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唐婉 > 第二十五章 不再沉默

第二十五章 不再沉默


第二十五章不再沉默


不用细看,唐夫人就知道在场的绝大多数人眼中都是淡淡的嘲讽之色,她知道今天自己来错了,那首姑恶诗被传得沸沸扬扬,她,务观还有那个陆家不要的女人都处于风尖浪口之上,不同的是人们对唐琬更多是同情,对写诗的务观既同情其迫于母命休妻,与爱妻不能长相厮守,又怒其不争,连妻子都不能保全,而对诗中那个隐射自己的婆婆却是带了厌恶的,甚至有人把自己比成了孔雀东南飞中的焦母……


这一切,唐夫人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她更明白,她就算不出现在人前,这些流言蜚语也不会消失,一样会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与其逃避,装作不知道,还不如面对,让那些留言尽快的消失。所以,唐夫人思索再三,还是决定赴宴,并主动向秦夫人要了帖子,请未来的亲家李夫人和王家二娘一起来,让人知道,不是她这个婆婆太过苛刻,而是唐惠仙真的不是什么好儿媳,她要是像王家二娘一样,也不会落到下堂离去的下场了。


想到王二娘,唐夫人飞快地睃了脸上没有笑容,眼神很凝重,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李夫人一眼,淡淡地道:“这个不劳张夫人忧心在座的或许都已经听说我们陆家和王家联姻的消息了,王家二娘深得我心,是我最中意的儿媳人选。”


“这话听起来挺耳熟的”胡夫人嘴角微微一跳,似笑非笑的装出一副恍然的样子道:“我想起来了,当年陆家到我们唐家下聘礼的时候唐夫人也是这样说的,还说会把惠仙当做女儿一样看待,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啧啧,说得那叫一个好听……唉,现在想想,也就是只是说得好听罢了”


胡夫人的话未落,就有人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唐夫人心里正恼怒着,立刻瞪了过去,却是唐婉身侧那个陌生的小娘子,一边笑一边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对唐婉说着什么,这让唐夫人心头的怒气更盛,她冷笑一声,道:“那个时候是我没有眼光,只想着你那宝贝女儿长得不错,文采不错,家世也不错,足于配的上我家大郎,却没有想到像那般既有文采又有相貌的小娘子心里除了风花雪月什么都没有,别说是侍候公婆,就连督促丈夫勤读都做不到,整天只会拉着务观谈些风花雪月,不耽误了务观读书,还坏了他的身子骨……百年之前,文正公就说过,教女子以作歌诗,执俗乐,殊所非宜也。以前还觉得文正公此言有所偏颇,可现在看来却是至理名言”


“唐夫人连文正公那么随意的一句话都能记得,却偏偏赞同文正公所言,不觉得自相矛盾吗?”林语溪是家中**,自幼便是聚万千宠爱以一身,父亲又身居高位,哪里受过他人的冷眼,唐夫人瞪她的时候她就已经十分不高兴了,但总想着自己刚刚笑出声来,是自己失礼在先,所以也就忍了。但是,唐夫人还拿司马光的话来说事,说不该教女子棋琴书画,却让她心生不忿,也不管这里是山阴,是别人的地盘,就反讽回去。


“语溪,不准无礼”林语荟立刻轻斥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地解释道:“唐夫人当年也曾经是名噪一时的才女,知道文正公的名言也实属自然。”


“原来是这样啊”林语溪脸上的鄙视一点都没有掩饰,她撇了撇嘴,道:“原来唐夫人自己也曾经是才女啊,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呢”


“语溪,你就不能少说几句吗?”林语荟一脸无奈的呵斥一声,然后面带歉意的对满脸怒色的唐夫人道:“唐夫人,语溪是我大伯父家的**,自小就被宠坏了,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有冒犯的地方,还请恕罪”


林语荟的大伯?唐夫人满腔的怒火像被人泼上了一碰冷水,兹的一声就熄灭了,林语荟在杨家地位很不一样,上至公婆,下至奴仆,中间的妯娌对她不说有多亲热,但起码都会保持一份客气,这都是因为林语荟的娘家得力,她的大伯更是御史台的御史大夫,从二品的大员,这样的靠山让林语荟在杨家,乃至整个山阴的官宦家眷中都能挺直了腰说话。眼前这个看起来并不算骄纵的小娘子居然是御史大夫家的千金,唐夫人哪里还能兴师问罪呢?


“你这孩子,说什么恕罪不恕罪的”吴夫人最是会做人,她和唐夫人谈不上有多好的交情,但是也没有什么怨隙,见唐夫人微微一愣之后,火气顿消的样子,就知道唐夫人不会揪着林语溪不放了,她自然要做个和事老,她笑笑道:“语溪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唐夫人怎么会和一个孩子一般计较呢”


“吴夫人说的是”吴夫人这话明摆着是为自己解围,唐夫人自然要接上去,当然,说这话的同时,她也不忘朝着吴夫人感激的一笑,表示自己领情了。


“唐夫人还真是宽宏大量啊”胡夫人自然明白唐夫人不再揪着不放的原因,她朝着李夫人微微一笑,道:“李夫人,你家二娘看起来是个有福的,未来的婆婆这么狂容,一定能够过得幸福美满啊”


“胡夫人,你说这样的话居心未免也太明显了吧”唐夫人冷笑一声,道:“你以为你这么几句话就能坏了陆王两家联姻的大事?”


“破坏陆王两家联姻?”胡夫人失笑,讥讽道:“你们两家联姻与否对我们唐家来说无关痛痒,我有必要破坏吗?”


“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有一句话我却不得不提前说清楚。”唐夫人冷冷的瞟了一眼坐在那里一直沉默不语的唐婉,冷冷的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陆家都绝对不会再让唐惠仙进门,哪怕是我死了都不可能”


胡夫人气绝,她却是有心破坏陆王两家的婚事,但那只是为了让唐夫人不痛快,让陆务观成为他人的笑柄,绝对不想让女儿再进陆家受苦受罪。


“唐夫人,有一件事情我也想对您,对陆大官人,对大家说清楚”看着胡夫人被气得火冒的样子,唐婉又是心疼又是惭愧,都是因为自己母亲才会变得这般刻薄,也都是为了自己母亲才会被唐夫人这般气恼,为人子女,让父母那般忧心已是不该,要是在这种时候还保持沉默的话,那就是大不孝了。她站起身,郑重的道:“不管是今生还是来世,我唐惠仙都不愿意和你陆家再有瓜葛,更不愿意再踏进你陆家半步,至于陆务观……唐夫人,请您管好您的爱子,让他不要再纠缠不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