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唐婉 > 第十二章 相遇

第十二章 相遇


第十二章相遇


第一次安排出行事宜,唐婉不但漏洞百出,还很有些手慌脚乱,不过上香毕竟是简单的小事情,一来可以照着以往的规矩来安排,二来也有汪玉珍在一旁照看,再加上丫鬟妈妈们无不配合,唐婉还算顺利的把事情给办完了。胡夫人为此狠狠的夸了她一次,把唐婉说的极不好意思,却又有淡淡的成就感。而后第三天一早,胡夫人就带着女儿和两个儿媳一起到城南的广孝寺上香了。


广孝寺又被称为云门广孝寺,是山阴年代最悠久的寺院之一,也是山阴现在香火最旺的寺院,无他,这是山阴唯一一个有当今圣上题跋的寺院,单凭这一点,就已经让人趋之若鹜了。


在马车上摇晃了一个多时辰,才到了广孝寺,陪着胡夫人敬过香,又在广孝寺用过斋饭之后,胡夫人在后院的禅房喝茶休息,唐婉却坐不大住,决定在寺院里走走,看看广孝寺这个季节最是引人的朱砂玉兰和优昙花,汪玉珍原本是想陪着胡夫人的,但见唐婉兴致颇高,和胡夫人说了两句话之后,也就陪着唐婉一起在寺院里走走,而高丽娥自然就留下来陪着胡夫人了。


“大嫂,你说是这玉兰花漂亮还是这优昙花更甚一筹?”在玉兰花间慢慢地行走,轻嗅着玉兰花特有的清香,唐婉微微偏着头,巧笑嫣然的问了一声。


“我喜欢优昙”能够出门看看风景,汪玉珍的心情也相当的不错,虽然整天的呆在家里已成习惯,但是能够有机会出来她还是满心的欢喜。


“哦?”唐婉诧异地看着汪玉珍,她以为汪玉珍会更喜欢玉兰花一些,张玉珍大气爽朗,平素穿着打扮都更华丽一些,而玉兰花看起来也颇有些富丽堂皇的感觉。


“玉兰花花开无叶,开得再茂盛,再美丽也总是觉得单调。”汪玉珍简单的一笑,道:“优昙花却不一样,不但花开的灿烂,枝叶也很茂盛,自然更让人喜欢。”


“就这样?”唐婉偏着头看着王玉珍,脸上带着不大相信的神色,眼睛中满是好奇,一副等着王玉珍解惑的模样。


“还能怎样?我可不像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有那么多的讲究和弯弯道道。”汪玉珍好笑的拍了唐婉一下,然后道:“比起优昙花,我还是更喜欢牡丹,昨儿秦夫人让人给我送了牡丹宴的帖子,到时候你陪我一起去吧”


“大嫂,我不想去”唐婉轻轻地摇摇头,秦夫人的牡丹宴也算是山阴官宦女眷的一大盛事了,每年的二月十六秦夫人必会举办牡丹宴。唐婉未出嫁之前曾经跟着胡夫人赴宴,也曾经写过好几首关于牡丹的诗词,她的才女之名之所以那般的响亮,和牡丹宴也有些关系。唐婉对牡丹宴并没有什么好奇心,而她现在也不想出门,和太多的人打交道,就更不想去那种人多的地方了。


“怎么?担心耽搁学庶务的时间么?”汪玉珍心里清楚唐婉想都不想就拒接的原因,但嘴上却不能说出来,她笑呵呵的道:“我不是和你说了吗,学庶务不是一蹴而就的,慢慢来,不用太急切。总是闷在家里的话会闷出病来的,像今天这样,出来走走,散散心,透透气也是很有必要的。”


“大嫂,我想让自己的心沉静下来之后再和外人打交道,现在我的心还不够静。”唐婉微微苦笑一声,她看着汪玉珍,坦然的道:“大嫂,你应该知道,陆家的那位唐夫人和秦夫人的关系还是还不错,秦夫人一定也会邀请她赴宴,而我现在还不想和她碰面。”


“你自己看着办吧”汪玉珍心里叹一口气,只以为唐婉心里还在挂念那个薄幸无能的男人,但她也不敢再说什么,就担心触及到了唐婉的伤心处,让她伤心难过甚至再起什么不好的念头。不过,唐婉能够直言不讳的说自己不想和唐夫人碰面,看起来是想开了许多。


唐婉点点头,她虽然不想再嫁人,但是她却还是爱惜自己的名声,而她现在还不敢确定自己有没有办法心平气和的面对陆家那一对母子,她不想见到他们之后忍不住心头的那一口恶气,对他们恶言相向,让人看了笑话,也坏了自己的形象。


“惠仙~”一声似乎饱含深情呼唤从身后传来,唐婉娇躯微微一震,心里很纳闷,为什么会在这里遇上他,记忆中前世自己回到唐家之后就一直没有见过他,直到那年在沈园……


“陆大官人,你也是饱读诗书的人,怎么连非礼勿扰的道理都不懂”汪玉珍反应极快的转身,将唐婉拦在自己身后,冷冷的看着眼前文质彬彬的男人,说出来的话也很不客气。


“大嫂……”陆游脸上带了苦涩的笑容,他就知道唐家的人不会给他好脸色,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贴冷脸的心理准备,但是心里依旧很不是滋味。


“陆大官人,你和我唐家现在没有任何的关系,这声‘大嫂’我可担当不起,你还是称我一声汪夫人比较合适”汪玉珍不客气的打断了陆游的称呼,她一点都不掩饰自己对眼前这个男人的厌恶,冷冷的道:“不知道陆大官人这么巴巴的凑过来有何指教?”


陆游在看到王玉珍和唐婉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对唐婉一直照顾有加的汪玉珍一定不会给自己好脸色,汪玉珍的反应全在他的意料之中,他苦笑一声,深深的一鞠,道:“汪夫人,我想和惠仙单独说两句话,还请汪夫人成全”


“这个可不行”汪玉珍想都不想就拒绝了陆游的请求,她看着陆游,冷冷的道:“真不知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陆大官人的圣贤书读到什么地方去了,居然能说出这样请求来你不知道避讳也就罢了,还想和三娘单独说话,真正是无礼”


“汪夫人~”汪玉珍的冷言冷语让陆游脸上发烫,可是看着汪玉珍身后的倩影,他还是厚着脸皮再深深的一鞠,带了些许哀求的道:“汪夫人,我和惠仙原本是恩爱夫妻……”


“陆务观”汪玉珍再一次打断了陆游的未尽之言,她脸上带了深深地怒色,看着陆游的眼眸也仿佛在喷火一般,声音也拔高了不少,语带呵斥的道:“你还有脸说这个我问你,可是你一纸休书将我们三娘休弃?”


“是”陆游的声音中带了深深的悲切,他看着汪玉珍,道:“可是,汪夫人,您应该知道,这样做我也是有苦衷的,若不是……我又怎么愿意……”


“你有什么苦衷与我何干?我只知道你一纸休书之后,三娘和你,和你们陆家再无干系,既无关系,你就没有资格说刚刚那些话”汪玉珍不屑地看着陆游,她自然知道陆游没说清的苦衷是什么,无非不过是“家母以死相逼,务观不得不从”的论调而已,那些话偏偏不谙世事的三娘还可以,让自己相信……哼,他陆务观以为谁都像三娘一样天真?


“汪夫人,我真的是满腹的酸楚……”陆游满脸苦涩,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他长叹一口气,然后看着汪玉珍身后只露出衣角的唐婉,深情地道:“惠仙,我有话想要和你单独一叙”


“你想和我说话那是你的事,我只知道我不想将时间浪费在你身上,还请你离开,不要打扰我的清静”知道避无可避,唐婉也就从汪玉珍身后走了出来,冷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原以为她见到陆游之后会愤怒,会怨恨,会恨不得将他的虚伪面孔扯下来,丢在地上践踏,可是见到了人之后,她才忽然发现,比起怨恨之外,更深的是蔑视和不屑,这种不屑让她连和他说话的心思都没有,觉得自己理会这样的一个人简直就是对自己的侮辱。


唐婉冷淡的言语不但让满心以为见到自己会喜极而泣,会感动的一塌糊涂的陆游惊呆了,也让在一旁谨慎的挡在她身前,生怕她不顾一切的飞奔到陆游身边的汪玉珍愣住了,她更不明白半个月前因为陆游另娶而轻生的小姑子怎么忽然之间有了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