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昨天无意间听到星娃和塔克的对话,齐洛霜下定决心一定要竭尽所能的掳获美
人的芳心,让她知道不是所有艺人的生活都是糜烂奢华。
今天,他特地起了个大早,依照惯例先走进厨房和安娜问好。
“齐先生,您都好了吗?您确定不需要躺在床上休息吗?”安娜关切的问。
“不了,我又没有受伤,只是吓一跳而已。”齐洛霜神情愉悦的表示。
安娜一脸讶异的看看齐洛霜,“先生,您该不会被吓坏了吧?”
齐洛霜一个箭步走到安娜的面前,脸上堆满笑容亲吻她的脸颊,“放心,没事。”
然后,如旋风般离开厨房。
齐洛霜离开厨房后,踏着轻快的脚步前往牧场。远远的,他看见星娃戴着一顶牛仔
帽,在炎热的太阳底下认真工作,还不时抬起手擦拭汗水。
齐洛霜走到她的身边,热情地询问:“需要我帮忙吗?”
星娃先是一怔!
见他安然无恙的站在她面前,她的心里放心不少。从昨晚到现在她还一直担心他的
状况,担心他会惊吓过度而下不了床,没想到他恢复得真快,她十分欣喜,但却刻意不
流露在脸上,她故作冷漠地道:“我不需要别人帮忙,你只要照顾好自己,不要频频惹
麻烦让别人替你担忧,就已经是你的恩赐。”她的语气依然尖酸刻薄,让人几乎无力招
架。
齐洛霜却不在乎她的冷嘲热讽,他已打定主意不管她有多么尖酸,他都会接受,一
直到她不会再对他说出这些话为止!
他笑容满面的说:“我昨天给你和塔克惹的麻烦,我会谨记在心,下次绝不会再犯。”
星娃诧异的看看齐洛霜,发现他似乎变得比以前还客气有礼。
“你想还能有下次吗?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齐洛霜知道星娃故意在他的话中挑毛病,他嘻皮笑脸的说:“你说得对,绝不会有
下次。”
星娃不想再和他吵下去,随即埋头继续工作。
齐洛霜见星娃对他不理不睬,继续她的工作,他就伫立在原地,顶着酷热的太阳,
静静地注视着她工作。
堡作了一会儿,星娃略微抬起眼,见他似乎没打算离开,一个人依然傻愣站在原地
不动,两眼目不转睛盯着她瞧不知怎地,星娃心里有一抹疼痛,不舍得他站在太阳
底下。
她停下工作,无奈地问:“你是不是昨天吓傻了。打算将自己晒成人乾?”
“你都能晒,为什么我就不能?”他挑□道。
星娃气急败坏的嚷道:“我是在工作!你呢?”
“我?我也在工作。”齐洛霜也不相让的回顶她。
“你在工作?”星娃嘴边泛起一抹讥讽的冷笑。
“我的工作就是守着你,既然你的工作要在太阳底下进行。那我也只好如影随形陪
着你喽!”齐洛霜厚着脸皮耍起嘴皮子。
“谁要你陪!如果你是担心我会偷懒,那就太小看我了!”星娃真的已气到极点,
毫不客气地对着他咆哮。
齐洛霜听见星娃的话,才知道原来星娃误会他的意思,他一脸焦急连忙挡在星娃面
前,为自己的行为辩解:“星娃,你误会了。”
星娃却怒不可遏地睁大杏眼,“我误会?你就站在我的面前,还说我误会!”
说完,她怒气冲冲的将手中的铁锤往旁边一撂,随即冷哼一声,掉头走向仓库。
齐洛霜望见星娃怒气冲天离去的背影,他傻愣一会儿,随后跑步跟上她的脚步,并
一路唤着她的名字:“星娃、星娃”
星娃却头也不回,以最快速的速度冲向仓库。
忽地,齐洛霜卯足全力追上星娃,他紧握着她的手臂,气喘如牛、上气不接下气,
“你等等,你”
星娃根本不想听他的解释,用力甩脱他的手,语气明显有着怒意:“齐先生,大少
爷,我星娃没空陪你瞎耗!”她的口气中不难嗅出尖酸和讥讽,最后,她还不屑地狠狠
白他一眼。
齐洛霜再次试图用他身体挡住星娃的去路,并以他低沉磁性的嗓音温柔的说:“星
娃,请你给我一分钟的时间。”
他凝视着星娃,没想到星娃却将头往旁边一甩不看他。
齐洛霜心中隐隐作痛,眼神中有着一抹受伤,“那请你给我三十秒!”
星娃表面上虽依然故我,对他不理不睬,但是它的心里却早给了他一分钟的时间,
甚至更长更长齐洛霜灼热的眼神紧紧地锁住她,“星娃,我真的很想和你做朋
友甚至”他想告诉她,他想追求她,但是话到喉咙却一直吐不出来,他怕说出
来只会更惹得她反感。
星娃眨眨双眸,嘴边泛起一抹苦笑,“你想和我做朋友?”
“是的!请相信我的诚意。”齐洛霜一脸诚恳,满怀期盼。
星娃诧异的凝睇齐洛霜,试图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一些虚假,但是只看见他诚恳真挚
的神情,很本找不出一丝的虚伪。
“可以吗?”齐洛霜的眼□露出一抹渴望。
星娃睁大眼睛瞪视着齐洛霜,心里仍然半信半疑,难道他是来真的?
他的凝视使她觉得周遭的温度顿时提高了好几度,而且他诚挚的态度也让她开始动
摇。
齐洛霜一脸焦急的看着星娃,在她水汪汪的眼眸中。似乎还看到了对他的怀疑,他
一时情急将她紧拥入怀里,让星娃的脸紧贴在他的心房,“你可听到我的心正为你狂跃
星娃一时忘了反抗,温顺地任他将自己拥在怀里,她贴在他的胸口仔细听着因她而
脱序狂舞的心。
是真的!他的心正如矢序般狂跳!
星娃抬头注视齐洛霜,他深如寒潭的双眼迷惑住她,她不再口是心非:心跳得好快
“都是因为你!你知道吗?”齐洛霜附在她的耳边喃喃细语。
他低沉又诱人的声音,宛如美妙的旋律,令星娃忘情沉浸其中齐洛霜忍不住心
中对她的爱恋,深邃的双眸柔情的凝望住她的星眸,低下头万般深情吻住她的朱唇
刹那间,星娃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有一股强大的电流窜过全身,震慑了她?
原来她也在期待他这深情的一吻,她雀跃地迎向他,潜藏于两人之间的暧昧情愫,
瞬间像燎原般快速灼烧着两颗交缠依附的心他试探的将舌伸入她的唇内,寻找她小
巧的粉舌,既而与之追逐,由浅吻逐渐转成深吻,双舌纠缠再纠缠原本捧着她脸的
巨掌,也游移至她的背后来回摩挲,并且刻意加强力道让两人的身体靠得更加密合,下
身的火热则有意无意的碰触她的柔软似乎经过了一世纪之久,齐洛霜才不舍的放开
怀中的星娃,“相信我吧!”
此时的星娃早已将自己刻意武装的盔甲卸除,她小鸟依人般依偎在齐洛霜的怀里,
温驯地点头,“我相信你。”
齐洛霜听到她说这句话,他的心又再一次为她沸腾,wx
激情地将她接进怀里。他的心
里第一次有感激上天的念头,他感谢上天将星娃赐给他,他在心里暗暗的对天起誓,他
会用全部的心珍惜星娃、爱着星娃※※※
晚餐时,安娜和塔克马上察觉到,今晚的晚餐气氛和往常大相迳庭。
齐洛霜和星娃二人刻意坐在彼此对面,趁没人注意时。相互眉目传情,两人的脸上
看不到以往的对峙,只是各自安静地吃着自己面前的食物。
吃完晚餐后,星娃先行离开饭厅,齐洛霜也随即跟着准备离开,却被塔克唤住:“
齐先生。”
齐洛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星娃离去的背影,无奈的回头面带笑容看着塔克。
“有什么事吗?”
“我是想说,最近牧场里的羊只似乎变少了。”塔克不安地告诉齐洛霜。
齐洛霜一听,马上皱起眉头,“你是说,有人来偷我们的羊吗?”
“这点还不能确定,不过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只怕我们损失会更大,而且我们还有
一匹母马的预产期就要到了”塔克提醒着齐洛霜。
“母马要生产?”齐洛霜神情为之一振,他作梦都没想到会遇到难得一次的经验。
“是的,星娃现在可能就是去查看那只母马。”塔克面带微笑的说着,似乎也很期
待小马的出生。
“太棒了!到时候一定要通知我,让我也能感染这份喜悦。”齐洛霜一脸的雀跃。
“到时不必我通知您,您一定也会知道,因为我们将会全体总动员,当然还包括
”塔克瞄向安娜,嘴巴笑得合不拢。
齐洛霜立即知道塔克指的是谁,也不住拊掌大笑。的确,有安娜这位神经大师,想
得到片刻的安宁。恐怕是难上加难!
“塔克,我有事想和你到外面谈一谈”突然,齐洛霜脸上有着少男般的见腆,
他小心翼翼的告诉塔克。
塔克的心里十分狐疑,洛霜为什么突然间要单独和他谈话?他的心倏地不安起来。
齐洛霜从冰箱中拿出两罐啤酒走出饭厅,塔克一刻都不敢停留,立即尾随他身后走
出饭听。
齐洛霜手拎着啤酒,心情略微不安地走出屋外;而塔克见齐洛箱心事重重的样子,
心里更加起伏不定。
走到屋外,齐洛霜将手中的一罐啤酒很准确的扔给塔克。塔克则潇洒地轻易接住。
“塔克”齐洛霜瞟了塔克一眼,他想告诉塔克,说他喜欢上星娃。可是一面对
塔克,他却宛如一个哑巴,不知要如何开口。
塔克见齐洛霜欲言又止、神情旁徨,他的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该不会是因为
星娃对他不敬,他想辞退他吧?想到这里,塔克的脸上有着苦涩。
“齐先生,请您相信我,星娃不是有意要冒犯您,请您高抬贵手让我继续留在牧场
里”他略略哽咽的恳求齐洛霜。
齐洛霜听了禁不住大笑,“塔克,我有说过要辞退你吗?我才舍不得辞退你!”
“那您”塔克一听不是要辞退他,随即不解的问。
“我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上星娃,希望你不要反对我追求星娃。”齐洛霜为了澄清
塔克对他的误解,于是硬着头皮将心里的话说出来。
塔克听完齐洛霜的话,脸上马上绽放出笑容,“这是你们的事,与我何干?只要你
们两情相悦,任何人都没权利干涉。”
闻言,齐洛霜开心地笑了,“谢谢你不怪我夺走你的心肝宝贝。”
“如果真能有您这样的夫婿,将会是星娃之福,夫复何求!”塔克开朗的笑声迥荡
在空气中。
※※※
星娃从饭厅走出来之后,一心一意只想去马厩查看待产中的母马,她在走往马厩的
途中,还不时回头看后面她心中期盼洛霜能尾随着她、陪着她。
但是她的期待似乎是落空了,洛霜并没有跟着她,她的心里不免有股失落感。
来到马厩,星娃走近待产的母马旁边,轻柔的抚摩着母马凸出的肚子,对着母马喃
喃说着:“你知道吗?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作恋爱。”
母马显然听不懂她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仍旧佣懒地斜躺在乾燥的牧草堆里。
星娃无奈地叹口气:“畜牲就是畜牲,跟你说这么多也是白搭。”
随后,她转身去看烈火。
烈火似乎能感觉到星娃的接近,它提起前腿对空长嘶一声星娃走到它的身边,
安抚着它:“还是你懂我的心。”头还亲匿磨蹭它的脸。
烈火回应她的热情,也学着她磨增她的脸;它的热情逗惹得她一直咯咯她笑个不停。
“烈火,现在我们都能完全熟悉对方,你能让我骑在你□背上吗?”星娃完全将它
当作知心好友般,询问着它的意见。
烈火只是低鸣一声,似乎同意星娃的意思。
星娃随即兴高彩烈地拉住它的缰绳,缓缓地步出马厩她边温柔地抚摩着它的毛
边说:“拜托你,别像洛霜那次一样。也将我从背上摔下来。”
接着,她小心翼翼地跳上马背,轻拍着它,让它先适应自己在它身上的感觉。
而烈火似乎很高兴星娃坐在它的背上。它踏着轻快的脚步,载着星娃漫步在牧场上
※※※
原在屋外聊天的塔克和齐洛霜,在看见星娃牵着烈火从马厩里缓缓走出来时,都被
她的举动吓到!他俩目不转睛的盯着星娃,想看她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当他们看见星娃跳上烈火的背上,莫不一脸的惊惶。齐洛霜害怕星娃会重蹈他的覆
辙,情急之下想出声喊话,但是却被一旁的塔克阻止,并比出不要出声的手势;齐洛霜
不得已只好静默下来,但是他的焦急和忧心全表现在脸上。
看着星娃坐上烈火的背上,齐洛霜的双眸因惊慌而睁得圆大,焦急之下真想脱口叫
出声。
而塔克虽然也是一脸的焦虑,仍镇静的说:“这时千万不能出声,万一惊吓到烈火
,星娃一定会被它甩下来。”
齐洛霜这才明白为什么塔克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让他出声,又眼睁睁看着星娃冒险
骑烈火。
“她的胆子真大,以后非得找根绳子将她紧紧捆住不可,免得我提心吊胆!”
塔克听到他的嘟哝,心里不禁偷笑,他的星娃可是出了名的大胆,将来等他真正领
教她的胆大,可能早就被她气到未老先衰、满头白发了。
齐洛霜不敢置信星娃竟能平安无事地骑在烈火的背上,而烈火似乎跟星娃有着异样
的默契,此刻的它乖顺又平和。
齐洛霜和塔克见状,莫不为星娃捏一把冷汗。
下一秒,更令他们惊讶的是,星娃竟然下马大胆的摘除烈火的眼罩!
此时齐洛霜忍不住又想冲上前,塔克依然拉住他,“静观其变!”
看着气焰嚣张的烈火,齐洛霜不禁转头望着塔克,见塔克一副泰然自若、气定神闲
的模样,而他却是一脸的忧心只见星娃潇洒自若地再次跳上烈火的背上,烈火仍乖
顺的让星娃坐在它的背上,星娃的神情更显得异常兴奋,她紧握住缰绳。神情愉悦地在
牧场上奔驰,看得齐洛霜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心情愉悦的星娃展现她精湛的骑术,她先是笔直坐在马背上疾行,接着又跨越栅栏
,在瞬间漂亮地落地,一切高难度的动作,没想到烈火都一一和星娃配合,而且还是完
美的组合,简直是天衣无缝!
齐洛霜讶异地注视着这一幕,原先的担忧都随着星娃漂亮的演出,早已烟消云散,
她的窈窕倩影,不禁令他忘情激动地拍手为她叫好与喝采。
星娃这时才看到伫立在一旁的洛霜和父亲,她洋洋自得地来到他们的面前。
“怎样?烈火真的很棒哟!”她的得意语气中还带着示威的意味。
“真的很棒,简直是没话说,不过你的胆子更大到没话说。”齐洛霜虽是称赞,但
讥讽的意味更浓。
“星娃,你的骑术精进不少!”塔克的眼底流露出骄傲。
齐洛霜试着走近烈火的身边,但烈火似乎一点都不喜欢他的靠近,鼻子里不时喷著
气,以示警告。
塔克连忙将齐洛霜拉到一旁,“看情形劝你最好不要太靠近它!”
齐洛霜因为有前车之鉴,也立即往后退数步,和烈火保持一段距离。
他一脸疑惑的追问塔克:“为什么星娃可以接近它,我却不能呢?”
其实塔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只知道烈火似乎不喜欢别人接近它,只有星娃例外
,所以一时之间他根本答不出来。
星娃眉开眼笑的乘机讥讽齐洛霜,“道理很简单!你总听说过同性相斥,异性相
吸的道理吧?”
塔克和齐洛霜先是相互对看一眼,然后忍不住捧腹大笑烈火是公的,一点都没错!
星娃见他们俩笑得腰都快挺不宜,她气嘟着嘴,一个跃身从烈火的背上跳下来。
“你们联合起来欺负我!”星娃桃腮微晕。红艳的嘴唇气得翘得老高。
齐洛霜第一次见到星娃这副悄模样,不禁令他神魂颠倒,一颗原本趋于平静的心瞬
间又翻涌起一阵波涛,彷佛有把狂炽的火焰烧灼着他的心,此时的他恨不得立即将她拥
进怀中星娃的眼晴也不自主地瞟向齐洛霜,恰巧与他的双眸对个正着,他的深邃黑
眸流露出令她迷醉的柔情,它的心突然不听话的跳个不停。
在一旁静观的塔克。嘴角边露出一抹促狭的笑意,他故意扬起手,“我想去休息了
,星娃,记得将烈火牵回去。”说毕,他掉顿走回屋内,只留下四目紧紧纠缠的恋人。
齐洛霜知道塔克是故意走开的,他想替自己制造与星娃单独相虚的机会。他的心里
忍不住一阵感激,温柔的瞅着身旁的星娃,“走吧,我们先将烈火送回马厩,免得等一
下为了争风吃醋,我丧生在它的马蹄下。”
星娃听他自我调侃,禁不住甜甜她笑道:“哪有你这样的男人,竟然和马争风吃醋!”
齐洛霜很无奈地瞄了烈火一眼,“可不是,哪有马和我争爱人的?”
星娃一听洛霜竟然说她是他的爱人,先是一阵错愕,随后即感觉甜甜的蜜意填满她
整个心房。
她手牵着烈火与齐洛霜肩并肩走进马厩,星娃先将烈火牵进马厩里,她还不忘抚着
烈火,并温柔地在它的耳边斯磨一番齐洛霜站在一旁凝视着这温馨的一幕。对星娃
的爱意更添一分。
星娃安抚妥了烈火,心情愉悦地走到齐洛霜的身边,娇憨可人的主动偎在他的怀里。“我以为晚餐后你会跟着我来马厩。”
齐洛霜难掩心中对她的深情,紧搂她入怀,温柔地以脸颊轻磨她的粉颊。“我本来
就打算跟着你的,但是塔克唤住了我,所以很抱歉!”
星娃听说是父亲将他绊住,她缓缓睁开水灵灵的眼眸看他,“爸爸!什么事?”
齐洛霜再次将她搂紧贴在自己的身上,“其实也没什么,现在我们暂时不耍管其他
的事。”
他不愿意让那些无关紧要的事,破坏了他和星娃。他凝视着她那双如星子般感性的
眼眸,心中已意乱情迷,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柔情,紧搂着她,深深吻住它的朱唇。
两人吻得不能自已的双双跌落在乾的牧草堆上。
对身下的可人儿,齐洛霜有的是无尽的宠爱与爱恋星娃只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他
的柔情紧紧的包围着,她如疑如狂地凝望他,令人迷醉的眼使得她一颗芳心怦怦乱跳,
它的意识在他的蛊惑下逐渐模糊。
他已经完全淹没在她的柔情中,全身的血液也为她疯狂沸腾。再也按捺不住隐藏在
体内的原始野性,他像发了狂的猛兽,肆虐般亲吻着她星娃似乎很喜欢他这股突来
的疯狂野性,奇迹似地激起潜伏在她内心的狂野回吻他。他饥渴难耐地撕开她的衣裳,
肆无忌惮地亲吻她的柔细肌肤,最后,他紧含住她乳峰上的粉红蓓蕾她的体内有如
电波流窜般的战栗感,让她觉得整个身体彷佛都着了火似的,内心深处那股狂炽的危险
欲望,突然间激增起来。
他技巧的褪去她身上所有的妨碍物,当她优美的曲线展现在他眼前时,他不由自主
地惊叹上天造人的巧思,更激起对她的狂恋,全身的欲火更为愤张星娃轻柔地抚摩
着他完美健硕的胸膛,她的心中有份难掩的渴望,使得她的眼底有着与他同样的欲火,
正快速地蔓延燃烧。
她恣情以舌尖轻轻舔自己的娇红嘴唇,企图引诱齐洛霜。霎时,他感觉全身已狂躁
不安的欲火,随着她的挑逗而爆发他急急地吻遍她全身每一寸的肌肤,眼底充满著
炙热的欲火,在他舌尖的挑勾下,是如此令她心荡神驰,他突然狂暴的吸吮住她的蓓蕾
,一手也急促的在她另一只柔软上揉□,另一手则来到她的背后,将她的身子紧贴住自
己,让她感受他的火热。
彷佛要不够似的,他的唇又往下游移,一路下滑,企图引起她更火热的反应,原本
在胸前的手此刻也下移到她的湿润私处进行巡礼,舌尖也随之跟进,探索她最神秘的殿
堂种种的挑逗惹得她芳心难耐,娇喘连连,直到整个身子轻颤,自然的弓起。
他涸旗地掳获了她,他知道她已完全准备好,于是分开她的腿环在他腰际,一个用
力,他挺进她的身体里刹那间,星娃感觉到一股撕裂的刺痛袭身,她不由得睁大眼
睛望着齐洛霜。
“好痛”
齐洛霜温柔地在她耳畔吐着暖语:“一下就好了。”他心疼地放慢速度当穿刺撕裂
般的疼痛过去,随着他的律动加快,一波又一波的欢愉接踵而至,她的呐喊转为欢愉的
娇喘她的娇喘呻吟声随着他的带领,冲上欲仙欲死的高潮,迸裂在晕眩的狂喜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