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唐婉 > 第四十八章 踌躇

第四十八章 踌躇


第四十八章踌躇


坐在用屏风隔出来的简单的“雅间”,看着眼前那张熟悉无比的面孔,唐婉只是带了几分傻气的坐在那里,什么都没有说。


赵士程脸上也带了几分不自在的表情,虽然他一向自诩脸皮厚,可是眼前的不是别人,而是那个让他怦然心动的女子,又将和她谈论关于终身的问题,完全的从容镇定他真的做不到。


“那个……”最终,还是赵士程先开口,他也看得出来,唐婉实际上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话作开场白,他自然不舍得让唐婉有窘迫的感觉,只是说了两个字他却不知道应该怎样说才更合适,出门之前想好的话再见到唐婉之后忽然忘了个一干二净。


唐婉只是平静的看着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在发现他似乎有些发挥失常的时候多了一丝善意的笑,却还是没有说什么。


“我还是直说了吧”唐婉的笑容赵士程看得清清楚楚,他也不知道那笑容给了他鼓励还是让他有些难为情,他看着唐婉,诚挚的道:“其实在第一次见到惠仙的时候,我对惠仙便已经有了仰慕之情,我不知道惠仙对我有没有哪怕是一丁点好感,我想要说的是,如果惠仙能够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终生不变。”


这人……唐婉没有想到赵士程所谓的直说这般的直截了当,让她的心都震动起来,对赵士程的话她是半点怀疑都没有,他和陆务观不同,他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更不用诗词歌赋来打动自己的心,但是他却曾经用一辈子来证明他终生不变的深情。她的心在叫嚣着,在鼓动她点头答应,她知道,只要她点头,她什么事都不用担忧,就可以风风光光的嫁进赵家,她也知道疼爱儿子,也拗不过儿子的李夫人就算是对自己有什么意见和不满,也不会像唐夫人那样对自己,充其量也就是和上辈子一样,尽量无视自己而已。


但是,唐婉还是将心的叫嚣给压下,看着赵士程,努力地让自己忽视他眼中期颐的光芒,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惠仙蒲柳之姿,当不得赵郎君错爱”


赵士程眼中的光芒黯淡下来,但是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他看着唐婉,用更加诚恳的语气道:“我知道惠仙与我并不算熟悉,也知道凭那么粗略的印象和几句简单的话,惠仙也很难完全相信我能够给你幸福,并能够做到终生不变……但是,还请惠仙相信我的诚意,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我相信你的话,也相信你有言出必行的品德。”赵士程那黯淡的眼神,让唐婉满心都不是滋味起来,她认真地道:“惠仙之所以反对这门婚事,并不是因为赵郎君有什么不好,相反,就是因为赵郎君太好了,让惠仙自惭形秽,所以才拒绝的。”


“我听母亲说过这个荒谬的理由,我唯一想说的是在我面前,惠仙永远都没有必要提什么自惭形秽。天生的也好,生活经历造成的也罢,每个人身上难免都有瑕疵,只要瑕不掩瑜就好。在我看来,惠仙所说的那些瑕疵根本就不是瑕疵,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惠仙曾经是务观的妻子的话,我或许都无缘与惠仙相识。”赵士程真心觉得所谓的陆家下堂妇的理由很是荒谬,如果唐婉没有被陆家休离,他再喜欢她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能做什么让人误会的事情,也影响她的声誉和生活。


当初陆游求到他,要从他这里借一座院子安置唐婉,他之所以答应并不是看在他和陆游有交情的份上,他们俩除了名义上的远房姑表兄弟以外,也不过是泛泛之交而已。就这泛泛之交,还是陆游仔细经营出来的。他答应是因为他看得出来唐婉对陆游的深情,而陆游又信誓旦旦的说给他一点时间,他一定可以说服唐夫人重新接纳唐婉。为了不让他心中那个满腹诗书,几乎虽都是带着微笑的女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他明知道只要两人的事情闹出来,自己就有机会,但是他还是将院子借给了陆游,甚至连里面的仆从也都一并借了出去。


“我知道你要是在意我曾经嫁过人的话,就不会有着今天见面的事情了,可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唐婉知道赵士程不会在意、纠结自己曾经嫁过人这件事情,在他眼中,那只能证明自己曾经受过苦,然后越发的对自己好,不让自己再受任何委屈。想到这里,她心里又禁不住叹了一口气,问道:“可是你想过没有?明明我已经被陆游休离,可是他却还做出一副情深意重的模样?明明他已经再定亲事,却还是纠缠与我……虽然他现在已经有了妻子,但是我真的不敢肯定他就不会再出现在我身边,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然后纠缠不清。现在我终究是独身,那些流言蜚语只集中在我的身上,但如果我嫁了人的话,我想被人议论最多的将会是我的夫婿,他甚至可能成为别人的笑柄。”


“如果惠仙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拒绝我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要解决这件事情实在是太简单了些。”赵士程看着唐婉,简单的道:“务观一向都是一个明时务的人,只要我向他表示希望和他保持距离,他应该不会反对。”


“要是他听不进去呢?”对于赵士程的乐观和笃定,唐婉一点都没底。


“我想对务观而言,最重要的还是他以后的仕途,如果他不愿意听从我的意见,那么应该也不会介意我为他制造一点障碍吧虽然我也就是个无名小卒,但比起他来,交游却广得多,只要我想,至少能够给他制造一些小小的阻力吧”赵士程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威胁人的嫌疑,他简单的道:“所以,我想他不会成为我们的困扰”


唐婉有些忍俊不禁的看着赵士程,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人还有如此小人的一面,在她印象中,他一直都是君子,宽容、正直是他最大的优点。


“好吧,陆游是可以解决的问题,但是子嗣呢?万一我真的如唐夫人所言,不能生育呢?”唐婉看着赵士程,带了丝她自己都没有觉察的酸楚道:“我不希望自己再一次因为无子无出的原因被休回唐家。”


“这个就更不是什么问题了”赵士程看着唐婉,眼中有些不自在,声音也放低了一些,道:“如果三年不孕的话,可以收一个通房丫头。我固然希望自己的妻子能够为我生儿育女,但如果不能的话,我绝对不会让她在痛苦自己未能做母亲的同时,再给她增添痛苦,让她受到被人抛弃的悲伤。”


三年?唐婉微微有些失神,她忽然想起来虽然这一世很多的事情和上一世都不一样了,但是自己的寿命有没有改变却不能肯定,如果没有的话,那自己也只有五年的阳寿了,自己是该自私一点,好好的享受自己不长久的人生,还是坚持己见,徒留一辈子的遗憾呢?她忽然有些踌躇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