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唐婉 > 第三十章 无意

第三十章 无意


第三十章共鸣


“现在想想,我那个时候还真是很傻啊”唐婉轻轻地摇摇头,对以前自己做做的那些事情,她真的只能用“很傻”来形容,她轻轻地笑着道:“心里明明知道唐夫人是绝对不会再接纳我,却还听了那人的花言巧语,顺着他的意,对爹娘隐瞒了已经被陆家休离的事情,住进了他准备好的地方……”


“惠仙姐姐一定很爱很爱他吧”林语溪看着唐婉的眼神没有一丝鄙夷,有的只是浓浓的钦佩和淡淡的同情——如果不是深深地爱着陆务观的话,她怎么可能听从陆务观的安排,让他像安置外室一样安置她?


“以前有多爱,现在就有多厌恶”唐婉点点头,然后自嘲地笑笑,道:“现在看穿了陆务观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之后,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爱他,更不明白他到底是哪一点让我念念不忘,甚至为了他连死都不怕”


林语溪微微一怔,林语荟也怔怔的看着唐婉,唐婉淡淡的一笑,道:“我刚刚听到陆王两家联姻的消息之后,一时想不开,只开了身边的丫鬟婆子悬了梁……”


“啊~”林语溪惊叫一声,然后捂着嘴巴看着一脸微笑的唐婉,怎么都想不通眼前这个气色不错,看起来也颇为想得开的人居然做了那样的事情。


“要不是红绸那丫头觉得没人在三娘身边侍候不妥当,多了个心的话,我们三娘就……”既然唐婉都说了自杀的事情,汪玉珍也没有再隐瞒,她苦笑着摇摇头,道:“我们的魂都被吓飞了,幸运的是三娘被救了回来,更幸运的是三娘终于看开了,没有在执迷下去。”


“幸好幸好只是虚惊一场”林语溪拍着自己的胸口,看着唐婉道:“惠仙姐姐,你以后不会再做这样吓人的事情了吧”


“当然不会了有过那种生死交错的经历,我又怎么可能再做那种傻事呢?”唐婉摇摇头,她能够重获生命,是阎罗天子的恩典,她怎么可能再轻生呢?她肯定的道:“以后不管再遇上什么样的事情,不过有什么样的挫折,我都会好好的珍惜生命,绝对不会让家人为我担忧,为我伤心难过了。”


“难怪惠仙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但开始学庶务,性子也变了不少”林语荟恍然大悟的看着唐婉,之前她对唐婉的变化还有些不解,现在疑惑尽释。


“能不变吗?”唐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被救下之后,我昏迷了一天****,那一天****里,我仿佛真的死了一般,我似乎到过阴曹地府,似乎看到勾魂使者,阎罗判官,似乎得到阎罗天子的恩典,上望乡台回望家乡,似乎看到了为我悲伤不止的爹娘亲人……不说别的,就算为了让爹娘,当哥哥嫂嫂不再担心我,不再因为我而悲伤,我都应该好好地活着。不是吗?“


“惠仙姐姐还有那样的经历啊”林语溪眼睛瞪得大大的,里面满满的都是好奇之色,她看着唐婉,问道:“那姐姐有没有看到陆务观呢?按理说那个时候姐姐心里最舍弃不下的应该就是他了吧”


“语溪~”林语荟轻叱一声,然后歉然的对唐婉笑笑,道:“这丫头口无遮拦的胡乱说话,惠仙不用理会她便是”


“语溪心直口快的性子我很喜欢”唐婉笑笑,她自然看得出来林语溪并无恶意,只是单纯的好奇,她看着林语溪道:“说实在的,我昏过去的那一瞬间最想见的人就是陆务观,所以,恍恍惚惚之中,我一开始看到的也是他。”


“那他有没有像焦仲卿……”林语溪没有说完就顿住了,自己摇了摇头,道:“我真是傻了,要是惠仙姐姐的梦境之中,陆务观能够像焦仲卿那般,生死相随的话,惠仙姐姐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对他彻底冷了情,死了心。”


“语溪说的没错”唐婉点点头,道:“似醒非醒,似梦非梦之中,惠仙看到陆务观为惠仙的死很是伤心的痛苦了一场,然后便依从着唐夫人的安排,娶妻生子,平平顺顺的过了一生。”


“就这样?”林语溪看着唐婉的眼睛里充满了同情和怜惜,她伸手握住唐婉的手,安慰道:“惠仙姐姐,你别伤心,这样的男人也不值得你伤心,你以后一定会找到一个比他强百倍的好男人,幸福的过一辈子的。”


“可不就是这样”唐婉不想说的更多,她轻轻地摇摇头,道:“我算是看懂他了,他不是我的良人,也未必会是别人的良人。这样的男人,空有一身才气,却没有一身傲骨,更没有担当,被陆家休离未必就是我的不幸。”


“你能这样想就好”林语荟看着唐婉,半是玩笑半是试探的道:“想三娘这样的人儿,不知道有多少家二郎想要娶回家呢?玉珍,我可是先打声招呼,要是三娘要择婿的话,可得给我打声招呼,到时候我推荐几个族兄族弟过来,要是能够亲上加亲那可就再好不过了。”


“惠仙现在只想跟着娘亲和嫂嫂学会当家,别的什么都不想。”唐婉笑着摇头,道:“有过那么一次失败的经历,惠仙明白做一个贤妻良母可不是知道琴棋书画就可以的,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姐姐是受刺激太深了”林语溪来之前念念不忘的就是劝说唐婉不要放弃写诗词,但是现在却怎么都开不了这个口了,她眼珠子一转,安慰道:“其实姐姐现在过的好像也挺充实的,有没有诗琴书画也就无所谓了”


“亏你还能说这样的话”林语荟伸手点了她的脑门一下,笑骂道:“是哪个一听要学管家就一副上断头台的表情?又是哪个怎么都不愿学庶务,让娘亲着急上火的?又是哪个打着看我的幌子,实际上是为了出来游山玩水的?”


“我和……咳咳,我和别人不一样,没有那种天赋,要我学管家,比让母猪上树还难”林语溪想要说自己和唐婉不一样,但是话到嘴边又连忙改了口,她嘻嘻而笑,道:“姐姐,你就别难为我了”


“语溪,我有一言不知道你能不能听进去”唐婉是真的很喜欢眼前的这个女孩,也知道除非进宫为妃,要不然的话像她这样完全不懂庶务,嫁到什么样的人家都会过一段很艰难的生活。


“惠仙姐姐请讲”林语溪相信唐婉一定想劝自己,她不想听,但却不能不听。


“回去之后不管喜欢不喜欢,还是耐着性子学学怎么管家,实在是学不进去的时候,想想我这个前车之鉴……没有动力,也该有压力了。”唐婉看着林语溪道:“你现在还小,只要有那个心,等到你出嫁的时候,一定会是一个能干的小娘子,也一定不会重蹈我的覆辙。”


“我……我……唉,我尽量吧”林语溪唉叹一声,苦着脸道:“惠仙姐姐,庶务真的很烦,很讨厌”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唐婉赞同的点点头,却又来了一个转折,小声的和林语溪分享着自己最近的心得。一旁的林语荟感激的看来她一眼,心里却在盘算着应该怎样报答她对林语溪的提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