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空降桃花360度爱 > 第193章 新的转机

  江北紧紧地抱着许慕白一点一点的挪着,他很想带着她远离人群。这般丑态,等她清醒过来又会万分自责。


  


  即使医院里有着强大的中央空调,走了没多远,江北的衣服就被汗湿了。真的是老了啊——从前抱着许慕白走很久很久都不会有什么感觉,可是如今只要一会会儿就这般狼狈。


  


  此时,许慕白的情绪已经开始渐渐缓和下来,她的手脚不似先前一般疯狂。


  


  江北也略微送了一口气。


  


  从疯狂到安静,从安静到抽泣,最后只剩一声声的哭泣。


  


  “明明她应该在今天醒过来,可是她没有。”许慕白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悲恸:“都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


  


  “小白,你要冷静下来,现在所有人陷入被动的等待期。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你看看小陈,虽说之前出了很多事情,可是他对咱们南南那一颗真心真是没得说。”


  


  许慕白紧紧的抱着江北大哭起来。


  


  哭了很久很久,甚至每一天,从睡梦中醒来就会开始哭泣。


  


  一天又一天,对他,对她,对他们都是一种煎熬。


  


  很快,江南就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纱布也逐渐拆了下来,可是,夏天都要过去了,江南还是没有醒来。


  


  茂盛的绿叶渐渐枯黄,风的热度也降低了一些……


  


  陈之桃之所以喜欢送快递这份工作,全是因为当初跟江南有过一段完美的时光。


  


  每一天,在送快递的路上,都会有着思恋的思绪。有时会想起江南为了省电话费,会在每一个楼下大声的叫着名字。


  


  想起来就觉得好笑,很多人会写假的名字,耿直如江南把那些贯彻了玛丽苏精神的名字念的震天响。


  


  “宝宝,宝宝……”


  


  江南大声的叫着。


  


  然后几个人探出头来看着楼下——


  


  “宝宝,有快递!”


  


  “宝宝,有快递!”


  


  ……


  


  喊了三次,下来八个人,围着江南,脸上充满期待。


  


  江南尴尬的看着手中的快递:“只有一个啊,各位。”


  


  “谁的?”


  


  “上面的名字写的就是宝宝啊!”江南怯懦的说着。


  


  “念念电话号码。”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江南茅塞顿开。


  


  等她念完电话,七个宝宝就离开了,剩下一个虬髯大汉,江南目瞪口呆道:“宝宝,你的快递。”


  


  虬髯大汉瞄了江南一眼:“下次送快递打电话行不行?”


  


  声音沉稳有力,带着阵阵威胁。


  


  江南忍不住跌倒在地上不住的点头。


  


  然后——隔了几分钟,


  


  “宝宝,宝宝……”


  


  那虬髯大汉又冲了下来,看着江南,脸上带着浓重的杀气。


  


  江南后退了一步——


  


  虬髯大汉一拳打在墙上,江南满头大汗的看着他:“抱歉,抱歉,可是这个宝宝不是你这个宝宝。”


  


  那个汉子的杀气又浓重了一分——


  


  江南捂着头:“我错了,我打电话,打电话——”


  


  等到那个汉子上了楼,江南她颤颤巍巍的拿起手机拨打了电话——


  


  “您好,宝宝,有您的快递包裹。”


  


  江南面带微笑,等待着那个“宝宝”。


  


  再次看到那个汉子的时候,江南整个脸都开始了抽搐起来:“先——先生——难道——”


  


  “我去买酱油。”那个汉子不屑的看了一眼江南,大步迈了出去。


  


  一个穿着鳄鱼睡衣的男人从他背后出现:“哈喽,我的快递吗?”


  


  “是的,您的快递,宝宝先生。”江南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十分灿烂。


  


  那位鳄鱼宝宝瞥了江南一眼:“我不是备注说要帅叔叔送快递吗?为什么来的是猥琐大叔?”


  


  江南愣了一下,转头把陈之桃拉了过来:“您看,这个您满意吗?”


  


  “还可以,你拿着快递,我拍个照片。”


  


  就这样,陈之桃被誉为本小区最帅快递员。


  


  在此之前,江南从不知道,快递员必须是帅叔叔这件事情。


  


  吱呀——


  


  三轮电动车停了下来。


  


  虽然都是三轮电动车,但是现在这个再也不是曾经那个经常卡在路上的三轮电动车。


  


  陈之桃拨打了电话,微笑的等在楼下。


  


  一个利落的青年出现在门口,陈之桃将快递递了过去。


  


  那个青年却没有接,只是怔怔的看着陈之桃。


  


  陈之桃继续笑道:“您的快递。”


  


  那个青年也灿烂的笑了起来:“大叔,你老了。”


  


  “我们见过吗?”陈之桃这才有了丝丝疑问。


  


  青年摆弄着手机,不多时一张照片放在陈之桃眼前。


  


  那一年,陈之桃笔挺的站着,身上穿着的还是江南的旧衣服,脸上带着一丝懵逼,江南就在他身后一点点,半个脑袋好奇的看着镜头。


  


  陈之桃的胸腔之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翻腾起来。


  


  他很想问青年要那张照片,但是他还是忍住了:“谢谢。”


  


  陈之桃说的很轻,青年接过快递盒子,看着陈之桃离开的背影,总觉的有些萧索。


  


  “那个,你的朋友没来吗?”青年还是忍不住问道。


  


  陈之桃定在那里:“她——在医院里,还没有醒过来。”


  


  “怎么回事?”青年问了一句。


  


  陈之桃随口答道:“或许是因为开颅手术后遗症吧。”


  


  随即他坐上三轮车,准备离开。


  


  “等等,能不呢让我看一看她?”青年往前迈了一步,小心翼翼的看着陈之桃。


  


  陈之桃愣了一下:“可以。”


  


  青年晃了晃自己的手机:“晚上打你的手机。”


  


  陈之桃点了点头,便上了车。


  


  他脸上带着一丝丝的笑,现在很多青年,都需要经历别人的生死离别来证明自己人生的与众不同。


  


  “我一个同学买了劳斯莱斯。”


  


  “我同学的姐姐嫁了个土豪,买的房子还是北京二环。”


  


  ……


  


  这样的话通常不绝于耳,那说话的人,神情上的骄傲仿佛买车,嫁土豪的人就是他自己一般。


  


  可是,人生哪里有那么多的传奇,最后的最后,大家不过都是为了每个月的工资而奋斗的普通人。


  


  那么为什么在关注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之前,先关注一下自己的至亲?


  


  陈之桃轻叹一声,他们高兴不好,多说无益。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人生与人生之间也是天壤之别。


  


  就像,曾经他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俯瞰着一切,却始终不知道人生的真谛。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牵挂着那个一直沉睡的可人儿。


  


  江南已经睡了整整一个夏天,许慕白为她准备的裙子都已经塞满了一个衣柜。


  


  秋天的衣服也在逐渐物色着,清一色的连衣裙。


  


  像是在追忆着自己的遗憾,只可惜许慕白再不曾跟陈之桃说过一句话,每次许慕白来的时候,陈之桃就默默的走出门口,直到她离开,他才进去。


  


  林春华来过一次,整个人都哭成了泪人,这么刚强的奶奶,依旧无法释怀。


  


  甚至,战宝宝一家也来过一次,战明哲甚至建议江北再生一个孩子。


  


  被整个将家人的杀气所震撼。


  


  如此阵容,江南还是没有醒来。


  


  那么今天这个萍水相逢的青年能带来奇迹吗?


  


  陈之桃摇了摇头,自己竟然在这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年纪大了,总是会这样的吧?


  


  陈之桃送完快递,洗漱好,西装革履的走向医院。


  


  他每次去看望江南都正式的像是要去国际会晤一般,如果江南醒来,他希望她看到的是一个容光焕发的自己。


  


  到达医院门口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陈之桃看了一眼那个号码,应该是那个青年。


  


  他坐在江南身边没多久,那青年就过来了,依旧是很休闲利落的衣着,脸上带着一种可以称之为温暖的笑。


  


  他的手中是一箱牛奶,恰好是江南喜欢喝的。


  


  可是现在的她却无法跳起来品尝牛奶的醇香。


  


  青年看着陈之桃,伸出手:“你好,我叫苏飞。”


  


  陈之桃也礼貌的回应:“陈之桃,躺着的是我的妻子江南。”


  


  苏飞这才正式的去看看江南:“怎么会这么瘦?”


  


  陈之桃低沉道:“中间经历过很多事情,她吃了很多苦,最后变成了这样子。”


  


  苏飞走到病床旁边,像是一个医生一般检查了一下江南的身体。


  


  “没有任何异常,但是就是醒不来?”苏飞问道。


  


  陈之桃点了点头。


  


  苏飞又转过身看着江南,陷入沉思。


  


  “我的课题就是研究植物人的苏醒,可不可以用我的方法试一试?”


  


  陈之桃满脸惊讶的看着他:“你是医学生?”


  


  “准确的说我是学中医的。”苏飞笑了笑,脸上依旧是带着灿烂的笑脸:“你要知道,中医和西医是有很大区别的,所以,很多很多——好吧,所有的家属都拒绝我的实验,然后我还没有毕业。”


  


  陈之桃皱着眉头审视着他。


  


  苏飞也一脸灿烂的看着他。


  


  “试试吧。”陈之桃说出这话的时候,心中还是带着一丝颤抖。


  


  苏飞笑了笑,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包裹,里面是密密麻麻的长针。


  


  陈之桃静静的看着他把一根一根的针扎在江南的头上。


  


  光溜溜的脑袋上布满了金属针,看起来有些恐怖,许慕白进来的时候几乎要尖叫着晕厥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