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宫中有了羽纷纷。她成功地骗过皇后,获得众臣认可,这会儿可是理直气壮地住下来了。

皇后发疯时,她就被派去安抚;皇后正常时,她就被放牛吃草,满宫由她乱乱跑。很快地三宫六院都让纷纷游腻了,很快地美味佳肴都吃腻了。唉,她开始感觉皇宫挺闷的,实在很无聊。

不过,闷归闷,她可是一点都不想离开,因为…因为这儿有个让她吃饭也想、睡觉也想、醒着时想、站着坐着都想的人,唉~~老想着一个人。

纷纷怎幺想的呢?在纷纷乱七八糟的脑袋里,想着梁御风说诗给他听时,他表情那幺温柔,他一直笑不停,那幺纷纷想——他是喜欢我的吧?

纷纷又想,每次去见皇后,她要是睡着了,总是他将她抱回宫殿。这幺关怀她,从后宫到她住的地方有一段距离,他大可不必亲力亲为抱她吧?他大可叫侍卫将她扛回去,或是摇醒她让她自个儿走回去。可是他没有,每次醒来,宫女都说是太子亲自将她抱回来,所以纷纷心花怒放地想——他是喜欢我的吧?

可是纷纷也想起玩影子游戏那晚,想到这事,纷纷眼色就暗了,眉头就蹙紧了。也许…他并没她以为的那样喜欢她,她只是一厢情愿,自作多情。他怎幺可能喜欢她?他是大太子呢,就算喜欢,他们也没可能…

唉!纷纷终于也懂得了愁滋味。原来爱一个人便要时时揪心肠,唉声叹气哩,唉…

很快的,傅筱婉也来了。

她父亲为国出征远赴蛮夷,在她坚持下,老父上请将她安排入宫暂住。筱婉斗志旺盛,迫不及待要跟太子培养感情,处心积虑要监视羽纷纷。那天下午,太子对纷纷的好,让她一直气在心头。

入宫后,傅筱婉马上发现一件事——公主们跟羽纷纷很要好。她不知道羽纷纷用了什幺邪术,公主们竟天天找她去,这令筱婉更不安了。于是,傅筱婉决定要努力跟公主们好。

今天下午,艳阳高照。在宫中闷坏了的羽纷纷于殿前广场画一条线,又画了几个标志,几处方格。然后她扔了石子,挽起袖子,振臂高呼。「我们来蹴鞠吧!」

「好啊、好啊!」四位公主拍手欢呼。

但——「怎幺玩?」月公主问,宝公主困惑。

「那条线要干幺?」

筱公主好奇地问:「是不是跳来跳去?」

敏公主皱眉。「那不就是跳格子了?」

「唉!」纷纷叹息,不知道怎幺玩还嚷那幺大声ㄟ。「喏,我教你们。」拾了一根枯木枝,蹲在地上纷纷画图讲给她们听,这时有人呼嚷——

「我也要玩…」

蹲在地上的公主及纷纷抬头。日光炫目,羽纷纷眯起眼睛,看见一张甜美稚气的脸庞。

「你是谁?」纷纷问。

女孩生气了。「我是谁?」笨,竟然不知道她是太子妃。

月公主撇嘴。「筱婉啊,听说你住进宫里来了。」麻烦精!

「月姊姊。」筱婉蹲下来抱住月公主亲昵撒娇。「人家好久没看见你了。」

宝公主头痛。「宫里很闷,你住进来干幺?」讨厌鬼!

「宝姊姊~~」筱婉腾出一只手挽住宝公主。「人家想你们嘛,人家最喜欢公主姊姊们了,人家想要跟你们住一起嘛,好嘛好嘛…」

那嗲气的声音让筱公主起了一身疙瘩,敏公主马上挪开身子,避之唯恐不及。

纷纷感觉莫名其妙。「你是谁啊?」她还是弄不明白,另一位公主吗?一道冷厉视线射来,盯住羽纷纷。

「我是谁?你不认得?」堂堂太子妃!筱婉瞪着纷纷,对敏公主道:「敏姊姊,告诉她我是谁。」哼~~臭丫头,贱民一个也敢跟她们平起平坐!

「喔。」敏公主说了。「她姓傅叫筱婉。」

「喔~~呵呵呵呵呵!」筱婉夸张的笑声令众公主头皮发麻。她推了敏公主一把。「讨厌,名字不是重点啦!月姊姊,你告诉她人家是谁。」

月公主脸色下耐。「她啊,她是…」

傅筱婉表情神气。「快快快,告诉她!」

月公主说:「她就是,就是…就是傅将军的女儿。」

咚!筱婉发嗔,提起公主们。「讨厌、讨厌,姊姊们故意闹人家,故意跟人家开玩笑,你们要跟她说我是谁啊,我和太子哥哥的关系啊!」这才是重点好吗?她很罗唆喔!「你究竟是谁啊?」纷纷烦了。

筱婉目光锐利。「我、我就是未来的太、子、妃!梁御风的妻子,皇后订的亲事,年底就要嫁进来。」她钜细靡遗强调与太子的关系,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喔。」纷纷深吸了口气。「明白了。」说完低头指着地上图案问公主们。「刚刚说到哪?这踢球的规则你们听清楚没?」

众公主们继续同纷纷研究。「所以把球踢进这里吗?」

「如果踢到架子呢?」

「我马上叫卫兵来弄架子!那我们要换衣服吧?」

她们热络讨论,当没傅筱婉这个人。

傅筱婉瞪着她们专注的模样,震惊错愕。不可思议,不可理喻!这些公主们对个草民这样热情,对她这个未来的太子妃竟这幺冷漠?那个羽纷纷的态度摆明了没当她一回事,可恶、太可恶了!

「呜…哇~~」她掩脸哭起来。

嘻~~又怎了?公主们抬头,就见筱婉飙泪,哗啦啦地喷了公主满脸。唉!这个傅筱婉最烦了,大家对她幼稚又爱哭的脾性清楚得很,要不是有个爱国忠心的将军父亲,才懒得理她。

纷纷斜脸咬着树枝问她:「喂,你哭什幺啊?」

「公主姊姊们都不理人家…呜呜…」她大声哭泣,任性撒娇。

公主们翻白眼,不由地一起悲悯哥哥可怜的命运。

纷纷嗟一声。「这有什幺好哭啊?」无聊!不理她,继续低头和公主们讨论蹴鞠。

傅筱婉见状,气得胀红脸。「哇~~」哭得更大声了,哭得一旁的婢女都觉得好笑。

「哇~~公主姊姊都不疼筱婉,你们都不爱筱婉,筱婉好伤心…哇…」

轰!烦死啦!纷纷扔了树枝,抬头瞪住她。「喂!」

筱婉愣住,一把鼻涕一把泪。「干幺?」臭女人!死贱民!

「我求求你了。」纷纷嚷。

「嗄?」筱婉不解。

纷纷指了指旁边。「喏,那边有椅子,要哭呢你就去那边哭,你吵得我话都说不清楚了。」

当当!筱婉愣住。她说什幺?当当,公主们也儍住。

半晌,哇哈哈哈哈哈,公主们倒地大笑。这个羽纷纷喔!不论跟谁说话都一个性子,笑死人了。

「哇~~」筱婉大哭。竟让一个草民给欺负,呜哇~~

纷纷朝公主嚷:「别笑啦,你们专心听我说,要不等等怎幺玩?」

是是是,公主们笑嘻嘻地听纷纷说话。

傅筱婉气得大哭特哭,这个羽纷纷,啊~~气死啦!一个草民竟这样嚣张。太过分啦,还有没有王法啊!

铭铭铭

梁御风与太师在亭里拟兵书。傅将军负责前线攻打,然调兵遣将,谋略方面全由梁御风操纵作主,正当两人推敲兵线图时,一阵哭声由远而近,太子与太师抬头,看见一路哭过来的人,以及她后边紧紧跟随的宫女们。

惨!太子赶紧收兵书。恐怖!太师马上转身落跑,两人迅速下阶奔逃。

「太子哥哥!」

唉~~可惜可惜,还是被发现了。梁御风叹息,转过身子,傅筱婉追上来。

「老师先回去了。」太师马上作揖告辞。这傅筱婉可是头痛人物。

太子伸手拦住太师,扔给他一个「你敢落跑就死定了」的眼神。

傅筱婉一上来就扑向梁御风,放声哭起来。

「太子哥哥、呜呜,呜呜呜呜呜…」好委屈喔!

「唉!」梁御风站得直直地,不想抱她。她自己倒主动地将他抱得很紧,脸埋在他胸上哭泣,他感到一股厌烦和恶心。

「怎幺了?」他问。

「筱婉被欺负了,呜呜,筱婉伤心…」

太师好奇。「谁欺负你?」凭她骄纵的性子,大家避之唯恐不及,谁还敢欺负她?

她抽噎地说:「羽纷纷。」说着又哭起来。「她跟公主姊姊们说我坏话。公主姊姊们不跟我玩,真不知道她乱说些什幺,挑拨我跟公主姊姊们的感情,我感觉到公主姊姊们没以前那样对我好了,肯定是羽纷纷乱说话,所以公主姊姊们…呜呜…」

梁御风眼角抽搐,太师满脸黑线条。就为这点小事?这傅筱婉是不是太闲了?

「是你想多了。」太子耐住性子道。傅筱婉却哭得更大声,将他抱得更紧。

「不是,真是这样的,太子哥哥,连你都偏心?你不帮筱婉吗?筱婉以后要住到宫里,筱婉以后是你妻子,呜呜~~你们都不疼筱婉…」

好烦啊!太师很同情地望住太子,太子揪着眉头,脸色不耐。

「好了,不要哭了。」梁御风冷道,很想把她推开,她哭得更厉害,吵死了!

这厢筱婉哭得正精彩,那端一个欢快人影奔过来。一见到那黄衫人影,梁御风眼色骤亮,高喊:「纷纷!」是她,蝶一样轻快的身影,奔过花苑。

听见他喊,她停住势子,转头,看见他,也看见哭倒在他怀中的未来太子妃。

她眸色暗了一瞬,可只一瞬,便对他绽开笑颜,她挥挥手。「太子!」

听见这欢快的嗓音,太子纠结的眉头即刻舒展,眼眸浮现笑意。

听见这精神的嗓音,筱婉脸色骤变,转头,看见死敌,深吸口气。「呜哇~~就是她啦!」又埋进梁御风胸膛继续哭。

羽纷纷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幕,心底有点酸,可她没说啥,打过招呼又继续往前跑。

「等等——」喊住她,太子高声问:「急着去哪?」

纷纷挥手高嚷:「我跟公主们蹴鞠,月公主负责凑人数,我负责找球!」她咧嘴,一口白牙亮着,可爱的笑容教他看得入迷。

他笑了。「哪儿有球?」

她摇头。「不知道,我去问小保,校俊鄙以问泰公公啊!」她笑嘻嘻地自信道:「你妹妹们肯定踢输我!」她兴奋地嚷:「我跟筱公主一组,卫兵在扎球架了,输的那队要趴在地上学狗叫三声!」

哈哈哈!梁御风大笑,太师听得震撼,低喃:「公主们学狗叫?我的天!」

梁御风望着羽纷纷,拿她没辙,摇摇头指着她。「这处罚肯定是你想的对不?」

「是啊!」她笑着承认。亮亮的眼睛,隔着花苑望着他。

微风轻送,花影摇曳,她微笑的模样令他心悸。

梁御风推开傅筱婉,她不依,双手死黏住他,他只好用力扳开她手,太师看了捂嘴忍不住笑。

梁御风将筱婉推给太师。「甭哭了,太师讲故事给你听!」他把烫手山芋推出去。

「…」太师手足无措,无奈至极。

筱婉怔住,随即哭得更大声了。「我不要听太师说故事。」

太师脸色发青。这个太子喔,很没义气喔!

梁御风撇下傅筱婉步向花影摇曳的那儿,那里,羽纷纷笑靥如花令他欢快。他走向她,停在她面前。「我带你去找,我知道哪儿有。」

「好啊!」纷纷灿笑。「那我们走吧!」

「哇~~」筱婉嚎啕大哭。

结果太师虚弱地听傅筱婉哭了一下午。

那天下午,梁御风帮纷纷找了球。他兴致好,留下来看公主们踢球,纷纷换上男装,俊俏极了,她灵活地抢球踢球,笑声清脆动人。

傍晚,太子和妹妹们坐在殿前大笑不止,纷纷甚至笑得趴倒太子身上。

广场前,高贵的月公主,还有壮硕的宝公主蹲在地上,果真学狗吠了两声。

大伙儿笑岔了气,两边服侍的婢女们也笑得捧腹。

梁御风好久没这样开心过了。

「你看月姊姊,哈哈哈!」纷纷指着蹲在地上的月公主,笑得肚子痛。

梁御风大笑,看着妹妹滑稽的模样。「真是,纷纷你真够狠,妹妹从不曾这样狼狈啊!」他很自然地环住纷纷肩膀。

纷纷敛住笑,脸颊红了。他的手掌亲密地搭在她肩膀上,纷纷心跳快了。

前方,月公主与宝公主瞪着对方学狗叫的模样,也忍不住指着对方大笑起来。

她们几时这样欢快过?像平常人那样放肆玩乐?忘了尊贵的身分,抛却了束缚。纷纷不按牌理出牌的性子,真正收买了公主们的心,她们被纷纷逗得高兴极了;而梁御风,也因为纷纷的出现,越来越常笑了。

纷纷心醉于梁御风无心的动作,她也不曾这样欢快过。这是恋爱的滋味,这甜蜜心悸的感觉,她第一次尝到。多幺喜欢,呵,多喜欢他。

只要能这样听着他笑,只要能偶尔这样傍着他,纷纷微笑地想,这样就够了,这样就很好了,她别无所求,其它的她想也不敢想。

铭铭铭

是夜,皇后发病,纷纷又被派去安抚。

「丫头,好不好吃?这是母后特地叫膳房给你准备的乳燕窝,多吃一点喔~~」不知已是午夜,皇后劳累御厨,只为讨好女儿。

纷纷睡眼蒙胧,胡乱吃着皇后准备的珍贵菜肴。

皇后托着脸心满意足地望着纷纷用膳。「好不好吃?喜不喜欢?还要不要?」

「嗯嗯,好吃。」纷纷敷衍着,好想睡喔。踢了一天球,她累惨了。

可是皇后舍不得放她走。「多吃一点、多吃一点啊~~」

咚!纷纷趴倒桌上,实在熬不住,吃到睡着了。

皇后瞪着睡着了的女儿,高声下令:「来人,把公主扶到床上。」

皇后欢快地也上床去,紧紧抱着她的小宝贝一起入梦。

今天、明天、永远!永远地抱着她可爱的小宝贝。皇后满足地闭上眼睛,紧抱住纷纷,她亲吻纷纷额头,喃喃自语。「母后爱你,母后爱你…你知道吗?」

这样的情形不断发生,总在皇后终于睡着,梁御风会悄悄潜进来,假使纷纷还未睡着,她会自己溜下床。假使她困得睡着了,他会小心地抱她回宫。

常常,她是睡着的。

今晚也是,他又来将纷纷抱回去,可是今晚他做错了一件事。当他将纷纷从床上抱起时,她低喃一声,很自然地竟伸手揽住了他的颈子,小嘴擦过他下颚,脸埋向他颈弯,身体紧偎住他温暖的怀抱,他立时血液沸腾,情绪激动。

他怔住了,她则贴着他颈弯满足叹息,暖暖的气息搔痒他肌肤。

他停住势子,望住纷纷。她偎进他胸膛,小手揪着他,睡得好沉。

梁御风目光炙热,并剧烈地心痛起来。她轻覆的眼睫柔软纤密,她湿润的嘴好象红润诱人,他发烫的嘴只想着亲吻她。烛光摇曳,她的脸明媚诱人。她熟睡的脸容纯真可爱,教他好想亲近、好想**。一股热袭上他的心,欲望如蛇贪婪地箍紧他身体,他情不自禁,低头,做了很该死的事。他覆上她柔软的唇,他告诉自己浅尝即止,轻轻地,他想偷吻她…

「你干什幺!」一声怒斥,梁御风猛地抬头,望见母后锐利的目光。她看见了?她还没熟睡,听见声响睁开眼就看见这幺惊世骇俗的一幕。她神情震惊,眼色恍惚,她一双儿女乱伦?晴天霹雳啊,她坐起身来,气得声音颤抖。

「你到底在干什幺?你怎幺可以!」

同时,纷纷惊醒过来。「什、什幺事?」纷纷揉揉眼睛,还搞不清楚状况。

皇后瞪着梁御风。「你、你、你竟然吻自己的妹妹!」

惨,梁御风抱着羽纷纷百口莫辩。

纷纷脸色迷惘。吻?她抬头望他,迷蒙的眼色霎时清朗,跟着杏眼圆睁。吻?他吻了她?她掩住嘴。

梁御风像做错事被逮到的小孩,尴尬地抱着纷纷,面对盛怒的皇后。唉~~教他从何解释起?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皇后咆哮。

纷纷低头双肩颤抖忍不住偷笑。梁御风哭笑不得,凛容听母亲训话。

皇后坐在床上,瞪着软榻上一双儿女。口气严厉地骂太子。「…这是逆伦的行为你知不知道?这违反伦常,你知不知道?她再可爱也是你妹妹,你知不知道?再喜欢也不可以亲她啊,你疯了吗?你是咱皇朝储君,怎幺这幺糊涂?你疯了?你疯了吗?」

疯的是你吧?呵呵呵…纷纷憋笑憋得很辛苦,只好一直低着头。

「母亲教训的是。」唉,梁御风表情无奈,低头瞪纷纷一眼,警告她不要再笑了。她觑他,看他懊恼的模样,她弯身肩膀抖得更厉害。

皇后继续开骂,提起五纲伦常「古有明训…列祖列宗…假使做兄长对妹妹乱来…那后果…」

别再说啦~~纷纷笑到肚子痛,对他好不同情。

「…吾儿,母后早把傅将军女儿许给你,你不要搞错对象了…」

提起傅筱婉,梁御风就扼腕。

「母后,我知道。」他觉得很窘,只想快快离开。纷纷觑着他笑,他懊恼地瞪她,她绽笑着。纷纷乐坏了,她心头高兴极了。

结果皇后整整训了两个时辰,训到自己头昏眼花,神智昏茫。

「好了!我困了,你们下去吧。母后说的话要记牢,知道吗?」她倦极了,咚!倒床就睡,疯了一晚总算安分。

梁御风和纷纷乖乖坐着,他们观察着皇后,发现她真睡着了,两人才轻手轻脚离开皇后寝宫。

铭铭铭

回去路上,纷纷精神大好,笑嘻嘻追问:「真的?你真偷亲我?」

梁御风僵着脸,心底很懊恼。不该那幺冲动,真是太糊涂了。

纷纷高兴极了,一路仰头问他:「真的吗?唉,你干幺愁眉苦脸?没啥大不了,皇后明早醒来肯定又忘得一干二净。你不要皱眉头啊!我又没生气。」还很高兴哩~~这代表他喜欢她吧!她乐坏了,感觉很窝心。「我啊…」纷纷脸红地对他道:「我其实…真的很喜欢你,所以我没生气啊…」发现他是喜欢她的,纷纷于是坦率地把自己心意表明,她说的越高兴,他的心就越沉重。

她说:「我第一次遇见像你这样的人,第一次那幺喜欢一个人,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要是遇见那个鸟叫也想虫叫也想,想不停的人就要跟对方说吗?」纷纷停下脚步,望住他。她抓住他双臂,直视他。「喏,我遇到了,就是你。」她朗声道。

她已经陷下去了…梁御风望着她真挚的目光,她对他的热情,烫伤他的心;听见她告白,他欢快却担心不已。他怎幺可以让她有期待?他要娶的是傅筱婉啊!

她到底知不知道她爱错了?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儍?她真的好儍啊!

纷纷笑望他,她摇晃着他的手臂。「你怎幺不说话?」

他目光闪动,表情复杂。他凛容说话了:「你…忘了刚刚的事吧。」他狠心道,她怔住了,感觉有刀划过心口。他说:「我是一时糊涂,我没别的意思。」不想让她抱着期望,最终只落得伤心失望。他很清楚他们相爱的后果,绝对比妍公主还沧桑,他们之间梗着傅将军、还有傅筱婉,这都不是可以排除的障碍。她做事不想后果,他却不同,他是太子,他早习惯每件事都思前想后顾虑周全。他也爱她,他真心喜爱她,可是他看见爱她的下场,她最后只会受到伤害…

梁御风看着那欢颜在瞬间暗了,她抿紧嘴不说话了,只是狠狠地瞪住他。仿佛不敢相信他会说出那幺狠心的话来。

该死!她的表情叫他心痛。他简直恨自己,恨自己不能回应她的感情。

「该死!」他愤怒,气她儍,更气自己没用。他对她咆哮:「别这样看我!」

「我知道了。」纷纷转身就走,忽地眼眶刺痛,泪一直涌,一直涌。她走得很急很急,呼吸困难,泪失控地急急坠落,她一直伸手去抹,却越淌越多;她心乱如麻,气得揪心肠。

你怎有办法对我这样残酷?你怎说得出那残忍的话?你怎幺有本事教我前一刻欢快得好似在云端,下一刹就伤心得浑似掉进地狱?

她不明白。纷纷喘气,心好痛,真丢脸,她好想收回刚刚说的话,她跟他告白,结果他竟说吻她只是一时糊涂,他吻她没有什幺意思。

该死!混帐、王八蛋、杀千刀的大烂人!要是不喜欢我,你干幺这样做?干幺要吻我!你为什幺要这样!

呜呜…纷纷崩溃,放肆哭泣,热泪直淌。心怎幺能痛成这样?痛得好象要裂了?他怎幺这样厉害,可以让她沮丧地想马上死掉?他简单的几句话,怎幺就让她觉得这世界毁灭了?

望着月下那纤弱无助的背影,梁御风握紧双手,目光哀伤。

她走得又急又快,好象急着要走出他的生命。她一直抬手抹脸,她哭了吗?该死!这幺一想他的心就整个拧起来。猝然,他追上去,猛地拽住她的手。

纷纷错愕,转身,眼前一暗,她睁大眼睛——

他…他吻她?炙热的呼息瞬间充满她。

梁御风覆住她**,将她扯入怀中,他方才说的那些违心之论都被这个吻推翻!覆住她**,感受她甜蜜的气息,他的真心话是想跟她天荒地老,想什幺都不理会地拥吻她,而他也真这样做了。疯狂地占住她的嘴,激情地探索她唇内每一寸柔软,深入她芳唇与她缠绵。他令她颤抖,令她虚弱地瘫软他身上。

纷纷心悸,她闭上眼。他的吻好野蛮,掠夺她气息像在宣示她属于他,她兴奋地膝盖发软。这次他再不能说是一时糊涂了,这次他再不能骗过她,纷纷承受着他深情的吻,纷纷明白了,他方才是骗她的。他分明是爱她的,他撒谎只是想保护她,只是怕她陷得太深吧!他是这样为她着想,这一领悟,纷纷就益发地爱他,他是想保护她的吧!

他身体好烫,双臂铁一般紧锁着她:而她高兴地一直掉眼泪,也张臂回拥他,本能地回应他的吻。他辗转地吻了她很久很久,直至她心荡神驰,听自己心跳怦怦,他的嘴像火烧融了她,她的脑袋兴奋地化作一团泥。

而他——他何尝不是!何尝不也兴奋地抛却了理智,只剩满腔热情,还有对她的欲望。他将她柔软的身体紧锁怀间,好象怕她消失。他在犯罪,可是他控制不了。她一哭泣,他就受不了。

傅筱婉也常哭,傅筱婉的眼泪总是一缸一缸泼,奇怪的是那只会令他不耐;而纷纷的眼泪有魔力,她一哭可急坏他。她一滴泪都叫他心疼至极,于是他狠狠吻她直至她忘记哭泣,直至她眼泪都蒸发,她的柔软甜蜜教他的顾虑都灰飞烟灭。这是爱情的魔力吧?一进一退最终却还是无法抗拒,纠缠一起。

当那亲吻结束,他们紧紧相拥,为着彼此炙热的体温、激动的心跳而喘息不止。梁御风闭上眼紧抱纷纷。唉~~这磨人的小东西,打破他规矩,将他迷得惨兮兮。纷纷愉悦地在他肩膀上叹息,热血沸腾,对他的情感盈满胸臆。

他没说话,可是她好象听见了…纷纷想,她听见他心底的声音。尽管他没说出口,可是,纷纷相信,他也是喜欢她的。

他的为难他的顾虑她都清楚,可是这一刹纷纷在心底做了决定。她一双小手坚定地环抱粱御风,她心想,哪怕跟他没结果,当他还在身旁的时候,她要好好恋他一场。因为情难自禁,因为已经爱上了,她不知道怎幺小心,不知道如何抽身,她没法想太多,她不想看结果,她只有满心温柔想给予。与其跟他最终什幺都没发生,她情愿他对她过分,至少她生命因他而丰盈,至少她可以有一段绮丽缤纷的回忆。

铭X锯

皇朝为着蛮夷入侵而疲于应付,皇朝的公主们却忙着想改变自己的宿命。

听纷纷说了太多有趣的百姓生活,看了很多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公主们开始不安于室,蠢蠢欲动。

她们决定挑战自己的命运,她们直觉想做点什幺,所以她们把纷纷叫来一起想办法,看能不能别这幺枯燥地过日子下去。

「纷纷、看了那幺多江湖儿女的故事,我们决定了!」月公主说。

纷纷坐在案前嗑瓜子。「喔,决定什幺?」公主们摆了很多精致的小菜招待她。如今纷纷在公主们心中的地位已不可同日而语,晚上皇后宠爱纷纷,白昼公主们谄媚纷纷。

呵呵呵…这可说是羽纷纷人生中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了,她态意享乐,那贫苦的生活仿佛是前辈子的事了。啊~~快活啊!纷纷灌了一口酒,她扇扇风,真快活,神仙也不过如此吧?

公主们坐在纷纷对面,她们嘀咕一会儿,然后月公主朝纷纷说话。「我们决定——我们要写一。以我们的文采,肯定写得比那些你给我们看的都要好!」

「喔。」纷纷点头,拿起箸子挟肉吃。「行,那你们写啊!」她没意见,公主们高兴就好,大家开心。

「可是…」筱公主说:「写完以后,放着自己看太没意思。」

「所以呢?」纷纷拿燕窝漱口。嗯嗯,好吃,又进攻红烧蹄膀。

「我们要拿到外边书肆卖!」敏公主道。

书肆?纷纷深吸口气,搁下箸子,她望着公主们,觉得她们好天真。

「你们打算写书然后拿到书肆卖?」呵呵呵,别闹了,公主们兼差当文人啊?公主们点点头,瞧她们的神情——看来是认真的!

月公主发言:「我们有的是钱,外边的事你熟,你负责拿书找人抄录,然后把书放到铺子卖!」

要命,她们不只天真,还非常单「蠢」!

唉~~纷纷解释。「各位姊妹,不是随便什幺书都能卖的。」纷纷比手划脚高声道。「故事要非常动人,情节要缠绵悱恻,最好还打打杀杀、刀光剑影,越刺激越好,越凄惨人们越爱看!咱百姓就爱看这个,随便写写就妄想拿去卖,只会被当笑话!你们懂吗?」

「我知道。」月公主昂着下巴,信心满满。「我们商量好了,情节也构思好了,大纲也准备好了,人物更是设定好了。我们的故事非常吸引人,绝对缠绵悱恻让人哭到不行,里边也有打打杀杀,算得上刺激,或者还带有一点点的刀、光、剑、影,但泰半是缠绵的爱情故事。纷纷、我们想了一个公主的故事。」这是她们最熟悉的题材。

「哦?」纷纷问。「公主怎幺样?」

「公主溜出宫。」敏公主说。

「遇见一位马师。」宝公主兴奋道。

「公主爱上马师。」筱公主伸出食指。

月公主总结。「皇后狠心阻拦!」

众公主眼泛泪光,摇头哀叹。「可怜一对苦命鸳鸯…」

宝公主大声道:「不过最后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双双逃到塞北去牧马!」

「嗯!」众公主齐齐点头,对这结局满意得不得了。

「…」纷纷儍眼,满脸黑线条。「这…这…这故事感觉很熟悉。」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没错!是熟悉得不得了。」公主们围住纷纷。

「这是妍妹妹的故事。」月公王代表发言。「可怜的妍妹妹,母后太狠心了,让妍妹妹枉送性命,我们帮她在故事里找个幸福的结局,她地下有知肯定欢快得不得了。」

而纷纷愁得想死掉!「这…这样好吗?」她虚弱地应道。「万一被皇后知道…」

「我们别说,她怎会知道?」宝公主按住纷纷肩膀。「像妍妹妹这可歌可泣的故事,纷纷,你不觉得应当千古传颂、流芳百世吗?」

呵呵呵,纷纷干笑,心中淌血。这些公主是嫌日子太无聊吗?

这会儿筱公主犹豫了。「纷纷顾虑的对,要是让母后知道…」

「嘻~~跟你说她不会知道啦!」月公主高嚷。「备砚!」马上动笔。

「真要写啊?」纷纷可不像她们那幺天真。「就算写了,我又不能出宫!」怎幺拿去卖?

「这个喔~~」敏公主望住宝公主,宝公主望住月公主,月公主瞪住羽纷纷,再次代表大家发言——

「我们一起出宫!」

「没错!这主意好!」众公主欢呼。

「嗄?」纷纷震惊。她眨眨眼,没听清楚。

月公主瞪住纷纷,命令道:「你,设法带我们溜出宫!」

「嗄?」纷纷骇得跳起,她指着自己。「我?你们开玩笑的吧?」带四位公主跷宫?有没有搞错?

不是开玩笑的,众公主眼色认真,表情坚定。宝公主过来用力按住纷纷双肩。

她用一种赞赏的目光望着纷纷,霎时纷纷感觉头皮发麻,四肢发软。

「纷纷,你那幺聪明,一定可以想办法把我们弄出宫!」

要命!「我又不是神!」纷纷吼。忽地眼前一暗,众公主对她又亲又抱又搂又哀求。

「拜托啦拜托!」

「我们想出去开开眼界啦?」

「你帮帮我们嘛!」

「纷纷~~拜托啦!好姊妹,小可爱,宝贝…」

「唉呀!」纷纷推开她们。「别别别,你们想害死我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带着四位金枝玉叶的公主偷溜出宫,不不不,兹事体大,纷纷摇头。「不干!我还要命ㄟ!」纷纷拱手行礼。「各位公主姊姊们,我有事先告辞。」转身就溜。

「羽纷纷——」后边传来大姊头月公主阴森森的嗓音,纷纷叹气转身。月公主目光犀利利。「如果你不答应…」她拍拍手,其它三位公主架住纷纷,纷纷一脸惊恐。

「你们干幺?」不会吧?这样就翻脸?月公王勾勾手,宫女递上一根棍子。纷纷瞪大眼睛,不会吧?这样就想扁人?「喂,别闹了。你要打我?」太过分了喔!

宫女给纷纷脱鞋,纷纷扭着身子挣扎。「干什幺、干什幺?」

没打她,月公主蹲下来,用棍子前端搔纷纷脚丫子。

「哇哈哈哈~~哇哈哈哈~~」纷纷大笑,笑得喷泪。「救命、救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唉哟喂啊!救命啊,哈哈哈…」肚子好痛喔,天啊~~狠、这招够狠!

月公主问:「答不答应?答不答应?」

纷纷狂笑,用力喘气,她嚷嚷:「我抵死不从!我羽纷纷从不跟恶势力低头!

哇哈哈哈…哇哈哈…」好痒、痒死啦!她狂笑。

「很、好——」月公主跟姊妹们使个眼色,大家挽起袖子,六只魔爪伸向她,顿时搔胳肢窝的搔胳肢窝,搔肚子的搔肚子,月公主则继续进攻脚丫子。

「啊~~哈哈哈哈哈~~」纷纷笑得快疯啦,眼泪都飙出来。「啕啕啕、够了,停、停啊!我答应我答应啦!」呜呜…这些公主喔~~呜呜…

「成了!」月公主扔了棍子,众公主欢呼,纷纷掩面啜泣。

「呜呜…我歹命…呜呜…」带四位公主跷宫?这可是羽纷纷出生至今最具挑战的事,她感觉自己命若悬丝,呜呜…

啊~~宫中果然险恶。啊~~富贵当真险中求。啊~~在众公主的欢呼声中,纷纷忽然想起一句话——

不知是谁说的,鸟为食亡,人为财死。果不其然,至理名言。又是谁说的,自作孽不可活!呜呜…纷纷仰头为自己凶险的命运**;公主们却抱住她,为纷纷的存在欢呼。

此际殿外——

「为什幺我不能进去?」傅筱婉被宫女挡在月公主殿外。

「对不住,公主们有交代,谁也不见。」

「瞎说!」筱婉生气了。「我听说羽纷纷在里边。」这几天她每次来都被挡在外边,公主们摆明了排挤她,可偏偏就对羽纷纷好。

宫女们很为难。「对不起,公主们只见羽纷纷。」

筱婉眯起眼睛,她把宫女拉到一边,塞了几锭银子给宫女。「你老实说,这是不是羽纷纷的主意?」

「嗄?」宫女不解。

「你老实告诉我,羽纷纷是不是要公主们排挤我?她是不是联合公主们孤立我?因为她想喜欢太子,她嫉妒我是不是?」筱婉的疑心病又犯了。

这…宫女们面面相觑,这个傅筱婉想象力太丰富了吧?

「不是这样的,您干万别误会啊!」其实主子们忙着,忙着商量她们的跷宫大计啊!

「我知道了,全是羽纷纷的主意,一定是的。」羽纷纷气她跟太子告状,嫉妒她跟太子有婚约。哼!羽纷纷故意拉公主们都站在她那边。筱婉眯起眼睛,羽纷纷啊羽纷纷,好个阴狠毒辣的家伙!

傅筱婉深吸口气,望着宫女们。「你们不用装了,大家心知肚明,我心里有底了。」

我们没装啊?!宫女们一脸莫名其妙。这傅筱婉是脑袋有病喔,很会乱想耶。

「哼!」傅筱婉一副很了然的模样。「反正大家心里有数啦!我呢,也不为难你们。」她一副很识大体地说。「总之,我懂了,一切都是羽纷纷搞的鬼。」

宫女们冒冷汗,这个傅筱婉是听不懂人话吗?

「不是这样子啊,不关羽姑娘的事啊!」

「行行行!」筱婉挥挥手。「甭说了,我懂。」她气得转身就走。很好,这个羽纷纷果然有两下子,果然不简单。她傅筱婉将来可要当太子妃的,要是连这个小贱民都搞不定,那岂不是个笑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