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和星娃缠绵缱绻后,齐洛霜到现在还沉浸在美梦中。梦中他紧抱星娃柔软的香
躯。
倏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他从美梦中唤醒,他满脸不悦的嘟嚷;“谁呀?”
塔克隔着房门叫唤:“齐先生,已经逮住偷羊贼!”
偷羊贼?
齐洛霜猛然地记起,昨天塔克曾经告诉他,最近牧场的羊无缘无故短少,难道说那
蚌笨贼又来偷羊?
他气急败坏的从床上跳下来,随手抓了一件一套衣服套上,便急忙冲出门。
“塔克,偷羊贼是谁?是这附近的人吗?”齐洛霜边走边间。
塔克却面有难色的说:“您去看了就知道。”
齐洛霜不禁起疑,“知道是谁就好办了,瞧你说话的语气,似乎是得罪不起的人。”
“凭良心说,这个偷羊贼唉!”塔克忍不住长吁短叹。
齐洛霜不信邪地说道:“我就不信一个偷羊贼会这么难对付。你查一下我们到底损
失了多少只羊,我一定要他如数赔给我们!”
塔克却只是一脸的苦笑,“我还不知道要叫它如阿赔我们呢!”
当齐洛霜匆匆走进羊舍,发现很本没看到塔克所说的贼。
“塔克,偷羊贼呢?你放他走了?”齐洛霜一脸疑惑的问道。
塔克立即走到羊舍外,“在这里!”
齐洛霜为了想一探究竟,也尾随着塔克走至羊舍外面,只见一片黄土上赫然有着醒
目的三个脚印。
齐洛霜讶然的看着偷羊贼留下的脚印,以他对动物的认识这是狗的脚印!
天啊!原来偷羊贼是只狗!
顿时,齐洛霜气急败坏的大吼,“会是谁家的狗?”
塔克苦笑一声:“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前面那幢房子的主人所养的狗。”
“我们牧场前面哪来的房子?”齐洛霜不禁一阵疑惑。
“就离我们牧场饼去的没多远,不知是从哪儿来的人家,布那儿盖了一幢别墅,听
说主人也是位华裔。”塔克照实直说。
“好!既然如此,等一下你替我准备好马,我要亲自登门造访我的好邻居!”
齐洛霜满脸愠色的说。
“齐先生,您认为这样做妥当吗?”塔克似乎有意阻拦他。
“有什么好怀疑的?拜访新邻居本来就是一种礼貌。”齐洛霜却摆出一副不以为意
的表情。
“好吧!既然如此,就随您吧!”塔克的语气很是无奈。
齐洛霜的心里一阵纳闷,为什么塔克会有这样的语气?这更引起他的好奇想一探究
竟。
此外,恰巧星娃也走至他们身边,“我刚才听到拜访新邻居,是哪个新邻居?
懊不会是指前面那家吧?”
齐洛霜讶异地望着星娃,听她说话的语气,似乎她也知道这位新邻居。
“你认识他们吗?”
“哼!表才会去认识他们?”星娃不屑地嗤之以鼻。
“瞧你,那说话的语气,似乎对方已经得罪了你喔”齐洛霜带着促狭的语气笑
谑星娃。
星娃只是将头一甩、抬高下巴、眼睛往旁边一溜转,摆出一副根本不屑这家人的模
样。
齐洛霜对这个新邻居愈来愈感兴趣,他们已激起他的好奇心,让他更加决定亲自拜
访这家人。
※※※
齐洛霜骑着塔克为他准备好的马,前往令他感到好奇的“新邻居”的家。
他策马来到令人咋舌的豪华别墅前,忍不住冷笑一声:“哼,在这种地方盖这样的
别墅?”
齐洛霜很优雅的跳下马,手牵着马来到这幢美轮美奂的大门前,大门里还有个看似
保镖的警卫。
他伸手正要按门铃时“喂!小子,将你的手拿走开。”门里传来一个令人很不舒服
的叫嚣声。
齐洛霜用手指顶了一下头上的宽沿牛仔帽,捺着性子面带微笑的问:“请问一下你
的主人在不在家?”
不料,警卫冷眼瞄他一眼,“你有预约时间吗?”
齐洛霜不禁愣了一下,他的新邻居到底是什么样大不了的大人物,见一面居然还要
预约?
“没有。”
“既然没有,走开!别站在大门口。”警卫毫不客气的叫他离开。
“走开?恐怕没那么简单:除非你家主人愿意赔偿我牧场的损失,我才会离开。”
洛霜被他的不礼貌给激怒,干脆就赖在这里。
“喔!原来你是那座破牧场的主人呀!”警卫以一种瞧扁人的眼神在齐洛霜的身上
上下梭巡。
可恶!他竟然称他的牧场是座破牧场!那可是他最向往的地方耶!
“你大可恶了!我告诉你,如果你的主人今天不出来见我一面,我就赖在这儿不走。”齐洛霜气急败坏的大吼。
这下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星娃会摆出一副嗤之以鼻的表情,原来这家人是如此惹人
厌!
“你敢!”警卫横眉竖目的瞪着他。
齐洛霜却摆出一副挑□的表情,决定跟他僵持到底。“不信?你就试试看。”
警卫哪里能忍得下这口气,他怒气冲冲的将铁门打开,卷起袖子摆出一副要教训齐
洛霜的恶状。
齐洛霜见他摆出的架式,不禁冷笑嗤哼。“中看不中用!”他也蓄势待发、严阵以
待。
倏地,一辆超高价位的劳斯莱斯缓缓驶到齐洛霜面前停下警卫一看见那辆车,态度
马上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赶紧跑到车门边,恭恭敬敬的打开车门,“老板。”
齐洛霜见状,忍不住冷冷的讥讽:“标准的狗腿子!”
不一会儿,只见从车里伸出一双修长匀称的小腿,接着是一阵足以呛死人的香水味
齐洛霜紧蹙着眉头,他睁大双眼,想看清楚这家的主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查德,你又跟人家吵架!”车里传出一道娇滴滴的声音。
当她走出车外看见一旁的齐洛霜时,忍不住惊呼;“洛霜!”
齐洛霜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他不禁傻眼了。“可可!”他作梦都没想到会在这里
遇见她,他的心里不禁大呼不妙。
“你怎么会在这里?”陈可可随即露出一抹娇媚的笑容,“难道你知道我住在这里
,特地过来看我的吗?”
她的嗲声唆气已让齐洛霜快吃不消,没想到他躲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准备好好
度个假,又在这里遇到她!看来,这假期势必将要泡汤了想到此,他就愁着脸几乎
说不出话来。
“小姐,你认识这人呀?”本来准备和齐袼霜一较高下的警卫,脸上露出一抹诧异。
“他呀!整个东南亚的人谁不认识他?他就是大名顶顶的齐洛霜,是爹地旗下的一
员大将。”陈可可向警卫介绍。
“可可,老板也来了吗?”齐洛霜双肩猛然一垮,几近无力的问。
“爹地就在里面,如果他知道你在这里,他一定会很高兴。上回演唱会的庆功宴你
没来,爹地好失望。”陈可可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又噘着嘴。在她的脸上几乎可以看到
千万种表情。
“走!进去找爹地。”陈可可欣喜若狂的挽住齐洛霜的手臂,根本不给他考虑的时
间就将他拉进去。
齐洛霜就这样一脸无奈的被她半拖半拉进入屋里。
“爹地”陈可可的尖锐嗲声,在空旷的屋子里回荡,显得特别刺耳。
倏地,书门的大门被拉开,陈可可的父亲陈天宇,也就是齐洛霜唱片公司总裁,伫
立于书房前。
当他看见女儿手挽着齐洛霜出现在他面前,他不禁大吃一惊:“洛霜!”
齐洛霜见到陈天宇,脸上写满了无奈。“陈老板。”
陈大宇笑容可鞠走到齐洛霜的面前,搂着他的肩膀,“我以为你失踪了呢!鲍司为
你准备的庆功宴你也没到场,我问澄慧知不知道你在哪里,澄慧说你只留下一巷录音带
傍她,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想到却在这里遇见你!”陈大宇掩不住心中的喜悦。
齐洛霜一语不发,只是一脸苦笑。
“你这阵子到底躲到哪里去?我们到处找也找不到你,还有,你现在住哪里?”陈
大宇亲热地搂着他走至酒吧台前,为他倒了一杯他最爱的松子酒。
“我”齐洛霜稍稍停顿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陈天宇实情。
“爹地,我回来时,看见门口的警卫很不礼貌的对洛霜耶”陈可可亲热的偎在
案亲的怀裹,媚眼却瞟向齐洛霜。
“真有此事?”陈大宇看着女儿,又抬眼望向齐袼霜,“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本来是准备亲自拜访这里的主人,谁知在门口就被挡下来。不过话说回来,陈
老板到底是陈老板,毕竟是财大气粗,连看门的也不例外。”齐洛霜藉机连讽带刺地损
陈天宇。
陈天宇听见齐洛霜的嘲讽,并没有生气反而莞尔一笑。“唉!你就是那张嘴,能唱
又能讽。”
齐洛霜也没打算反驳,这一切本来就是事实,根本不需要去辩解。
“说真格的,你怎么会来这裹?”陈天宇一本正经的问。
“我”齐洛霜不知该怎么说,脸上挂着一抹苦笑,“我虽说是要来拜访新邻居
,可其实我是来要求赔偿的。”
“要求赔偿!”
“因为你养的狗,常常到我的牧场偷袭我的羊,就是这么一回事!”齐洛霜莫可奈
何的实话实说。
“你的牧场!”陈天宇不禁睁大眼睛,“你是说,我家后面那片牧场是你的?”
“没错,正是在下的牧场。”齐洛霜认为没有再隐□的必要,干脆直说了。
陈可可一脸吃惊的跳到齐洛霜面前,“你是说。我家后面那片牧场是你的?那
那个凶女人又是你的什么人?”
“凶女人?”齐洛霜愣了一会儿,可可所指的该不会是星娃吧?
“对呀!你的牧场襄有一个好凶、好凶的女人,我有一天只是好奇不小心踏进牧场
,她却拿着一枝长枪硬是将我赶出来,真是个没教养的女人”陈可可犹不知死活的
数落星娃。
齐洛霜一听可可斥责星娃是个没教养的女人,一股怒气无端地冲上脑门,他大吼道
;“可可,我谨慎警告你,你再说一句星娃没教养,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他的眼眸倏
地燃起两簇火焰。
陈可可没想到齐洛霜会发这么大的脾气,连忙躲在陈天字的背后,拼命扯着陈天字
的衣服,悄声求救,“爹地”
陈天宇非常了解女儿的心情,她一直爱慕着洛霜,她可以对任何人使出她骄纵的脾
气,唯独对洛霜,她完全发不出来。
“好了,洛霜。你是知道的,可可向来就是有口无心的人,你就别跟她计较了。”
陈天宇企图替可可化解危机,极力安抚齐洛霜。毕竟他少不了齐洛霜,齐洛霜可是他公
司的摇钱树!
陈可可吓得躲在陈天字的背后,偷偷地探出头看着他,“对嘛。我又不是故意的
陈天宇心疼地拍着女儿的手,“好了,以后说话要经过大脑,不要没头就迸出来。”
“嗯!”陈可可娇声嗲语的回应着。
齐洛霜将这一切全看在眼底,深深觉得无趣。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随即,他转身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洛霜”陈可可不舍得心中所喜欢的男人就这样说走就走。
齐洛霜停下脚步,“还有什么事?”
“我可以去你的牧场玩吗?”陈可可小心翼翼的问。
“我的牧场大门是敞开的,没有横眉竖目的警卫。”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出大门。
陈可可见齐洛霜仍然是如此桀骜不驯,忍不住笑道;“真是死硬脾气!”
※※※
“齐先生,你去的结果怎样?”安娜听塔克说齐洛霜要亲自去拜访新邻居,心里为
他忧心不已。
“真是冤家路窄!”齐洛霜一脸不悦的往椅子上一靠。
“冤家路窄?这话怎么说?”塔克一脸的疑惑。
“那家的主人正巧是我唱片公司的总裁!”齐洛霜两手搁在脑后意兴阑珊的说着。
“你们公司的总裁?这么巧?”塔克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可不是嘛!我本来就是想躲开他的,没想到这回又被他逮个正着”他精明的
眼眸露出一抹无奈。
“你为什么要躲他?”安娜关心他,忍不住追问。
“因为我跟他的公司合约就要期满了,我不想再续约,打算好好休息一阵子再考虑。看来,这下真的逃不出他的手掌心。”齐洛霜忍不住大叹一声。
“如果你不跟他签约,他又能奈你何?”星娃不信地卯上一句,悄皮的眼珠子往上
一溜。
齐洛霜里露出促狭的笑意,斜睨着她,“他是不能奈我何,但是他的权力足以让我
无法在娱乐圈立足。”
“他的势力有这么大?”星娃实在不相信齐洛霜所说,她诧异地瞪大眼秋着他。
齐洛霜不语,只露出一抹诡谲得令人猜疑的笑容。
“怕什么?大不了回来这里,我天天弄你最爱吃的苹果批。”安娜不以为意的说道。
齐洛霜看着可爱的安娜,逗趣的说;“谢了,我还不想上健力氏世界纪录。”
“奇怪?我的苹果批跟什么什么纪录有关吗?”齐洛霜的话又是弄得安娜一头
雾水。
星娃在一旁忍不住爆笑出声,她亲密地搂着安娜,“他是说,你会将他养成一个大
胖子,让他破世界纪录。”
安娜随即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要是真能如此,那也不错呀!”
齐洛霜见眼一是这两个女人一搭一唱的,忍不住捧腹大笑。“衍了!我算是服了你
们。”
“齐先生,那位陈先生既然知道您住在这里,依您的猜想,他会来牧场吗?”
塔克未雨绸缪的问着。
齐洛霜却用眼角的余光偷瞄着星娃,“人家似乎早就来拜访过我们喽。”
星娃听出齐洛霜的话中玄机,她也没打算隐瞒,“陈先生本人没来过,倒是有一个
骄纵的女人来过,不过嘛”她笑得好诡异。
“不过是你拿着枪,将人家赶出牧场大门。”齐洛霜讥讽的笑脸有着一抹促狭。
塔克不敢置信的问星娃:“是真的吗?”
星娃已快受不了父亲的讶异眼神,“哎呀!我哪知道她是谁”
“是不是她额头上又没刻字”塔克故意将她对齐洛霜说过的话,再一次搬出来
堵她的嘴。
她心里有数,父亲又故意藉机让她下不了台,她干脆两手往旁边一摊,耸一下肩头
,无可奈何的笑道:“没错!”
顿时,屋里充满着爆笑声※※※
夜深人静之时,齐洛霜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乾脆走出房间到厨房里拿了一罐啤酒,
走到屋外。
看着美丽的星空,他不禁深深地吸口气,夜晚的空气与白天的空气完全有着不一样
的感受。
自从遇上陈天宇之后,他的心裹彷佛有着一道无形的压力,一直压在他的心头让他
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当时他就是想摆脱一切恼人的事务,才会毅然决然遁藏在此,没
想到“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有这么糟吗?”不知何时,星娃悄悄地出现他的身边,她的手中也多了一罐啤酒。
齐洛霜惊讶地回眸看她,“是没有想像中那么糟,只是我对日前的演艺生活已经倦
怠,所心中的感受良多。”
星娃霍然发现他微蹙的眉宇、深邃眼眸有道令人迷惘的愁闷。“如果真的倦了
就如安娜说的,回来牧场。”说是安娜说的,又何尝不是她心中所想的呢?
齐洛霜斜睨着星娃,“你也希望我留下来吗?”
“我”她很想大声的说,要他留下,但是心中又有许多疑惑,他真的很在乎她
吗?
他又真的能舍弃那令人迷惑的五光十色的生活吗?最后,她还是将想要说的话,硬
是压抑住决定不说。
齐洛霜见她面有难色犹豫不决,他心里有数了,他也不想强迫她。“等你想清楚,
再告诉我。”
等我想清楚!洛霜这句富有意味的话语,是在暗示她吗?星娃不脑葡定,她只一
脸茫然的望着洛霜,站在眼前浑身充满迷人魅力的他,真的会在乎她的想法?齐洛霜走
到她的面前,轻托起她那坚毅又迷人的下巴,“星娃,我真的很在乎你。”
说完,他的嘴唇轻覆在她微张的朱唇,辗转吸吮,继而以舌轻轻探入她的唇内。她
口中的芳汁带着淡淡的啤酒味,不禁令他疑醉其中。
他捧起她娇嫩的脸蛋,加深这个迷醉的吻,灵巧的舌不断的深入、再深入他的
手来到她的美背不停摩挲,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勾住她的腿,让她更靠近自己,彷佛想和
她融合为一体般;然而当她以为他就要在月光下要了自己时,他却猛离开她的唇,令她
讶异又失望!
他的诱人双眸流露出一抹浓郁的深情,“晚了,早点睡吧!”说完,随即走进屋里。
久久,星娃仍一人傻愣在原地,无法移动双脚,她的脑?锘够氐醋怕逅适才那?br>
话,他很在乎她!
真的吗?为什么她的脑子、她的心还不断地涌进许多让她解不开的疑惑呢?难道是
她的脑子变迟钝,还是她的心变得呆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