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唐婉 > 第二十九章 坦然承认

第二十九章 坦然承认


第二十九章坦然承认


“玉珍,我们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就上门,没有打扰到你做事吧?”林语荟捧着茶杯笑盈盈的问道,林语溪就在她身边,一样捧着茶杯,但是从她那乌溜溜乱转的眼睛就能看出来,她的心思全然不在这里。


“我管的不过是处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有我没我都无所谓。”汪玉珍笑着摆摆手,打趣道:“再说,有什么事情比招待你更重要的呢?”


“你又拿我说笑”林语荟轻轻的白了汪玉珍一眼,然后笑着道:“惠仙在忙吗?语溪这丫头对惠仙可是仰慕得紧,那天见了之后一直念念不忘,一直想再见见惠仙,还说什么就算不能和惠仙这样的人儿成朋友,多见几面,多说几句话也是好的。我被她缠得无法,只能舔着脸上门来打扰你们了。”


“惠仙可不像我这个闲人,她这些日子一直在学着管理庶务,忙得团团转,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汪玉珍似真似假的说了一句,唐婉确实是在学庶务,大部分时间都在看账册,剩下的一小部分时间则陪在胡夫人身边,听她教授一些管家之道。但胡夫人和汪玉珍一直都很小心的让唐婉多点时间休息,生怕让她累到了或者因为一下子要学太多让她以前不喜欢的东西起了厌烦之心,所以,唐婉空闲的时间倒也不少。只是,汪玉珍也不敢肯定唐婉就会愿意把时间花在林语荟她们身上,丑话说在前头总是不会错的。


“能和让人去看看惠仙姐姐现在忙不忙?”林语溪满脸期望的看着汪玉珍,灵动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很是可爱。


“姚黄,你去三娘那里一趟,要是她没有特别要紧的事情就请她过来一趟。”汪玉珍当然不会说不,伸手召来她身边的丫鬟认真的吩咐了一句,道:“你快去快回,别让贵客久等了”


“是”姚黄是汪玉珍带到唐家的陪嫁丫鬟之一,是汪玉珍身边侍候时间最长的丫鬟,最明白她的心意,听了她的话,没有多说一个字,就恭恭敬敬的快步去了。


“惠仙真的耐着性子学管家了啊”林语荟和汪玉珍关系好,来往多,和唐婉也算熟悉,自然知道她以前视学管家为畏途,她笑着道:“看来,惠仙的性子还真是变了不少啊”


“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能不变吗?”汪玉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以前我们都希望三娘不要沉迷在诗书之中,不闻世事,现在,她倒是如了我们的愿,明白了世事的艰难,可是我们却宁愿她什么都不懂,也不愿意她受那些苦楚。”


林语荟抿了一口茶,瞄了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副魂飞天外模样的林语溪,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可不是像我们这样的人家,在家当女儿的时候,谁不是父母在掌中宝,就算是任性一些,也不会受多大的责难。可一旦嫁了人就不一样了,一举一动都要看人脸色行事。像我们还好一些,婆母明事理,也开通,除了不能像以前那般肆意之外,倒也过得快乐,可惠仙偏偏遇人不淑,有那么一个没有骨头、品行也不怎么样的夫君,还遇上那个一个捏不清,儿子都娶妻成家了,还恨不得什么事情都捏在手心里的婆婆,她能过得快乐才怪其实,说句你听了心里可能会不舒服的话,惠仙接了陆务观的休书不见得就是什么坏事,以惠仙的才貌家世,想要找一个比陆务观好的男人不是难事。”


牡丹宴当天,唐夫人见不得儿子儿媳恩爱,担心儿子被儿媳抢走,就找借口逼着儿子休妻的事情就传遍了山阴的官宦人家,不少人都在暗地里笑话,但却没有几个人怀疑这话的真实性——唐夫人溺爱儿子,事事以儿子为重可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她能做出这么离谱的事情也实属正常。


“事到如今也就只能这样想,要不然的话只会更难过”汪玉珍无奈的摇摇头,道:“可是,那种伤害一时半会却是消除不了的,只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淡忘这一场婚姻带来的伤害吧”


“玉珍,这两日有人在议论,说是惠仙被休之后没有回唐家,而是私底下赁了一个小院子住下,引/诱陆务观与她私会,要不是被唐夫人发现了,还不会乖乖的回唐家……”林语荟看了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的汪玉珍,提醒道:“这件事情不管是真是假,唐家都有必要出来辟谣,要不然惠仙的名声还不知道会被糟蹋成什么样子呢”


“这件事情是真的”唐婉的声音冷冷清清的传了进来,林语溪听到她的声音立刻回魂,笑着看了过去,而唐婉也就在这个时候踏进屋来。


“惠仙姐姐,我很想你,所以就央着堂姐过来了,没有打扰到你吧?”林语溪完全就不知道她们刚刚在说什么,她只关心她想关心的问题。


“没有”唐婉轻轻地摇摇头,对眼前这个单纯的小姑娘,她虽然没有多么亲近,但也十分的喜爱,她笑着道:“我正看账本看得头晕眼花,刚好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偷一会儿懒”


“我也最恨看账本了”林语溪连连附和道:“每次娘亲逼着我看账本,只要看一小会,我就会头疼欲裂的看不下去……啧啧,真不明白娘怎么有耐心一点一点的看,还要找里面的错。”


“管家嘛,看账本是无法避免的。”唐婉笑笑,她现在倒并不排斥看账本了,相反,不但能够从中学到一些东西还能得到一些以前想都不能想象的乐趣。


“惠仙,你刚刚说什么?那家事情不是什么居心叵测的编出来坏你的名声的?”林语荟听到那些议论的时候先是觉得荒谬,但也觉得空穴来风事必有因,不一定就全是假的,毕竟那天唐婉自己也说了,她是去年二月被休的,但是在去年过年之前并无半点风声。最微妙的是,这段时间没有人见唐婉,或许还真的是像传言中说的那样,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住着,好与陆务观私会呢但是,林语荟没有想到唐婉会这般坦然的承认,这让她立刻高看了唐婉几分。


“嗯”唐婉点点头,从孟家回来之后,胡夫人就曾提醒过她,说恼羞成怒的唐夫人可能会把她曾经做的糊涂事说出来,既能证明她的品德有瑕,陆家休妻无错,又能转移众人的注意力,不让唐夫人和陆务观整天的被人指指点点,还能坏了她的名声。唐婉当时也想过应该怎样应付这样的危机,但是思来想去,她觉得与其用这样那样的方法化解,还不如坦然的承认自己曾经犯过的错,有的时候坦然认错比任何的狡辩都更能让人原谅和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