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非常大脑 > 第5章 快餐店风波


燕飞半路与刘老师他们两个分开了。今天下午他在那么多人面前秀了一下,赞美一下来得太多,心思就有点乱,他想一个人走走。
不知不觉他就走到了那个让他发生改变的胡同。他抬头仰望天空,没有再看到什么异常。他挠挠后脑勺,心中满是困惑:“那天晚上出现的三个光团到底是什么?‘有缘人’又有什么含义?”
正是下班时间,胡同里人流往来不息,燕飞孤独仰望的身姿深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于是一个、二个、三个每个注意到燕飞的路人都不约而同地仰望天空。
“哎呦,你走路不长眼睛呀!”
燕飞被脆生生的喝骂惊醒,同时他惊奇地发现竟然有十多个人和他一样从仰望天空的沉思中惊醒y的,这是什么情况?
一个眼镜男一边走路一边看天,撞上了一个驻足望天的时髦女郎,女郎手中的水果袋掉落,里面的鲜红李子滚落到了地面。
燕飞看着眼镜男望向自己的幽怨目光,心里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觉心情大好。他弯腰拾起一个李子,在衣服上蹭了蹭,然后一口咬下,酸甜的浓烈味道激得他浑身一抖,他哈哈一笑,在众人看神经病的目光中,撒欢跑走。
他直接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家夫妻快餐店,这里的素烩面味道香美,他算是这里的常客。
“李嫂,给我来碗素烩面!”进门他就吆喝了一句。
“燕子来了,你等一下,你李哥马上出来,我这结账呢!”一个爽朗的女声回应道。
燕飞走到柜台旁的一张桌子坐下,看到一个中年男子等在柜台前,李嫂正低头算账,嘴里还念叨着:
“一天三分份饭是21元,从一月到4月,去掉7天春节假,还要去掉周六周日,还要去掉4月最后一个星期,我的娘呀,到底有多少天呀!”
“72天,2512元钱。”燕飞张嘴就给出了答案。
那个中年男人惊奇地看了燕飞一眼,说道:“这位小兄弟好厉害的速算能力,这个数字和我事先算好的数字一样!”
“那敢情好,可省我的心了!张主任,您看我收2400好不好?”李嫂是一个精明爽利的北方女子。
中年人瞄了一眼燕飞,也豪爽地说道:“你这小本生意也不容易,别抹太多了,收2500吧!”
“张主任真是个好人呀!那天您得空儿,到这儿来,让我家老李陪您喝几杯!”李嫂笑着奉承。
“好啊,到时你可得给我整几个好菜!”
“没问题!”
中年男人笑着离开了。
李嫂拍了燕飞一下脑袋,笑着说道:“平时没看出来呀,你还有这一手!今天我让你李哥给你面里加点料!”
“加什么料!可别是晚上李哥吃的那种!”燕飞调笑道。
李嫂一时没听明白,他老公却听明白了。李哥端着一碗面,笑骂着从厨房出来:“臭小子,人不大,就知道调笑嫂子啦,心怎么这么花!再说你李哥我龙精虎猛需要加料吗!”
李嫂这才听明白,脸一红,骂道:“我呸,都不是好东西!”
燕飞低头吃着分量十足的素烩面,门口处传来一阵喧闹声。
“李嫂,炒几个菜,我们哥几个要喝几杯!”一个破锣嗓子吆喝道。
燕飞抬起头就看到了中午交过手的高个黄毛。
高个黄毛也看到了燕飞,打个冷战,转身就要退出饭店。
燕飞下意识地抬起右手虚抓,却感觉手中确实抓到了什么,他不禁一愣。
高个黄毛抬脚要走,却感觉到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后脖领,把自己定在了原处。接下来这只手突然松开了,较劲的黄毛脚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后进来的几个人扶起他,其中一个调笑道:“怎么啦刚子,见到嫂子腿都软了!”
黄毛惊疑不定地看着燕飞:“这家伙怎么这么邪门!自己的三个小弟还因为‘震荡性’伤害,在医院里观察呢!自己是来找魏少商量医药费的,怎么又遇见了这个煞星!”
燕飞也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己的右手,“刚才是幻觉吗?那个黄毛是因为我突然放开他才摔倒的吗?”
李嫂掐着腰堵住了几个人,扬着下巴说道:“你们几个就是这样照顾你李哥生意的!想吃香的喝辣的,行!先把上几次的帐结了!”
最后进来的一个精悍青年接过了李嫂的话头:“嫂子,今天这顿有金主,确实是照顾生意。你们几个混蛋听好,明天谁欠李哥的账赶紧结了!出来混也是有原则的,李哥李嫂懂规矩,人仗义,你们想混的久点,就要知道好歹!”
“虎哥的话我信得过,当家的做几个好菜!虎哥里间请!”李嫂让开了道路,笑着领着那个虎哥往里走。
“虎哥!”黄毛跑到虎哥身边耳语了几句。虎哥听完目露精光盯着燕飞。
燕飞刚好把面吃完,笑着起身抱拳,说道:“城南义虎,久违了!”
虎哥盯着燕飞看了半晌,忽地笑道:“怪不得刚子他们吃亏,原来是辣手燕子。刚子,你们还真别抱屈,人家还真是手下留情了!辣手燕子十岁出道,虽然出手不多,但没一个对手不是骨断筋伤的!去,给燕子哥陪个礼!”
江湖规矩其实比俗世更森严,黄毛听到老大的吩咐,就要给燕飞下跪。燕飞却不肯受礼,这一跪下去,他就坐实了长辈的身份,之前可就是以大欺小了!
他侧身双手虚抬,黄毛竟然就跪不下去了,屈膝僵在原地。
这下换做虎哥惊疑不定了,心中合计:“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江湖老话‘宁惹屠夫,不惹童雏’果然是至理名言!这只燕子真邪门!”
他哈哈一笑,说道:“刚子,我想燕子兄弟已经原谅你了,起来吧!”
接着他对燕飞一抱拳:“燕子兄弟,刚子他们虽然有眼不识泰山,但也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也教训了他们。我们这点误会就此一笔揭过,如何?”
燕飞也抱拳还礼:“虎哥给脸,燕子哪还能不知好歹!”
燕飞这么上道,这么给脸,虎哥非常高兴,真起了结交燕飞的心思,非要留下燕飞喝酒。
燕飞婉言拒绝:“虎哥,我是学生,现在真不方便,要上课的。改日方便我请您好不好?”
虎哥闻言竟有了感慨:“唉,读书才是正途,混江湖那是生活所迫!燕子兄弟,你回去吧,你虎哥祝你鹏程万里!”
燕飞道谢,告辞。分手时,虎哥犹豫了一下,还是对他说道:“燕子,这次刚子他们的事是因为”
燕飞摆手阻止虎哥再说下去,再次抱拳说道:“谢谢虎哥的仗义!不过兄弟已经明白,刚才那人已经来过,看我们言谈甚欢就离开了。呵呵,说起来还是兄弟惊走了您的金主!”
“哈哈哈,该他消费的他省不下!再会!”
“再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