。
最蒙圈的是燕飞,虽然猜到了老和尚就是普惠,但这老和尚率性的言谈举止,还是让他手足无措。
不管怎样,大家还是随着普惠来到了的侧院,院子里种植了数棵高大的七叶树2,繁茂的树冠播洒下大片的荫凉。
普惠带着燕飞在院中停下,说道:“听说你会打金刚拳,练一遍给和尚看看,怎么样?”
燕飞是来拜师的,态度端正的不得了,躬身施礼回答:“只是粗浅学过,正要请大师指点!”
他摘下帽子,锃明瓦亮的光头晃得普惠和褚老一阵眼晕。
普惠心中合计:“少年应该是天生有大智慧的人,想皈依我佛,倒也不算奇怪。”
褚老则心中唏嘘:“小伙子求学之心至诚,可敬可叹!”
如今的燕飞认真起来,真的很专注。他在场地中央高马步一站,众人眼中就渐渐出现了幻觉,他的身躯仿佛在不断生长!到了后来,众人觉得自己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尊令诸邪辟易的怒目金刚!
燕飞动起来了,一招一式都仿佛带着开天裂地的威势,全力展示自己的他,令已经见识过一次的楚庸都大吃一惊。这一次他不仅打出了拳法真意,而且爆发出凝练如实质的酷烈杀意!
大家真的被燕飞的拳脚功夫镇住了!即使是对武术一无所知的褚老,也能看出其中的不凡,感觉到其中无坚不摧的刚烈气势。老张也挠起了后脑勺,他不明白,只隔了一夜的时间,燕飞的功夫怎么就高成这样了!“难道平时是扮猪吃老虎?另外他这身杀气是怎么来的?想不通啊,年纪不大,怎么这么多曲曲绕绕!”
不知不觉近一个小时就过去了,燕飞完整地把拳法演示了一遍。收功后他双手合十向普惠行礼,诚恳地请求说:“请大师教导指正!”
普惠也难掩脸上的惊讶表情,问道:“你没有学过内息搬运术吧?”
燕飞摇头:“从未学过。”
普惠:“这套拳法你练了几年?”
燕飞:“练了六年,不过最近五年没练。”
普惠:“那最近五年,你练什么功夫了?”
燕飞挠挠后脑勺,心虚地回答说:“啥也没练。”
普惠瞪大了眼睛,失声嚷道:“啥也没练,一朝拾起,就达到了拳禅一如、内息通脉的程度,这这不可能啊!”
燕飞继续挠后脑勺,一脸无辜,不知该如何回答。
楚庸接过了话头:“有什么不可能的,一个大活人的例子就站在你的眼前!这恰好证明燕飞是个不可多得的练武奇才!大和尚说个痛快话儿,这个徒弟你到底收不收?”
普惠哈哈一笑,说道:“收,怎么不收!”然后他双手合十向老张施礼,老张连忙还礼。
普惠:“这位施主是燕飞的长辈吧!老衲想要收燕飞做弟子,不知您意下如何?”
“我只是他叔,他父母不在锦城,所以”老张有点不好张嘴。
普惠:“施主有什么疑问,直说无妨!”
燕飞对老张怒目而视,老张不理他,陪着笑脸说道:“那我说了!燕飞跟大师学艺,需不需要出家礼佛呀?”
普惠笑着回答:“出家就不必了,礼佛还是需要的。”
老张:“那礼佛是不是只让吃素呀,是不是不让近女色呀,是不是别人打完你左腮帮子,你要主动递过去右腮帮子呀,是不是”
“弟子拜见恩师!”燕飞听不下去了,来到普惠身前,屈膝便拜。
“哈哈哈,好,好!”普惠搀扶起燕飞,然后对老张说,“施主放心,你说的这些老衲绝不会要求燕飞去做!”
老张砸吧砸吧嘴,尽职尽责地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燕飞还在读高中,以后还要考大学,他什么时间跟您学艺呀?”
普惠:“周六、周日即可,我也希望他能考大学,能多学些知识!”
老张:“噢,好吧,我没问题了,那今后就劳烦大师了!”
注释1出自《推背图》第44象,谶曰:“日月丽天,群阴慑服。百灵来朝,双羽四足。”“双羽四足”字面解释是个“燕”字。
2别名梭椤树,佛教四圣树之一,尚和而传承的象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