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中,傅筱婉的哭声很凄厉,羽纷纷的手很吃力,她左手拽住藤枝,右手扣住筱婉的手,这会儿两人都挂在崖前,摇摇欲坠。

筱婉很紧张,纷纷要是放手,她就死定了。「求你,我怕…你别放手…」

纷纷咬牙,拽紧枯藤,抓住筱婉的手疼得要命,筱婉的重量令她感觉手臂像要撕裂。纷纷仰头,雪下得又急又狂,这样拽住傅筱婉她能支撑多久?

老藤似要断裂,发出恐怖声响。筱婉颤抖啜泣,纷纷眯起眼睛打量上边情况。放掉傅筱婉,她或者还有一线生机,她可以尝试爬上崖顶,她不会死;拽住筱婉,很可能撑不了多久,两人都要丧命,纷纷心底挣扎起来。

这地方偏僻,还风雪天的,不可能有人会来。她要陪这女人丧命于此吗?生死关头,纷纷思虑益发清楚。她下想死,她好不容易有了不愁吃穿的好生活,她好不容易才过起安定的日子,她舍不得她的亲人,她要是死了,大小保还有孩子们肯定会好伤心。

她不要死,就算跟梁御风分离两头,可是她心底其实一直抱着他们还有见面的可能。是的,她其实一直没放弃过跟他厮守的可能,尽管很渺茫,然纷纷始终还惦着他,要是死了…

「纷纷,别松手,别松手啊~~」筱婉哀求,她很清楚纷纷大可放掉她。如今她的命在纷纷手上。「我求你,我好怕,你…你救救我…」

「这下你高兴了?仆人都摔死了,你高兴了?」纷纷咬牙忿恨道,之前要走了就不会发生这事。「这样拉着你,我也会死。」

筱婉大哭。「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你救我,别放手~~」

这傅筱婉自私自利又讨人厌,现在还害得她挂在崖边,这任性的女人,凭什幺要自己陪她一起死?纷纷想到傅筱婉害她那次,她被打得跟猪头一样,太子那回还被砍伤,傅筱婉从不帮她想,她都已经跟太子分手了,却还不放过他们,还要找她麻烦?纷纷想,她干幺救傅筱婉?干幺救这种人?太子爱的是自己,要不是傅筱婉,太子也许…

纷纷凛容,她低头望住筱婉。「对不起…」

筱婉惊骇。「不!」

铭铭铭

梁御风收到消息,赶至宫门。

推开宫门,竟见骤雪狂乱中立着一匹熟悉白马。

「太子。」守门侍卫禀告。「它跑来,就停这不走了。」

梁御风上前摸住马儿,马儿仰头呼啸。梁御风凛容,跃上马背,马匹回身骤然狂奔。

「太子!」侍卫们急忙追赶,然白马驰骋,立时消失雪间。

天暗了,雪势凶猛。风声呼啸,崖畔静默。

纷纷意识模糊,体力透支,冷风刺骨。望着上边,无尽的风雪。身体都被雪湿透。

我真是笨蛋…纷纷鼻酸,为什幺狠不下心?笨死了!

傅筱婉哭干了泪,让纷纷拽着,纷纷手麻得失去知觉。

筱婉痛苦地**,一切是那幺绝望。

「别睡…喂!」纷纷试着摇晃下边的傅筱婉,这时候睡着就再也醒不来了。

「嗯…」筱婉虚弱应道。

老藤开始缓缓断裂,她们逐步往下坠。

太子,我再见不到你了…纷纷望着幽暗的天空。

老藤撕裂,她们身子又往下沉,筱婉连尖叫的力气都没了。

纷纷目眶殷红,感觉好无助,满心期待会见到那个朝思暮想的人,没料到…唉~~她好想他啊…

树藤猝然断了,纷纷睁眸。「啊——」

「纷纷!」一抹暗影横出崖畔,一只手及时拽住她,那手臂非常有力,猛一拖劲,将她们拉上来。

「纷纷!」一见到她,梁御风猛地便狠抱入怀。该死!她总是要让他这样惊心动魄吗?非要他每次都吓得半死?该死!该死极了!他紧抱住她,紧得她快窒息了。梁御风心悸地说不出话,这娇小的身子他是多幺思念,原以为今生再也抱不到了,此际他热血沸腾,除了紧抱她,再没有言语。他感觉自己的眼眶好烫,感觉心好酸,喉咙好涩、好苦!唉~~他要哭了幺,这该死的丫头,竟惹得他想掉泪。

纷纷瞠目,任他抱着,不敢相信自己平安了,不敢相信自己真见到他?

「太子?」真是他抱着她吗?她呜咽一声,张手回抱他。「太子…」她在他肩膀上放声痛哭。「我好怕啊…呜呜…」

傅筱婉双腿发软,晾在一旁。「太子…呜呜…」她也想要太子安慰,可是太子紧抱羽纷纷,当没她这个人。

纷纷在他肩膀上哭起来,他哄她。「没事、没事了。」

一旁,白马静静候着。

北风呼啸,白马宝蓝色眼睛正默默凝视雪地相拥的恋人。

那一对深蓝的眼珠闪动起来,彷佛记起那天。

那天——

伤心绝望的妍公主策马驰骋林间,那天的风雪也似今日这样大,她精湛的马技将众人甩在身后,她踢着马腹,揽着辔绳,雪打上她的脸颊,奔驰间,她忽然俯身对它低语:「马儿…马儿啊…我去陪你主子了…」

急骋间,妍公主仰头望着漫天暴雪,白的雪,舞得癫狂。她神智昏乱,好似看见了心爱那人,他张开双臂,俯身来抱她。

妍公主笑了,松开辔绳——

铭铭铭

傅筱婉哭得很大声,月公主笑得很开心。

「唉,不要哭了,你这决定很正确。」

昨日历劫归来,傅筱婉痛定思痛,决定取消婚约,成全羽纷纷与太子。公主们乐惨了,设宴款待傅筱婉。

「是啊是啊!」宝公主也很开心。「你成全他们,这可是天大的功德。」

敏公主也来安慰傅筱婉。「就是啊,犯不着伤心。皇室又不是只一位皇子,你真爱嫁皇子的话,我们还有一群弟弟,皇子还有二三四五六位啊!」

「是啊是啊,我帮你引荐,你可以嫁别的皇子。」

筱婉听了,哭得更厉害。「哇~~其它位皇子都还是孩童耶…」

呃——公主们一时无语。

除了梁御风,其它的皇子们的确都还小。

月公主反应快,又说:「小就小,有啥关系,一样都是高贵的皇子嘛!」

「就是啊!」宝公主帮忙劝。「差十二岁也没关系啦!」

「哇~~」筱婉嚎啕大哭。「我真舍不得太子哥哥啊…」

月公主道:「可是他爱的是羽纷纷,你该死心了!」

傅筱婉想起昨日她历劫归来,因感动羽纷纷义气相救,所以一时冲动就说了句:「我不嫁太子了。」那时她跟羽纷纷这样说,又跟梁御风道:「我…我愿成全你们!」没办法,当时气氛那样凄美,而她惊魂甫定,望着梁太子与纷纷相拥的模样,她主动取消婚约,成全他们,不过——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

休息了一晚,现在她心情平静了。那挂在悬崖边,那纷纷义气相助的画面,又好象是年湮代远的事了。

筱婉抽抽噎噎说:「我、我后悔了。」她本来可以当太子妃呐,皇上要是升天了,梁御风继位,她就是皇后了,嘻,傅筱婉十足十后悔。

「我还是要嫁太子,我后悔了,我等等就去跟太子说!」

嗄!当当~~气氛冻结。

「你说啥?」月公主凛容。

「你敢后悔?」宝公主拽起袖子准备挝人。

敏公主晓以大义。「别忘了是谁救你!」

「你别后悔,你想要什幺我可以给你…」筱公主走温情路线。

傅筱婉泪汪汪,望住众公主,忽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昨天那封信到底怎幺回事?」她还弄不明白。「太子说那不是他写的…」

呵呵呵…众公主满脸黑线条。

月公主按住傅筱婉。「总之,你答应人家的事下可以反悔,你要是反悔了小心遭天谴!」

X铭铭

太子寝殿,羽纷纷把手搁在桌上,摊开掌心,让太子帮她上葯,她的手掌因为拽树藤而受伤了。

「还疼吗?」梁御风把葯膏抹上她掌心。

纷纷斜脸打量他专注的表情。「不疼。」微笑道。

昨晚,梁御风把她带入宫里照料,让她泡了热水澡,给她温暖的床褥休憩。

梁御风听了她的话,停住上葯的势子,转过脸来与她相望。

「你…你真笨。」他凛容责备她。「为了傅筱婉,差点连命都丢了。」

纷纷咧嘴笑了。「我以为你约会我,谁知道是假的。我以为我可以见到你啊,谁知道是那个讨厌鬼。」

「信上字迹与我不同。」

「我当时乐坏,骑了马就去,哪还想是真的假的?」

她坦率地表露对他的感情,他听了心底暖呼呼。

可他还是一脸严肃。「你这儍劲真教人担心。」每次都教他吓得魂飞魄散。

「哦~~」她笑嘻嘻。「你担心我啊?」纷纷把玩头发,好轻松的口气。

粱御风帮她将手包扎起来,漫不经心地问:「这阵子过的好吗?」

「好啊!」纷纷望住他。多日未见,他的轮廓还是那幺迷她。

「哦?」他转头直视她。

她点点头,罗罗嗦嗦道:「我现在钱多花不完,吃饱睡睡饱吃,没事跟孩子去郊游,要不骑马儿去吃草,真闷的话就跟大小保去打猎,要是还闷,就跑去酒馆饮酒作乐,不知多逍遥多快活!」

他听着目光闪动,黝黑的眼睛浮现笑意。「听来很不错。」

纷纷瞪着他。「嗯,是好极了。」她问他:「那你呢?」

「风大雪大的,皇朝士兵扎营关外没法打仗。南方暴雪传出灾情,大臣忙着拟赈灾方案。我过得还好,早上醒来处理政事,午后小憩,傍晚跟太师商量国事,晚上温习兵书,或是批批奏章。」他说的简单清楚,条理分明。

「听来你过得很充实。」她口气酸酸的。

「是啊~~」他微笑,纷纷却还瞪着他。梁御风仿佛看穿她心事,他伸手以指尖点了点她的脸庞,露出心疼的表情。「儍丫头,你吃好穿暖睡饱的,怎不见你长肉?还瘦了一大圈?」昨夜抱她上马时,她轻得救他心疼。

他温柔地问她,微笑地打量她。但见她凛容,又抿唇,跟着她绷脸,忽地「哇」一声哭了,还抡起拳头打他。

「我很想你啊!」他怎幺没事似的?忒的可恶,就她一个人想得惨兮兮,呜呜~~真过分…

哈哈哈!太子笑了,真够可爱的,他将她揽入怀中,紧紧抱她。闻着她发香,他心满意足,闭上眼睛沉声安抚她。「傻瓜,我也很想你。」真的,抱紧这可人儿,梁御风狠狠心紧,真真想煞他了。

纷纷伏在他肩膀,重回这怀抱,她高兴得泪流不止。「你很想我吗?」

「嗯。」贴着她柔软的发,太子轻声说:「很想、很想,想得我快疯了。」

纷纷听了感动,小手抓着他肩膀,哽咽道:「我刚刚是骗你的。」她抽抽噎噎说。「我过得糟透了,每天吃不好睡不好,没兴趣郊游,没精神跟孩子玩,没心思上街晃…」她啜泣道。「我只想见你,我好想你啊,你知不知道?」真是哭得一场糊涂。

他听了很心疼,这儍丫头!儍得教他心疼,又儍得教他好爱好爱。

「纷纷,我这边有个大笼子,这大笼子里住着一个没自由的可怜人,你要不要进来陪他?」他低声问。

纷纷听了,怔了怔。她笑了,明白他意思。「包吃包住包零花吗?」

「是的。」太子笑了。「你愿意吗?」

「…」纷纷缄默着,故意吊他胃口。

「还可以携家带眷喔,你不是好爱坐龙椅吗?你答应了,我就带你坐个过瘾。」

纷纷斜脸打量他,犹撑着不答应。

他挑眉问:「你不会拒绝我吧?」

纷纷还是没说话,她怔怔望着太子俊朗的轮廓,儍儍地伸手摸他脸庞。

太子呼吸一窒,低头吻她。

纷纷笑了,环住他颈子,心悸地承接他的亲吻。

唉~~她当然愿意啊!哪怕是笼子,就算是龙潭虎穴,只要这男人在的地方,她都愿意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