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唐婉 > 第八十四章宁静

收费章节(12点)


第八十四章宁静


“娘,你小心一点”青岚小心地扶着唐婉的手让她坐下,就如赵士程所猜测的那样,一向顽皮的孩子在知道唐婉肚子里多了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之后,****之间便有了大人样,不再顽皮任性不说,反倒照顾其母亲来,当然,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母亲肚子里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让他见到面的弟弟或妹妹。


“娘知道了”唐婉温柔地笑着,眉宇间除了浓浓的幸福就再也没有别的神色了。


“娘,弟弟今天顽皮了没有?”小心的摸了摸唐婉凸起的肚子,青岚又关心的问了一句。


“他今天很乖没有顽皮”唐婉笑着,然后透过窗棂看着外面的飞雪,道:“你爹爹还没有回来吗?”


赵士程今儿一早去唐家送年礼去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不知道是不是又被两个回来过年的哥哥给拉住喝酒了,唐婉带了点小烦恼的想着。


“还没有回来”青岚人小鬼大的道:“不过,娘你放心,爹爹出门的时候我就和爹爹说过了,不准和舅舅们喝酒,弟弟不喜欢爹爹浑身酒气的回来,爹爹会听话的。”


在顺利的解决了唐婉心头所担心的沈园相遇的事情之后没多久,唐婉就在一个吐得惊天动地的早上被诊断出有了身孕,算算日子,应该是在临安怀上的。


和当初怀青岚的时候不一样,这一胎可算是让唐婉吃够了苦头,先是孕吐,怀青岚的时候虽然也吐,但是却不算太夸张,而这一胎吃什么吐什么,喝口水都会吐得一塌糊涂,还不能不吃,要是不吃的话吐的就是胃里的酸水,前三个月,唐婉整个人瘦下去了一圈,吐到唐婉都无暇分心去胡思乱想,好在,满了三个月之后,孕吐就奇迹般的停止了,唐婉也总算能够安稳的吃点东西了。


然后是脚抽筋,天天喝着大骨汤的人隔三差五的还会脚抽筋,每次抽筋都在卯时前后,睡得正熟的时候忽然抽了,好几次唐婉都疼得眼泪哗哗的,每次都是赵士程小心翼翼的为她将扭成一团的筋揉开,赵士程甚至为了她特别找一位大夫学了推拿。


好在青岚知道自己要当兄长之后懂事了许多,不但没有再像以前那般的顽皮给人添麻烦,还学会了照顾唐婉,陪着唐婉说话,逗她开心。


“听什么话啊?”说曹操曹操到,青岚的话刚一落,赵士程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然后打帘子进来,不过他没有立刻靠近,而是到火盆边烤了一下,祛除了身上的寒气之后,才过来,挨着唐婉坐下,顺手将青岚抱起来,坐在他的腿上。


“说你不会和大哥他们喝酒,免得又让酒气熏到了我们娘几个。”唐婉笑着解释一声,然后问道:“怎么送个东西耽搁到了这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也没什么,就是和他们说说任上发生的事情而已。”赵士程随意的笑笑,唐珏唐珉这几年也算是出了些政绩,考核在同级的官员中虽然不算是顶号的,但也在上游之列,赵士程对这两个大舅哥的事情也很上心,为他们找了不少的关系和门路,现在两人都升了官,等到开春过后,还要去临安复职,或许还有升迁的可能。


“哦”唐婉看着他,也没什么?那就是还是有事情了?她拍拍青岚,道:“现在你爹回来了,大郎就自己出去玩一会儿吧我看外面的雪也快停了,你叫几个伶俐的丫鬟陪你堆雪人去吧”


“嗳”青岚早就呆的有些气闷了,但是赵士程不回来他总是担心唐婉没有人陪着会寂寞,现在听唐婉这么一说,哪里还坐得住,笑着应了一声,从赵士程腿上跳了下来,咋咋呼呼的叫了丫鬟就冲了出去。


看着青岚的样子,夫妻俩相视而笑,笑了一会,唐婉就问道:“大郎这会不在了,可以说到底什么事情让你耽搁到现在了吗?”


“真没有什么事情。”赵士程笑笑,然后稍微迟疑了一下,道:“我刚刚在前院的时候看到陆家有人过来送请柬,陆务观又要成亲了,婚期就定在三天后,原本可能没有想到要下请柬,所以才会拖到现在吧”


又要成亲了?唐婉微微一怔,这一次他迎娶的又是什么人呢?


看出唐婉的惊讶,赵士程也没有卖关子,直接为她解惑道:“你一定想不到他这一次去的是谁,就是曾经和他定过亲,却又在成亲之前悔婚的王家二娘子。”


王二娘?唐婉更疑惑了,她记得王二娘已经成了亲了啊


“王二娘前夫体弱多病,她嫁过去不到两年就病逝,也没有留下个一儿半女,被王家直接接了回去,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又和陆家联姻了。”赵士程解释了一声,他知道,唐婉从来就不是个喜欢打听东家长西家短的,定然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他也是看到请柬之后觉得奇怪,多问了两句,才知道这些事情的。


这算是回到了命运原先的轨迹上了吗?唐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王二娘当初曾经找过我,说不知道该不该嫁,我猜想她可能被唐夫人对我的苛刻态度给吓到了,所以才会问路于盲。而我当时虽然没有说该不该嫁,但是却还是说她嫁给陆游必然不会重蹈我的覆辙,一定会过得比我好。可是,或许是因为这番话,也或许是她曾经问我,陆家若是愿意重新接纳我,我会不会回去的时候我想都不想的就给了否定的答案,反而坚定了她悔婚的念头。唉,她当初要是履行了婚约,嫁进了陆家,或许会比现在幸福得多,不会守寡,以****的身份再嫁,而陆家也不会出现那些闹剧。”


“或许吧毕竟她的性格和冯宛若完全不一样,她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身怀六甲还和婆婆丈夫发生争执,也就不会有那些悲剧和闹剧出现了。”赵士程对王二娘的了解并不比唐婉多,但是他能够确定一点,那就是王二娘定然没有冯宛若那么的泼辣和厉害——找一个能和冯宛若相媲美的女子可是件难事啊然后,他笑着看着唐婉,开玩笑的道:“惠仙这是在同情谁呢?王二娘?冯宛若?抑是陆游?”


“或许都有,也或许都不是”唐婉摇摇头,道:“或许命运中注定了很多的东西,像我注定要和陆游有那么一段前程往事,却又注定了要嫁给你,但是命运却并非不能改变。如果当初我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没有及时的认清楚陆游的真性情,没有珍惜你对我的好,或许现在被人怜悯的那个人该是我了,哪里还能像现在这样,快乐的过日子。”


时至今日,唐婉明白了很多,尤其是在今年的秋天,上一世她香消玉殒的日子过去之后,她心中最后的担忧也没有了,她不用在担心有人破坏自己来之不易的幸福,不用担心自己因故撒手离开自己最爱的和爱着自己的人,因为她知道只要她珍惜每一天,好好的保重自己,就能够过得更幸福。


“这倒也是”赵士程点头,然后笑着道:“惠仙这是有感而发吧那么我能不能理解为你现在觉得很满足了?”


“是很满足了你不知道知足常乐吗?”唐婉难得俏皮的回了一声,却又叹息道:“命运对每一个人的安排都是不一样的,但是命运却又是很公平的,越是喜欢折腾的人,越是容易失去幸福,或者说是求而不得,相反,只要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珍惜自己,就会发现,其实幸福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而我今生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没有一意孤行,答应嫁给你,珍惜和你所拥有的一切。”


“我觉得你这话说的尚嫌早了一点,我们还有很多的岁月要一起度过,这样的话在等三四十年,等到我们都老了,含饴弄孙的时候再说这个也不迟。”赵士程握紧唐婉的手,然后郑重的道:“我保证,就算到了耄耋之年,我们都已经老态龙钟的时候,我也不会让你后悔嫁给我。”


“我相信”唐婉自然不会怀疑赵士程,上一辈子也已经用了他的一生来证明他对自己的深情,这一世,他自然不会让自己失望,而相同的,自己也不会让他失望。


“惠仙~”赵士程看着唐婉,虽然他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唐婉从始至终对自己就是全盘的信任,但是却不妨碍他珍惜这份信任。


“哎哟~”唐婉却捂着肚子叫了一声,然后将手放在肚子右侧靠后的位置,带了三分威胁七分逗弄的道:“宝宝,娘抓到你的小脚丫了”


“他又踢你了?”赵士程关心的问道,唐婉肚子里的孩子实在是活泼的过分,经常在里面动得让唐婉坐都坐不住,只能起来慢慢的走动,力气更是大得不得了,唐婉的肚皮上都已经有一块淤青了,刚发现的时候还把大家都吓了一跳,后来是有经验的大夫和稳婆异口同声的说,那是被宝宝给踢的,才让大家稍微放心了一些。


“可不是”唐婉点点头,脸上带了慈爱幸福的微笑,道:“我都能抓到他的脚丫子了不过,这小子也是个机灵的,马上就缩了回去。”


“都已经九个月了,还这么好动,一定又是个臭小子”第一胎的时候大家都心心念念的盼着生一个儿子,但是这一胎除了期望生个弟弟陪他玩的青岚之外,大人们都希望生个女孩出来,但是看样子不大可能是女孩。


“或许吧”唐婉笑着,道:“再过十多天就该生了,到时候就知道是男是女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