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唐婉 > 第十四章 愿为路人

第十四章 愿为路人


“三娘,你哪里不舒服?”扶着痛痛快快大吐一通之后,胃里总算不再翻腾的唐婉,汪玉珍眼底有一丝藏不住的担忧。


“就只是忽然有些恶心,吐了就好了”唐婉接过红绸递过来帕子,轻轻地擦拭了一下嘴角,然后看着脸一阵青一阵黑的陆游,看着他狼狈万分的样子,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快,她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要那么幸灾乐祸,一点歉意都没有的道着歉,道:“真是抱歉,没有忍住,把陆大官人的衣衫给弄脏了红罗,你还站在做什么,还不上前给陆大官人好好的收拾一下,要是让人看见陆大官人这个样子,还不知道会怎么笑话呢”


“是”红罗立刻上前,掏出手绢,要为陆游清理身上散发着异味的脏污。


“不用了,我还是找个地方清洗一下吧”陆游苦笑的看看红罗手上小小的手绢,再看看自己身上大片的污迹,他可不认为红罗能用那手绢帮自己清理干净,还是算了吧


“既然陆大官人说不用,那就算了吧”唐婉立刻交回上前的红罗,然后不带笑意的看着陆游,道:“陆大官人慢走”


这算是逐客令吗?陆游看着唐婉,真的觉得眼前这个女子陌生的可以,那个与他心意相通的女子仿佛已经不在了一般,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惠仙,我今天特意过来找你,真的是有话想要对你说”


“那你就说吧”唐婉知道,不让他把话说出来的话自己很难脱身,只能板着脸看着他,想看看他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特意?一旁正在皱着眉头思索什么的汪玉珍没有错过这个关键词,她眉头轻轻的一挑,看来是有人嘴碎,把自己一行人要到广孝寺上香的事情透露给了陆务观,所以才会这么“巧”的碰上了,那么到底是什么人和他通了声气了呢?是三娘自己?还是她身边居心****的下人?


“惠仙,不能单独谈谈吗?”陆游看着唐婉,那些话他只想对唐婉一个人说,不想让其他人,尤其是汪玉珍这个精明厉害又古板,一点情趣都没有的女人听了进去。


“不能”唐婉毫不犹豫的打破了他的幻想,她只想和陆家远远地,和眼前的这个男人老死不相往来,怎么可能和他单独说什么话,那不是授人话柄吗?


“惠仙~”唐婉的回答陆游真的不感到意外,或者说应该说是今天让他感到意外的事情太多了,这一点就算不上什么了,可是一再的受挫让他也很是不舒服,脸上多了一丝怒气,语气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的百般忍让,而是多了些火气和淡淡的警告。


“陆大官人,想说就说,不想说那也是你自己的事,没有必要向我们三娘摆什么脸色”汪玉珍冷嘲热讽的道:“你可别忘了,是你有话想要说,可不是三娘想要听你说,不要本末倒置了”


陆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要压下胸口涌上来的怒气,但衣襟上传来的气味实在是说不出的难闻,这让他的脸色更黑了一些,他不再做无用的努力,看着唐婉,道:“惠仙,我听说了半个月前你轻生的消息……”


“那又如何?”唐婉没有想到陆游居然想和自己说这个,前生他好像就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她拉了一把想要斥骂陆游的汪玉珍,淡淡地道:“我已经收了你的休书,已经不再是你陆家妇,我的生死与你陆家,与你陆大官人再无干系,不是吗?”


“惠仙,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陆游心伤的看着唐婉,道:“你知不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有多么的震惊,要是你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我也无法独活。虽然迫于母命,我不得已的写了休书给你……你收到休书固然是伤痛欲绝,可写休书的我一样肝肠寸断,更不忍与你分离,要不然的话我又怎么会另筑别院……”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唐婉一点都不想听他回忆过去,尤其是不想听他说那桩让她痛恨的事情,她脸色越来越冷,很坚决的看着陆游,道:“如果你只是想说过去的话,那么恕不奉陪了”


“惠仙,你的性子怎么忽然之间变得这么急躁了呢?”陆游轻轻的抱怨了一声,在唐婉翻脸之前,道:“我今天来是想对你说,虽然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是我希望你能够过得越来越好,好好的珍惜一切,不要再有轻生的念头……”


“哇~”唐婉一个忍不住,又吐了出来,而这一次,她距离陆游更近,自然也吐到了他的身上……


“你~”陆游双眉一耸,却又忍住,按下怒气之后,关心的问道:“惠仙,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把肚子给吃坏了?”


没有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只是听了让人恶心的话而已唐婉一边轻轻的擦着嘴角,一边暗自腹诽着,说实话,她也不想这样,一再的这样呕吐,她其实也不好受,但是陆游的话实在是让她恶心到受不了了


说什么希望自己过得越来越好,希望自己珍惜一切呸,他以为自己会相信他这种言不由衷的话吗?前世,是谁在自己好不容易认清现实,好不容易才被子规感动,决定接受子规,好好的和子规过日子的时候,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打破自己平静的生活不说,还在沈园的墙上写什么“东风恶,欢情薄”,什么“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让自己既缅怀与他的过去,又纠结以和子规的未来,更要面对各种猜忌,嘲笑的眼神,无法承受这一切的自己一病不起,断送了性命。而那个时候,他又在何方逍遥自在?


“三娘~”汪玉珍轻唤一声,声音中满是担忧,眼神中也多了些让人不理解的探究。


“我没事”唐婉可以不理会陆游,但是绝对不会忽视汪玉珍的关心,她给了汪玉珍一个微笑,向她表示自己很好,然后转过头去,难得严肃地看着陆游,道:“陆大官人,我唐惠仙自今日起,再也不会为了任何人任何事而起轻生的念头,人生是我自己的,我会好好的过,不用你陆大官人费心。”


陆游灰头土脸的看着唐婉,他心里现在真的是很后悔自己特意过来安慰唐婉了,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一点都不需要自己的安慰,他挤出一个笑容,道:“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惠仙,以后有什么难处,需要我帮忙的话,你只管说”


“还真是有一件事需要陆大官人帮忙呢”唐婉看着陆游,不在意他眼中升起的光芒,也不在意汪玉珍有些着急的神色,冷冷的道:“以后若是再相逢,还请陆大官人装作不认识唐惠仙,就算是惠仙溺水而亡,也希望陆大官人视而不见”


“你……”陆游看着唐婉绝然的神色,不知道应该再说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大嫂,出来好大一会了,我们回去吧”唐婉不想再和他浪费时间,她轻轻地挽着汪玉珍,脸上浮起一丝笑容,道:“娘应该已经在等我们了。”


灯的外婆过世了,今天要回老家奔丧,因为存稿不多,葬礼又有很多的讲究,不一定有时间写文,再加上回家之后上网又不方便,后面几天不敢保证正常更新,如果遇上断更的情况,还请见谅如果真的断更的话,灯回来之后会努力补上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