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叩!门板上响起一阵轻敲。
齐洛霜还蜷缩在温暖的被窝里,不舍得爬起来。
但是门上传来的恼人敲击声一直不断“真讨厌”齐洛霜微有愠色,嘴中不
停嘀咕,无可奈何的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走到房边,拉开门,然后迅速地又闷进被窝
里。
“帅哥!有位美女上门来看你!”
一道酸溜溜的话,霎时传进他耳朵里。
齐洛霜掀开被单的一角,看着一脸盛怒的星娃,“干嘛!我又没惹你,一大早就给
我脸色看。”
“哼!”星娃却将头一甩,“如果你再不起来,我就请那位美女亲自来叫你。”口
气充满了十足的火葯味。
这回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有美女来找他!美女他的脑海突然闪过一个人影,
“天啊!难道会是可可?”
“原来她叫可可,瞧你,叫得多亲热!”星娃忍受不住心中这股酸意,酸不溜丢的
嘲讽。
齐洛霜无奈地看着星娃,心中又想起可可,只有一声哀叹,往后的日子铁定不得安
宁了。
他无可奈何的爬下床,带着一脸惺忪的睡意和星娃走下楼,果真是可可!他不禁无
奈的摇头。
“小姐,你还真早。”
陈可可一看见齐洛霜就迫不及待冲到他的面前,眨着骨碌碌的大眼,娇声细语:“
我想你嘛!所以特别起了个大早”
齐洛霜根本不领她的情,略微不悦的瞥她一眼。
“天哪!安娜”星娃突然大声唤着安娜。
不明就里的安娜从厨房里匆忙跑出来,“什么事?”
“我们家的扫帚呢?”星娃故意一脸迷惑的间安娜。
“扫帚!不是在墙角边,你要干什么?”安娜纳闷的问。
“我要将我的鸡皮疙瘩全扫起来,用捡的太费事,用扫的比较快。”星娃假意挖苦
陈可可。
安娜被她搞得一顿雾水,而齐洛霜的脸上却漾着一抹讪笑。
陈可可气得直跺脚,娇嗔道:“洛霜你怎么能容许她如此羞辱我?”
齐洛霜眼见两个女人的战争似乎是一触即发,而他却不在意地耸一下肩膀。
陈可可见齐洛霜根本没有制止星娃的意思,她的心里萌起一阵强烈的敌意※※※
一个上午,陈可可紧紧地死缠住齐洛霜,齐洛霜无可奈何之下只有任她去。
看进星娃的眼底,她的心里不禁冒起一股无明火。
到下午,陈可可似乎还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
眼看着天际被一片昏黄的霞彩晕染,经过一整天心里压抑着一股欲爆的怒火,星娃
从马厩里将心爱的烈火牵出来,趁着阵阵徐徐的和风吹过,她跨上烈火在辽阔的牧场上
奔驰。
调皮的风吹起星娃的发丝,乌黑亮丽的发丝随风飘扬。以有花马背上,星娃的脸上
才绽放一抹愉悦的笑容,她尽情地在牧场里奔驰,试图将抑郁在心中的无明火□放出来。
陈可可挽着齐洛霜的手恰巧经过,齐洛霜听到星娃如银铃般的笑声,和烈火狂奔的
马蹄声,他忍不住停下脚步,静静地欣赏星娃的马上英姿和倾听她的笑声,她彷佛已经
和烈火融为一体。
陈可可讶异地看着烈火,“好骏的马”
齐洛霜露出鄙夷的眼神看着她,心里暗忖着她不知道是真懂,还是只为了迎合
他!
星娃觉得和烈火在一起,她会忘了所有的烦忧,只要偎在烈火的背上,她浑身就有
想狂飙的快感。和洛霜带给她的感受完全不一样,洛霜只会为她带来前所末有的焦躁;
和他在一起,她的心跳会直速的上升,全身的血液为他沸腾,最要命的是,会为她带来
空前绝后的妒火!
最后,为了像是要彻底地发泄出全身的怒火,她决定要和烈火一起挑战一项极限。
她骑着烈火来到栅栏边停下,她的眼神散发出一抹诡谲,她趴在烈火的耳边低喃:“宝贝,我们今天来尝一点新鲜的!”她并且轻抚着烈火的头。
烈火似乎了解她的意思,它在栅栏边不停地踢着脚,彷佛也蓄势待发在一旁的
齐洛霜察觉出星娃的疯狂举动,他忍不住扯开喉咙惊喊:“不行!星娃”
他的疾呼引来了塔克和安娜,两人都匆匆丢下手边的工作冲到齐洛霜的身边。
当两人看见远处的星娃准备做的疯狂举动时,都不禁愣住了!但是因为他们和星娃
的距离太远,星娃非但是听不到他们的唤声,就算现在冲过去也为时已晚。他们莫不在
一旁为星娃捏一把冷汗。
此时,星娃的脸上显露出自信的笑容,拍着烈火,大喊:“走!”
烈火在近距离的冲刺下奋而一跃在一旁的所有人莫不屏住呼吸,看着烈火在半
空中的英姿。
就在那一刹那,烈火以非常漂亮又优美的姿势落地。
星娃欣喜若狂的拍着烈火。“哇!你真的大棒了。”
齐洛霜率先冲至烈火的旁边.硬是将星娃拉下来,“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他的脸上没有因为烈火的精采表演而欣喜,反而一脸焦虑和怒气。
星娃不以为意的将他的手甩开,“不关你的事!”
“不关我的事?”齐洛霜怒不可遏的半拉平拖,将星娃往屋子的方向带去。
陈可可见齐洛霜勃然大怒,心想这下子有好戏可瞧,于是欣悦的跟在齐洛霜身后也
要进屋。
齐洛霜瞥见陈可可乜尾随其后,他的怒火更炙,他霎时停下脚步。
他知道星娃今天会大胆的玩命。全是因为可可!此时他盛满怒意的双眸宛如要喷出
火般骇人,他毫不思索地对着可可大吼:“你给我滚回去!”
一时之间,陈可可畏惧他的怒吼,伫立原地神情畏缩的说:“好,我回去,我回去。”随即像是躲开强力风暴般,连忙掉头三步并作两步加快脚步离开。
“走!”他低吼拉扯着星娃进屋。
塔克和安娜见情况不妙,赶紧踉着齐洛霜和星娃走进屋里。
一进屋,星娃将手用力一甩,奋力甩掉齐洛霜的手,“你干嘛?”她的眼底也畜著
一团火焰,毫不畏惧地迎向他。
“你竟敢在我的面前做出这种疯狂的事!”他生气的瞪视着她的双眸发飙。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管我?”星娃也丝毫不退让,与他硬贡上。
“我不能管你?好,看你能嘴硬到几时!”他真的气疯了。
安娜为他们两人的斗气感到焦躁不安,当她企图往前跨一步时,却被身旁的塔克拉
住,并且附在她的耳边悄声道:“别管他们,这是他们沟通的方法。”
安娜一脸犹豫的瞅着塔克,见塔克一脸要她别担心的神情。她只有停住脚步静观其
变。
“塔克!”齐洛霜大声唤着。
“什么事?齐先生。”塔克一副等着看笑话的表情。
“拿绳索来:”齐洛霜已经像是被吵醒的狮子般,勃然大怒咆哮着。
“你要绳索干什么?”星娃的眼中闪过一丝讶异,语气却还是僵硬不屑。
齐洛霜瞪着一双如喷着火焰的眼,怒视着她,“我就不相信没法子治你,我要将你
捆起来,一直到你认错为止。”
“你竟然想对我用暴力?你敢!”星娃不相信地睁着圆大杏眼,恶瞪着他,但是她
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背脊有道冷意高窟土来。
塔克静静地看着他们僵持不下的局势,俨如两只斗鸡正准备大肆斯杀一番似的,互
不相让。
齐洛霜满腹怒火,宛如火山爆发似的正蓄势待发,对塔克说:“绳索!”他怒目咬
牙、睁大眼睛盯着星娃,“我就不相信治不了你!”
塔克却不理不睬,依然故我的伫立在原地,安娜已被这样的局面吓得脸色一阵灰白。
齐洛霜见塔克根本没理会他的意思,他回头看着塔克,“我叫你拿绳索给我,你没
听见?”
塔克这才勉强露出一抹浅笑,“齐先生,我怎么可能拿绳索给您呢?星娃她可是我
的女儿!”
星娃见父亲帮着自己,随即一脸的得意,两手往接上一□,刻意摆出胜利的微笑。
“爸爸说得对,天底下哪有父亲帮着外人欺负自己的女儿呢?”
言之有理!哪有父亲会拿绳索帮着外人绑自己的女儿?但是想起星娃的跋扈和任性
,再看她那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不禁令他气结。
塔克清楚看出星娃的跋扈姿态,和齐洛霜不知所措的窘态,他突然面对安娜说:“
在我们苏族的规矩里。只有丈夫才有资格绑自己不听话的妻子。”
安娜不明白塔克为什么要对她说,她只有睁着一双茫然的眼回望塔克,“这”
齐洛霜听得一清二楚,但是他仍然不懂塔克用意何在?
塔克又故意对安娜说:“其实要娶苏族的女人很简单,只要在酋长的面前许诺今生
不会背弃你所喜欢的女人,她就是你的妻子。”
安娜听了更是一头雾水。
齐洛霜终于明白,脸上立即有道邪气的笑容,他立即对塔克说:“塔克,如果我没
记错的话,你好像就是苏族的酋长,是吧?”
塔克只是笑着点头,等于给了他答案。
星娃惊愕地睁着圆大的美目,不可思议他大吼:“爸爸!”她眼底除了惊愕还有著
讶异。
齐洛霜板起脸谨慎的看着塔克,“酋长,我要娶星娃为妻。”
星娃被他突兀的举动震慑住了!他竟然冲动的跟爸爸提亲?
安娜也感到惊讶不已,诧异地看着眼前令人屏气的一幕。
塔克则没有大大的反应,似乎心里就欣然接受这件事,只见他正经专注的对齐洛霜
说:“齐先生,虽然我苏族娶亲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是一旦我答应您的求亲,您就必
须发誓今生今世都不会背弃星□,要生生世世守着她。”
“当然!这点我很清楚,既然我敢开口当你的面求亲,我的心里就已认定星娃是我
的妻子。”齐洛霜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的虚假。他的真情真意毫不保留地自然流露。
塔克的心里自是喜出望外,他高兴星娃终于有了一个美好的归属,这是他最大的欣
慰。“好,我愿意将星娃许配给你。”他重重地拍了齐洛霜的厚实肩头一下,“好女婿
,希望今后你能好好地疼惜她。”
安娜看着这一幕,热泪禁不住夺眶而出,她揪起围裙的一角,频频试着脸颊的泪水
,嘴襄喃喃念道:“太好了,其让人感动!”随即,她拍掌欢呼:“今天是个大日子,
我得多准备一些好菜。”说完,便匆匆走进厨房。
案亲的一句话宛如青天霹雳,狠狠地轰击着星娃。
“不!我不答应!”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但是当这话儿脱口而出的刹那,她立
即后悔,其实她自己知逋她是多么渴望洛霜的爱。
安娜猛地停住脚步,而塔克和齐洛霜都愣眼晰着星娃,当他们看到星娃脸上泛着红
晕时,明眼人一瞧就知道她口是心非。
塔克早就察觉出星娃对洛霜的好感,而洛霜也对星娃一往情深,这一切根本不需要
言语,他都能体会出来。洛霜曾经在有意无意间,透露出对星娃的好感时,他就心里有
数,这一切都是在冥冥之中注定好的姻缘。
塔克为了要让星娃有台阶可下,他强迫自己摆出有史以来最像父亲的一次,板起脸
严肃的说:“苏族的儿女要服从酋长的决定!”他坚决强硬的态度,丝毫不容评星娃反
驳。
虽然星娃略显得快快不乐,但是心里却欣然接受。
齐洛霜为了想持续稍早的一幕,他的脸上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酋长,我现在可
以拿绳索绑住我的妻子吗?”这会儿,可真是名副其实的驯妻。
星娃猛然一听,不禁屏住气观察父亲的神情“当然可以。”塔克笑着偷偷地对
洛霜挤眉弄眼。他知道洛霜根本不会真的拿绳索绑星娃,洛霜只是想在星娃的面前展现
他的男人雄风罢了;既然如此,他就顺水推舟给他一个面子。
星娃一听,差点没当场气昏过去,旋即双手握紧拳头,两眼愤很地瞪着齐洛霜,咬
牙切齿地冷哼:“你敢!”
齐洛霜忍不住咧嘴冷笑,“既然你已经是我齐洛霜的妻子,我为什么不敢?”
当齐洛霜企图抓住她时,她一脸惊慌,拔腿就跑。见她惊慌失措的逃开,他立即在
她身后追赶,不一会儿便一把将她紧紧抱住,圈在他有力的臂弯里。
而她仍然卯足力气反抗着,并扯开喉咙大叫:“放开我!放开我!”
塔克和安娜不放心地站在门边,看着这封欢快冤家。虽然星娃拼命喊救命,但是塔
克心里清楚,这不过是他们小俩口亲匿的方法之一,如今他已经将星娃交给洛霜,他也
无权再插手他们家的“家务事”。
他不禁微笑地对一旁看得傻眼的安娜说:“走吧!等一下这两人肯定会嚷着肚子饿。”
“但是,他们”安娜还是不放心,忧心忡忡的以手指着他们。
“管他们呢!”塔克的笑容似乎已经说尽了一切。
安娜心里还是有些担忧,随着塔克的脚步走进屋里。她仍不放心地不时回头看着洛
霜和星娃※※※
星娃在齐洛霜的臂弯里仍然奋力反抗着。
齐洛霜已快受不了她的蛮劲,为了让她安静下来,他大声吼着:“星娃!”
星娃吓了一跳,才停止她的扭动。
靶觉到星娃停止了挣扎,他附在她的耳畔轻喃:“亲爱的,你答应我不再跑,我就
放你下来。”
星娃依然静止不动,齐洛霜将她放下来,扳过她的脸面向自己。“其实我哪舍得对
你用暴力,我只是吓吓你罢了,没想到会吓坏你。”
他只是在吓她?星娃讶异的看着他,仍然不说话。
齐洛霜收起原来吓人的模样,情深意浓疑疑地盯着星娃看,并且温柔地执起她的柔
荑放在嘴边说:“嫁给我!”
星娃没想到齐洛霜会跟她求婚,而他看来也不像是开玩笑,他的态度是那么的诚恳!
“我”星娃露出少女的矜持娇羞。
齐洛霜第一次看见星娃娇羞的俏模样,与平时的蛮横、伶牙俐齿截然不同,他完全
被她的娇憨模样、爱恋的目光深深吸引住。
“星娃,我会在你的父亲面前提亲,也许你会以为我只是说说而已,但我保证,这
些完全是出自我肺腑的真心话;当我第一眼看见你,你的所有一切都已深烙在我心,请
相信我的一片真心。”
星娃不敢相信地瞪大眼,难道他是真心的?她会有这么大的魅力吗?竟然能在短短
的时间内轻易地掳获一位红透东南亚歌手的心。
“我”星娃犹豫一会儿,心里不禁叹息,事到如今她又有什么话可说,而她又
何尝不是如此深爱着他?
“星娃”他焦虑不安的凝视着她,“嫁给我!”
望进他深邃黑黝的眼眸,她的心怦然狂跃不已,这么棒又对自己如此深情的男人,
她还有什么可求?
星娃终于用力的点头。
“你答应□给我?你终于肯点头!”他的心狂喜不已,紧拥住她。
他的心正为她奏起美妙的激动乐章,唯一能告诉它的办法只有让她的头贴在自己胸
口,让她去明白。
星娃听到了与自己一样高频率的心跳声,她明白洛霜的心,对他的一切都是和她一
样。
他轻托起她美丽又坚毅的下巴,忍不住亲吻她美丽的唇瓣,他要将心里所有对她的
爱恋与深情,一一倾注给她,让她明白他对她的一切真情意
※※※
当他们亲匿地相拥走进屋里,塔克马上唇角带笑的看安娜一眼,安娜终于明白塔克
为什么不插手管他们的事了。
她也忍不住莞尔一笑,脑拼着他们和睦相处而且如胶似漆,她打从心底为他们献上
最真挚的祝福。
“星娃,我会将你的所有东西都搬到齐先生的肩里。”安娜没头没脑地突然迸出这
一句话。
星娃无奈地两眼往上一翻,“安娜!”
“怎么?我说错什么吗?哪有新婚夫妻分房睡的!”安娜一味地坚持她的原则。
“是呀!安娜说得没错,我们现在是新婚夫妻,怎么可以分房睡?”齐洛霜的双眸
紧紧地凝睇着星娃。
星娃害羞得默然不语,齐洛霜则以充满狂喜的眼神看着安娜,“拜托你了,安娜。”
安娜欣喜万分的连连说:“好、好。”接着,便迫不及待上了二楼。
塔克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瞥见她脸上因喜悦而酡红的脸庞,他
的心里只有默默祝福她,唯一压在心头的心事终于能放下了。
当安娜一脸笑意的走下楼,说将星娃所有的东西都移进洛霜的房里。紧接着又忙著
催促他们尽快回房间休息。
齐洛霜和星娃拗不过安娜的唠叨,两人相视而笑,相拥走到属于他们的新房。
在晕黄的小灯下,齐洛霜含情□□的凝眸欣赏自己的娇妻。
“讨厌!哪有这样看人的!”星娃的眼神充满女人的妩媚,含羞带怯低下头。
“对你,我是百看不厌。”他挨近她的身旁搂住她,“今生能有你为伴,是老天给
我最好的恩赐。”
“你真的是这样认为吗?”星娃歪着头看他,当她看到他专注的神情时,她完全相
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
“那我的任性、我的蛮横不讲理呢?”星娃故意细数自己的缺点。
“我全都喜欢,而且还深爱不移。”齐洛霜浅笑着,“你呢?你又能容忍我的专横
吗?”
“我呀!和你一样,深爱不移。”
“哈哈!依我看我俩的坏脾气全加在一起,我们家每天不鸡飞狗跳才怪。”齐
洛霜忍不住爆笑出声。
“这还无所谓,万一将来我们的孩子全遗传到我们的坏脾气,那才真不知道该怎么
办呢!”
“眭!这还真是个伤脑筋的问题”齐洛霜突然停顿一下,随后他露出一抹贼贼
的笑,“现在伤这个脑筋也未免大早了吧!我们的孩子现在一定急着想投胎了!”
“急着想投胎?”星娃听不出他的弦外之音,一脸茫然的望着他。
“因为我们到现在还没制造他们,他们要如何投胎?”齐洛霜迷惑人的眼紧紧锁住
星娃。
星娃终于了解他的意思,她对他娇媚一笑,随即挣开他的臂弯站起来,百般娇羞地
轻轻褪去身上的衣服。赤裸袒里的伫立在他面前。她泛着微红的脸,含羞用手遮掩胸前
挺立的山峰。
晶莹的肌肤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更为娇嫩,令齐洛霜看得目瞪口呆,惊艳的眼神
盯着星娃不放。
之前在马厩中,他只脑瓶着感官来感觉她的滑细,如今亲眼目睹他感觉全身的
血液为她愤张沸腾,撩拨起难耐的欲火。
他的眼神看得她浑身有如着了火般,迅速地燃烧着。她的一颗芳心蹦蹦乱跳,使得
她有般和他眼中相同的欲念。
他迫不及待献上他最深情的一吻,而星娃也毫不保留地迎合他,两人尽情汲取属于
彼此的甜蜜芬芳。
“星娃”他的欲火已经烧燃至最顶点。迷乱地在她的耳边斯磨。
“嗯!”她娇细的声音,轻轻地回应他。
他亲吻她引人遐思的脖颈,继续往下吻着,彷佛要吻遍它的全身,方肯罢休。
当他的唇轻舔她的肚脐时,马上引起她的轻颤,“啊”
想拒绝却又想持续下去这矛盾的感觉令她迷乱不已。只能以双手扶住他的头,以寻
求安全感过了许久,他才停止这诱人的折磨,当她以为一切停止时,他突然轻巧地
板开她的大腿,俯下头去斯磨轻舔星娃不禁倒抽一口气,第一次和他做爱时,他并
没有如此对待她,她不知道当他的唇瓣轻触着这片神秘地带时,竟然会带给她如此撼人
的酥麻感,他的唇、他的舌轻轻地触碰、吸吮,时而深、时而浅她仰起头,弓起身
子,已无法抗拒这股如电流般的快感,她已心荡神驰,不住地娇喘连连她在迷蒙中
轻唤出他的名字:“洛霜”
齐洛霜的心更加悸动,因为这是星娃第一次唤他的名字,如天籁般好柔、好美、好
听。
他继续玩弄着她的双峰,轻抚着她全身的细致,从头到脚她万万没想到在揉捏
之间,也能带给她无比的兴奋,她感觉到小肮间燃起团团的不安火焰,越来越高张。
在她的面前,他的理智早已溃散,再也忍受不住身体那份炽热的欲火,他抬高她的
臀,撑开她的腿,他要完完全全、深深地与她结合当他进入时,她忍不住斑声尖叫
:“洛霜”
而齐洛霜满足地吻住她的唇,将她的呻吟吞入口中,下半身缓缓抽动,双手仍扶着
她,企图让两人更加密合。
在时而快、时而慢的节奏之下,星娃早已目眩神迷,前所未有的快乐完全凌驾了她。
齐洛霜更加猛烈冲刺,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尽献给她,一直到最后那一刹那,两人攀
至高峰,彷佛在层层的云海中腾云驾雾,尽情遨游无边无际的天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