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唐婉 > 第八十章三年

第八十章三年


“惠仙,你看那边,那便是东坡居士留下来的苏堤。”坐在画舫上,赵士程指着远处长长的堤坝介绍着。 “便是当年疏浚西湖,用葑草和淤泥堆筑而成的苏堤?”唐婉虽然是第一次到临安,更是第一次见这西湖美景,但对西湖的典故却是耳熟能详的,赵士程这么一说,她便知道其中的典故来由。 “不错”赵士程点点头,笑着道:“当年西湖葑草生长过盛,几乎占据了整个西湖,没有当年东坡居士疏浚西湖,便无我们今日所见之美景,说起来我们还得感激东坡居士” “我觉得我们应该感谢的是婶娘”唐婉偏偏跟他唱起反调来,打趣道:“如果不是婶娘邀我们前来参加族弟的婚礼的话,或许我们现在还被青岚缠得脱不了身。” 听唐婉提起儿子,赵士程就忍不住的叹气,问道:“你说这孩子到底像谁啊?你打小就文静温婉,我小的时候也很听话,他怎么皮猴子一般,你看看家里的花园被他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唉~”唐婉也叹了一口气,道:“都说爱到三岁恨到老,这句话用在别的孩子身上或许不合适,但是用在青岚的身上却是在合适不过了。唉,我都不敢想象等到六七岁,狗都嫌的年纪的时候,青岚又会调皮成什么样子” “那个时候他早就启蒙了,应该不会像现在这般皮了吧”赵士程看着唐婉不确定的道,他实在是被调皮的儿子给磨怕了。 今年是他们成亲的第四年,才过了上元节他们夫妻俩就到临安参加一个族弟的婚礼,当然,对他们来说最主要的还是好好的出门游玩一番,成亲四年,头一年不用说,唐婉怀着孩子,什么地方都去不了,而后面几年,家中也有不少事情缠身,加上青岚年幼,唐婉不放心离开儿子时间太长,也就没有出过远门。 到了临安,第一要到的自然便是西湖,赵士程都还没有说,他的那位婶娘宋夫人便为他们安排了一艘画舫,让他带着唐婉出来游湖了。 “希望这样吧”说实在的,唐婉真不相信自家的皮小子启蒙之后就能乖巧,他已经被赵定麟和李夫人宠得无法无天了。 “其实我有一个好主意,可以让青岚不要像现在这么的顽皮。”赵士程看着唐婉,十分笃定的道。 “什么主意?我才不相信你有什么好注意呢?”唐婉斜睨他一眼,不自觉的带着魅惑的风情,这些年她方方面面都很如意,越来越自信不说,人也越发的漂亮起来,再加上年纪渐长,越来越成熟,比起以前来更显的迷人了。 “我以前没有什么好主意,可不代表我现在还想不出好主意来啊”赵士程呵呵一笑,然后凑近了道:“你还记得昨天见到族兄赵扬启的那一对孩子吗?” “记得”唐婉点点头,她做了母亲之后,自然而然的就对孩子关注起来,自然不会忘了昨天见到的那对小兄妹,哥哥不过五岁,却一副大人的样子,手里还牵着姗姗学步的妹妹,可爱极了。 “我想,要是青岚有了弟弟妹妹的话,为了给弟弟妹妹当个好榜样,一定会听话上进,不像现在这般的顽皮。”赵士程看着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脸上飞红的唐婉,轻声道:“我们是不是该好生努力一下,给青岚添个弟弟妹妹,也免得他太过孤单了?” 唐婉生青岚的时候虽然很顺利,但是用李夫人的话来说,不管怎么着,生孩子对女人来说损伤都很大,虽然她也巴望唐婉为赵家开枝散叶,但是比那个更重要的是唐婉的身体,所以,这三年来她一直让唐婉注意避孕。唐婉虽然并不十分认可李夫人的话,但却习惯性的听了她的安排,所以这三年没有再传出什么好消息来。 不过,三年过去,唐婉的身体早已经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而青岚也大了,他们从山阴动身的时候,李夫人还笑着说他们可以好好的玩玩,也可以趁着没有青岚打扰的机会,再怀一个孩子。赵士程原本是一点都不想的——青岚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打扰他和唐婉相处,一到晚上就恨不得和他抢床睡,有一个青岚已经让他头疼了,再来一个他还能抢到自家娘子吗? 可是,族兄那对儿女相处的样子却让他很是心动,或许,有个弟弟妹妹之后,青岚会有点长兄的样子? “这个……”唐婉脸上飞红,但也忍不住有些心动,又瞟了他一眼,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道:“我觉得这个主意听起来还是不错的……” “那么……”赵士程迷醉的靠的更近了,几乎将唐婉搂进怀里,正想说些亲昵的话,却冷不防的船身一晃,要不是赵士程的反应还算灵敏,将唐婉搂进怀里的话,唐婉说不定就要摔上一跤。 “这是怎么回事?”检查了一下唐婉连擦碰都没有之后,赵士程才极为不悦的扬声问道。 “回大官人,是被另外一艘画舫不小心给撞了一下,没有什么大问题。”画舫后面立刻有人高声回答,他们也被这个小意外吓了一跳。 “你们小心一点”赵士程皱皱眉,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相信外面的人能够处理这种小状况,自己暂时没有露面的必要。 “是”外面的人应声,可他的话音还未落,就听到一个声音高声道:“在下山阴陆务观,刚刚说话的那位兄台的声音好生熟悉,不知道可是故人?” 陆游?怎么会是他? 唐婉和赵士程面面相觑,都没有想到会这这里和陆游狭路相逢。 三年前,唐婉听说了陆游离开山阴四处游学的消息之后虽然觉得意外——上一世陆游老老实实的在家中为父守孝,没有离开山阴半步,这又是一个与上一世不一样的地方。但是,唐婉同时也松了一口气,一来是不用担心再不小心遇上他,引来什么不必要的烦恼,二来是希望人生从此不一样,改变她和他沈园相遇的宿命。 而这三年来,陆游的成就也是极大的,别的姑且不乱,他的才华确实是很好,在外的这几年,不时有他的诗词传回山阴,山阴人谈论起他的时候,最关心的已经不再是他的婚事而是他的诗词如何为山阴人争光了。今年开恩科,不少人都断定,出了孝的陆游必然回到临安赶考,甚至还有人笃定的说,以他的文采,就算不能高中状元,也绝不会出前三甲的。 对于这样的传闻,唐婉也只是笑笑,她还真不认为陆游能够高中状元——他的才华虽然不错,但是想要中状元,光有才华却是不行的。上一世,他是因为抢了丞相秦桧的孙子秦埙的风头,让恼羞成怒的秦桧私用职权,除了名的,这一世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次倒霉的遇上相同的事情。不过,不管会不会遇上也都是两年后的事情了,当下的他应该是意气风发的,不但是天下闻名的才子,更得了主考陆阜的青睐,一时之间风头无二。 但不管他是意气风发还是伤心失意,都是他的事情,唐婉都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的交集,所以,听到他的声音,再听到他话里套近乎的意味,唐婉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原来是务观啊”赵士程知道唐婉心里有多么的厌恶陆游,他也一样不想和陆游再打交道,但既然碰上了,也不能避开,他朝着唐婉微微一笑,示意她安坐,自己则出了画舫的船舱,向来不及掩饰自己惊诧的陆游拱了拱手,笑道:“几年不见,务观风采依旧啊” 看到出来的是赵士程,陆游还真是很意外,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在山阴都没有和赵士程意外相遇,却在临安见到了面。可是,他心里却又不禁升起了一点点希望——既然赵士程在这里,那么唐婉应该也在画舫之上吧 想到唐婉,陆游心里真正只能说是百般滋味上心头——他离开山阴游学,一是为了躲开山阴的纷扰,也希望因为自己的离开,而让那些和自己有关的事情逐渐消弭,二来也存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心思,希望四处游学能够增长自己的见识。但是其中也不乏远离唐婉的念头,他不想再听到任何关于唐婉的消息,尤其是不想听到她离开自己之后过得有多么的幸福,多么的风光的消息,那会让他觉得她离开自己很正确,也会让他觉得自己很无能。 但是,都过的地方越多,见过的人越多之后,他却越是为自己错失唐婉而感到难受——原来像她那般才貌双全,家世性格又具是上乘的女子真的是很少见,自己曾经拥有的是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伴侣。他更知道,这一生,他恐怕再也找不到一个能够和唐婉媲美的女子为妻了。这让他越来越悔恨不已,但是他却也知道,这一切覆水难收,他只能一辈子的怀念过去的唐婉以及和唐婉的过去了。 “原来是子规啊”陆游很是亲昵的看着赵士程,笑着道:“没有想到会在临安,会在西湖遇上子规,还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赵士程再笑笑,道:“我和惠仙是到临安吃喜酒的,今日是特意抽出时间来陪着惠仙游湖的,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务观,不知道这两年务观过得可还好?” “还可以这三年游学在外,但也没有辜负山阴父老的期望,也算有了些许的名头。”陆游带了些矜持的看着赵士程,笑着道:“今日,便是邀请志同道合的朋友一道游湖,子规可要与我们一起……他们都是一方名士,这样机会也算难得。”看着陆游踌躇满志的样子,赵士程却笑着摇摇头,道:“我还要陪惠仙,今日就不打扰各位了。” “大家今日是以文会友,子规大可带上惠仙一起过来。”陆游笑得风轻云淡的,他真的很希望能够再见唐婉一面,就算今天的场合不大合适也顾不得了。 陆游的话让赵士程很是恼怒,他把唐婉当成什么人了?不过,他脸上却还是带着笑,道:“这还是不大合适,以后有机会又在说吧务观,这三年虽然时有耳闻你的大作,但是却没有别的消息,我真的很担心你还没有从那些陈年旧事的阴影中走出来,现在看起来,你已经恢复的。这就好,我还是喜欢看到意气风发的陆务观。” 赵士程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了陆游一头一脸,他有些发晕的脑子忽然一清,哪里还敢再提唐婉,勉强地笑笑,道:“既然子规抽不开时间,那就改日有缘再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