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洛霜伫立在落地窗前眺望着远处,为了这次巡迥演唱会筹备近半年,如今已经圆满结束,他心中不禁大大松口气。
除了给自己又留下一张漂亮的成绩单外,也回馈了爱护他的歌迷。
在歌坛声势如日中天的他,眼看着新人辈出,长江后浪推前浪,虽然目前对他丝毫构不上威胁,可是在人生的舞台上,不论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和轰动一时的盛事,都会被无情的岁月所淹没,放眼歌坛又有几人能长青不倒呢?
而且他在一年之中几乎有大半年都是四处飘泊,似乎没有喘息的时间,他对于这种生活突然萌生倦意,他发觉自己的心中渴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他也曾经试
着寻觅家的女主人,但是总是在略有头绪之际,我在传媒的手上,让他的梦想一次又一次的无疾而终,使得他不敢再轻易尝试。
每一次当忙碌结束时,回到空洞寂静的家中,孤独与寂寞便会尽情啃蚀他的心,此时最令他渴望的是,有双温柔的手能抚慰他那颗寂寞的心。
突地,一阵电话声响起,在空荡荡的屋里回荡着,显得特别刺耳。齐洛霜不禁紧蹙着眉头,“谁这么不知趣?”他的语气明显的有着不耐。
他走到电话旁,无奈地拿起话筒,“哪位?”
(洛霜,是我。)话筒那端传来助理澄慧雀跃的声音。
“什么事?”齐洛霜的语气显得更为不耐。
(公司的陈老板说,要为你举办一个庆功宴,我知道你每一回演唱会结束都要休息一星期,所以我已经替你延到下星期,还有电视台发通告给你)澄慧像只麻雀
一样,在电话的另一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齐洛霜只觉得自己脑门轰然一声,彷佛整个脑袋瓜都快爆了似的,“澄慧!”
他歇斯底里地大声吼叫,打断澄慧的话。
澄慧被他突如其来的吼叫慑住,她似乎已经感觉到齐洛霜的愠怒,声音渐变畏缩。(喂)
齐洛霜突然怒吼一声:“你让我静一静!”随即用力将电话挂上。
他没想到自己才想喘口气,澄慧竟然又替他安排这些行程,不禁令他为之气结!
加上陈天宇的人情攻势,令他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他的内心不禁呐喊着,为什么在炫烂的外表下会如此无奈!
此时,恼人的电话声又响起齐洛霜紧蹙着眉,满脸的愠色,他打算不理会的任它响个够!
但是它的耐力似乎远超出齐洛霜的想像,恼人刺耳的声音不绝于耳,无端地惹火了他。他怒气冲天的拿起电话,不等对方出声,他先声夺人的咆哮:“告诉你!
我需要静一静!”电话随即挂断。
没等他来得及转身,电话又响起他已气急败坏,再次拿起电话准备开口骂人
齐先生,我是塔克。)电话彼端传来一道男性深沉的声音。
齐洛霜一听对方说他是塔克,他先是一怔,随即笑逐颜开地道:“塔克,原来是你呀!什么事?”
(齐先生,我打算今年替牧场买进几匹马,但是安娜和我都不敢贸然擅自作主,所以想请示您。)塔克依然不变敦厚的语气。
“牧场要再买马?”齐洛霜好奇地问,他并不是怀疑塔克的工作能力,而是他突然对此感到兴趣。
(是的,最近牧场的牛和羊增加不少,放牧时可能需要多找些帮手,所以想再买几匹马)塔克听到齐洛霜质疑的语气,以为是齐洛霜怀疑他的工作态度,所以急忙说明。
齐洛霜听了塔克的解释,不由得莞尔一笑,“塔克,我并不是质疑你的工作态度,你不必解释,我信得过你,马匹市集是什么时候?”
(下个星期一连三天。)塔克小心翼翼的回答。
“下星期一连三天”齐洛霜喃喃自语,突然间一道灵光从脑中一闪而过,“塔克,我也想去看看,可不可以等我过去,带我去见识一下?我会尽快办妥手续回去。”
塔克一听说齐洛霜要回来,他的声音瞬间充满着兴奋,马上转头对正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交的安娜喊着:(安娜,齐先生说要回来一起去买马!)
随后,齐洛霜从话筒里听到安娜高八度欣喜若狂的声音:(真的呀!)显然她也感到非常讶异。
瞬间,安娜兴奋的声音从话筒另一端传来:(齐先生,您真的要回来?)
齐袼霜听到安娜爽朗的声音,也由心底感到欢快,“足的,我想回去休息一阵子。”
(大好了,我们好想您,等您回来,我一定会弄一些您最爱的苹果批给您吃。)安娜喜极而泣地说着。
“好,我一定会回去。”齐洛霜说完即挂上电话。
齐洛霜没想到自己突来的一句无心话,能令塔克和安娜如此欣喜。随后他平心静气的想着,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回牧场看看,也可以暂时撇开一切恼人的俗事,安安逸
逸的过一段没人打搅的日子。
当齐洛霜心里打定主意后,他郁结的心情也逐渐开朗,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他当初在阿拉斯加看中那个牧场时,他原本只是想圆一个儿时的梦想。年幼时,他就对美国的印地安酋长和牛仔,有着一份偏好与执著,当时奶奶曾经笑着对他说:“不如将来等你赚了钱,你就去美国买一个牧场”
奶奶的话言犹在耳,前几年他无意间到阿拉斯加,恰巧有一个牧场要转让,当他看到那一望无际的草原,和他心目中的蓝图所差无几时,令他当场有买下来的欲望,但是
又碍于他的工作,他根本无暇照顾。
恰好想脱手的牧场主人,希望买牧场的人能继续聘雇在牧场上帮忙管理的塔克和安娜,牧场主人不希望因他的决定而让塔克和安娜变成无业游民。
当齐洛霜见到塔克和安娜时,他深深地被安娜的热忱吸引,也被塔克对牧场的了若指掌而折服;更令他高兴的是,塔克还是仅存的苏族战士,他的印地安血统更令他着迷。
因此齐洛霜毫不思索地买下那座牧场,果然,牧埸在塔克的税理下日益兴盛,也替他赚进不少外快。
想起塔克和安娜齐洛霜的脸上就有着促狭的笑容,安娜是个热情又唠叨的女人,塔克却是一个沉默得半天可以不出声的男人,他们能在同一个屋檐下和平相处这么多年,也算是一个奇迹。
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他们二人对他始终怀着报答的心,他们由衷感念他留下他们,所以他们始终忠心不贰的对待他。
***
齐洛霜要去美国的事,一直都没有透露出一点风声,连身边的澄慧也丝毫不知情,更别说是陈天宇。
要离开台湾时,齐洛霜只是在住处留下留言。言明自己一人想安静的独处一段
时间,休息够了自然会回来。
他的嘴边泛起一抹俏皮的笑,“这下子,我总□可以随心所欲过一段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在东南亚,齐洛霜总觉得自己有着重重束缚,几乎可以用动弹不得来形容,所到之处莫不引起騒动,每次都让他有种寸步难行的感觉。
但是在美国,他却可以优游自在,与一般的东方人一样,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唯一让他感到歉意的是澄慧,她必须要为他应付许多烦人的琐碎事,包管她
现在一定是一个头二个大了。
***
美国阿拉斯加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齐洛霜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倦怠,反而显得神采奕奕。
风尘仆仆走出机场,他招手叫了一部计程车。直奔洛克山庄。
当他到了牧场外,木杆上高挂着一个醒目的牌子洛克山庄。他的心里开始有着欣喜的雀跃,下了车,他拎着皮箱准备徒步走进去。
踏进一片辽阔的平原,他的心也随之飞扬。他终于又回到这里,打从接手下来迄今已经近五年的时光,每一次他总是匆匆一瞥,又急急忙忙赶回台湾,很本无法将自己的
牧场完全看个仔细。
这回他是吃了秤铊铁了心,决定要在牧场里小住一些时日,才准备回台湾。他要好好地享受一下原野的生活,一圆自己儿时的梦想当他正漫步在充满沁人的绿草香
气的草原时。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一个女孩手执著猎枪指着他的头,“这里是私人牧场,不欢迎外来客,请你马上离开!”
齐洛霜一时怔愣住!
我是外来客?
这女孩到底是谁?怎么会出现在他的牧场?如果是塔克和安娜请的帮手,他们应该会告诉他,问题是他根本没听塔克和安娜提起过。
齐洛霜放下手上的行李,试图回头去瞧那女孩哪知那女孩似乎洞悉他的用意,
包将手中的猎枪抵住他的头,他并且还清楚的听到猎枪上膛的声音,吓得他头也不敢回。
“叫你离开!你没听懂吗?”她的语气极为强硬。
齐洛霜没辙,只好用无奈的口气道:“小姐,我是这牧场的主人,我叫齐洛霜。”
“你是齐洛霜!”女孩半信半疑地问,随即又强悍说着:“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就是齐洛霜?”
证据!?齐洛霜突然灵机一动,“护照,如何?”
女孩停顿一下,枪管还是冷酷无情抵在他的头,似乎根本没打□离开的意味。
“好!护照拿来。”
齐洛霜没想到兴高彩烈回到自己的牧场,却被人误认为外来客,还要拿出证明身分的文件他忍不住嗤笑一声,正当他蹲下想从行李里拿出证明峙,他又听到一阵急遽
的马蹄声,他直觉的抬起头想看清楚来人塔克惊见倏然出现的齐洛霜,他随即拉住马的缰绳,吆喝马儿停住,并纯熟地从马背上跳下来,“齐先生,您回来了,怎么
没通知我去机场接您?”说着,他欣喜地拥抱齐洛霜。
“我只是想给你和安娜一个惊喜。”他见到塔克,心中有着说小出的欣喜,他也热情拥抱塔克,“你好吗?”
塔克心里有着感动,没想到睽别已久的齐洛霜,见面的第一句话是跟他问好,他不禁暗自庆幸自己跟了一个好雇主。“好!我恨好。”
齐洛霜偷瞄了□马上的女孩,眼睛为之一亮。眼前的她有着线条极美的脸型轮廓,乌溜溜的眼眸却透着一抹强悍的眼神;柔美的嘴型,还有一头乌黑如缎的秀发在风
中飞扬她有着一股奇特的气质,令人无法逼视,更令人难以轻易忘怀他直觉地认为她不是白种人,而是和塔克一样有着印地安人血统!
齐洛霜一脸疑惑地问塔克:“这女孩是谁?”
塔克这才想起刚才星娃拿着猎枪抵住齐洛霜的那一幕,脸上旋即有着一抹忐忑,“她是我女儿,星娃。”
此时,星娃身手俐落地从马背上跳下来,走到塔克的身边,它的眼中并没有一丝的歉意,态度既从容又大方,语气也没有一丝欢迎的意味,她冷冷地看着他。
“你女儿s我怎么没听你提过?”齐洛霜一脸讶异。
“星娃一直在外地wx
读书,每一年放假时都会回来看我,顺便帮我的忙。因为您每一次都是来去匆匆,所以没机会告诉您;再说,她每一次回来都没让您遇见。”
塔克神情略显不安。
“没关系,既然是学校放假,回来陪你也是应该的。”齐洛霜堆着满脸的笑容说着。
塔克的眼神一直闪烁着不安,他望向齐洛霜,“齐先生,星娃来帮我,您会不会认为我已经老了而将我辞退?”
齐洛霜忍不住笑了出来,“塔克,你放心,这座牧场是永远属于我、你和安娜的地方。”
“真的!?”塔克的眼中充满无限的感激。
“是真的。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会将这里改成洛克山庄吗?洛是我的名字,至于克嘛,自然是塔克罗!”齐洛霜神情正经地解释给塔克听。
塔克一听,心里有着一股莫名的激动,姑且不论齐洛霜的话是否属实,但是的确令他十分感动。
塔克望着星娃,“快叫齐先生,也为你刚才的不礼貌,跟齐先生道歉!”
此时一阵凉爽的和风吹过,吹乱了星娃的秀发,星娃只是用手将头发往脑后一撩。
“我又没见过齐先生,哪里知道他就是齐洛霜!”她的语气充满傲慢。
塔克见星娃桀骜不驯的态度,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一脸歉意的看看齐洛霜,“齐先生,对不起!星娃不懂事,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齐洛霜清楚塔克的憨直,他脸上露出无所谓的笑容,“没关系,我不会放在心上。”不过,他的心里却对星娃另眼相看。他没想到憨直的塔克竟会有一个如此刁蛮的
女儿,令他啧啧称奇。
齐洛霜不在意的表情,让塔克忐忑的心感到释然,脸比的偶硬线条才逐渐软化。
“塔克,安娜是不是又在准备什么美味料理?”他只要一想起安娜的高超厨艺,便开始猛吞口水。
“安娜知道您快要回来,一大早就在忙了,看来我们这几天又可以大饱口福”塔克尽情的开怀大笑。
塔克将自己的马儿交给齐洛霜。“齐先生,您先骑我的为回去吧!安娜自从知道您要回来后,每逃诩翘首盼望,您快去给她一个惊喜吧。”
齐洛霜也急切想看到安娜,于是不假思索地跳上马背,一路驰骋奔向自己的“家”。
塔克凝视着齐洛霜骑马的英姿,不禁喃喃自语:“他真应该属于草原上的战士!”
“爸爸。”星娃突然唤他。
塔克瞄了一眼心爱的女儿,“星娃,你刚才的态度,是不是该检讨一下?”虽然是责问,但是他的语气却出奇的温和。
不料,星娃却理直气壮的说:“我哪知道他就是齐先生,再说,他的名字又没写在脸上。”
塔克没好气的摇摇头,“你呀!安娜说得没错,你都是被我宠坏。”面对星娃的任性,他也无可奈何。原以为她的刁蛮是她最佳的防卫武器,如今他有种奇妙的预感,
星娃的最佳武器,日后也许就是她的最大致命伤!
但是,他刚才无意间发现齐洛霜惊见星娃的神情,他的眼睛闪闪发亮着想到
此,塔克的心里不禁偷笑,该不会他的预感与齐洛霜有关吧?
他又偷看星娃一眼,想看出她对齐洛霜是否也有同样的感觉?只见星娃神情依然自若,似乎一点异样都没有。
***
齐洛霜骑着马驰骋在一片草原上,享受着奔驰的快感与乐趣。
当他策马来到屋前,他拉紧马缰,马儿对空长嘶一声随即安静下来。他以优雅的姿势跳下来,轻抚着马儿的鬃毛,“你好乖。”
而马儿似乎能听懂齐洛霜的话,前蹄不停地在原地踏步,头也似撒娇般的磨蹭着他,逗得他哈哈大笑。
他将马儿栓好后,悄悄地走进屋内,入目所及,屋内的陈设与他之前离去时一模一样,丝毫没有改变。
突然,他听到厨房里传出安娜愉快地哼着歌的声音他的脸上露出一抹促狭的微笑,旋即蹑手蹑脚地走进厨房。
他看着背对他的安娜,嘴里哼着歌、手里正忙着做餐点,而她的吨位还是这么庞大,他忍不住偷偷窃笑,并放轻脚步偷偷摸摸走到她的后面,两手紧紧地环住她。
安娜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发出一声尖叫:“啊”拿起手中的木杓转身就要朝来人打下去齐洛霜随即跟她扮了一个鬼脸,“安娜,你越来越发福喽!”
安娜一见是齐洛霜,马上放下木□,欢快的叫道:“是您,齐先生!”她惊喜地拥着他,给他一个热烈的面颊式亲吻。
“您终于回来了,可把安娜给想死!”她仍然不放过他,猛在他的脸颊上亲吻著。
洛霜也热烈的回应她,“我也一样。”
“我们一直在盼望您回来,您看到塔克了吗?他一定不知道您回来,我去喊他!”
安娜高兴得拼命用围裙擦拭眼角的泪水,准备去叫塔克。
齐洛霜连忙阻止安娜:“我已经看到塔克,还有他的女儿。”
安娜听到齐洛霜也看到星娃,她随即笑开,“原来您也见到星娃了?她是一个涸粕爱的女孩,不过嘛脾气有些拗,等你们熟了,您就会如通她是一个涸粕爱的女孩.”
齐洛霜笑看着安娜,瞧她提起星娃便是一副眉飞色舞的样子,由此看来,星娃并不如他所想像的刁蛮。
“齐先生,这次回来准备住多久?该不会又像之前一样,只停留二、三天就匆忙离开吧?”安娜的眼中透着一抹冀盼与不舍。
“放心!我这回打算让你养肥点才回去。”齐洛霜不禁露出顽皮的笑容。
“真的,那从现在开始我就不弄您爱吃的东西。不让您发胖,您就不回去了。”安娜故意说着。
其实她的心里恨不得齐洛霜能长住下来,因为他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好雇主,大家相处多年来,他始终视她及塔克如自家人一般不分彼此。
“最好是这样,来的时候,我就担心你会把我养肥,等到我同去时,就必须要到健身房报到呐。”齐洛霜忍不住捧腹大笑。
安娜被齐洛霜逗得一时哑口无言,只能杵在原地傻傻的笑。
塔克和星娃走进屋里,因为听见厨房里□出来的笑声而被吸引两人来到厨房就见到一脸傻笑的安娜和□腹大笑的齐洛霜,心想八成是齐洛霜又在捉弄安娜,才会惹得安娜一副哭笑不得的傻样子。
“安娜,怎么了?”
安娜看着塔克和星娃,“我正发愁不知怎么办呢?”
星娃心疼地看着她,“什么事让你这么伤脑筋?”
“我本来想等齐先生回来,弄一些他爱吃的东西,但是他刚才说,如果我把他养□时他就要回去,可是我不给他弄些他爱吃的东西,我又良心不安”老实的安娜一
脸愁容的说着。
星娃一听马上恍然大悟,原来是齐洛霜在捉弄安娜!她的脸上马上浮现一抹愠色,
“一回来就捉弄老实的安娜,还好意思笑得这么开心!”她怒瞪着齐洛霜,随即安抚安娜:“安娜,打从现在起,你每天弄他最爱吃的东西,把他喂得愈肥愈好,最好是
肥到连门都出不去,这样不就走不掉了吗?”
安娜听了星娃的话,才真正豁然开朗,“对!还是星娃有脑筋。”她又眯着眼睛笑看齐洛霜,“齐先生,从明天开始我一定弄您最爱吃的东西。”
齐洛霜心想,这回真的完了!
不过对星娃,他又有另一种看法,为何星娃一看到他,马上变成一只刺□,彷佛只要他在她身边,她就竖起全身的刺作为防御。
让他不懂的是,他才初次见到她,他不知道白己到底哪里得罪她,而她似乎要处处跟他作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