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洛霜温暖的搂着蜷缩在他怀里的星娃。正甜甜入睡。蒙胧之中,他似乎听到他的
手机在响,那道恼人的声音不禁令他紧蹙着眉头,他根本没打算去接听,因为手机会自
动断线,他仍然怀抱着美人安然入睡;但是不知道是哪个不知趣的人,一通又一通的拼
命打,似乎有意逼他起来接听。
他恼羞成怒地瞪着那部手机,心里有股冲动,真想将它摔到地上,让它来个四分五
裂,但又怕手机的响声吵醒睡梦中的星娃,于是他轻轻地移开倚在他手臂上甜
睡的星娃,蹑手蹑脚走下床,接起电话“喂!哪位?”齐洛霜的语气极不友善
,不难察觉他的怒气。
(是我啦,澄慧!)澄慧听到他的声音,难掩兴奋之情。
“找我什么事?”齐洛霜的语气还是十分的不悦。
(我想你应该休息够了,是否可以回来了?)澄慧不敢得罪他,用着极小心的语气
问他。
“还不想回去。”就这么简单明了。
(还不想回来?)澄慧惊愕的忍不住提高音量:(你现在到底在哪里?能让你乐不
思蜀,到现在都还不想回来!)
“小姐,如果我没记错,你只是我的助理而不是我妈:”他的语气充满着火葯味。
澄慧听出他的不高兴,为了不再惹火他,她只好降低自己的音量以消退他的怒火。
(不是的,这里有一个慈善活动,主办单位希望你能倾力协助)
“慈善活动?”齐洛霜略略沉思一下,因为他向来对慈善活动都会热衷参与,不会
拒绝与推辞。“什么样的慈善活动?”
澄慧听出他软化的语气,她的心情也随之平缓。(是为一些贫户和孤儿们筹募一家
医院的经费所做的慈善活动。)
“是这样”齐洛霜又停顿一下,“那他们希望我能帮什么忙?”
(他们希望你能出面募款,但是是什么性质他们并没有明说。)澄慧兴致勃勃的说
著:(我想如果办一个大型的演唱会,我们可以将收益全部捐出去,也算是达到募款的
目的,你认为呢?)
“办演唱会?”他的眼神飘向沉睡中的星娃,脸上有抹难以解读的神情。如果他答
应办演唱会势必得暂时离开星娃,他的心里着实不舍得,但是这又是件有意义的善事
他有些举棋不定。
(你到底认为怎样?如果可以,我就着手开始筹备。)澄慧比他还性急,忍不住追
问。
“我考虑一下。”齐洛霜实在无法承受和星娃分开之苦。
(你还要考虑一下?)澄慧对于齐洛霜的回答感到十分讶异,因为以齐洛霜的个性
,他会毫不考虑的答应,现在他竟然说要考虑一下。
“是的,我要考虑一下,等我决定好,我自然会给你电话。”
(什么?你)
他不理睬澄慧的追问,毫不思索地将电话切断,神情颓丧地坐在床沿边,两眼直视
地上静思其实当电话响起的第一声,星娃就已经醒了,只是因为身旁的洛霜一直置
若罔闻、无动于衷,她也就跟着继续睡。
一直到电话声仍不断地作响,他才怒气冲冲地起来接听,星娃不知道是谁打电话给
他,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当她听到他结束通话时,她以为他会再回到她的身边陪她继
续入睡,但是她等了很久,身边却一且没有应有的温暖靠近她,她忍不住半眯着眼睛偷
瞄他。她看见他面有难色的坐在床边低头沉思,她知道这通电话一定带给他很大的精神
压力。
她猛然坐起身,挨靠着他的背脊,手环住他的腰,脸蛋贴在他的肩头。
她突然的靠近,令齐洛霜吓了一跳,“吵到你了,对不起。”语气还是那么地温柔。
星娃温柔软语的间:“你在烦恼什么?”
“我哪有?你大多心了。”齐洛霜企图掩饰自己的烦忧,否认星娃的猜疑。
“洛霜,我们说过要相守一辈子,所以你的烦恼应该说出来,让我替你分担”星
娃试图诱他说出自己的烦忧。
“你说得也对,你是我的妻子,我们之间不应该有任何秘密才对。”齐洛霜嘴上是
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感到不安。他转身面对娇媚的星娃,当他凝视她时,他不知道应
不应该说,他的脸色已明显的黯淡下来。
星娃迫切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困扰他,她的美目透露出一抹鼓励,“到底是什么
事?”
“是是,是这样”他怕一旦说出来,星娃会误会他将一去不回。
“是什么?快说嘛,你可真会急煞人。”星娃快憋不住,语气急躁的追问。
“是台湾那边来的电话,我的助理说希望我能再办一场演唱会,将演唱会的收
益作为慈善募捐。”话说出来,他的心里是轻松不少,但是伴随而来的却是一份忧心。
“这是好事呀!你干嘛愁眉苦脸?”星娃却若无其事的说着。
“我担心你会胡思乱想,毕竟我们才刚结婚,我就要赶回去,留下你一个人”
齐洛霜支吾其词,转弯抹角的始终没将他心中真正的想法说出来。
星娃却天真娇憨地接下他的话:“其实你心里是在害怕我会认为你一回去就不再回
来,对吗?”
齐洛霜双手握住她的肩,“没错!你难道不会这么想吗?”没想到她会一语道破他
心中所想。
星娃坦然自若地浅浅一笑,“其实这个问题也曾经烦扰过我。但现在我已经能豁然
面对,因为我知道你一直很爱我,这些无谓的顾虑,其实都是多余的。”
“真的!?你真的是这么想?”齐洛霜没想到一向任性的星娃,竟然如此的豁达。
星娃对他绽开娇美的一笑,“嗯!”
齐洛霜欣喜万分,忍不住捧着她的小脸蛋猛亲星娃娇嗔地推他一下,“讨厌,
弄得人家满脸湿湿的”
齐洛霜目不转睛地凝视她的悄模样,心里有着不舍。“星娃,你答应让我回去表演
完这场演唱会,我就宣布退出歌坛,我要回来这里跟你长相斯守。”
星娃听到他说要退出歌坛,要回来和她永远在一起,她的心里有着狂喜的雀跃,他
竟然舍得抛弃如日中天的演艺生活,回来与她斯守在这牧埸中!她不由自主地扑进他的
怀里,“我好高兴。”
齐洛霜的心里又何尝不高兴!他心中原有的疑虑都一扫而空,而且让他更为高兴的
是,原本以为星娃会有强烈的反应,没想到她却是如此的善解人意,让他完全没有后顾
之忧。
※※※
虽然说星娃答应让齐洛霜一人独自回去,但是她心中却依然舍不得,纵使他一再对
她承诺他会回来,但是在他不在身边的这段期间,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度过;
包让她担心的是,他会不会因为再回到绚丽的舞台后,再次沉浸于热情歌迷的包围
和掌声中,而忘了对她的承诺呢?
有时看他和助理联络时,他是如此的神采飞扬,虽然他说表演完这场演唱会就要宣
布退出舞台,有可能吗?他舍得绚丽缤纷的娱乐圈吗?
为了不影响他的安排,她决定不问任何事,只管将牧场打理好,在她的脑?锍?br>
自己的丈夫外,就是这一片辽阔的牧场,她是属于这里的星娃手里提着一桶饲料,
挥着如雨的汗水走进马厩,她靠近烈火的身边。依照惯例,这个时候是烈火用餐的时间
,她将饲料倒进烈火的专用马槽,而烈火也很自动地走到马槽边,静静地吃起来。星娃
拿起插在后面裤袋的须刷,细心地为烈火刷着它身上的鬃毛“烈火,你知道吗?洛
霜要回去台湾了。”星娃一边用心替它整理鬃毛,一面对着它说话,就像是在对一个好
朋友说心事般。
“他是说过他会再回来,可是我担心他一回去,就忘记他曾经许下的承诺”倏
地,她的手停在半空中,当她心中的担忧说出来后,她的眼眶泛趄晶莹的泪光“你
说,他会不会忘记我?”她的声音渐渐地暗哑哽咽,最后干脆趴在烈火的背上嘤嘤低泣
,将心中所有压抑的忧愁,毫不保留地宣泄出来。
“你知道吗?我好怕被他知道我是一个小心眼,而且又小气善妒的女人,每一次在
他的面前,总是强忍下来,其实我好不舍得他离开”
“我该怎么办”星娃旁徨无助她噙着泪水,不断地哭泣。
而原本兴高彩烈跑到马厩,想告诉星娃他准备离开的时间,没想到却让他看见这一
幕,深深地震撼他。原来每一次星娃在他的面前,都是强装心胸宽大,其实她是如此脆
弱。看到她宁愿躲在这里对着烈火哭泣,也不愿意让他难为,他的心有着被撕裂般的疼
痛,他开始痛恨自己的自私,他无语默默地离开马厩。
回到屋里,安娜看着面色遽变的齐洛霜,感到十分讶异。“齐先生,您怎么了?”
齐洛霜无心回应安娜,神情落寞地迳自走回房间。
安娜见齐洛霜不理会她,她不禁忧心忡忡地喃喃自语:“到底是怎一回事?前一分
钟还笑嘻嘻,下一秒就愁眉苦脸?真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唉!”安娜摸不着头绪,大叹一声摇摇头,转身走回厨房里。
齐洛霜神情黯然的回到房间里,颓丧地倒在床上,脑?镆恢备∠肿鸥詹拍且荒唬?br>
星娃伤心的啜泣揪痛了他的心,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行为真的伤了星娃霍地,他从床上跳
起来,一时之间心乱如麻。他已答应参加演唱会,又不能临时反悔,否则就对不起需要
帮助的人,可是星娃想到她,他更是于心不忍,他怎能让一个自己所爱的人,
终日悒郁寡欢以泪洗面?
他越想越不安:全里越加烦躁,他颓丧地在房里踱来踱去。为此伤透脑筋。
倏地,他灵光一现,“不如带星娃一起回去!”
他笑了,刹那间他的笑容又僵凝在脸上,心里不禁思忖着:万一歌迷不能接受他结
婚的事实,他该怎么办?
他真不知道要如何排解这些恼人的问题。
“管他呢!反正我已经对星娃承诺,唱完这场就退出演艺圈,干嘛还要想这么多?”他豁出去了。
※※※
星娃这几天心里一直纳闷着,洛霜怎么一直没告诉她离开的正确时间?
“星娃、星娃!”齐洛霜兴高彩烈跑到马厩里找她。
“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是不是机票已经来了?”她的语气里没有一丝的喜悦反而
略带伤感。
齐洛霜察觉到她落寞的语气,但他还是半开玩笑地道:“嗯!苏族的女人到底是不
一样,凡事都逃不过你的眼睛。”他眼角带着促狭的笑意。
丙然让她猜中了!突然间,她的心情迅速往下沉,有一股想哭的冲动。“什么时候
的飞机?”她的声音有着明显的黯然。
“明天!”他兴匆匆的说,还故意将音量提高。
“明天?”明天他就要离开了!看他一脸兴奋之情,彷佛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里,难
道他真的一点都不觉得难过吗?他的心里真的一点都不顾虑她的感受吗?
看出她闷闷不乐的样子,他心里忍不住窃笑,于是将预藏的机票亮出来,在她的眼
前晃来晃去,“机票在此。”
星娃却不屑地将头转开,“要走就走,干嘛还要在我面前炫耀!”
齐洛霜见星娃愁眉不展,故意语带玄机的说:“这其中还包括齐夫人的机票喔!”
包括齐天人的机票!?难道是包括她的?
星娃立即转过顿,睁着骨碌碌的眼睛看他,“你是说”惊讶不已的她半大说不
出话来。
“没错!包括你的。”齐洛霜将她的身子拉至他面前,语气极为温柔的说:“我怎
舍得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呢?”
顿时喜悦与诧异写满在脸上,星娃激动不已的说:“这真的吗?为什么你突然
”她说出来的话断断续续,含糊不清。
齐洛霜看见星娃这般难掩兴奋之情,他的心里也充满无比的欢欣。
他那双令星娃疑醉深情的眼眸,紧密锁住她的星眸,“我说了,我怎舍得留你在这
里,就算我一个人回去,我怕我也难挨这份相思之苦,所以找就擅自作主帮你办了一切
手续。”
他将她拉进怀里,“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我拥有再多的掌声,也不如你的喜悦
笑靥。”说着,即温柔深情的磨蹭着她的粉颊。
星娃依偎在齐洛霜的怀里,心中有道不出的甜蜜,只能以肢体的亲匿触碰让他明白
她此刻的心情。
齐洛霜能清楚的接收到她所传达的讯息,他温柔含情的眼眸望进她的眼底。
“亲爱的”
那股熟悉的气息甜蜜的缠绕着她,她主动张开小嘴、踮高脚覆上他的唇,他马上合
住她的,舌尖迫不及待的探入,温热的大手也乘机探入她的衣襟,捉住她的雪白轻轻抚
弄。
老大!她没穿内衣?“洛霜”
如梦般的低喃,手指间温软的抚触,令他体温节节升高。
他低下头,隔着衬衫轻舔她早已挺立的花蕾,不一会儿衬衫已湿,两人动作也愈来
愈激烈春意无限的午后,有马儿替他们的真爱作见证翌日,齐洛霜带着兴高采
烈的星娃与塔克及安娜道别,塔克和安娜对于齐洛霜突如其来的决定感到些许愕然,但
是看着他们小俩口如此亲匿,他们都感到欣悦也表示赞成。
洛霜和星娃就这样带着塔克与安娜的祝福,踏上“回家”的路※※※
台湾中正机场澄慧接到齐洛霜的返台通知,她兴奋异常,为了想博得齐洛霜的喜爱
,她特别装扮了自己。想当时他突然的离开,只留下一卷录音带,人就这样消失。
她能体会一个人在事业最颠峰时,所带给他的除了迷人的掌声外,伴随的就是心里
的压力,而逃避就是齐洛霜最有效的调适方式,所以她尽可能地不去打搅他。
一旦有工作她会以电话联系,而他也会自动回巢,但是这次澄慧不禁心生疑惑
,他似乎无心工作,她有一种预感,如果不是她说明这是一场慈善演唱会,他也许不会
回来,到底是为什么?竟能让他乐不思蜀。
本来唱片公司要对外宣布齐洛霜今天回来的消息,但是澄慧太了解齐洛霜的脾气,
风声一旦传出势必引起许多传媒与歌迷的注意,到时会引来一堆的歌迷和传媒,他当场
是不会发飙,但是事后将会惹得他不悦。他强硬又火爆的脾气,令澄慧想起便会胆颤心
惊一段时间,为了不让自己生活在恐惧的阴影里,她决定要对锁他今天回来的消息。
澄慧目不转睛的盯着飞机抵达的时刻显示仪板,当她看到齐洛霜的班机已经抵达家
门,她的心是既兴奋又期待,眼睛一刻都不敢转移,直视着海关出口处。
好不容易终于盼到她所熟悉的身影出现,但是他的身旁却紧跟着一个女孩,两人神
情愉悦、谈笑风生的走出来。
澄慧不禁怔了一会儿,随即莞尔一笑,“真是wx
艳福不浅,相信这趟旅程一定不会无
聊。”
但是她又仔细的瞅着齐洛霜,他对那女孩未免也太殷勤了吧!他的手不是搭在那女
孩的肩上,就是腰上,两人还不时交头接耳,状甚亲匿,她的心里突然起了氧化反应,
酸酸的!
“星娃,我的助理来了。”齐洛霜故意压低帽沿,悄声附在星娃的耳边说着。
“在哪里?”星娃好奇地伸长脖子,四处张望梭巡。
“就是前面那个长发女生。”齐洛霜不敢用手指出澄慧的方向。只是略略形容澄慧
的样子。
澄慧见齐洛霜已出关,面带兴奋的笑容迫不及待冲到他的面前,“呵!你可终于回
来了。”
她随即瞄了齐洛霜身边的女孩一眼,她的心里纳闷,她怎么还不离开,天底下怎会
有如此不知趣的女孩?澄慧不悦地白她一眼。
“我们先出去再说。”齐洛霜亲匿的搂着星娃。
初来乍到台湾的星娃,心情不免有些不知所措的不安,但是她相信洛霜一定会帮她
消弭心中所有的疑虑,她对洛霜报以甜甜一笑。
之后他们上了澄慧开来的车子。
“星娃,她就是我的助理澄慧。”
澄慧搬出她出色的交际手腕,尽避心里有些气得牙痒痒,但是在她的脸上绝对找不
出一丝的不悦。“你好,我叫澄慧。”她从车内的后照镜看着星娃。
“你好,我叫星娃。”星娃难得含蓄的说。
齐洛霜怕澄慧误解,连忙开口说:“星娃是我的新婚妻子。”
新婚妻子!澄慧被这句话震撼住,脚不由自主地踩在煞车板上,突然车子猛地停
住。澄慧转过身,原本精明的眼神闪过一丝讶异,“你什么时候结婚?”
齐洛霜笑而不答,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也带着一抹诡谲的神秘。
澄慧见他不愿意回答,她原本欣喜的笑容,转瞬间略微黯淡。“为什么不通知我一
声呢?”
“这是我和星娃两人的事,我不打算大肆宣传。这场演唱会结束后,我准备退出娱
乐圈,决定和星娃回阿拉斯加共度此生。”齐洛霜的眼神不时放出诱人的电波。
星娃脸上原本如花的笑靥,顿时更加灿烂,有着沉浸幸福中的娇媚。
澄慧听了洛霜的话,她除了震惊还有着讶异。星娃到底哪里能令洛霜为她如此着迷
,洛霜的举止完全像着了魔般,与之前她所认识的洛霜简直判若两人。
不行!绝对不能让洛霜在他事业的最高峰时轻言退出。她一定要设法阻止洛霜鲁莽
的决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