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为了表示对齐洛霜的欢迎,晚上特地做了许多他最喜爱的食物,当然还包括他
最偏爱的苹果批。香甜可口的苹果批引诱齐洛霜做出解放皮带的举动,使得同桌的安娜
和塔克笑弯了腰。
只有星娃对他的夸张举动不以为然地白他一眼,并偷偷冷哼一句:“低俗!”
然后,匆匆丢下餐巾,神情冷淡地离开饭厅。
齐洛霜见状,微微错愕!
塔克见他一脸愕然,尴尬苦笑地说:“这孩子就是这样,您别介意。”
齐洛霜为了不让塔克为难,不在意地耸耸肩微笑逋:“我怎么会介意呢?塔克,你
别太多心了。”
安娜为了让这顿饭的欢乐持续,她连忙插嘴说:“星娃这孩子其实是个好女孩,自
从她来以后,塔克的工作确实轻松不少。这年头有女儿能如此体贴自己的父亲,已经愈
来愈少了。”她藉机夸赞星娃,是不想星娃的某些冷酷举止,引起齐洛霜的不满。
齐洛霜听了安娜的好言夸赞,顿时笑眼瞅着塔克,“你真好命,有一个这么体恤你
的女儿。”
听见两人都对星娃赞不绝口,塔克心中一阵暖烘烘,“我能有星娃这孩子,已经相
当心满意足了。”
“还是你好命,有个体贴你的女儿,哪像我!至今身边连一个伴都没有,看情形我
是注定要孤伶伶一人度过后半辈子”安娜不禁感叹自己的遭遇,语气充满着无限感
慨。
塔克见安娜自怜自艾,于心不忍的安慰:“放心,我和星娃都会和你作伴,你不会
甭伶伶一个人过下半辈子。”
“真的!?话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喔!”安娜大喜,神情显得激动,语气充满愉
悦。
塔克突然将手举在胸前,以苏族勇士保证的手势说:“我塔克对安娜保证,我说过
的话一定会遵守!”
安娜一听,开心地推了他一把,“好啦!相信你。”
一旁的齐洛霜忍不住偷笑,不过令他纳闷的是,塔克和安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对
方有好感的?如果这二人能凑在一起,也称得上是绝配!
至于安娜说星娃是塔克的好帮手,他有一些质疑。更怀疑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他
总觉得星娃对人都是冷冷淡淡的,而安娜又对星娃赞不绝口似乎星娃的个性根本不
是他所见到的那样,而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女孩。他心里不禁起疑,难道她的反常举止是
冲着他而来的吗?
如果真是如此,星娃就未免大大惊小敝,他只不过是回来自己的牧场度假而已!
※※※
酒足饭饱之后,齐洛霜和塔克相偕到屋外的木椅上乘凉。
在阵阵令人为之清爽的凉风吹拂下,齐洛霜闲闲地开口:“塔克,我想问你一件事。”
塔克看着前方,若无其事的说:“有什么事,您请说。”
“你是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儿?我怎么都不知道。”齐洛霜刻意压低眼廉偷瞄塔克。
“其实我本来就有一个女儿,您只是不知道罢了,再说,您也没问我还有什么亲人!”塔克一点也不回避,直截了当的说。
塔克所言不假,不过这一词回马枪,堵得齐洛霜无言以对,只有哑然失笑。
沉寂一会儿,齐洛霜再次开口:“星娃的母亲呢?”他从未听说塔克结过婚,更没
听他提起过,虽说他和塔克之间是雇主关系,但是他们却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塔克没理
由隐瞒他的过去。
塔克面带着温柔的笑靥,仰望满大星斗的天空。手指着最亮的一颗星子,“她在那
里!”
塔克突然以苏族的语言对着天空说了一大堆的话。齐洛霜虽然听不懂,但是从他的
温柔深情的表情,和眼底自然流露出的柔情爱恋来看,他一定是在对他的爱妻细诉衷情。
稍后,他回眸琳着齐洛霜,“她是一个很美又很温柔的女人。”塔克忽然停顿一下
,他眼中原有的神采突然消失,取而代之是悲伤。“她生下星娃后没多久就离开人世了
,当时她撑着最后一口气,要求我抱她出来看星星。她虽然眼角噙着泪水,嘴边却带着
一抹满足的微笑,她说她终于在满天星星下生下女儿,所以她为女儿取名为星娃。没多
久她就在有着满天星星的夜晚,随着星星走了”
塔克的思绪已全然飘回尘封的旧事,他忽喜忽悲的神情完完全全呈现在脸上。
齐洛霜没想到一向孤傲寡言的塔克,竟然会有如此细腻的感情。
他无法体会如塔克这般刻骨铭心的感情,此刻他唯一能做的事只有亲匿地拍拍塔克
的肩膀,塔克的脸上旋即露出一抹欣然的笑意。
忽然,一阵马蹄声吸引齐洛霜和塔克的注意,他们顺着马儿鸣叫的方向望去他
们看见星娃正骑着马在草原上奔驰。
塔克见女儿的马上英姿,嘴角扬起一抹得意又欣悦的笑靥,喃喃自语:“不愧是苏
族的后代子孙。”
齐洛霜则是一脸愕然,眼中□是惊赞叹的光彩。
柔美的月光洒在一片草原上,与尽情奔放的星娃相互辉映,勾勒出一幅令人心动的
图画,深深地吸引住齐洛霜的目光黑如丝缎般的秀发如一泻而下的瀑布,随性地披在肩
上,随着马儿的奔驰秀发随风飘扬;而她纤细的手指轻拢着被风吹散的发丝,流露出无
限的娇媚,柔媚的脸庞却有着充满口信的神情,宛如苏族的战士再度复活,只可惜她是
蚌女儿身!
塔克睨视着身旁的齐洛霜,深深叹了口气,“唉!如果她是个男孩,必定是我苏族
最棒的勇士。”
齐洛霜讶异地看了塔克一眼,他觉得塔克似乎能洞悉他的想法,因为塔克所感慨的
事,正是他刚才所想的事!
“星娃虽然是个女孩,但是她的工作能力与热忱,绝不输给一个男孩子。”塔克又
补充道。
齐洛霜发现塔克只要提起星娃,脸上除了有为人父的慈祥,更有着一份荣耀。
面对月光下的星娃,齐洛霜心中不禁萌生一股莫名的悸动,他的目光一直无法从她
的身上移开。
当星娃将马儿的缰绳一拉,马儿旋即停住脚步,星娃坐在马背上,温柔体贴地轻抚
着马儿第一次!齐洛霜第一次发现星娃温柔的一面,她压低着身子将脸蛋紧贴马儿
,那模样是那么的温柔,不难看出她对马儿的宠爱与呵护。
这画面所呈现出来的美感,带给齐洛霜无比的震撼,他不自觉喃喃自语:“好美!”
这句话引起塔克诧异的注目,他偷瞄正凝望着星娃而失神的齐洛霜,忍不住莞尔一
笑,接着故意轻咳一声,试图叫回他的注意。“我的女儿,当然是最美的。”
齐洛霜听出塔克的言下之意,刹那间脸上有着一抹羞赧的酡红。
此时,在马背上的星娃无意间瞥见眼睛正在她身上打转的齐洛霜和爸爸,她缓慢策
马走到他们的面前。
※※※
看看齐洛霜,星娃的心里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她所见过的东方男人中最帅的一个。他虽然没有西方人明显深刻的五官,但足他却有一股无法言喻的帅气与英挺。
当她第一眼看到齐洛霜时,就清楚感觉到自己的心不安地跳着,打从那一刻起,她
就告诉自己一定要远离他,不然连她自己都无法肯定会发生什么事。
她心里暗忖着,既然明知道会出事,还不如提早防患未然,免得将来有一天,她会
被这把不安的火焰灼伤了自己。
她佯装若无其事地骑马来到他们的面前,“嗨,爸。”她尽量回避齐洛霜的眼睛,
不愿意和他打招呼。
她优雅地跳下马,亲匿的偎在塔克的怀里。“爸,您又在想妈妈啦?”
多窝心的一句话与画面。
塔克面对着女儿,笑逐颜开的说:“什么事都躲不过你的眼睛。”他充满疼爱地搂
着她。
“爸,不是说要再买马吗?马市就要开始,您打算什么时候去?”星娃问塔克。
塔克看向齐洛霜,“我就是等齐先生回来作决定,既然齐先生已经回来,相信马上
就可以去瞧一瞧。”
星娃不屑地瞄了齐洛霜一眼,极小声的抗议:“哼!他对马很本一无所知。”
塔克知道星娃又不服气了,他根本不理会她,直接问齐洛霜:“齐先生,您打算什
么时候去看马?”
杵在原地半逃诩没吭声的齐洛霜,目不转睛的秋着星娃和塔克这对父女,他们之间
亲匿的关系,徒然增加他对父亲的思念,让他由衷地羡慕不已。
“由你决定,我对马真的是一窍不通。我只是好奇凑热闹。”
“既然齐先生这么说,不如我们明天就去,因为一连三天的马市,早一点儿去,我
们就会有充足的时间仔细挑出一匹好马。”塔克深思熟虑的说。
星娃一听明天就要去,神情显得特别开心。“好,明天就去!”
塔克无可奈何的对星娃说:“你不能跟我们去!”
“为什么?”星娃不甘愿地问。语气充满不悦。
“因为你要看着牧场,万一有什么事,安娜一个人根本无法处理。”塔克拿出父亲
的威严交代她。
“可是我”星娃的眼里随即有抹失落。
星娃的话还没说完,塔克便断然截断她的话:“没什么可是!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语气更为强硬。
星娃见父亲已决定了,而她无法更改,便一脸怒气地跨上马,两眼燃着熊熊怒火瞪
视齐洛霜,两腿用力往马肚上一蹬,狂奔而去齐洛霜感受到星娃似乎根本不愿意跟
他说一句话,还摆明不屑地看他一眼,他的心里不免有着一阵纳闷,真不知道自己到底
哪儿得罪了她?
看着她一脸怒气冲冲的离去,他这下真不知道要如何做?不过星娃说爆即□的脾气
,着实令他大开眼界。
※※※
翌日,齐洛霜急于想见识所谓的“马市”,特地起个大早,他先盥洗一番之后神采
奕奕走进厨房,撒娇似的环住安娜。
“嗨,安娜,今天你又要弄什么给我吃?”十足像个调皮男孩。
安娜欣喜地回答:“今天是道地的美国式早餐。”她十分喜欢这个讨人喜欢的小老
板。
“塔克呢?”齐洛霜随口问。
安娜笑嘻嘻的说:“塔克和星娃早就已经吃过了,你们不是说今天要去马市吗?塔
克正等着你呐!不过”安娜逗趣的摇摇顿,“星娃打从一起来到现在,一直板着一
张脸。”
齐洛霜心想,一定是为了昨夜塔克坚持要她看守牧场,还生着气。
没一下子的工夫,安娜已将早餐摆在他的面前,他怕让塔克等太久,因此将早餐囫
囵的塞进嘴里。
安娜心疼地看看齐洛霜为了怕塔克等他,而将她细心为他张罗的早餐狠吞虎□的解
决。“慢慢吃,别噎到了!”
他没回答,只是猛吃,接着他喝了一大口的咖啡,随即匆匆起身冲出屋外。
安娜气急败坏地尾随在他后面大喊:“别急!慢点儿!”
齐洛霜冲到屋外。恰巧遇见迎面而来的星娃。“嗨!星娃,早!”
星娃摆着一张臭脸,“还早呐!太阳都晒屁股了。”语气充满火葯味。
齐洛霜微怔一下!安娜说她打从一起床就板着脸,看情形她的火葯库已快引爆,他
不再吭声,火速离开危险区,免得等一下遭到池鱼之殃。
※※※
塔克正将准备好的东西拎上车,他瞧见急忙走过来的齐洛霜,笑容可掬的问:“用
饼早餐了吗?”
齐洛霜也是满脸兴奋的笑意回答:“吃过了,我们可以走了吗?”他对马市充满无
限的好奇与兴奋。
塔克见他兴致勃勃的样子,不禁咧嘴一笑,“你说好了,我们就可以出发。”
齐洛霜随即迫不及待的坐进车里等塔克,“好了,走吧!”
塔克也生进车里,“走!”
随后,车子渐渐地开离洛克山庄。
星娃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迅速从屋内冲出来,只见车子急驶而过,路面卷起的滚
宾黄沙,她气急败坏紧握着拳头,用力的跺脚!
※※※
在炎炎烈日下,齐洛霜不停地擦汗和补充水分,他实在没想到这趟路竟然如此辛苦。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马市所在地点。
齐洛霜欣喜万分、迫不及待地跳下车,愣眼看着成群的马匹塔克将车子停靠在
一边,迅速走到齐洛霜的身边,目光炯炯地盯着每一匹马。
齐洛霜虽然略懂一些马的知识,但是在塔克的面前,他绝对静默不语。因为塔克对
马的了解远甚于一般专家,他独到的眼光,往往让他买到上好的马。
巡视过马市的马后,塔克详细指出几匹值得购买的马,他俩再次仔细看过一遍,生
怕自己会漏失真正的好马。
当他们走到马市的角落,突然发现一匹乏人问津的棕色骏马,眼睛还蒙着眼罩,两
人的眼睛马上为之一亮,不约而同的惊叹:“好美的马!”
然而卖这匹马的主人,却一脸黯然的紧揪着缰绳。
齐洛霜和塔克走到那人的身边,“你这匹马要卖吗?”
卖主面有难色的点头,“是的,可是”话到嘴边,又不敢说出来。
“可是什么?”齐洛霜忍不住追问。
这时恰巧有人从旁经过,就替卖主接话:“这匹马性子太烈,没人能驯服,所以它
在马市里已经进进出出三年了,没人敢买!”
卖主很无奈地点头,“我只是每一年都带它出来试一试运气。”
“你自己为什么不养呢?”塔克一脸的疑惑,因为它实在是一匹难得一见的好马。
“因为它的性子火烈,我们根本无法靠近它,这次为了带它出来,我儿子还事先注
射麻醉剂,才能替它戴上眼罩,顺利带它出来的。”卖主的语气显得好无奈。
“既然是这样,你打算以多少钱脱手呢?”塔克进一步试问。
“要多少钱?我只希望它能尽快脱手,只要你们脑篇价,但是请不要太过离谱,我
就脱手。”不难听出卖主亟欲脱手的决心。
塔克琢磨一下,“五千美元,不再议价。”他一脸坚决的表悄。
齐洛霜出怔楞住,五千!卖主肯割爱吗?就算足门外汉一瞧也知道,这是一匹上
等马。
卖主却毫不思索地答应:“好!卖给你。”他的脸上露出欣宫的笑容。
齐洛霜可真是傻眼了,没想到那人会爽快答应,这匹骏马就以五千美元成交。
他迅速地开了一张支票给卖主,卖主拿到支票喜出望外地猛亲着支票,还忍不住欢
呼:“我终于卖出去了!”
齐洛霜的心里不禁暗喜,塔克又再一次让他以最低的价钱买进最好的马!
当卖主拿着支票欲转身离去之际,齐洛霜又唤住他:“马叫什么名字?”
卖主笑逐颜开地说:“它叫烈火。”
烈火!
如果它真的照卖主所描述的一样,那么它叫烈火,可就真的是名副其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