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唐婉 > 第五十四章示威

第五十四章示威


“子规还真是有心,知道在东湖楼给我们定个位”汪玉珍故意装出羡慕万分的样子说着酸话,今天是上元节。


“可不是”高丽娥难得一脸微笑的附和着汪玉珍,戏谑的看着已经脸红的唐婉,笑道:“我们也算是沾了三娘的光,往年我们哪里得空出来凑这个热闹啊”


往年这个时候,唐家一家子会在挂满了花灯的花园中设家宴,一家子一边赏灯一边小酌,兴起的时候或者写诗或者作画助兴,虽然不够热闹,但一家子在一起说说笑笑倒也其乐融融。


而今年,赵士程早几天就派人送了信赖,说是在东湖楼订了两间雅室,邀请唐家的人一起前去赏灯。唐闳也不是拘泥的人,不用胡夫人说什么,就拍了板,全家出游,他也好借这个机会好好地会一会这个未来的女婿。他以前倒也见过赵士程几次,但是那个时候和现在的身份不一样,想了解的地方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而唐珏,唐珉兄弟俩也打定了主意,想要好好的考验一下赵士程,要是赵士程不够好的话,不管胡夫人是什么意思,也不管是不是已经交换了庚帖,他们都会反对这桩婚事的——唐婉已经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了,她不能再受什么打击了。


而汪玉珍和高丽娥则都在心里盘算着能不能让赵士程为唐珏唐珉兄弟的仕途做点什么,她们都巴望着已经有了功名却没有实缺的丈夫能够出仕,这些年唐家也一直在为这个事情而奔走,可是关系却还是没有到位,一直找不到合适两人的职位。要是赵士程愿意出面,就算到最后也是无功而返,也好过试都不试一试。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念头,在唐婉和赵士程的婚事暂定下来之后,高丽娥就一反以前既不冷淡也不亲近的态度,对唐婉热络起来,汪玉珍或者胡夫人与唐婉逗趣的时候,她也会上前凑趣,显得亲近多了。


“丽娥这是埋怨我太过小气还是觉得我没有什么情趣,都不知道带你们出来热闹热闹”胡夫人心情也很好,出来看花灯是小事,在东湖楼订了座,虚席以待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她来说值得欢喜的是赵士程有这份心。


“我看都有”汪玉珍煞有其事的看着胡夫人,然后笑着道:“不过,我看弟妹更主要的是向您撒娇呢?娘,你一会可别忘了给弟妹买盏花灯哄哄她啊”


“我看是大嫂自己想要花灯却拿我说事吧”高丽娥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说些败兴的话,她笑着闹道:“真是不害臊都两个孩子的娘了,还惦记着花灯”


“听丽娥这话好像你不想要花灯一样”汪玉珍呵呵笑着,然后自然地朝着胡夫人撒娇道:“娘啊,您一会只要给孩子们,三娘和我买花灯,弟妹可不稀罕”


“好好”胡夫人乐呵呵的顺着汪玉珍的话点头,今天是个应该开心欢笑的日子,她也比平时多了些轻松。


“谁说我不要娘买的花灯我自然要要的。”高丽娥连忙抢着道,似乎真的是童心未泯一样,让马车里大大小小的都笑了起来。


“二嫂,娘买不买没关系,只要二哥给你买就好了”自从高丽娥放下架子主动和唐婉亲近之后,唐婉也时不时的会打趣高丽娥两句。


“三娘,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希望赵子规专门给你买个花灯过来?”高丽娥一点都不让人的反击一声。


“这还说用,三娘肯定是这么希望的。”唐婉还来不及说什么,汪玉珍就跟着打趣道:“赵子规能够体贴的想着在东湖楼订位子请我们一家赏灯,也一定不会忘记准备几盏别致的花灯的。”


“娘,您看看她们”唐婉的脸烫得仿佛火烧一般,汪玉珍和高丽娥的一唱一和让她既感到甜滋滋的又深觉得不好意思。只好朝着胡夫人撒起娇来。


“其实娘也想看看子规有没有专门为你准备几盏漂亮别致的花灯”胡夫人看着女儿亮晶晶的眼睛,心里的欢喜就不用说了,自从她做了决定接受了赵家的提亲之后,女儿之前的患得患失和纠结就消失不见,气色一天比一天好,说起赵士程的时候也会透着不一样的喜悦。


“娘~不和你们闹了”唐婉没有想到连胡夫人也会跟着一起打趣她,好在说话间已经到了东湖楼,马车一停下来,她嗔了一句就当先第一个跳下马车,倒把赶过来侍候她下车红绸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搀她,生怕她崴了脚。


“小心”唐婉还没有站稳,就听见了赵士程的声音,她惊诧的看过去,却看到赵士程正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父亲唐闳和两个兄长就在他身侧。


“三娘,怎么这么急匆匆的下来,也不怕崴了脚”唐珉轻责一声,然后对随后下车的高丽娥道:“你也是,怎么不拉着三娘?”


要是搁在以往,高丽娥定然会觉得委屈,甚至会生气,但是这一次,她却是只是笑盈盈的道:“我也没有想到三娘会这么着急下车,以后我一定会留意的。”


“二哥,是我自己嫌车里闷得慌,急着下车的,你怪二嫂作甚?”唐婉倒是为高丽娥说了一句话,然后轻轻地白了一眼靠近的赵士程,都是怪他,要不是因为他请众人到的东湖楼赏灯的话自己也不会被她们打趣取笑,更不会有这么些事情了


呃?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了吗?接到唐婉的白眼之后,赵士程微微一愣,他没有误会唐婉的眉目传情,所以他更迷惑了,而他从来就不是什么个喜欢把事情闷在肚子里的人,立刻一鞠,轻声问道:“可是我做错了什么让惠仙不高兴了?”


“噗嗤~”刚下扶着胡夫人下马车的汪玉珍一声轻笑,忽然觉得这两人还真是相配,唐婉是那种没什么心机,也不大会猜测别人心里在想什么的,而赵士程却显然是个很坦荡的,这两个人相处起来一定会异常的舒适。她带了些促狭的笑道:“三娘原以为你会给她准备几盏别致漂亮的花灯,所以急着下车,没想到却是什么都没有,当然不高兴了”


是这样吗?赵士程有些怀疑汪玉珍的话,但是他还是老老实实的道:“我倒是带了几盏亲手做的花灯,不过都挂在了雅室,惠仙进了雅室就能看见了”


这人……唐婉心里既觉得羞涩又满是开心,被人这般珍爱的感觉真的是很好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却只能轻轻的一跺脚,再白了赵士程一眼,一声不吭的往里走。


赵士程哪里还不知道被汪玉珍戏弄了,不过他也不生气,反倒觉得很亲切,当下礼貌的引着众人往里走。他今天早早的就到了东湖楼,然后一直在门口等候唐家的人到达。本来这样的事情不应该他来做,他也大可不必这般的殷勤,但是为了让唐家的人更放心将唐婉嫁给他,也为了让旁观的人知道,他对这门婚事的重视程度,他还是这样做了。


“你很不错”唐珏轻轻地拍了拍赵士程的肩头,他以前和赵士程也有过简单的交往,知道他素来豪迈,也很平易近人,极少端宗室子弟的架子,但是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却从未听他做过,显然妹妹在他心里的地位是很不一样的,而他也愿意将这种尊重展现给所有的人知道。


“这是子规应该做的”赵士程笑了,却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不是个习惯什么都放在嘴上的人。


进了东湖楼,却看到通向二楼雅间的楼梯口被堵住了,却是胡夫人和唐夫人碰在了一起,却谁都不肯让谁,都抢着要先上楼。


“胡夫人,凡事要有个先来后到,我们先到的,自然应该是我们先上楼。”唐夫人下巴微微扬起,就算看不穿帷帽上的青纱,胡夫人也知道她脸上定然满是傲气。


“先来后到不假,可是某些人一直站在这里不上,偏偏等我们要上楼的时候却来抢,是不是也太过无礼了些?”胡夫人眼神冷冷的看着唐夫人,她知道唐夫人完全就是为了找茬才会出现现在的这一幕。


“哈,我抢了吗?明明就是你在抢”唐夫人冷笑一声,然后轻轻地挽着她身边年轻女子的手,道:“还请让让我儿媳妇有了身孕,可不能和人挤撞”


等这么半天就是为了说这个话,示威来了胡夫人终于明白了唐夫人这样刻意和自己抢道是为了什么,她也冷笑起来,不理睬唐夫人,而是冷冷的对唐夫人身边的陆游道:“原来是冯少夫人有了身孕,真是恭喜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既然有了身孕,就应该安心的在家中养胎才是,怎么还要跑出来凑热闹呢?这上元节可不是一般的热闹拥挤,要是……啧啧,还是小心些的好”


面对胡夫人的冷言冷语,一直在看唐婉的陆游不知道该怎样回应,他也觉得母亲今天这般的意气用事很是不妥,但是为了能够和唐婉见上一面,他也只是淡淡的反对了两声,然后就由着唐夫人这般任性了。


陆游的心不在焉所有的人都看出来了,冯宛若也不例外,看着陆游目不转睛的看着唐婉的样子,冯宛若嘴里泛起苦涩的滋味,她狠狠地掐着自己的手心,明明知道别人看不见自己的表情,却还是带上了笑容,轻声道:“多谢夫人关心不过,有夫君在一旁照应,就算有再多的人我也不会被挤到的”


“娘,既然冯少夫人是双身子的人,我们就退让一下,让唐夫人他们先上去好了。”既然冯宛若开口了,汪玉珍自然也就能接话了,她笑盈盈对胡夫人道:“人家现在可金贵着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