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会在所有人期待下,终于进入倒数时刻。
齐洛霜在星娃的陪伴下,每一次的彩排都顺利的完成。澄慧不得不佩服星娃的魅力
,她能紧紧的扣住洛霜的心,每一回洛霜在台上排练,他的目光很自然地随着星□的身
影而移动,尤其当他唱着情歌时,他的眼神会自然地放电,释放出电波传给星娃。
星娃虽然听不懂歌中涵义,但是在这一刻不需要翻译,她懂得他的意思,而她总是
陶醉在他优美的歌声里。
每一回排练完毕,齐洛霜完全不避讳他人讶异的眼光,他总是亲匿地搂着星娃离开
表演场地,回到属于他和星娃的小天地。
尽避传媒大肆渲染两人的关系,齐洛霜完全不予理会,反正星娃又看不懂wx
中文,根
本不必告诉她,任由报纸如何天花乱坠的写着“齐洛霜的新欢”,他也只是一笑置之。
开场前的一小时,澄慧兴高彩烈的跑进齐洛霜的专属化妆室。
“洛霜,洛霜,你看谁来了?”
齐洛霜拥着星娃,看向澄慧出现的方向,突然齐洛霜满脸惊讶,“奶奶?”
看见齐奶奶出现,齐洛霜马上牵着星娃,以小跑步跑到奶奶的面前。“奶奶!”他
的语气中有掩不住的喜悦。
齐奶奶在百合姨的搀扶下,看看齐洛霜和星娃。齐奶奶先拥住洛霜,“洛霜。”
她疼爱地拍抚他。
“嗯哼!你的眼中只有奶奶”百合姨的语气俏着藏不住的酸意。
齐洛霜连忙喊道:“百合姨。”
百合望向齐洛霜身旁的星娃,“这位该不会就足最近报上所刊登的新欢
吧!”
齐洛霜随和露出一抹促狭的笑,“百合姨,星娃不但是我的新欢,还是永远的最爱。”
齐洛霜拉起星娃的手,“星娃,这就是我的奶奶,这是百合婉,她们都是我的家人。”
星娃听了齐洛霜的介绍,赶紧走到她们的血前,“奶奶。%i□姨。”
“奶奶,百合姨,它是我的妻子,星娃。”齐洛霜得意洋洋的介绍。
“你的妻子?”齐奶奶和百合都一脸的惊愕。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的,为什么没通知我们?”
齐洛霜担心奶奶误会,连忙解释:“其实我和星娃只是先以他们苏族的仪式结婚,
我曾经告诉星娃,等这场演唱会结束,就带她回桃花源,到时再请奶奶以我们的传统方
式,再正式结一次婚。”
“哦!原来是这样。”齐奶奶的眼睛一直盯着星娃,她慈祥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
,“好,很好。”
齐奶奶藉机拉着星娃的手,并且很亲切地用英文与星娃交谈:“星娃,洛霜刚才说
你是苏族的人,这么说来你的祖先是印地安人喽?”
“是的,我是印地安苏族的后代。”星娃礼貌地回答奶奶。
“星娃,你长得很美。”百合忍不住夸赞她的□貌。
“谢谢。”星娃不习惯别人对她的赞美,连忙羞怯的低下头。
这时,后面响起一道娇悄的声音:“百合姨,你又在夸赞谁美了?”
齐洛霜回头一看,哇塞,兄弟姐妹几乎全到齐了。“难不成今天要开家族会议,怎
么全到了?”
“今天是慈善义演,我们怎能错过?所以在奶奶一声号令之下,只要是在台湾的全
到了。”齐宁芙抢先叽叽喳喳说了一大串。
齐洛霜忍不住噗哧一笑,“宁芙,永远就是你的话最多。”
“干嘛!你做善事,我们也来做善事,你竟然还取笑我。”齐宁芙嘟起小嘴埋怨。
“嗨!洛霜。”齐雾狂搂着单夜遥,缓缓地走过来。
“嗨!没想到你们也来了。”齐洛霜讶异不已。
“介绍一下吧!”齐雾狂看看齐洛霜身旁的星娃。
“星娃,我帮你介绍一下,刚才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是宁芙,站在她身边永远没机
会说话的是她的丈夫,斩亚轩。”齐洛霜先介绍着齐宁芙和靳亚轩。
齐宁芙和靳亚轩都面带笑容和星娃颔首,“你好。”
星娃很大方的自我介□:“我叫星娃,请多指教。”
“这是雾狂,和他的妻子夜遥”齐洛霜接着又介□。
星娃依然□貌地打招呼:“你们好。”
齐雾狂和单夜遥也面带微笑的颔首。
接着,齐雪芙也出现,齐净雷、齐火炫也随后跟到。
“好了,现在全家除了在外国的朵□和雨棠外全到齐了,如果他们也在,那才叫热
闹。”齐宁芙真的是一刻也不得安静。
百合忍不住捂嘴笑,“这个家有你才叫热闹!”她瞄了一眼靳亚轩,“姨!亚□,
今天怎么这么沉默?平常见你不是话也挺多的吗?”
靳亚轩无奈的做了一个鬼脸,手指着齐宁芙又比着自己的嘴巴。表演一个拉拉练的
动作,立即惹得全场所有人捧腹大笑。
星娃不知道他的意思,连忙附在齐洛霜的耳边问:“他的动作是什么意思?”
洛霜忍不住笑道:“亚轩被宁芙禁止出声,他那动作的意思就是嘴巴拉上了拉练,
不脑篇口说话,不过这样也好,否则你一定会被这对宝贝夫妻逗得笑翻了。”
星娃这才弄懂靳亚轩的意思,也忍不住笑出来。
“你们别笑了,我这么做是为他好,谁教他每一次有雾狂在的时候,他那张嘴巴就
老不安分,最后总是吃亏,弄得一张脸像猪头一样,所以乾脆只要有雾狂的场合,就禁
止他出声。”
齐宁芙解释。
星娃又拉着齐洛霜问:“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齐洛霜笑着告诉她:“雾狂最恨人家说他美若天仙,亚轩每一次都不信邪,结果每
一次都被雾狂修理得很惨。”
他说话的同时,星娃的眼神有意地瞟向齐雾狂,不免惊叹。刚刚因为太紧张没看清
楚,这会儿仔细一瞧,他真的是很美,的确足美若大仙。不过和她心目中的洛霜一比,
她认为雾狂还是略逊一筹,因为洛霜阳刚的俊俏是雾狂所无法比拟的。
此刻,齐洛霜的专属化妆间已成为家族会议室,七嘴八舌的好不热闹。
澄慧从门外探头问:“各位,我不是有意要打搅大家,实在是上场的时间快到了,
是否可以”话到嘴边只说一半,她满怀歉意地对着这个大家族的成员微笑着。
大家都明了澄慧的意思。
“奶奶,我们去观众席吧!洛霜要上场了。”百合首先说道。
大夥儿于是争先恐后抢着要搀扶齐奶奶。
齐奶奶却慈祥地对着星娃说:“星娃,你可愿意扶我,我们一起去观众席好吗?”
星娃欣喜若狂连忙应声:“好。”她迅速走到奶奶的身边,小心地搀扶奶奶离开齐
洛霜的化妆室。
齐洛霜看着奶奶脸上的笑容,他知道奶奶也很喜欢星娃,他的心里更加欢悦。
※※※
演唱会上挤满人潮,他们都是为了目睹齐洛霜的丰采、听他的歌声,星娃惊讶地看
着满坑满谷的人潮,她不禁愣住了!
齐奶奶牵着她走到第一排的贵宾席上,看着现场爆满热惰的观众,又看了眼星娃惊
愕的神情,她忍不住笑道:“星娃,你一定没想到洛霜这么受欢迎吧!”
“嗯!真的是挤满了人。”星娃怔愣许久才回复过来。
“虽然有这么多爱护他的歌迷,但是我看得出来,他真的很爱你。”奶奶认真的说。
星娃霎时涨红了脸,静默低头不语,心里却有着浓郁的甜蜜,她和洛霜彼此之间的
靶情,是比石头还坚固。
突然,舞台上光芒四射,台下却倏地一片鸦雀无声,似乎知道他们心目中的天王歌
手齐洛霜就要出现等齐洛霜伴随着歌声缓缓地现身在舞台,台下的歌迷马上为之疯
狂,尽情的欢呼着他的名字,甚至还有些歌迷们,随着他的歌声为他合音。
台上的齐洛霜不时地鞠躬挥手答谢爱护他的歌迷们,有时他的眼神会不由自主地紧
紧锁住星娃,而星娃都会羞赧地低下头,她担心自己会失控,抑制不住想冲上台的疯狂
念头。
在将近两个小时的演唱会,眼看着即将圆满缩束,澄慧倏地走到星娃的面前,刻意
压低身子,对着星娃说:“星娃,跟我来。”
星娃不知道澄慧有什么用意,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她犹豫地望向齐洛霜。齐洛霜
似乎清楚澄慧的用意,他对星娃报以一个微笑并点头示意她跟着澄慧,于是她便乖乖的
苞着澄慧走到舞台的后面。
当下一首情歌的音乐响起,澄慧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大束花朵交给星娃,星娃微微一
怔,“这是”
“由你上去献花给洛霜。”澄慧螓首微颔,浅浅一笑。
星娃却将花推还给澄慧,“不,我会害怕。”她担心自己在这种场面上会紧张出错。
澄慧执意将花放在她的手上,“这是洛霜刻意安排的,如果你不去,洛霜会失望的。”
星娃听到她这么说,只能收回花抱在胸前,猛吞咽口水,用力深呼吸。
“去吧!”澄慧从她的背后硬是将她推出去。
星娃战战兢兢,表情僵硬的带着一抹不知所措的苦笑走到齐洛霜的面前,将花硬塞
傍他后就想落荒而逃,她实在被这场面吓坏了,但是齐洛霜却有意不让她离开,紧搂着
她,双眸深情的凝视她,尽避台下掀起一阵如雷般的惊叹声,但他彷佛完全没听见,只
是深情注视着他怀里的最爱星娃渐渐地迷惑在他柔情与迷人的歌声里,她也毫不避
讳地与他四目交缠,眼中流露出对他无尽的爱恋。
曲毕,齐洛霜深情难舍地在她的粉颊上烙下轻轻一吻,并在她的耳边说:“我爱你。”
一句“我爱你”藉由麦克风传出,迥荡在整个会场,顿时台下一片哗然,星娃的脸
上随即染上一片酡红,羞怯不已的她宛如一位新娘。
躲在舞台帷幕后面的澄慧,激动地频拭着无意间落下的泪水,她庆幸自己并没有做
出破坏他俩的事情来,关于自己暗恋洛霜一事,只能永远放在心底。
在台下的百合则笑逐颜开,挨近齐奶奶的身边说:“我们齐家要办喜事了。”
齐奶奶看着洛霜和星娃之间的浓情蜜意,她的心里更是开心。“脑拼着他们长大,
已经是我的福气,如今脑拼见他们拥有幸福,更是老大对我的厚爱。”
单夜遥偎在齐雾狂的怀里,一脸羡慕的说:“洛霜的求爱方式好浪漫喔。”
齐雾狂柔情的瞅着单夜遥,“我也很浪漫啊!”
单夜遥不跟他争辩,只是娇嗲地轻推他一下,“贫嘴。”
齐宁芙直愣愣盯着台上的齐洛霜和星娃看,流露出羡慕的眼神,“真有他的。”她
又看看亚轩,“哪像你,该说话的时候就像木顿一样。”没好气的嘟着嘴。
“我现在可以说话啦?”靳亚轩讶异地看着齐宁芙,他随即紧搂着她,“老婆,我
也是一样啊!爱你的心一点都不敢变。”
齐宁芙无奈的白了个眼,“真不浪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