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江南的笑声之中,苏飞参透了人生的真谛。


  


  或许,自己从前躲在家里的时光真真是浪费了。


  


  苏飞带着笑同江南着玩笑,曾经那些被嘲笑的日日夜夜,在脑海之中盘旋成自己的笑声。


  


  一个男孩子叫苏飞,真的很好笑呢!


  


  如果能够再来一次,或许他会和同学们一起笑,然后变成大家心目中的开心果。


  


  可是开心果悲伤的时候又有谁来安慰?


  


  他看着陈之桃和江南,两个人如此的默契,甚至不需要语言就可以互相理解,他们又是如此的不同,面对同样一件事情,陈之桃竟然没有一丝丝的笑,但是江南却笑的前仰后合根本停不下来。


  


  他们肯定是非常恩爱的一对吧。苏飞的脸上带着羡慕。此时陆笑萍只是安静的看着他们。


  


  她和江南之间的鸿沟终于突破天际再不可能弥补。并且她并没有要弥补的意思。


  


  不过还好,只要能跟在苏飞身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转过头温柔的看着苏飞,那家伙脸上带着羡慕嫉妒恨的表情。


  


  他就是这样从不擅长隐藏自己。


  


  不过此时此刻,他已经不需要隐藏自己。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所以,现在的苏飞已经被挖掘了出来。成为各大中医协会和研究中心赤手可热的人物。


  


  一切都这么的励志,可是,为什么偏偏要跟江南扯上关系?


  


  陆笑萍的脸上闪现一丝阴翳,到底还是不喜欢她处处比自己高那么一头,甚至躺着一动不动都能吸引到这么有名的中医专家。


  


  凭什么大咖都围在她的身边?


  


  这是多么不公平啊!可是这样的事实又是谁能够逆转的?陆笑萍这么多年始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上天给江南的运气是那么多,那么多,多到她自己都承受不住。


  


  或许这个问题江南也想不明白,她所想要的不过是一个爱她的人,一个温暖的家。


  


  可是偏偏这个世界上,给了她那么多的东西,最后却没有给她那个人。


  


  直到失去了一切,才得以从新开始。


  


  然而即便是这样失去了一切,江南依旧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对待这一切。或许这就是关键的所在。


  


  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关系就是我懂你的不容易,这个技能竟是江南自带。


  


  谁都想过着舒服的日子,可是活在这个世界上却没有永恒的舒服日子可以过。


  


  如果有,那就是说看开了。


  


  江南出院那一天,没有回到江家,而是去了陈之桃租住的小房子,一室一厅,离着卫国快递很近。


  


  陈之桃搀扶着激动的江南一步一步的走进这所小房子,脸上带着些许歉意。


  


  江南新奇的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你这里看起来好舒服啊!”


  


  许慕白四下里看了看,也是不住的点头:“挺亮堂的,厨房也大,那江南就辛苦你了。”


  


  陈之桃点了点头:“保证完成任务。”


  


  一双笑弯的眼睛看着陈之桃,江南脸上带着一丝丝的红晕。


  


  许慕白看了一眼冰箱就皱起了眉头:“怎么什么都没有啊,我跟你爸去买点好吃的犒劳你们。”


  


  “妈,我要吃排骨。”江南隔得老远就开始喊道。


  


  许慕白笑了笑:“没听医生说要清淡的吗?”


  


  “我都清淡了几个月了啊!”江南忍不住哀嚎道。


  


  许慕白咯咯的笑着,挽着江北的手走出了门。


  


  “有wifi吗?”江南拿出手机,终于体验了一把“葛优”瘫,靠在沙发上随意的问道。


  


  陈之桃摇了摇头:“没有。”


  


  “啊!那你是怎么过的啊?!”江南不禁起身感叹道。


  


  陈之桃随意的挽起袖子走进厨房:“大概就是想你吧。”


  


  “我说,桃子先生,最近您真是越来越甜了。”江南抱着抱枕挡住自己羞红的脸,只露着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陈之桃。


  


  陈之桃看着江南那双因为熟而显得特别大的眼睛,一颗一颗的洗着葡萄:“你知不知道,在以为失去你以后我有多么痛苦?”


  


  江南愣了愣,脸上的笑渐渐衰退,取而代之的是晶莹的泪:“我也是怕我死了——而且,你跟薛剑铭——”


  


  “我是故意气你的。”陈之桃端着葡萄走过来,脸上是无比的坦诚。


  


  江南愣了愣,脱口而出:“为什么?”


  


  陈之桃耸了耸肩:“那个时候觉得,在你心里,我好像不是那么重要,简单的说就是想看你吃醋。”


  


  江南仰望着陈之桃:“你好直接。”


  


  陈之桃笑了笑,但是那笑带着苦涩:“如果,曾经有这样直接,或许我们两个都不会这么苦恼。说起来,我还挺后悔的,跟你这个没脑子的人搞腹黑真是难。”


  


  江南即将涌出的泪猛地刹住,她直直的盯着陈之桃:“我脑子就安安静静的待在我的头骨之内。”


  


  “可是它还动吗?”陈之桃剥了一颗顺势塞进江南嘴巴里,随意的反问道。


  


  江南头上似乎冒出了烟气:“这就是你说的直接?”


  


  “就是。”陈之桃丝毫没有歉意,手中已经开始剥第二颗葡萄。


  


  江南撇了撇嘴巴:“好女不跟男斗,播个电视看看。”


  


  “没有网络,也没有闭路线,看不了。”陈之桃耸了耸肩,脸上带着无奈。


  


  江南瞪大眼睛指着那台电视机问道:“那你放一台电视机在这里干嘛?”


  


  “这是租的房子,原本就有啊。”陈之桃又剥了一颗葡萄塞进江南嘴巴。


  


  江南无语的看着他:“能这么活着真不容易。不会寂寞吗?”


  


  “不会啊,我也很久没住这里了,晚上都是在医——”陈之桃还没说完就闭了嘴巴。


  


  江南转过头看着他,原来他一直在医院吗?从自己住院的那一天起,大大小小的需要家属签字的都是他。


  


  他们的爱情始于一块砖头,升华于一只doge,沉寂于一次生死之间。


  


  江南愣愣的看着他手指尖的动作,一个个黑紫的葡萄被剥去外衣放到自己的嘴巴里。


  


  这是多么难以想象而伟大的事情,如果是她绝对做不到剥了这么多葡萄还没有自己吃一个。


  


  这一次江南轻咬着葡萄,拍了拍陈之桃的肩膀。


  


  陈之桃转过头,江南一下子就扑了上去,葡萄顺势被分成两半,美味齐分享。


  


  陈之桃微愣,然后嘴角的笑肆虐起来,其实很久很久以前,他就知道江南的心很是火热,只是她工作忙起来真是叫一个冷淡。


  


  很想来个绝地反击,可是门铃不偏不倚正在此时响起。


  


  陈之桃压下自己的火,站起身来去开门,剩下江南咯咯的傻笑着。


  


  许慕白一进门就看到江南在傻笑:“笑什么呢?”


  


  江南摇了摇头:“没什么,妈,你买排骨了吗?”


  


  “你爸头一次啊!”许慕白看着江南,脸上带着神气:“给你买了300块的小排,今晚炖一个,红烧一个,剩下的存在冰箱里,想吃就吃。”


  


  “哇塞,铁公鸡拔毛啦!”江南举起双手欢呼着。


  


  江北被气的不清:“怎么说话呢!你爸爸我——”


  


  许慕白拉了他一把:“说什么话,过来干活。”


  


  “唉,不是,我说小白,你能不能——”


  


  “能不能什么?”许慕白掐着腰,明显就是给江北一个解释的机会。


  


  江北嗫嚅道:“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许慕白指了指江南:“南南是外人吗?”


  


  “不是。”江北摇了摇头。


  


  许慕白又伸手指了指陈之桃:“桃子是外人吗?”


  


  “不是。”江北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许慕白双手叉腰,脸上带着绝对权力:“知道就好,还啰嗦什么?饿着我闺女怎么办?”


  


  “你就不怕累着你老公了?”江北的话很轻,但是出奇的江南听得特别清楚。


  


  她在沙发上哈哈的笑着,差点就喘不过气。


  


  陈之桃也在厨房里帮工,此时此刻许慕白就像是天上的女王一般。


  


  不过江北对厨房里的事情实在是不在行,没多久就退了出来,坐在江南身边,看着江南打着手机上的游戏。


  


  “你看看,你都多大了,还玩这些游戏。”江北皱着眉头,很是不满意:“你知道这有多浪费时间吗?”


  


  “爸,我这不是做不了其他的事情么?”江南头也不抬的说道。


  


  江北一看江南这无所谓的架势,顿时来了脾气:“你说说你这个闺女,怎么就是不知道上进呢?”


  


  “爷爷奶奶又不是养不起我。”江南随意的答道:“玩一玩也没事啦。”


  


  江北的火气蹭的就上来了:“你看看,说你们是垮掉的一代还真别不信,这想法,跟吃白饭有什么区别?”


  


  听着这些话,江南终于抬起了头,一个巨大的阴影压了上来。


  


  “你多什么嘴?”许慕白站在江北身后,带着绝对的优势:“我们家南南就算是白吃白喝吃你的了?喝你的了?”


  


  “排骨是我买的。”江北站起来,有些委屈道。


  


  许慕白脸色一横:“明明是我买的,我乐意买给我闺女,闺女爷爷乐意给闺女花钱,你这么多事,难不成怕闺女争你家产?”


  


  江北连连摆手:“你看,你看,这么小的一件事情,你又给我扣高帽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